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猖魂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尾声
作者:星暗  |  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19-11-12 22:43:53 全文阅读

灯火通明的禹庄弥漫着新春佳节的气息,刻上福字的珠玑伞在屋檐旋转,一条条高挂灯笼的街巷,将夜晚笼上一层温暖的红辉。擦炮、摔炮、窜天猴等这些几块钱一捆的鞭炮,几乎每个禹庄小孩手里都有那么几样,往河里偷偷炸水花仿佛已经成为了传统。

上了年纪的老人喜欢在这一天带着祭品,前往龙王庙祈祷一整年的风调雨顺。在以前,身边总是有孙子辈的小孩死缠烂打地要跟着去,美名为照顾爷爷奶奶,其实是等老人在庙会上什么时候心一软,多买几个小零食给自己解解馋。

宗齐满意地看着自家门口那焕然一新的春联,抱起椅子,步伐悠悠地回到屋里。

屋里面也是焕然一新,虽然有些自吹的成分,不过在收拾大半摊位和大扫除后,老感觉家里空荡荡的像是刚装修过。

宗母已经准备好年夜饭,将餐桌摆到了客厅。每年自己的母亲都这样守在电视机面前,为了就是看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

原来今天是除夕呀。

宗齐莫名其妙的感叹一句,感觉好像知道,又好像才刚刚回过神。去年的除夕夜还历历在目,那时候家里收到了一封爸爸寄来的信,除了必要的祝福外,剩下的就是说今年又回不了家,很痛苦,很痛苦地向老婆大人和儿子请罪,打下包票明年一定回来过年……

宗母呵呵一声,把信扔在一边,骂了一句老东西死骗子后,继续干活。宗齐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是会翻开信封,瞅瞅看跟前几年相比会不会有新东西……好吧,果然自己的爸爸只会一种套路。

不过,今年的信,似乎来的有点晚呀。

宗齐来到宗母的房间,打开斗柜最下方的抽屉,那里有爸爸好几年前留下的荣耀和一叠整整齐齐的信件,从充满书生文艺的情书,到略显幼稚的山盟海誓,再到求饶一般的新年祝福……这些,都被自己的母亲好好保存着。

宗齐翻了翻新年祝福,略显遗憾。这边并没有今年的信封,看来是邮政小哥出了点意外吧。

无奈地关上抽屉,突然,宗齐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会不会爸爸今年,有回来?

这也不是没有依据,曾经爸爸刚开始在外头失踪的时候,到了除夕那天都没任何消息,母亲很生气,直言要离婚,结果在春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爸爸从电视机旁边的玻璃窗,跟小偷一样溜进家里。母亲差点把手中吃火锅的汤勺砸在爸爸脸上。

宗齐兴奋地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猜测天衣无缝。

“宗齐,来吃饭了。”门外响起宗母的呼喊。

“来咯。”宗齐大声回了一句,顺便去找自己的手机。他才不去看那平淡无奇的春晚勒,他要在年初这几天赚点外快。一想想那几个十分大方的亲戚,感觉今年的手机红包,会有不少。

繁华的商场已是门可罗雀,这个点还会在街上乱逛的,除了一人饮酒醉、内心惆怅的闲客,还有的就是穿着大红外套、一碰到人就喊新年快乐的校园机器人。

“哥,今年的压岁钱你似乎还没有给我吧?”暮莉眼冒金闪闪地看着正在与手机热聊的阳轩。

“没了没了,我已经都发给我那几十个闺蜜了,没有剩余了!”阳轩不耐烦地挥手。

“哥~我也是你的闺蜜,而且还是最好的闺蜜,你是不是要给个最大包的?”

“没有没有。”

“哥~”小手拽着衣袖舞啊舞啊舞。

“好吧好吧,拿去,别打扰你哥做正事。”一包早已准备的红包,从背后拍在暮莉手上。

“嘻嘻,我就知道哥你不会偏心。”暮莉满怀激动地愉快收下,偷偷打开看几眼,十分满意。

春节的到来意味着学生正放着寒假,两所相对独立的大学也不例外。绝大部分在校生都已经回家过年,剩余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留在学校欢度佳节,其中就包括这对兄妹。

心中那点小小的忧患,使他们无法确定狱冕是否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们不敢赌,真的不敢赌,害怕会被放长线钓大鱼,害怕牵累到父母,连给家里发条信息都是先翻墙到西昌,再转无数个路径抵达东云。

林卡也关注到这些新年不回家的同学,特地在时代广场包了一家餐馆为他们提供年夜饭,希望这些孤独的同学们,能聚在一起,过一次校友的春节。

不过。暮莉扭头环顾餐馆,偌大的空间只有十几位学生分散在各个角落,像是一张白纸上的几滴黑点,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丝毫没有想要聚在一起庆祝的意思。

还好自己有个亲哥,不然非得无聊到发黄。暮莉庆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后看了一眼旁边盯着手机屏幕、一脸傻笑的阳轩。

当我没说。

福碧的别墅区也染上了喜庆的红色,而那栋设计独特的别墅,似乎和当初一样。

客厅的实木茶几摆放着一杯红酒和小吃拼盘。拼盘是部分地区的春节习俗,用于招待来拜年的亲人,而这里是为了烘托气氛,和给自己吃。

电视机正播放着春晚,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有的习惯,明明房间里没人看,但总是不由自主的打开电视机,打开春晚,让节目和主持人欢快的声音回响在整座屋子。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抬起头,看下小品好不好笑。

沙发上的林云觉正看着手中的相册集出神。相册集很薄,大部分都是个人照,极少出现集体,个人照也是介绍被摄者本人的基本信息,跟监狱照似的,不过照片有个共同特点,人物都是小孩。

“终于要在下学期回到林卡了。”熟悉的声音在屋里飘荡,云音出现在客厅。黑色毛绒打底衣,黑色保暖丝袜,大红大紫的过膝大衣外套,再搭配一条编织成舌结的棉质红围巾,不仅展示出当事人站立时的端庄典雅,动态时的一举一动,女性的风情万种也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果没有那双青柠檬色的雨鞋的话。

为什么在家要穿雨鞋??

云音一屁股坐在林云觉旁边,意外道:“欸,你竟然在看照片,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林云觉瞟了一眼自己的姐姐,云音耳旁的助听器,异常醒目。微微一笑:“看下小时候和现在比起来,变化会有多大。”

“那我肯定是越来越漂亮啦!”

林云觉一脸嫌弃地把照片集扔给云音,端起红酒杯,离开。

从厨房出来的瑟洛丝见林云觉路过,欲想要笑容以待,却发现林云觉的步伐有些匆忙。

“好丑啊,我当初有那么紧张吗……云觉的变化果然是最大的,不过还是那么帅……这不是唐先生的两个孩子么,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这么好看的一定是瑟洛丝。瑟洛丝,快来看看你小时候的高冷形象。”

瑟洛丝望着林云觉上楼的背影,冰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林云觉不说,她也不会去问。

“来了。”瑟洛丝轻笑回应,迈向云音的步伐,多了一丝期待。

房门闭锁,林云觉沉默地踏在大理石地砖上,这是一间有着巨大的落地球面玻璃窗的半穹顶房间,没人知道当初设计这间的原因是什么。不过在阴雨天时,从这里仰望,那雨滴流淌而下的景色,倒是别有一番风趣。

数十排通顶的书柜塞满群书,书的侧面没有书名,看上去就像是书籍档案;书柜面前摆放着一架暗紫色的钢琴,纯度极低,钢琴是自动演奏钢琴,上面放着一台配套的平板电脑。看来空荡荡的房间,有的的东西就只有这些。

左手支撑在钢琴盖,林云觉强忍住不握碎手中的酒杯。全身上下虚脱得必需有个支撑点,才能继续站着。

诺莎的身影与儿时的照片不断掠过脑海,不断交叠溶解。恐惧,迷茫,愤怒,挣扎,痛苦,嘲讽,冰冷……瞳孔深处的紫意像是一团弱小的烈火,不竭的灼烧内心精神世界。

无法清楚的认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林云觉颤抖地走到玻璃面前。此时,电视机上的春晚进入到新年倒计时,福碧内家家户户开始准备爆竹,期待零点的钟声敲响。

“新年快乐。”林云觉呓语般呢喃,像是无法反抗的敕令,钟点的时针悄然向前迈进一步。

玻璃之外,烟火灿烂。

酒杯在荧火之光下闪烁着鲜欲的猩红,醇香的酒气在空中弥漫。明明没有寒风灌进,但林云觉依然感觉冷得厉害。

“新年快乐。”耳旁迎来如此真切的低语,仿佛是那遥远宇宙的星空,在闪烁。

本能驱使林云觉猛地向后一转,手中的酒杯成为了武器,挥洒破碎在地板上,溅射的红酒将现场弄得跟凶杀案似的,没有光打在上面的它们是那么的深暗。

然而背后什么人也没有,看起来只是林云觉突发羊癫疯。

林云觉忍不住自嘲一笑。从六岁开始,每年这时候,总是有这四字真言出现在耳边,但自己无论怎么去寻找,去呼喊,都无法找到声源,以至于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患有独特的年期性幻听,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没可能……

窗外的烟火依旧点亮夜空,对于新的一年,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不同的期望。

深海的天空之境,樱花始终保持飘落的状态。

一眼望不到头的樱树林仿佛是充满梦幻的粉色海洋,无法测量它的面积有多大,只不过在某处角落,林云觉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瘦弱的树墩,被漫天花瓣掩盖。

浅薄的水面波澜不惊,将盛放的樱树林倒映在里世界。树还是树的模样,但每一片花瓣的倒映,却是一张张侍鳄的脸。

一棵树有多少片花瓣,一片林就有多少棵树。

深水轨道上躺着一具尸体,位置还是林云觉被推下水的位置。尸体是萝莉模样的诺莎,脸上平静而又安详,右手轻轻握住口琴,没有一片花瓣敢在它身上,甚至是在四周飘落。

突然,它睁开了眼睛。

“云觉哥哥,偷偷告诉你,第五只怪物,它没有睡觉。”

(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