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时空法则 > 第一卷 南国往事
第一章 宿醉上课
作者:千方明灭  |  字数:4357  |  更新时间:2019-09-24 12:44:19 全文阅读

“我们这个世界和沙漏一样,位于底部的人儿总想找个机会一下翻到顶上去,然后簌簌下落,来回往复。”

如果你以为这句话是萨留希城里哪位大哲学家的学生说的,那你就错了,这是一位来自缅尹省的女姬说的,说这话的时候夕阳已然意兴阑珊地照进洵公馆的豪华套间里。

这位名叫兰莉的女姬捡起倒在地上的沙漏,感叹了这么一句。桌子上的鎏金托盘和水果散落了一地,银制的酒壶自然也不能幸免,安稳的躺在床脚下。床上柔软的血红色天鹅绒里趴着一个宿醉后将醒未醒的男子,一半的床单已经拖到了地板上。

“嗯”床上的男子哼了一声,似乎是在应着兰莉,其实只是单纯的因为在这温暖暧昧的房间里有声音打扰到他罢了。

“呵呵,艾尔文大人,已经到傍晚了。”兰莉的声音慵懒间透露着几分嗔怪。

床上的艾尔文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他可没金币再在这里耗费了,一夜的翻云覆雨就得用去一百卢尼,都可以在萨留希城外买几栋农舍了。

产自约芬的上等红酒还留在他的大脑里,迟迟不肯发散的样子,艾尔文只得勉强支起身子把散落一地的衣物穿起来。

“艾尔文大人,你什么时候再来?”兰莉从身后抱住他,她还未着一丝衣物。

艾尔文不以为意地拍了拍后方环绕过来的手,示意对方妨碍了自己把外套的扣子扣上,他对着穿衣镜整了整领口,袖口,直到衣衫整齐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兰莉不满地撅了撅嘴,转过身去,不再看这装模作样的男子。

艾尔文走到门口的衣架前,翻看了下自己的羊皮挎包,拎出一袋卢尼,从中拿出两个五面额的往天鹅绒的床单上抛去。

兰莉倚坐在化妆台前,白着眼看了这一连串动作,又扭回头去。艾尔文也不以为意,笑着撇了撇嘴,就往外走去。

“等下次拿了零用钱再来吧。”艾尔文临出门时背着身说了句,就把门带上了。

兰莉闻言扑哧笑了出来,然而房里就剩她一人了,不禁又暗自叹了口气。

从洵公馆的豪华套间里出来,每隔十步就有一位衣着透视的侍女,见到艾尔文这位常客都是笑着鞠躬,艾尔文则是肉痛的很,肉痛起自己的一百卢尼。

然而身为伯爵府的独子,该有的派头还是要有的,走到洵公馆奢华的大理石大堂的前台,他把早就准备好的一袋子卢尼抛到玉石高案上,就往外走。

“恭送艾尔文大人。”前台的领班自然也是相熟的,点也不点就把一袋子金币交给账房,笑脸相送。

走出洵公馆后,萨留希城里已经被夕阳斜切而过,一半浸入了昏暗里。街上时不时有穿着白色罩袍的光正教教徒匆匆而过,看着他们低头窃窃私语的样子,真不知道哪个小贵族又要遭殃了。

艾尔文看了下天色,他是最不喜欢夜间去上课的。

豪华宽阔的凤凰大街把整个萨留希齐整地切割成东西两城,由内而外则是由宫城,内城,外城的城墙隔开。如洵公馆这样供贵族享乐的地方,或是大大小小的市集都集中在内城东侧阡陌纵横的巷道里。

如缇德这般专门供贵族子弟学习武技魔法的高等学院是分布在内城的西侧,城里的重要官员与贵族的府邸也大多在这个区域。

艾尔文望了一眼内城墙上悬着的巨大魔法钟,暗骂了一声,匆匆穿过车马不绝的凤凰大街。

当艾尔文迈着步子跑到缇德学院的时候,望了一眼这精致地山阴石门拱,上面挂着烙金的皇家牌匾。无数的武道,魔法精英从这个学院里走出来,成为雅菲帝国的中流砥柱。

学院的大多数学生都如艾尔文这样,要有一定的身世,不是那些住在外城的普通百姓的子嗣可以申请的。这些达官贵族的后代毕业了,最天赋异禀的一群可以直接进入皇家骑士团或者宫廷法师团任职。资质平庸的也多半能在各个机要部门谋个一官半职。毕竟如缇德这样治学严谨、要求严格的高等学府,只要你能在这毕业,就算是达到了多半职位的要求了。

艾尔文看了一眼学院主道两侧曜夜石灯已经亮起,加快步子跑起来,毕竟走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从十字圣泉雕像往左就是缇德的魔法学院了。他这一路跑下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主要是拜酒色所累。

当他气喘吁吁的赶到教室的时候,后排的几个兄弟已经笑起来了,自然是昨夜一起在洵公馆消遣的“友人们”。所幸的是讲师还没到,大家都还是稀稀拉拉的坐着闲聊。

“你们这帮XX,真应该把你们扔到富兹的矿山上去当苦力,都没人来喊我。”艾尔文看到这帮狐朋狗友,喘着气骂道。

“怪我们咯?”凯巴摊了摊手,歪着嘴笑道“怎么不去怪你那位兰莉姑娘功夫太好?”

在旁的莱梧也是嘲笑道“主要我们喊了也喊不醒啊,你不是一如既往的虚吗?你但凡壮实一点,也跟着我们一起钻研武道了。”

艾尔文气结,哼声道“那我不是死的更快。”

在大家吵闹之际,攻防课的讲师板着脸进来了。在他进来之后,一位高大的胖子也从门后闪了进来,企图从两旁的过道猫到后排来,奈何身形太大,活似挤进来一只黑猪。

“宸朱,别动了,我看到你了。”讲师反手一击瞬发定身咒,把猫着身子的黑猪定在了原地。教室里的学生们闻言顺着讲师的法杖望去,不禁都被宸朱肥胖中透着矫健的身姿逗得前仰后合。当然,艾尔文和凯巴几个笑的最凶。

待大家都笑够了,讲师才解了宸朱的定身咒,厌弃地瞪了这黑胖子一眼,俨然是看着一只害群之马。

宸朱脸色不善的坐到艾尔文几个旁边,压着声骂道“XXX,为什么没人喊醒我?”

凯巴和莱梧闻言又不禁再一次笑出声来,艾尔文也觉得好笑,惹得讲师往后排狠狠地扫了一眼,几个前排的姑娘也往这里看了看。

这种攻防课,是同阶的武技学生和魔法学生一起上的,而且得一个武技学生和一个魔法学生组成一组,互相完成攻防练习。

通常这种时候,莱梧会去找坐在前排的隽云练习,这位隽云小姐本来是看不上莱梧这种实力平平的武道学生的,奈何莱梧口灿莲花又兼死缠烂打,终于有一次答应和莱梧练一次。

那一次练习,叫隽云小姐终于明白原来有人在实战中可以这般狡猾的。莱梧仗着自己极快的反应一次次闪躲腾挪,避开了所有的法术攻击,几个回合累积下来,莱梧已经缩短了和隽云之间的距离,隽云小姐毕竟也是这阶的翘楚,一击吟唱式的终极火焰直逼莱梧面门,莱梧似是心里早就计算清楚,一个轻巧的挪步躲过火焰,紧接一个直拳,比原来闪躲的速度更快,直扑隽云喉间。

原来这厮之前闪躲一直没用最快的速度,骗得隽云一个吟唱式魔法就是致死一击,虽然莱梧都是用些最基本的武道技巧,但是就这样靠着反应和算计赢了。那一次任课讲师在旁看得也不禁啧啧称赞。

隽云小姐自是输的很是不服气,心下恨恨,以后每次都等着攻防课上教训一会莱梧。然而莱梧确实是有些本事的,两人在课上的交锋他基本没吃过亏。于是乎莱梧就这样在一众人艳羡的目光找到了自己攻防课的伙伴。毕竟隽云小姐长得还是不错的。

宸朱的话,也是有一位叫莘邈的女生搭档的,艾尔文这些人一直怀疑莘邈这个姑娘可能眼神不大好的,不过想到宸朱的嘴上功夫不在莱梧之下,也表示理解。

艾尔文是不大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所以拉着凯巴和一组,硬是要断了凯巴对魔法院姑娘的念想。

凯巴虽然不似莱梧这般拥有迅捷的反应,但是武技扎实,更是善于防守,他为艾尔文特地去打造了一面一人高的魔法盾,让艾尔文气的差点吐血。

艾尔文偏偏最是中意瞬发魔法的,火球雷电冰冻一通乱放,登时就在凯巴的魔法盾上炸开,五光十色,场面非常好看,然而效果甚微。凯巴顶着盾一点点迫近艾尔文,然而艾尔文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一个裂空拉开了几个身位,凯巴之前的努力就算白费了。这样的交锋已经在课上实践了很多次了,谁也没占到便宜过。

本来讲师对于艾尔文这种“旁门左道”颇为不齿。奈何多半魔法师是不擅长位移的,一旦被武道高手逼到近身就无路可逃了。所以凯巴和艾尔文这一组攻防也通常被拿出来当例子来讲。

------------------------------------------------------------------

至于艾尔文这种本事哪里来的,是魔法院的“鹰隼”教授传授的。这位导师是魔法防御课的核心教授,和艾尔文的相识也是十分有意思。当时“鹰隼”在课上教学生们如何构筑魔法盾来抵挡魔法师的攻击,然后在课上一一检验每个学生的成果。偏偏艾尔文才从内城东区出来没多久,脑袋里云里雾里根本没听进去,到了导师验收的时候,给自己套了个初级的迅捷术就去献丑了。这种一般是武技院的学生做法,当然艾尔文和凯巴、莱梧混在一起,自然耳濡目染学会了。

从来没见过两个魔法师的内战有人给自己用武技的,然而效果拔群。本来双方应该互相构筑好自己的魔法盾,然后让对方用魔法破盾以检验成效,然而无赖如艾尔文根本不给对方施法的机会,一个箭步朝对手脸上冲去,手上还加持各种瞬发魔法,对方哪来得及构筑魔法盾,只得用瞬发魔法应战。

由于用了武技的迅捷术,艾尔文行动起来虽然不如武技院的学生,但身形确比一般的魔法院学生快上很多。艾尔文忽地侧向一个横向移动就躲过了对方的很多瞬发魔法,紧接着手上又是一阵瞬发魔法朝对面招呼过去,对面拿上蹿下跳的艾尔文毫无办法,多半瞬发魔法都被躲了,又不敢抬手施法做魔法盾,因为从每个方向都有着来自艾尔文的各种瞬发魔法。

“鹰隼”在艾尔文的瞬发魔法击伤对手前及时制止了这场测验,对手已经被艾尔文逼的满头大汗失误在即了。班上众学生看了不禁咋舌,本来这是一堂关于魔法师内战构筑魔法盾的课,硬是被艾尔文杂耍般的作战下,弄的意义全无。

“鹰隼”一直冷眼旁观,便觉此子可教。他凶恶的瞪了一眼艾尔文,让艾尔文课后去他的办公室一趟,那架在鹰钩鼻上犀利如梭的眼神看的艾尔文直冒冷汗。

艾尔文原以为“鹰隼”会狠狠折磨他一番,却不知“鹰隼”从哪里翻出来一本满是灰尘的《时空法则》扔在艾尔文面前,让他回去后仔细研习,以后每次课后都会抽查进度。艾尔文闻言不禁吐血。

纵观同阶的魔法师,艾尔文算不上最为出众,但也是小脑筋最多的,最为滑头的,然而面对这本艰难晦涩的《时空法则》,也是一筹莫展,钻研了好长时日也就学会了一招“裂空”。

待攻防课下了课,众人商量着去处。

“我怕是得好好回家睡上一觉。”莱梧一脸的倦色,看来被隽云修理的很惨。

“你还是小心些吧,隽云可是总督家的独女,你要是和她不清不楚的,小心总督拆了你家的公爵府。”凯巴打趣道。

“怎的?我又没碰过她?”莱梧一脸狡黠。

“哟呵,听你这意思,你还想碰她?”宸朱和那位莘邈小姐道了个别从后面走上来,“你怕是不想好过了。”

“源康总督可是陛下眼前的红人,这么多年一直坐着富兹省的总督,富兹的矿山可都捏在他手里呢。”凯巴笑着道,“要给这位源康总督当女婿的估计可以从宫城排队排到城外。”

“没事,我们莱梧诓骗过的大家小姐也可以从他家排队排到富兹省呢,哈哈。”艾尔文打趣道。

众人闻言不禁都大笑起来。

“你别说,我们莱梧到是真的从来不亏的。”宸朱看着莱梧,笑得若有所指。

“死走,死走。我要回家了,懒得理你们这帮酒肉损友。”莱梧没好气道。

“你走这么快作甚。去把你家的车夫叫过来,我怕他不认得源康总督府的路,我和他说道说道。”艾尔文再次调侃道,众人又不禁被逗乐了。

刚要走出魔法院的门,艾尔文才想起来一桩事,他今日还得去“鹰隼”那呢,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就往“鹰隼”的办公室走去。

大家也都知道艾尔文是被“鹰隼”抓去补课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