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一卷 翩翩公子惹人爱
第一章 都别说了我嫌累
作者:海皮刀  |  字数:2983  |  更新时间:2019-07-25 21:01:42 全文阅读

破魔城,方圆千里的困魔谷里最大的一座城。

魔流府,是破魔城里,乃至整个困魔谷最顶级的门派。

魔流府在城里占地颇大,碧瓦朱檐,层楼叠榭。在魔流府最深处的一间密室里,昏暗的烛光下,五张紫檀太师椅依墙而列。

背墙而坐的是五个身穿黑袍的中老年男人。

他们对面,一个十七岁的花样少年正百无聊赖的欣赏着自己的指甲,默默听老男人们议论纷纷。

少年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长发飘逸的拢在耳后,身上淡蓝和米黄色相间的长衫非常合体,让少年举手投足都有一股玉树临风的感觉。

虽然密室里并没有一丝风。

没风,却充满了浓郁的火药味。

居中而坐的老者拔高声音道:“都不要再说了。府主大人亲自下的指示,咱们还有什么好争论的?”

左手旁一个老者道:“大长老,府里近十年都没有新提拔过长老,这次未免也太儿戏了些吧?”

右手边一人道:“就算提拔,也应该从资历够老、办事能力更强的弟子里选啊。”

又一人道:“而且选出来的得有过大功劳,得服众才行。咱们魔流府上上下下成百上千的弟子,数百年的基业,长老之位岂能轻传?”

居中老者有些生气道:“你们有意见找府主提去!冲我嚷嚷什么,我还莫名其妙呢。”

“都听好,今天就是一个审查,一个口头宣布,不是正式授状任命!”

众人看大长老发了脾气,只好闭口不言。

然后,五人默契的恶狠狠的一齐看向一丈外,斜拉拉坐在横款靠背椅上的俊美少年。

少年终于把视线从细长的玉指上收回,苦笑道:“大佬们,虽然我很帅,但你们这样饥渴的看我,我也是有压力的。”

“毕竟长得帅不是我的错。如果想欣赏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烦请再加几个烛台,让光线亮一点。”

俊美少年说罢,旁若无人的打了个哈欠。

“花独秀……!”

一个脾气暴躁的长老怒道:“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场合?你小子给我严肃一点!”

花独秀道:“我这还不够严肃吗?再严肃点就跟我气质不符了,‘过犹不及’。”

话虽如此,为显尊重花独秀稍稍坐正了些。

大长老赶紧摆摆手道:“好了好了,都安静点。”

“花独秀,府主大人传下命令,要提拔你为魔流府第九位长老,你可愿意担任?”

花独秀问:“当了长老就跟你们一样吗?”

大长老道:“是啊,长老在府里地位超然,受人尊敬。如果你同意,你就是魔流府创派数百年来最年轻的长老了。”

大长老语罢,另四人全都用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一脸懵懂的花独秀。

长老之位啊!

他们用了几乎半辈子的生死打拼和巨大功绩才爬上长老之位。

而一个年仅十七岁的无知少年,拜入魔流府学艺才仅仅三年,竟然得蒙府主大人青睐,要被提拔为魔流府第九位长老?

天理何在!

他,凭什么!

要不是府主大人一言九鼎、权威深重,他们真想集体去大闹一番。

但他们不敢。

所以他们只能向大长老发发牢骚,然后一脸愤恨的盯着花独秀。

花独秀赶紧插嘴:“大长老,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如果我当了长老,是不是也得像你们一样天天穿着黑袍子?”

大长老愣道:“黑袍子?这是只有长老才能穿的‘黑魔袍’,是身份的象征,你可知魔流府里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机会穿上这件衣服!”

花独秀:“我……”

花独秀刚要开口,大长老打断道:“这就迫不及待吗?别急,等你正式上任,这些都会有的。”

“不不不,”花独秀赶紧摆摆手道,“我是说这衣服颜色太暗,又松松垮垮的,穿上会不会显得整个人太沉闷?”

“都当长老了,你还在乎这个?!”

“在乎啊。我跟你们这些老头子可不一样,我可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穿这东西岂不是遮住我英姿勃发的神韵?”

“所以,我能不能不穿?”

大长老怒道:“你……!”

“放肆!”

“花独秀,这是你能讨价还价的事吗?长老之位如此尊荣,你应该感激涕零才对!”

几位长老轮番批判,花独秀翻翻白眼,只好又低下头去摆弄他如玉葱一样的漂亮手指。

大长老深吸一口气,摆摆手道:

“衣服的事,不重要。花独秀,除了衣服之外,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如果没有,老夫现在要正式宣布府主大人的任命了。”

众长老立刻神态严肃起来。

毕竟任命新长老,这是魔流府十年来不曾有过的大事。

他们是见证者,魔流府史上最年轻的长老,就要诞生了。

一旦公布,这将是何等的轰动。

很快,这将是整个魔流府,不!是整个困魔谷!

甚至是天下九界,其他名门大派都会争相议论的大事。

一个顶级门派,一个十七岁的长老。

所有人都异常肃穆的盯着花独秀。

但花独秀本人却一点不肃穆。

花独秀赶紧举手:“我有问题!”

大长老皱眉道:“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额,大长老,不可以问了吗?”

“……可以,那你问吧。”

花独秀松了口气,赶紧问道:“那我当了长老后,平日里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当然了!你以为长老就是一个好听的虚职吗!”右手边暴躁的黄胡子长老怒道。

“牛长老,你天天这么凶,小心血压太高脑袋发昏哦。”花独秀扶额望天道。

“你……你说什么!”牛长老气的站了起来。

“都坐下,坐下,别生气……唉。”大长老赶紧拉住牛长老劝道。

“哼!”

牛长老双手环胸,愤愤坐下,脑袋转向一边。

大长老再次深吸一口气道:“花独秀,作为长老,首先你要把本门一十三套剑法和八套拳法学精,然后定期指导府里三代弟子习武……”

大长老话没说完,花独秀双目瞪得溜圆:“什么?要先学剑法?”

大长老被噎了一下,梗着脸点点头。

“大长老,我‘魔流叱风痕’的功夫已经修炼到圆满境界,不用再从头学剑法了吧?”

大长老耐心道:“正是因为你身法/功夫精进极快,府主大人爱惜你是个人才,这才破例提拔你为长老之职。”

“提拔就提拔,为什么还要我学剑法?”花独秀不满道。

“……”

大长老双手微微有些发抖,显然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魔流府的一十三套剑法你全都不会,你如何指导三代弟子习武?如何以长老身份行走江湖?”

花独秀问:“那就是必须要学剑法了?”

牛长老气愤道:“让你学剑法,还不是为了你好!花独秀,你来魔流府三年,一十三套剑法你一招都不学,八套拳法你一式都不练,内功也不修,你这样出去,简直就是给魔流府丢脸!”

花独秀粲然一笑:“牛长老,你真的要小心血压。真是乱讲话,我这么帅气、又有才华,走在外面只能是给魔流府长脸,怎么会丢脸呢?”

牛长老猛的又站起来:“你……!”

“好了好了,消消气,消消气,何必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大长老赶忙又把牛长老拉住。

大长老道:“花独秀,长老之位是有重要职责的,不但要参与魔流府内外事务,平时也得指导弟子习武。剑法、拳法、内功你全都不练,如何指导?”

花独秀叹气道:“大长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实在没有时间修炼那些东西,我太忙了啊。”

“那你说说,你一个年纪轻轻的三代弟子,能忙什么?”大长老无语道。

“我小园子里有几十盆花花草草要打理,每天一早一晚还要泡澡,还要梳理保养我的长发,还要切黄瓜做面膜,还要吃早饭吃午饭吃晚饭,饭后万一心情好还要听听小曲儿,这些都需要时间的啊!剩下挤出来一点时间,我只能拿来修炼身法,哪还有时间练剑?”

花独秀摊摊手,脸上写满了“我也很无奈”。

“嘭!”

饶是大长老脾气极好也忍无可忍,猛拍扶手一掌顺势站起,打断花独秀说话。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同意?”大长老阴沉道。

“不是我不同意,是我实在没时间。大长老,多谢你美意,这么好的事能记着我。你跟府主大人如此欣赏我的才华,花独秀铭记于心。” 花独秀眉如清风明月,微笑道。

“不过,还是让我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吧。”

大长老脸色更加难看:“你当真不同意?”

花独秀认真说:“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当真不愿当。请大长老转告府主大人,原谅我的任性。”

大长老猛的起身,冷道:“花独秀,魔流府的规矩,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后果,你承担不起!”

海皮刀
作者的话

新书开更,欢迎读者大大品尝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