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反叛道 > 正文
第十章 最后的较量
作者:独孤凌云  |  字数:9122  |  更新时间:2019-04-29 11:44:58 全文阅读

一大早,杜维就接到消息,程康在市区出现了,立刻带队出动。另一边,程康遇到抓捕他的特工后也左逃右窜,最终逃进了一栋住宅楼。杜维也紧追不舍,最后在天台将他截住。

“我是被人陷害的,”程康一脸慌张,“你们要抓的应该是高显青。”

“这个不用你指点,”杜维冷冷地说道,“是不是被人陷害的,跟我们回去后自然会调查清楚。”

“你们都已经对我发布通缉令了,”程康越来越紧张,“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们高显青和时钰藏在哪,你们是不是就会放我一马?”

“呵呵,”杜维轻蔑地笑了一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跟他们串通好了,想设局引我们上钩呢?”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地址,你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程康说道。

“行,你把地址告诉我,”杜维说道,“我现在可以不抓你,但你哪也别想去,就跟我一起待在这里,直到我们抓到高显青和时钰为止。”

“好。”程康思索了一会后,还是把高显青和时钰的藏身点告诉给了杜维,杜维立刻让金运喜带人过去执行抓捕任务。

不久,金运喜便带人悄悄赶到了城北一个关闭的店铺门口,确定没有危险后强行将门打开。随后,金运喜便看到了地上有一个暗门。金运喜让两个人留在上面守着,自己带着另外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了下去。不久,金运喜走进卧室,看到时钰还躺在床上睡觉。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金运喜拿枪指着时钰。

时钰睁开眼睛朝金运喜轻蔑地笑了一下,藏在被子里的手迅速按下了一个开关。这时,在大厅上挂着的灯突然亮了,射出若干道激光。金运喜身后的两名特工冷不及防,被激光射倒在地,不断打滚。金运喜刚转过身去查看情况,时钰便一把将被子包到他身上,随后按下了引爆器。只听得一声轻响,安装在被子上的炸弹引爆,金运喜当即毙命。随后,时钰击毙了大厅外的两名特工并关闭了激光灯。上面留守的两名特工听到爆炸声和枪声后正想下去查看,只见从下面飞出来一个炸弹,将两人炸飞。

成功干掉过来抓捕自己的特工后,时钰捡起金运喜的手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给杜维:“这次又多亏程康的帮忙了,我们又钓到了五条鱼。”

“你说什么!”杜维一听知道出事了,一时不知所措。

此时程康也察觉出情况不对,急忙趁杜维在接电话的时候迅速开溜。

“你居然敢耍我!”杜维顿时满腔怒火,朝程康疯狂射击,程康也边跑边还击。

两人相互射击了一阵子后,杜维一枪打中程康的腿,程康失足摔了下去,当即毙命。这时,杜维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打电话给戴长阳。

“你要好好守在那里,高显青可能会过去偷袭安全屋。”杜维显得很焦虑。

“好的,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点。”戴长阳说道。

另一边,高显青已经悄悄来到了安全屋附近,见四周无人后便偷偷打开暗门跳了下去。而此时,躲在暗处偷偷观察他的戴长阳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并立刻让人守在暗门的出口处。

高显青溜进安全屋后,发现申木花正在房间里坐着,唯恐有诈,急忙躲进另一个房间。守在申木花房间里的两名特工见高显青迟迟没出现,便走出去查看。没想到,高显青趁他们没注意时迅速出击,一刀一个,都是直接在脖子上划出一道伤口。两人倒地挣扎,高显青不慌不忙地走向申木花。

“求求你别杀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申木花向他哀求道。

“现在杀你也没用了,我做的那些事都已经人尽皆知了,”高显青冷笑道,“但只要你配合我演场戏,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

戴长阳等人在暗门上面等待着消息,突然听到安全屋里传来申木花的求救声,戴长阳立刻让人冲下去解救申木花。这时,高显青穿上特工的行动装,扮成一名特工混在里面,待其他特工都赶去申木花的房间时躲在他们身后疯狂开枪。戴长阳听到安全屋里枪声四起,也惊慌失措,急忙藏到一棵大树后面,准备伏击从暗门里跑出来的高显青。不多时,戴长阳看到申木花惶恐地从暗门走了上来,她的胸前还绑着一个炸弹。戴长阳愣了一下,但很快走上前去。

“这炸弹怎么回事,高显青呢?”戴长阳惊愕地问道。

“已经潜入情报局了。”申木花紧张地说道。

“你待这别动,我马上让技术组来帮你解除炸弹。”戴长阳说完开始打电话。

然而,当戴长阳刚拿出手机时,高显青突然从暗门下一跃而起,一枪将他击毙。

“你说过不伤害我的……”申木花继续哀求高显青。

“于新恒最擅长安装炸弹了,难道他没教过你这个该怎么拆解吗?”高显青冷笑了一声,“你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你想让我去炸情报局吗?”申木花问道。

“是去情报局里找人帮你拆炸弹,”高显青笑道,“如果你再犹豫不决的话,我可就引爆了。”

申木花忐忑地走到了情报局大门口,袁洛看到她身上绑着的炸弹后立刻让她不要乱动,随后急忙找人过来帮她拆解。高显青躲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当他看到拆弹专家将申木花身上的炸弹拆下来后按下了引爆器,两名拆弹专家被当场炸死。情报局一时也慌了,立刻倾巢出动。

高显青不慌不忙地跟潘师打电话:“局长,这段时间你们也玩累了吧,该收手了。”

“你等着,”潘师也被激怒了,“我从没见过如此猖狂的犯罪分子,你就是华北情报局的败类!”

“哈哈,”高显青笑道,“你以为我很想跟你们玩下去吗,是你们非要抓我。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们玩到底!”

潘师一腔怒火,立刻打电话给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杜维:“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捉拿高显青。若是他负隅顽抗,你就将他就地处决。”

杜维此时也是一肚子气,急忙拨打金运喜的电话,但时钰却不接听。杜维此时才开始冷静下来,他知道高显青和时钰肯定不会再回城北那个店铺了,所以他先把程康的尸体藏起来,随后决定冒充他去跟他们见面。

还在医院养伤的樊立根得知戴长阳牺牲的消息后急忙赶回情报局,也遇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杜维。

“陈雨在哪,我现在想见她?”杜维气喘吁吁地问樊立根。

“跟我来。”樊立根将杜维带到监控室,向他介绍了正在工作的陈雨。

“陈雨,你能否再使用那些软件联系上高显青,”杜维显得很心急,“这次我一定能捉到他。”

“可上次还是被他识破了,我怕这样做反而会让他更加警惕。”陈雨说道。

“他还不知道程康已经死了,”杜维说道,“而且我也已经在杜维的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高显青前天用来联系他的号码了,这次可以再尝试一下。”

“好吧,”陈雨说道,“我晚上再试试看,现在就拨给高显青会让他起疑心的。”

另一边,高显青跟时钰会面了。

“你不是一开始说好要灭了华北情报局的吗,怎么最后又放弃了?”时钰问道。

“我后来想过了,我们是通缉犯,而他们又是负责捉拿我们的人,我们是灭不完的。就算我端了华北情报局,还会有其他情报局来对付我,”高显青显得很无奈,“我本来想让潘师收手,奈何他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你现在后悔了吗?”时钰问道。

“是有点后悔,但未必没有机会了,”高显青自信地说道,“我会亲手干掉潘师。”

晚上,高显青接到陈雨利用语音调控软件打来的程康的电话:“高显青,你们现在在哪呢?”

“你还活着啊,”高显青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情报局的人到处在抓我,我现在无处藏身,”陈雨说道,“你们还藏在之前那个地方吗?”

“换了,”高显青说道,“你现在想通了吗,又想来投靠我们啦?”

“是啊,”陈雨说道,“既然你能干掉那么多特工,我就相信你有实力继续活下去。”

“那好,”高显青说道,“上次那个老地方见。”

陈雨顿时感到疑惑,在一旁监听的杜维和樊立根也不知道这个老地方是哪里,只好示意陈雨再跟他聊几句,以方便准确定位。

“好的,”陈雨说道,“什么时间?”

“明天晚上,还是跟上次一样。”高显青说道。

陈雨一听又懵了,但马上回了一句:“我们要不换个地方吧,去过的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高显青一听这话便觉得有些奇怪,他怀疑会不会又是华北情报局设的局,但还是决定试一试,毕竟多个盟友也更有利于他们去对付情报局。

“你现在在哪?”高显青问道。

“城东郊外一个隐蔽的农场。”陈雨说道。

这时,袁洛示意她已经定位成功,高显青此时位于城北郊外。

“好的,三天后到城东郊外的青霞林见面。”高显青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看你这么紧张?”时钰问道。

“我不知道这个号码是不是程康打过来的,”高显青说道,“万一不是,那我的手机可能就被定位监控了。”

“那我们还是得做两手准备。”时钰说道。

“我们先换个地方藏身。”高显青将手机放下后跟时钰匆匆离开。

一个小时后,杜维带队突击城北郊外的一间小屋,结果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高显青的那部手机。

“可恶,又让他跑了。”杜维感到愤愤不平,随后让人不要动屋子里的任何东西,包括高显青的那部手机。

城东的一个秘密基地里,高显青和时钰刚刚赶了过来。

“欧阳正真不愧是隐蔽大神啊,秘密藏身点竟然有这么多。”高显青露出一脸开心的笑容。

“也只有我才知道这么多个地方,”时钰笑着说道,“与其说你是我得以依靠的大树,还不如说我是你得以隐蔽的落脚点呢。”

“那部手机我回头再回去看看,万一真的是程康打过来的。”高显青说道。

“不要冒险,”时钰说道,“你还不如用我的手机再拨回去看看。”

“也不用了,”高显青说道,“我不想让别人起疑心,更何况程康对我来说也不是特别重要。”

华北情报局里,谭万河每天看着杜维等人一直在绞尽脑汁捉高拿高显青,心里也感到很无奈。这时,他看到杜维一脸丧气的回到情报局,从他口中得知高显青又跑了。

“我们会不会又泄漏风声了,”杜维不安地说道,“高显青提前溜了,说明他已经知道我们在钓他上钩呢,那三天后的捉拿计划还执不执行呢?”

“他未必完全猜中这个局,”樊立根分析道,“如果他真的知道我们要去做他,一定会在城北那个藏身点设下埋伏,可他没这么做。这说明一点,高显青也不确定那个号码是不是程康拨过去的,他逃走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那我们需不需要在那里守株待兔?”杜维问道。

“不用了,我们不要打草惊蛇,”樊立根说道,“更何况我们都已经知道他的藏身点了。”

“我们知道的只是高显青其中的一个藏身点,”陈雨也分析道,“既然杜维去捉他的时候已不见人影,就说明他还有其他藏身的地方。”

“那我们还要继续用程康的号码联系他吗?”杜维问道。

“最好不要,”樊立根摇了摇头,“已经说好三天后见面了,就没必要再节外生枝了,否则更容易让高显青起疑。”

“万一三天后他不来呢?”杜维还是不放心。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程康是什么情况,但我相信他更希望程康还活着并且愿意加入他们的阵营,”樊立根说道,“当然了,他也有可能会放弃程康,但这样做对他没什么好处,他们现在只有两个人。”

“没错,”杜维说得振振有词,“他斗不过我们的。”

“不要小看高显青,”陈雨说道,“我们都被他耍过多少回了,总是损兵折将。”

“是啊,”樊立根说道,“之前他可以孤身一人骗过道立组织头目欧阳正,现在也同样可以只凭一己之力来对付我们情报局。”

“谭万河,你跟高显青一起执行过任务,你知道他有什么弱点吗?”陈雨转身问了一下一言不发的谭万河。

“他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很优秀的特工,我实在……”谭万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前是,可现在不是了,”杜维没好气地说道,“他现在是我们情报局的敌人!”

“别激动,”樊立根急忙安慰一下情绪激动的杜维,“谭万河,你说说看吧,高显青到底有什么弱点?”

“我不知道,”谭万河显得很憋屈,“我一直当他是榜样,如果非要说他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太感情用事。那一次他本来可以完成任务,但却为了救我而不断向华处长求助,还因此延误了战机。”

“他居然还会感情用事!”杜维一脸不屑,觉得很不可思议。

“人总是会变的,”樊立根笑道,“或许那只是以前的高显青,在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后他已经变得冷酷无情了。”

“那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无懈可击了吗?”陈雨问道。

“未必,”樊立根自信地说道,“昨天他本来有机会杀掉申木花,但却没下手,这说明什么?”

“他还不是为了钓更大的鱼,”陈雨说道,“他只是想借助申木花的手炸情报局。”

“那他为何不干脆将申木花一起炸死呢,而只是为了炸那几个拆弹专家?”樊立根问道。

“因为高显青不杀不该杀的人。”谭万河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申木花耍了他,又把证据交给了我们,难道还不该杀吗?”杜维觉得这个理由说不过去。

“他不杀聪明人,”樊立根说道,“更何况他只针对我们情报局下手。”

“还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骨仔!”杜维又开始咬牙切齿了。

“那么三天后的见面,你们打算怎么安排?”谭万河问道。

“我去会会他,”杜维说道,“这次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就算又遭遇埋伏也只算我一个。”

“你对他还不够了解,”樊立根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是我去吧。”

“不,”杜维说道,“你们还是留守情报局吧,高显青真正的目标是在这里。”

樊立根听他这么一说似有所悟:“好,那到时候你一切小心。”

此时的谭万河陷入万分纠结之中,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想办法跟高显青通风报信。虽然高显青曾经救过他,但如今已是华北情报局的公敌,自己也不想节外生枝。最终,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谭万河看到华北情报局的人都回去休息后,立刻悄悄赶到城北郊外的那间小屋。他拿起了高显青的那部手机,看到通话记录里有拨来一个陌生号码,猜想这是高显青在试探自己的这部手机有没有被监听,便给这个号码回了条短信,“三天后大部队埋伏于青霞林,情报局成真空地带”。随后,他将手机关掉。谭万河既打算帮高显青一把,又不想让情报局为难。如果高显青相信这条短信,那他就是自投罗网;如果不信,那他或许还能逃过一劫。究竟结果会如何,全看高显青怎么赌了。

另一边,高显青接到了谭万河发过来的这条短信,顿时疑虑重重。

“你在情报局还有内线吗?”时钰问道。

“没有,”高显青摇了摇头,“我怀疑这是一个局。既然有人用我的手机给我发了这条短信,那说明城北那间屋子已经被人查过了。能查到那间屋子的,只有情报局的人。”

“情报局里谁会给你提供这样的消息呢,”时钰也感到困惑,“他到底是想帮你,还是想钓你上钩呢?”

“不管如何,最起码我们知道之前那个号码不是程康打过来的,否则他怎么会知道青霞林这个地方?”高显青说道。

“那三天后谁想跟我们见面?”时钰感到有些不安。

“肯定是情报局的人,能伪装成程康来跟我联系的只有他们办得到,”高显青冷笑道,“既然他们那么想玩,我就再陪他们玩上一局。”

“明知是个局,你还想去闯吗?”时钰问道。

“还是做两手准备,”高显青说道,“三天后你去青霞林查探情况,我去炸了华北情报局。”

“这太危险了,我们换一下吧。”时钰关切地说道。

“情报局我比较熟,”高显青说道,“不管这条信息是真是假,只要我们两人有一个计划得逞就行了。”

到了约定见面的那天,出门前,时钰给自己的手机装上了一颗隐形炸弹。

“如果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是别人在接听,那就说明我出事了,”时钰说道,“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引爆了。”

“一切小心,”高显青将时钰搂在怀里,“想不到能跟我合作到最后的人居然是你。”

“我希望你这次还能赢。”时钰笑着说道。

城东青霞林里,时钰小心翼翼地走着。另一边,高显青也开车来到了华北情报局附近,车上早已装满了炸药。

时钰在青霞林里走了许久都没看到人,感觉有些心慌。然而此时,杜维正躲在一棵树上监视着时钰的一举一动。没看到高显青现身,他也还不准备动手。由于一直没有看到情报局大队人马赶来,时钰怀疑他们中计了。

然而,当时钰准备打电话通知高显青撤退时,杜维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将毫无防备的她扑倒在地。杜维掐住时钰的脖子,时钰迅速抬起一脚并踢中杜维的脑袋,随后将杜维推倒。时钰站起来后正准备掏枪,杜维又像头猛虎一样扑了上去,将时钰撞倒在地。随后,杜维将时钰抱了起来,迅速转了个身又将她扔了出去。时钰撞到了一棵树上,随后匍匐倒地,手中的枪也掉落了。

“高显青在哪?”杜维一肚子火,揪起时钰的头发厉声问道。

“他还想继续跟你们玩下去,哈哈……”时钰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哈哈大笑。

“他在哪?”杜维此时怒火中烧,将时钰揪起来后又挥拳猛击她的腹部,连续打了五下,直到把时钰打得吐血。

“你们玩不过他的,”时钰冷笑道,“你就是个二流痞子!”随后,时钰往杜维的脸上吐了一口血。

“不说是吧,”杜维抹了一下脸上的血,冷冷地说道,“你们玩完了。”

杜维又将时钰抱了起来,然后将她狠狠地撞到一棵树上,时钰痛得大叫一声。随后,杜维抱着时钰往前跑了几步,将她狠狠地摔了出去。时钰摔到地上后一脸痛楚,随后便晕倒过去了。杜维走到她身旁看了一眼,随后准备打电话通知樊立根提防高显青偷袭情报局。

这时,时钰突然醒来,一脚将杜维踢倒。随后,时钰扑到杜维身上,不断对他挥拳。杜维抵挡了几下后,迅速挥拳打中了时钰的腰部。时钰倒了下去,杜维反过来将她压在身下,不断对她挥拳。时钰一边用手抵挡杜维的拳头,一边翘起两只腿,死死夹住了杜维的脖子。杜维渐渐支撑不住,不得已用双手托起了时钰,又将她重重往地上撞去。时钰忍着剧痛,迅速挥拳打中杜维的眼睛。杜维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随即晕倒过去。

时钰喘了一口气,站起来后准备去找手机。没想到,时钰刚走几步,杜维就猛冲过来并一跃而上,骑到了时钰的肩上。时钰承受不住杜维身体的重量,不得已跪了下来。杜维从时钰肩上跳了下来,双手搂住她的脖子,将她的身子往后按下。时钰感到腰部发痛,又感到窒息,逐渐失去反抗。这时,杜维将她推倒在地,但还不解恨,又朝她后背打了几下。

“高显青是不是去偷袭情报局了?”杜维将时钰翻转过来,冷冷地问道。

“你以为你们会赢吗,”时钰冷笑了一声,“你们死定了!”

杜维捏紧了拳头,一拳重重地打中了她的肚脐,时钰顿时大口吐血,随后气绝身亡。

这时,时钰的手机响了。杜维在草地上捡起她的手机后迅速接听,手机另一头传来高显青的声音:“你还好吗,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她被我打死了,”杜维狠狠地说道,“你他妈有种就别装孙子,老子……”

杜维话还没说完,耳朵边便爆出了一股火花,整个脑袋都被炸得鲜血四射,随即倒地而亡。

车子里,高显青刚闭上眼睛并按下了引爆器。时钰死了,此时就剩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了。

高显青故意拨打了程康的手机号码,随后将手机放在车子里。另一边,陈雨接听到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并通过定位得知打电话的那个人此时就在情报局附近。

“会不会是高显青打过来的?”陈雨猜测道,“手机接通后无人回话。”

“你留在这里,我们出去查看一下。”樊立根立刻带队出动。

高显青躲在一个角落里,当他看到樊立根等人根据定位发出来的信号走到那辆车子旁时,立刻按下了引爆器。随着一声巨响,樊立根等人被炸得血肉横飞。

情报局门口的爆炸声也瞬间惊动了待在里面的人,潘师闻讯后也坐立不安。

“是不是高显青来偷袭情报局了?”潘师焦急地来到监控室询问袁洛和陈雨。

“还不清楚,”袁洛说道,“我们刚才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樊立根便带人出去查看了。”

“是啊,事发太突然,”陈雨也是一脸惊愕,“局长您还是先离开吧,这里可能不安全。”

“好的,你们也要多加小心。”潘师匆匆离开监控室,并叫来谭万河,让他迅速护送自己离开华北情报局。

谭万河带着潘师走进密道,没想到刚走了几步路,就看到一颗火弹迎面而来。潘师大惊失色,谭万河急忙将他推倒。那颗火弹撞到墙壁上,随即火花四射。潘师惶恐地掏出手枪,谭万河此时也察觉出是怎么回事了,突然转身拔腿就跑。

“谭万河,你干什么!”潘师见他跑了,不仅勃然大怒,“你给我站住!”

潘师正想开枪射击谭万河,胸口突然连中三弹,随即跪了下去。

“局长,我早让你收手了,你偏不听,”高显青走到他身旁,冷冷地说道,“你就那么想跟我玩下去吗?”

高显青不等潘师回话,劲直往他脑袋又开了一枪,潘师倒地而死。

而此时,惊慌失措的谭万河刚想打开暗门逃出去,便看到一颗子弹从耳边穿过,打在了前面的墙壁上。

“你为何要跑,”高显青冷笑了一声,“难道你也跟我一样希望他死吗?”

“我也不是一个称职的特工,”谭万河缓了回神,“我不会忘记你曾经救过我。”

“所以你刚才的举动是在报答我,好让我更容易下手?”高显青问道。

谭万河也不直接回答他,只用手指了指暗门:“里面也没多少人了,我什么都没看到。”

“哈哈,”高显青开怀大笑,“万河,你始终是我的好兄弟。那条信息是你发的吧?”

“我……”谭万河见被高显青识破了,一时慌了神,“我知道你一向做事谨慎,所以我以为你不会相信那条信息。”

“看来你这段时间进步得很快,”高显青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你还少学一样,分身术。”

谭万河惊愕地瘫倒在地上,高显青从他身边走过,打开暗门后爬了上去。

此时,袁洛和陈雨还在监控室里焦急地等待支援,突然听到外面枪声四起。

“快躲起来!”袁洛谨慎地掏出手枪,挥手示意陈雨先躲起来,陈雨急忙躲到一张桌子下面。

高显青由于熟悉华北情报局的内部环境,所以轻而易举地干掉了监控室外面的几个特工。随后,他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呼叫机,知道很快就会有大部队前来这里支援了。此时的他明白,必须速战速决才能逃出生天。

高显青瞄了一眼监控室的大门,拿起一个烟灰缸扔了过去,正在监控室里面严阵以待的袁洛听到大门被东西砸中的声音后胡乱开了几枪。高显青根据子弹射出来的位置准确地判断出里面的人的位置,立刻往里面连开三枪。只听得一声惨叫,袁洛中弹而死,躲在桌子下的陈雨见状也吓得浑身发抖。

高显青慢慢打开监控室的大门并走了进去,看到监控室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个定位信息,庆幸自己成功耍过了情报局的人。陈雨趁高显青转身查看各个监控画面时,迅速冲了出来,准备去捡袁洛手里的枪。高显青听到脚步声后迅速转身,一拳将陈雨打倒。

“求求你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陈雨哀求道。

“我都差点被你们耍了两次了,”高显青冷冷地说道,“你们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呢?”

“不关我的事……”陈雨还想继续哀求,高显青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将她举了起来后扔往一片监控处的大屏幕。

随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破碎声,整个大屏幕上的玻璃碎了一地。陈雨倒在地上,浑身是血,抽搐了几下后就死去了。

“一切就快结束了,”高显青得意地笑了一下,“任务终于完成了!”

再次来到密道后,高显青看到还在地上发呆的谭万河。

“跟我走吧,”高显青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谭万河忐忑地站了起来,心神不宁地跟着高显青走了几步,突然迅速朝他开了一枪。

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愕,高显青慢慢地转过身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面无表情地谭万河:“你居然……”

“一切都结束了,”谭万河冷静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强悍的特工,也是我从始至终最佩服的人。”

“哈哈……”高显青突然放声大笑,“我还是算错了一步,但现在我很欣慰,我在你身上又看到了我谨小慎微的影子。”

“显青哥,对不起,”谭万河低下了头,“我没有你的勇气,我也不想成为社会的公敌。”

“动手吧,”高显青将手里的枪扔到地上,“杀了我,你就算立了一件大功了。日后,你也一定能平步青云。”

谭万河抬头看了高显青一眼,举起枪后闭上了眼睛。伴随着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射穿高显青的心脏。高显青微笑着倒了下去,脑海中略过了对吕敬莲的最后一丝回忆。或是深情,或是愧疚,已经没人知道了。

谭万河蹲了下来,帮高显青合上双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命固然重要,但社会法则更重要,一个人是斗不过整个社会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