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永生边缘 > 第一卷 天外飞仙
第二十八章 吉安出场
作者:千里握兵符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19-05-28 23:22:33 全文阅读

上海,思南路一个花园洋楼里,宋惜瑾被软禁了。

在她父亲和闺蜜遭受酷刑折磨的时候,她正在二楼房间里发脾气,房间外守着一个高级女仆,凝神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等到房间里没有了声响,她才轻轻推开房间门,收拾了一地狼藉的瓷片饭菜,一句话都没说又退了出去。

宋惜瑾看这个闷葫芦出门,火气更大了,抓起一个抱枕砸在了刚刚关闭的房门上。

“我要见张五一!我要见张五一!我要见张五一……”歇斯底里的喊声传出了房门,传到了一楼会客厅。

张五一很快就来到了2楼,身后跟着李家年轻子弟。从抵达上海以来,这两个人就一直跟着他,说是保护他安全,其实是行使的是监视之责。

两人见面,张五一先汇报了李二公子近期攻击弗兰公司的成果,拯救宋頲的措施和其他筹备工作。其实这些都是李家子弟讲的,具体做没做,成没成,张五一也不知道。他也被软禁在这里很久了。

以宋惜瑾的精明成都,自然知道他的处境,可她仍然气呼呼地指着鼻子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叛徒,你这个毫无用处的废物……”

似乎是越骂火气越大,宋惜瑾扬手一巴掌打过去。张五一一把抓住她是手,面无表情淡淡地说:“这每日一骂,能让你好受点吗?我就在一楼,如有需要,随叫随到。”

宋惜瑾恨恨地抽手,转身走回房间,把门摔得巨响。

张五一看了看身后左右站定的两个年轻小伙,摊了摊手……

房门内,宋惜瑾气鼓鼓地躺在床上,撕扯被单乱扔枕头作了一番后,蒙头大睡。

但其实在被子下面,她正借着被子边缘透入的微光,研着手里的一个小纸条,纸条中间夹着一个小药片。这是刚刚张五一抓住她手的时候塞过来的,担心房间里有监控,她只敢偷偷躲在被窝里查看。

“药片融水,迷晕仆人,凌晨3点走,备湿毛巾、长靴。”

她把纸条一点点撕成碎末,塞进了枕头套里。假装睡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作妖,与前几天的行为无异。

在一楼客厅里,张五一拉着两个看守打牌,嘴里叼着烟不断埋怨着宋惜瑾的大小姐脾气,两个看守一起吞云吐雾随声附和,享受着照进窗户的和煦阳光。

整个下午,三个人都在打牌,其乐融融。可是背地里,张五一不但摸清了庭院安防部署和机器人守卫的布局情况,还套到了很多李二公子掌控“天光”组织的关键信息。最重要的是,他悄悄收走了桌上的一只打火机。

当天夜里,张五一从眼镜腿里抽出一根极细极细的迷香,点燃后轻轻松松放倒了监视者,随后切断了电源,带着宋惜瑾逃出了洋楼,一路潜行乔装打扮逃出了监视区。

宋惜瑾跑得很干净,李二公子凌晨5点得知她失踪后,第一时间动用了很多资源,通过各种监控、追踪结束等去寻人,可毫无头绪。

早上8点的时候,宋惜瑾失踪的消息汇报到了李家老爷子那里,老头子拍了桌子,面前的管家耸了耸身子,李二公子哆嗦了一下。

还好老头子没说惩罚谁,只是让李二公子两天内把人抓回来。但是命令刚一出口,马上又改了,让李二公子亲自约见弗兰,说要拿宋惜瑾当筹码做交易。至于宋惜瑾人在哪,李二公子就不用管了,他自有安排。

“那女娃虽然不识大体,可总归还是一个有用的筹码,不能便宜了弗兰那小子。派我们最得力的人手去,无论如何都要把人抓回来。至于她身边那个养不熟的小崽子,不用留着了。”老头子几句话就决定了张五一的生死。

说完这些,他挥挥手赶走二人,开始认真享用桌上的早餐。不过是汤包、粢饭、小咸菜等家常饭,可他认真咀嚼吃得极慢。“吃了一辈子,越是上了年纪,越舍不得这口啊……”

李二公子冲管家点了点头,灰头土脸地走了。

管家挺直了腰板,摸出一个板砖手机接通了下属的电话:“赵吉安在出任务吗?先撂下,让他来上海见我。”

当天下午,一身咖啡色运动衫的平头青年走进了思南路那个花园洋楼,他斜背着双肩包,双手插在裤兜里,嘴里嚼着口香糖,在楼里东张西望。他的璇玑鱼芯片开启,半只眼睛被虚拟屏挡住。

被皮鞭打得遍体鳞伤的女仆勉强走过来,讲述了她被宋惜瑾当面发脾气,迎面泼了一杯水就晕过去的事情。他比了个“嘘”的手势,怜惜地摸了摸她脸上的伤口,轻声说:“监控我看过了,我随便逛逛,你回自己的房间,切莫出来随意走动。”

他的声音有一点沙哑,但是很温柔。

打发走了女仆,这个青年打量着各个房间,在楼梯、窗户等处逗留了一会儿,又跑到张五一睡觉的房间,在他床上躺了一会儿。

桌上被撕掉一角的便签、床底下未燃尽的一小截迷香、两名监视者丢失的手枪和匕首、衣橱里消失的围巾等都被他列入线索。

在宋惜瑾待过的房间,他又像有恋物癖一样,对床上的每一个褶皱都凑近观察了一番,找到一堆线索。

“追杀这样的人,相当有趣啊。”他自言自语道:“这世上没有谁能逃过我的追踪,张五一是吧,咱们很快就会见面的,我叫赵吉安。”

在来的路上,他的芯片里接收到两个逃跑者的详细资料,他就对张五一产生浓厚兴趣,这个科研学者自从加入了他们“天光”组织,就一直在为求生和逃跑做准备,光散布在各地的秘密避难所就有4处。 这次逃跑事件发生后,组织里的人第一时间突袭了最近一处避难所,不出赵吉安所料地扑了个空,看来对方还有其他隐匿之处。

赵吉安走出小洋楼,在门外的便道上停下,脚下有一个污水井,一把细碎纸屑被他吹了一地,

他轻笑一声:“想从密布摄像头的闹市街头消失,我估计你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吧?不过领着个美女钻下水道也是真恶心……”他夸张地捏了捏鼻子,然后消失在了转角处。

是的,他就是赵吉安。他还不知道,他现在追杀的,正是自己弟弟赵喆恋慕的对象……

在思南路洋楼不远处,李二公子在秘密会所里与弗兰的视频通话很失败。

弗兰已经知道,李家成立了一个组织,这些年一直在针对他的公司做一些小动作,无论是支持宋頲的破坏研究,还是攻击Elixir公司的服务器,都让弗兰损失惨重。

现在李二公子主动与他联系,要求利用宋惜瑾换取200个灵魂投射名额,其背后的目的昭然若揭。

只是对于已经撬开宋珽嘴巴的弗兰来说,宋惜瑾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弗兰不但奚落了李二公子一番,还挑明了要报之前服务器被攻击的仇:“不出三个月,我的长生计划就要成功了,到时候让你们家李老先生跪下来求我吧!”

眼下,在新加坡的实验室里,宋珽被囚禁在一个干净的禁闭室里,司烟儿神志不清正在接受治疗,文三宝没日没夜地推演方程式,编写返回程序。

实验室正中间,躺着赵喆的躯体,一套体外循环的装置维持着他的身体机能。弗兰、斯科特、文三宝、宋珽他们都没有忘记在虚拟世界的赵喆,但是偏偏谁都没有碰他,任由这个小伙子在里面横冲直闯。

在他们心目中,赵喆就是个任人摆布的炮灰棋子。

文三宝无所谓,他只求一个永生的名额而已,既然弗兰没有让他消灭赵喆,那维持生命即可。

宋頲利用他去虚拟世界寻找自己的妻子,如果可能的话,还想利用他把妻子救回现实世界。

弗兰和斯科特也在苦思冥想打通虚拟世界,把里面储存的灵魂释放出来,利用克隆躯壳让他们重返现实,哪怕有一个也行。

现在赵喆向琳和雷梅苔丝承诺,要把虚拟世界所有人都带出来,这个宏大的愿望,正好和弗兰他们现在的技术攻坚目的一致。

“想想吧,无论是文三宝还是赵喆,只要能找到一个渠道,把我们虚拟世界里投入的灵魂带出来,对我们都是一个天大的利好消息啊。”弗兰摇着手里的红酒杯,刚刚碾压李二公子的视频通话让他心情大好。“到时候,我们把死去的人带回他们亲人身边,这可是比璇玑鱼芯片还要狂热的市场!”

斯科特看得更远,他抿嘴一笑:“到时候,各国的总统首脑肯定会优先采购我们的研究,有了这个虚拟人系统,他们的人生无限延长,甚至可以实现永久治国。”

“对,他们永久管理现实世界,但是我们管理他们的躯壳和灵魂。”弗兰跟斯科特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克隆躯壳10年必须更换一次,灵魂代码需要到虚拟世界稳固凝实,这些都是我们独家掌控,所以,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的最终老板!”

此时此刻,虚拟世界里低头赶路的赵喆,丝毫不知道他正站在一个至关重要的十字路口,每一个决定都将影响着现实社会的发展进程。三个月后,弗兰将打开潘多拉魔盒,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