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永生边缘 > 第一卷 天外飞仙
第二十七章 欺师灭祖
作者:千里握兵符  |  字数:3322  |  更新时间:2019-05-27 21:41:06 全文阅读

新加坡,Elixir公司总部的一个独立实验室里,文三宝右手拿着一副战术手套,一下下敲在左手掌心,“吧嗒,吧嗒,吧嗒……”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对面的宋珽穿着西服打了领带,正坐在一个沙发上。房间光线调到柔和阴暗,环绕音响里放着舒缓催眠的音乐,营造了一个昏昏欲睡的舒适环境。

可实际上,年过六旬的宋老头是被吊在头顶的绳子捆着,脖子上还套着一个铁圈,周围焊上了一圈钢针,每当宋珽打瞌睡,无论是低头、歪头还是后仰,都被钢针扎醒。

算起来,宋珽已经足足一星期没有好好休息了,他的下巴、脖子、后颈都被钢针扎得血肉模糊。更重要的是,他的裤裆里全是污秽,气味难闻。

在折磨人这个领域,读了三天《罗织经》的文三宝,充分发挥了他善于学习,举一反三的高智商,既要你的舒服到昏昏欲睡,又让你求之而不得,既让你外表体面,又让你恶心至极。

饮水每天只有一瓶,食物两天喂一次,宋珽不想死,前几天还能强打着精神吃一点喝一点,现在他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基本上最后的精气神耗尽,到了崩溃的边缘。

“现在是时候给老家伙提提神了。”总结出刑讯心得的文三宝,戴上战术手套,扭着肥胖的屁股,摆出了拳击高手的样子。

面对这个待自己不薄的恩师,他本来不想用酷刑,可弗兰和斯科特一直在催促他加快研究进度,这边宋珽又摆明了一副咬紧牙关铁骨铮铮的对抗态度。经过前期的心理战、消耗战,现在他要动手击溃老头最后的底线。

“老师,这项圈把你扎疼了吧?真对不住,我这就给你摘下来。”文三宝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拿出钳子,拧开了铁项圈上的螺丝,刑具上的血液根据新鲜程度,凝结成不同颜色,最表层是刚刚滴下的殷红,下面逐渐变成了深红色、褐色……

文三宝“嘡啷”一声丢下刑具,他忽然扭头呕吐起来:“对不住了老师,你这味道,实在是难以忍受。”

他找了个口罩戴上,却发现手里不知怎的,沾上了一些鲜血

对面宋老头正挺直了脖子,闭着双眼昏昏沉沉着,对文三宝的呼唤毫无反应。

“啪啪啪……”胖子拍了拍宋珽的脸颊,力道一下比一下重,血迹粘在他脸颊上,模糊一片。但总算将他打醒了过来。

“你杀了我吧……”宋珽的身体极度虚弱,已经放弃了求生的欲望。

“老师,你的生与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你只要告诉我方程式和解法,我立马给您松绑。我还能派两个娇艳欲滴的小姑娘给你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文三宝描述着他所能想象到的一些香艳场景,说到精彩的地方自己都忍不住流口水。

还好他没有真的流口水,要不然手上的鲜血可就直接擦到嘴里去了。

宋珽完全不受他的诱惑,又懒得和他说话,直接闭上眼又要睡过去的样子。他的脖颈直挺挺地僵直了一周了,现在没有了钢针的威胁,总算可以低下头休息休息。

文三宝看自己精心准备的这一番说辞毫无用处,恼羞成怒道:“你这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脾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要不我帮你改改吧!”

他捏了捏拳头,一拳打到宋珽的脸上。

这可能是文三宝此生第一次挥拳打人,力道轻飘飘的,落拳的位置也不太准。

“呵呵,你就这点儿本事吗?”宋珽扭了扭头,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让你嘲笑我,让你看不起我,让你不说实话……”打人这事儿其实也不难,文三宝情绪激动起来,连续打了一通王八拳,累出了一身汗。他也顾不得气味难闻,摘了口罩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宋珽口鼻出血,眉弓处也划开了口子,身子半吊着膝盖跪地,已经无法再稳坐在沙发里。两只眼睛都肿了,只能睁开一条缝,目光只能看到文三宝的双脚。

他吐出嘴里的血水,哑着嗓子说:“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文三宝要得到的是一个方程式,牵扯到重建虚拟世界返回程序的关键钥匙。

Daemon世界其实已经完成了70%的开发进度,只要取得返回程序,Elixir公司就能安排虚拟世界的人通过圣井,重新返回现实与家人团聚。

甚至依靠他们的躯壳载体,可以长久地在生活中陪伴。

这个关键钥匙掌握在宋頲和百依依夫妻手里,但是百依依陷入虚拟世界不肯返回,宋頲性情大变毁掉了所有研究。

当Elixir公司招徕了无数个后补科学家,都没法重建这个返回程序,可逃逸的宋頲却能攻克防火墙,让一个小伙子随意进出,这让弗兰懊恼不已,不得不重金收买了文三宝,抓回了宋頲。

文三宝审讯宋頲的时候,弗兰和几个心腹一直通过监视器看着,他知道,想让宋頲吐露秘密很难,于是努努嘴,让手下给文三宝助攻一下。

实验室的门开了,两个黑衣人押着一个纤弱的女子走进来。“噗通”一声推倒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走了。

文三宝有些吃惊,有些尴尬,还有些恼火。

眼前这个女子不是外人,正是和他相处了五六年的同伴,也是他一心爱慕的对象——司烟儿!

姑娘还穿着当初从湖畔别墅逃跑时的衣裙,光着脚丫头发凌乱,眼神涣散似乎遭受到了很多磨难。

“老师,老师,你看看,你快看看,司烟儿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了……”文三宝心疼地跑过去扶起司烟儿的肩膀,用沾着血污的手指摸了摸她的面颊,扭头埋怨着宋頲。

司烟儿眨了眨眼皮,眼神恢复聚焦,看到抱着自己的文三宝,她尖叫一声,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胖子的脸上。

文三宝赶紧按住她的手:“你疯了!不要命了!”

“是你!都是你害的……”司烟儿歇斯底里地挣扎着,力气之大,文三宝竟然有些按不住她。

“你住手……你再动,我就不客气了!你……操!”文三宝发起火来,架着她锁在了旁边的刑椅上。

“咔咔咔。”一阵机械声音响起,几道锁扣锁死,司烟儿的四肢和身体被牢牢困在椅子里,但是她还是不依不饶地坡口大骂。和宋頲一直遭受折磨不同,这些天她一直被关在黑屋子里备用,弗兰担心她撞墙自尽,还在食物里加了镇静药物。

此时脱离了小黑屋,司烟儿积蓄了多日的怨气爆发起来,几乎变成了乡村泼妇,大声叫骂着。她也不怎么会骂人,就是几句车轱辘话喊起来没完没了。

“哼哼哼……”宋頲听到文三宝被骂,虽然咧嘴笑很疼,还是故意哼哼唧唧笑出声来。文三宝气坏了,兜头就是三拳两脚,打得宋老头门牙都掉了。

文三宝抓住他稀疏的头发,拽得头都高高扬起来。

他恼火地说:“你得意个屁!我让你看看她的下场,等你女儿被抓进来,我也要这样好好折磨她!”

他转身又走到司烟儿身前,狠狠甩了一巴掌,司烟儿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赵喆那小子,有好吃的好喝的都留给他!”文三宝红着眼,喘着粗气,语气里充满了嫉妒:“我对你献殷勤,你看都不看我一眼。以前我还对你抱着幻想,可现在老子腻歪了,什么狗屁女神,你现在连一只母狗都不如!我现在就要你生不如此!”

他话音刚落,右手就按住了刑椅的开关,随着刺啦刺啦的电流爬上电椅,司烟儿猛地挺直身体,尖叫不已,她的头摆得像个拨浪鼓,手指手腕腿肚子都抽搐着。

电流的设定刚刚低于人体承受的极限,第一波电流之后,司烟儿全身的肌肉都抽出着,浑身大汗淋漓,喘息不已。

“畜生!你这个畜生……”宋頲眼睁睁看着昔日俏皮可爱的少女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忍不住大声骂起来,他知道,每一次极限电击,都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再有这么两三回,这个姑娘就是不死也废了。

文三宝颤声道:“老师,这都是你逼我的!你快说出方程式,你说出来,我就放了她……”

“我……不行……”宋頲的心理防线几近崩溃,但是最后的底线还没突破。

文三宝流着泪跪倒,扯着嗓子喊:“老师,你这是要烟儿的命啊!”

一边说着,一边又一次按下了开关。

司烟儿的尖叫声犹如地狱厉鬼,久久游荡在空荡荡的实验室里,宋頲终于坚持不住了,大声喊道:“停!停手!你停手!!!我说……”

“我可以告诉你方程式,但是你只能从我15年前的起点开始重头研究,因为我这些年所有研究成果都存储在惜瑾手里,对,就是她的那枚戒指里。”宋頲一口气说完,省得再受皮肉之苦。

“以我们现在的能力,重新推导研究,需要多久?”文三宝急切之下,不由自主用了“我们”这个词,这一刻仿佛是他们以前在研究室里讨论时的场景。

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听出这个小插曲,可监视器那边,陪着弗兰一起的斯科特却皱起眉头,也许就是这一句话,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宋頲喘着气说:“以你的水平,再加上这里的资源,最短也要三个月……”

所有人都在思量着三个月这个期限,文三宝想着三个月后的荣华富贵与权势加身;弗兰想着三个月后的举世瞩目,人们像仰视上帝一样崇拜他;斯科特目光阴沉,拟定了三个月后的杀人灭口。

只有宋頲满眼的遗憾,他没有撒谎,文三宝研究成功的那一天,就是他死亡之时。

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赵喆身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