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永生边缘 > 第一卷 天外飞仙
第十一章 神仙作弊
作者:千里握兵符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19-05-25 14:41:53 全文阅读

“真他娘的爽!”

赵步平狠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丢在脚底,拿脚碾了几下不过瘾,又砰砰砰拍了几下车门。

“兄弟们,刚才爽不爽?!”他在飞驰的陆行车上站起身,冲着身后的队员大喊道。

“爽!”“过瘾!”

其他人嗷嗷乱叫,宛如打赢了胜仗的街头混混,浑然忘记他们都是两世为人的老头子。

就在刚才,他们迎头撞上了兽潮,一直盲目追击赵喆和蛇男的执法队,毫无作战经验,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各种野兽飞奔而至,他们本能地蜷缩在陆行车上寻求庇护。

可陆行车只是能量体而已,癫狂的野兽们眼中只有“能吃的”和“不能吃的”两种区分。大陆岩石显然是不能吃的,而地面上一切以能量制造出来的,都是能吃的,哪怕再坚固的钢铁,只要下功夫也能啃咬成能量本源。

别看赵喆和琳在兽潮中有惊无险地活了下来,可赵步平他们可没那个野兽亲近的特殊本领。

路行车这种级别的能量装置,自然抵挡不过那些身体异化了的野兽的摧残,赵步平的一号车很快就被击垮了外部防御,他们本能地开始回击。

想象中猛兽们扑杀这群执法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一头野猪“哼哧哼哧”的冲过来,执法队员吓得闭眼举刀乱砍,没想到长刀砍在野猪身上,刀刃处有赤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刀身发出嗤嗤的烧灼声,毫无阻碍地劈开野猪的头颅,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轻松。

一头大象狂奔而至,有的人举起长矛乱刺,没想到毫无阻碍地直接刺穿大象皮肤肌肉骨骼,直接扎了个透心凉。猛兽都红着眼一波又一波冲击着执法队,可执法队却越打越轻松,原本团成几个小圈子的队伍,最后竟然排成一条屠杀流水线。

这一场人与兽潮的遭遇战,反而是赵步平他们轻松杀透了兽潮,大笑而出。随后他们又折返回去,把被屠杀的野兽收集起来,利用这些能量进化身体强化武器,每个人都生出万人难敌的膨胀感。

“你作弊!”远处的黑塔高处,库伊伯怒目圆睁,对着虚空指责道。

“哈哈哈,放你娘的屁,老子最讲规矩了,可没出手帮忙!”马宏专门飞了过来,凌空悬停在黑塔斜上方,抱着肩膀看热闹。

“他们的身上怎么有裁决之力?!”库伊伯指着那些一闪而逝的赤红色光芒质疑。

“他们是执法队,有裁决之力不是很正常?就算在现实中,执法者不都配备常人所不能持有的武器嘛!”马宏回应了质疑还反戈一击:“你说我作弊,我倒是好奇,那只大老虎是怎么回事?”

“什么大老虎?”

“少他娘的装蒜,你给那个偷渡者支援了一只变异猛虎,帮着他躲过了兽潮的冲击,以为我看不见?”

“你看来是真瞎啊!那老虎是那个女娃精神共振捕获的,和偷渡者有半毛钱关系吗?”库伊伯到底是有些心虚,长袍大袖一甩,扭头回了塔里。

“哼!我会盯着你的,你最好赶快坏了四神之约,我随便动动手指头把那孩子灭了,也算省事儿了!”马宏倒是也无可奈何,只是高声威胁了一番。

别看他们在这个虚拟世界里都是一方神灵的角色,可在他们骨子里,还是一个唯物主义的科学家,看待虚拟万物的视角自然与身在其中的赵步平不同。

马宏自然明白,眼皮底下这些生物,人类也好,动物也罢,都是库伊伯进化理论的试验品,所谓兽潮不过是库伊伯推波助澜形成的一个小把戏。他作为这个世上唯一不受大地禁锢的执法者,享受整个天空领地,但插手地面上的事就坏了规矩。现在有了赵步平这个代言人,一切都尽在掌握,反而有一种猫捉耗子耍着玩的乐趣。

文三宝之前恼羞成怒砸了监视器,暂时失去了赵喆的视野,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虚拟世界里发生的一切。不过Elixir公司总裁弗兰听说抓住了宋老头,还缴获了他的最新研究,还是十分高兴的。

弗兰专门与文三宝连线见面,好一番赞赏吹捧之后,要他带着最新研究成果到新加坡总部领赏,所以文三宝就将核心舱以及里面躺着的赵喆一块儿打包,改装成了一具棺木。

此时在虚拟世界蹬着自行车耍帅装酷的赵喆,享受着身上的米色风衣随风而动的潇洒,迷恋着身边骑着大老虎的短裙少女,哪里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在万米高空的包机上,舒舒服服躺着,而且是躺在棺材里。

宋頲也被带到了飞机上,他的后脑勺被枪托猛击之后,流了很多血,文三宝也没给他好好治疗,只是在头上胡乱包了点纱布。眼下老头子双手被尼龙扎带捆着,靠在包机的座椅里,怨毒地盯着自己的这个得意弟子。

算上早年和妻子一起建立的光子研究所,他这些年培养了不少个学生,最欣赏的就是文三宝,没想到这个死胖子竟然出卖自己。

好在狡兔三窟,他逃亡这么多年,多少还留着点不为人知的后手。

宋惜瑾驾驶的三角翼并不能续航太远,而且当地空管严格,她也不敢飞行太久。从研究所逃出之后,他们降落在实验室西边50公里的一个湖边。那里是宋頲的一个秘密联络地点,当初宋頲能从E公司的实验室逃出来,是有神秘组织帮助的,这个组织还未宋老头提供了经费等各方面的支持,目前宋惜瑾的大师兄张五一就在组织里,司职联络和提供帮助。

张五一看到三角翼降落,大吃一惊。他赶紧跑过去,把宋惜瑾和司烟儿接进了湖畔别墅里,没有看到宋頲跟来,他已经想到了发生了什么。

宋惜瑾一头扑进张五一的怀里,哭着讲述实验室里发生的一切,因为逃离时太匆忙,她在楼上并不知道宋頲是死是活。

司烟儿杵在一边,跟着抹眼泪,嘴里一抽一抽地讲述她从屏幕反光里看到的画面。“师姐,都怪我,我看到三宝关闭了实验室预警系统,当时我没想太多……”

张五一安慰着怀里的宋惜瑾,他们现在要搞清楚教授是否还活着,以及会被关在哪里。于是他掏出了一个古董按键手机,拨了一个通讯录中不存在的号码:“老马,家里着火了……”

消息通过各种隐秘途径层层传递,在上海的一个摩天大楼顶层,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推开豪华办公室大门走了进去,俯身在一位老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位戴着黑框眼镜头发稀疏,满脸皱纹却腰杆挺直的老人“哦”了一声,合上手里的《遵生八笺》说:“小宋有个保命的东西,死不了。不过人家跑咱们地盘闹事,我们要是无动于衷,以后岂不是会蹬鼻子上脸?叫二小子放手干吧。”

一个隐秘组织很快被激活,当天,Elixir公司总部大楼出现全面停电,位于冰岛和英国的两个备份服务器遭到攻击,全球有三分之一的璇玑鱼用户断网,部分用户资料数据被永久删除。这对E公司来说简直是灾难性的一天,一天的损失高达100亿美元,更麻烦的是有部分用户永久摘除芯片,对公司声誉造成极恶劣影响。

不过由于这家公司主服务器一直被藏匿在隐蔽地方,这些针对璇玑鱼芯片的外围攻击没有影响到虚拟世界的正常运转。

弗兰知道,这只是有人在警告自己不可对宋頲下毒手,否则就是鱼死网破的下场。

他想起十几年前宋頲被人从总部救走时的场景,气得砸了手里的水杯。“一定要狠狠折磨他!”

“对了,还有宋的女儿,继续抓捕!只有抓住这个女人,宋才会交出方程式。”弗兰冷静下来后,对下属布置了任务。

他这一句话,让宋惜瑾不得不踏上了逃亡之路。

张五一的别墅屹立湖边很多年了,孤零零的一栋2层小楼,周围一公里都没有别的建筑物。他安排惊魂未定的宋惜瑾和司烟儿在2楼住下,自己却走进地下室,分析情报监测四周等。他可不会乐观地认为弗兰的收下会放松对宋惜瑾的抓捕。

当天夜里果然有黑衣人出现在别墅周围,张五一打了报警电话,可发现各种通信信号都已被屏蔽。他立刻启动了别墅周围一些隐藏机关,有的是激光器,红外线感应到有人走过时瞬间启动,一道激光穿透来人的腿肚子。有的是数字感应陷坑,上面草坪不会轻易塌陷,感应到人类走到正中间避无可避的时候才陷落。

张五一毕竟只是个科研人员,建设这些陷阱时动了恻隐之心,只求伤敌不轻易夺人性命。目的还是为自己争取逃离时间罢了。

“糟了,忘了拆掉她们的璇玑鱼芯片……”张五一赶快跑上楼,只说了一句:“拆芯片。”

宋惜瑾趴在床上,张五一用匕首撬开了她耳后的金属外壳,来不及做手术了,只能先把其中的关键部件破坏掉。

司烟儿主动说:“师姐,我和你分开走。”说完她就冲下楼,跑向那架三角翼飞行器,这时密集的枪声响起,对方意在活捉,所以并不伤她,只把那架飞行器打冒了烟。她只好扭头跑向湖边,那里还藏着一艘小艇。

机关障碍逐渐被破坏掉,袭击者已经入侵到别墅门口,张五一带着宋惜瑾去了地下室,事关组织的核心资料已经自动开启销毁程序,他和宋惜瑾则打开一扇密封门,坐进一个梭型特殊车辆。

“一切都跟计划的一样。”在这么危机的时刻,张五一还有心情咧嘴一笑。

坐在他身后的宋惜瑾,已经可以听到地板上杂乱的脚步声,头顶的一个监视器上,她看到有十几个人手持武器闯入房间,正在破拆地下室的门。

这时躲在湖边的司烟儿启动了小艇,轰鸣的马达声吸引了大部分人的主意,可下一刻她就被埋伏在湖里的人拦下。

就在所有人都关注小艇的时候,宋惜瑾忽然感受到强烈的推背感,眼看着两侧的墙壁飞速后退。这辆梭型车在地下通道内快速前进,几秒后冲出地面出口,已经出现在别墅外围几百米之外。

别墅爆燃,所有进入其中的袭击者葬身火海。

千里握兵符
作者的话

要签约了,心情还挺激动。这两天重新梳理一遍前文,让故事主线更清晰一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