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道独尊 > 第一卷 潜龙于渊
第1章 武道
作者:应侯  |  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19-04-27 13:00:17 全文阅读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天色烟雨蒙蒙如画,魏国国都下了一场夜雨,早上停歇不久,皇城的书院里面便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

待一众少年朗读完毕,留着山羊胡子的教谕随意翻页桌上的书本,提问道。

“延宁二年春正月,魏国吴州一地遭遇了罕见的大饥荒,数月滴雨未下,饥荒蔓延。若是你们主政,该如何救灾?”

在场多是王公贵胄家里的公子千金,送来皇家书院学习,这个地方就连当今圣上、当朝太子都呆过。

教的主要是修身齐家治国理政了,能够充当老师的自然并非等闲之辈,所以在座的各位公子哥都恭敬认真严肃。

教谕这时候点了一个人的名字。“王川,你说。”

站了起来一位身材挺拔的少年,身形却有几分摇晃,一脸的困意未醒的样子。

这人顶多只算半个魏人,却是晋国太子,孤身在魏都。

魏国晋国结为亲家,共修百年之好,王川的母亲便是魏国国君的姐姐,魏国长公主,远嫁晋国成为皇后,只是后来被神符院选中修行……

而王川的处境很尴尬,自从晋国掠走魏国燕州十六城之后,这位暂居的晋国太子不由变成了真正的质子了!

两国盟约也变得如窗户纸一般脆弱不堪。

王川揉了揉睡眼,似乎在强撑着的说道。“那就让他们吃饱饭吧。”

“他们已经没有饭吃了。”教谕道。

“那为什么不吃肉?”王川认真的问道。

此言一出,课堂上顿时一片哄笑,空气中仿佛都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课堂外走过两位穿着劲装箭袍的少年少女也不禁停下脚步,皱眉看着里面。

少女细眉大眼,面容秀气,气质英爽。腰带紧紧勒着,青春的身体绷的极紧,透着股干爽利落的味道。

书院里面的学生都知道这位是阳安侯之女秋子灵,巾帼不让须眉,虽年纪不大,已在军中历练三年,杀敌过百。

“这位晋太子,是真傻还是假傻,莫要弄巧成拙了。”

此时盯着里面的王川,似要将他看透一般。

自己也从小在学院学习,跟屡屡逃课的王川倒是接触不多,印象中这人表现平平,平平无奇。

若不是顶着晋太子的光环,恐怕存在感几乎没有。

此前两国交好,所以想跟这位邻国太子结交的人趋之若鹜。而现今形势不同往日,转而孤立,只得道一声世态炎凉。

“这都不重要了,不然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是可怜,幼龙困于浅滩。”旁边的胖子似乎很热,擦了擦汗。“听说朝中有声音,要将这位太子殿下扣为人质,换回燕州十六城。”

“不可能的。”秋子灵摇摇头。

就连她都能够看出来,那位晋国皇帝雄才大略之主,有一匡天下的抱负。当初动手劫走燕州,就不会想过归还,也不会考虑自己这位远在他国的嫡长子了。

质子,另一层意思不就是牺牲品么。

如果不是这位晋太子被留在魏国,也不能得到魏国的信任,借兵借道北拒匈奴,却被抢走了燕州。

胖子也笑了笑,自己也懂。

他又道。“太后寿宴,宫中将大摆筵席,宗室子弟几乎都被邀请前往赴宴。晋太子也每年在此行列,只是今年,名单再没有他了。这是个不好的信号啊,这位太子殿下往后的处境便更加艰难了。不说这些了,你这次回来,武道好像又进升一阶了,可喜可贺啊……”

学堂里,教谕高高举起戒尺。

王川则规规矩矩的伸着手,害怕的忍不住在轻轻颤抖着。

让人看的越发鄙夷。

硬起来连太子都打,管他是哪国的,这是皇帝赋予的权利啊。

这帮老学究也是刚正不阿之辈。

正是治学严谨的皇家书院,才让一代代君王有所作为。

虽然王川老是觉得皇帝一定是小时候也被打哭过所以让他们把气继续撒儿子身上往死里打……

“肉食者鄙,肉食者鄙,肉食者鄙……”

这戒尺终于还是没有落下,教谕想要伸手摸一摸他脑袋,又是一怔。

对方少时他经常如此,勉励之举,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有做这个动作了。

原来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放弃了啊。

而且现在眼前的少年已经长的比他还要高了,快要行冠礼了吧,却是身处这异国他乡。

“我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教谕长长的叹了口气,再叹息道。

“你母亲是多么聪慧灵颖的人,曾扶大厦,挽狂澜……陛下登基之前,内忧外患。是长公主肃清奸佞框扶正统,对外远嫁晋国借兵北逐蛮族。后来又以天纵之资进入武道院修行……”

众人肃然,正襟而坐。

长公主啊,魏国这一代人都不能忘记的人物啊,而且也是百年不遇的天骄,后来更与武道院联系起来了。

武道院,凌驾众生之上,不问世俗专心修行。

有开山裂碑者,有移转山海者,更有传说中的……长生者。

天下修行之人顶礼膜拜高山仰止的地方。

而传闻中上等位面的武者,踏破虚空、移山倒海、手摘日月、崩天灭地,留下了种种的神话。

教谕心底再叹息。

可是大家也知道,长公主这一去再无音讯了。世间有过种种说法和猜测……

不然若是得到她的庇护,王川的处境不会如此尴尬。

以后那些功名利禄驱逐富贵之辈可不会关心王川是谁的儿子他母亲又做过什么,都将这位晋太子看做一次机遇,就想在皇帝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先生,你打我吧,我以后会好好学习的。”

王川也是动容不已,每每听人提及母亲便越发愧疚,双目泫然。

教谕看着他,轻轻摇头,道了一声珍重。

今日有些彷徨,不觉还没能够讲完,一节课就结束了。

第二节课也很快开始。

仿佛兑现刚才的诺言一般,王川听的无比认真,态度恭敬端正。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偶然看到他又睡着了,习以为常的移开目光,认真听讲。

烂泥扶不上墙。

【武道】

本身在皇家学院教学修行一课的先生,自然也是修为一流的。

教谕手腕轻转,真气像是被划动的湖面一般慢慢显形凝出,动作犹如水流一般,悄然的流淌,没有丝毫的停滞,有着一种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空中很快便勾划出来这两个金色大字,闪闪发光,凝而不散。

教谕后来自然也是留意到了睡着的王川,然后又习以为常的继续讲课。

长公主可是天纵之才,所以在她儿子出生之后魏国的人来看过了、晋国派人来看过了,哪怕是武道院院也派了人来看过了。

大为失望。

不约而同的证明了,这孩子以后成就有限。

在武道上,他资质平平,灵根无奇,天赋无异。

努力修行的话,也只是比常人略强而已。

毕竟所谓天才,一出生便注定了!

故此每次自己上课,也都对他放任不管了,还不如多把宝贵时间花在那些天赋学生上面。以后他们才是魏国大才啊,国家的未来。

“众所周知,天地之间,修行之道,始于人体。”

“人体有十二经脉,奇经八脉,连接三焦等五脏六腑之正气,并使按十二时辰的变化,自然而然的周天运转。修习武道,都是以此为基础。”

“大陆之上,百花齐放,神通众多。不过百川纳海,武道为主……”

“吞纳天地元气,蜕变自身,掌控武道,便是武者……”

“而这天地间,掌控最强力量的那一群人,便是武者!”

“武者参天道之变化,转四季之极限,传闻武道通神,破碎永恒。与天地同寿,和日月并光,是力可遮天,捉拿星辰。”

“……”

“你不是不适合修行,你只是不适合学一般的功法而已!”

很多年前有人跟自己说过这么一句话,王川那个时候还是地球上灵气复苏时代的一名武者。

后来那个人将自己培养成了武道至尊一般的人物,不可一世!

武道之始,炼体,通脉,炼气,炼魂……

在旁人眼中王川根骨太差资质太差了,武脉不开。

可是自己早就发现了,他是神品武脉啊,以此处的天地灵气,极难开启。

近千年来,整个大陆都罕见天阶的武脉,更别说闻所未闻的神脉。

就像他母亲这般,天赋出众,也是因为开启了天阶武脉。

越是高品质的武脉,越是开启难度大,可一旦开启成功,将会修炼神速,一飞冲天!

那帮小时候探查自己身体的人,包括武道院过来的几个低级教习,这个层次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武道院中稍有见识的人方能明白王川的天赋之高,加以培养假以时日就是一位千年不遇的武道至尊。

学堂里面已经静悄悄的,夕阳无限好,其他学子也不知道何时离开了。

他也起身,悄然离去。

前世自己少时已经是那个时代大陆上年轻一代第一武者了啊!

修行千年,武道大成之时,更是不可一世!

这一世我能做到更好,更强!

王川倚坐着马车,微微休息。

可是这片大陆,六国并立百年,互有胜负……

这倒是自己不熟悉的一个位面啊。

不过也是,苍茫宙宇,诸天万界,想要重生到自己前世生活过的地方,那是微乎奇乎的几率了。这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都,只记得在最后,自己也被纪元轮回席卷进去了,也许在那最后一刻就时空回溯了……

倒是想起自己某一个前世,曾经看到过一部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讲的就是平行世界的故事,还是共存的。有一天这些平行世界交织了,这些人也自然通过扭曲的时空相遇……

“不管怎样,自己还活着就好了……”

甩了甩脑袋,抛开杂念。

一直是知道,以后该做什么,眼下该做什么就对了。

心智依然的坚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