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世间有风骨 > 铸青锋
第六十章 监牢老妪
作者:钟离崖  |  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19-08-25 20:19:01 全文阅读

陈一剑看着站在门口的九人,虽然已经摘下头上的盔甲,但身上的厚重黑甲,即使此时身处客栈,他们也依旧没有取下。九人中,给陈一剑应像最深的,当属站在九人最后的一名少年。

少年年纪不大,光从表面上来看,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长得很是俊秀,但由于常年征战沙场的缘故,皮肤显得有些黝黑。不过少年的一双眼睛,却很是能吸引人的目光。双眼皮,眼角狭长,在左眼的眼角处,有一颗细小的朱砂。就好像是用纤毫,轻轻点缀上去的一般。

少年的眼珠很明亮,是陈一剑见过的最明亮的一双眼。清澈如泉,不掺杂丝毫浑浊。眼深处,有一股子狠劲,却不似与人为恶的那种狠劲。应该是少年这些年征战沙场,从无数死人堆里面爬出来,而形成的。

陈一剑看着少年,少年亦是在看着他。丝毫没有因为陈一剑的特殊身份,而对他心生异样。脸颊上的淡然,令他没有半分同龄人的稚嫩。

陈一剑开口对少年询问道:“你叫什么?”

少年肃然站直身躯,一板一眼的认真回答道:“江天珑!”

陈一剑又问:“多大啊?”

少年还是满面严肃的回答着:“十九!”

陈一剑看着少年的模样,嘴角轻扬。继续问道:“你是来感谢我的?”

少年没有丝毫的犹豫,回答道:“是!”

陈一剑对他摆摆手:“没什么好感谢的。”

少年不再说话,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年轻貂寺。

年轻貂寺看了少年一眼,微笑着对陈一剑说道:“今天我们在这里休息一天,明天清早赶路,您没意见吧?”

陈一剑点点头:“没意见。”

说完,陈一剑转身回屋,顺手便已将房门重新关上。

门外,年轻貂寺微微一笑。转身对九人说道:“都回去吧!”

九人得令,整齐划一的朝楼下走去。在走到楼下的时候,江天珑开口小声对九人中,资历最老的一名男子询问道:“伍长,你说他接受我们的感谢了吗?”

走在最前面的男子,亦是这一支小队的伍长。在听完江天珑的问话后,粗糙的脸颊上,有过片刻的沉吟。等迈出客栈的大门,站在繁华的街道上,这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身后的九名兄弟,十分认真的说道:“我想,应该是接受了。”

江天珑好奇的问道:“伍长是怎么看出来的?”

伍长伸手摩挲着自己的脸颊,双眼中浮现出笃定的神情:“不然他不会和你说那些话。”

江天珑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继续跟在自己伍长的身后,朝他们专属的休息地行走而去。

因为西秦国有严厉的明文规定,但凡是军旅入城,皆不得下榻酒楼或客栈,以免惊扰城中百姓。故而在城外,设立有专门的驿站,以提供给入城的将士休憩。当然,这条律法只是说军旅不能大规模的入城,正常情况下几人入城,购置一些个所需品,还是可以的。

白玉城,身为江南道的一道都城。其占地面积自然是广袤无垠,城中经济繁华至极。不过白玉城身为新晋的城邦,其底蕴自然也就无法和其它一些个大城邦相提并论。但也正因为此,白玉城的关系网反而就比其它的大城更简单了许多。

少了那些个屹立百年、千年的大家族,西秦庙堂对于白玉城的掌控,也就相对轻松上许多。

就拿白云城的第一家族,南宫世家来说。若不是当年朝廷的暗中扶持,恐怕如今的南宫世家,也就混得一个殷实,吃穿不愁而已。想要同现在这样,以一个家族的地位,去撼动一个都城运转,估计是做梦都不敢去想。而为了回报朝廷,南宫世家每年都会向朝廷进贡大量的金银珠宝,和相当可观的人力物力,以表示自己对西秦庙堂,对秦家的效忠。

当然,这些内幕绝大多数百姓是不得而知的。也就个别几个人,才有这样的资格去了解真正的实情。

于家,便是这了解实情的一个。

于家作为白云城近十几年来,崛起速度最快的一个家族,隐隐已经有了和第一世家南宫叫板的资格。不论是官场上的支持,还是江湖里的名望,都已不逊南宫半分。

尤其是在江湖上的名望,更是已经远超南宫一大截。而这一切只归功一个人,当代于家家主的小儿子,于震。

于震自十六岁起,独自一人离家外出游历。孤身闯荡江湖,靠着狠绝果断的性格,只三十年时间,就已然成为了当今江湖的公认霸主。而在他的治理下,现如今的江湖可谓是风平浪静。十数年下来,都不曾发生过一场大规模的争斗。

这让一些个原本内心对他有意见的官场大佬,在无形中对他改变了感观。

毕竟辖境内是否安稳,可是和他们屁股下坐的那个位置息息相关的。没有谁愿意看到,在自己的辖境内,一天到晚都是混斗不断。

一来二去的,于震在白道上的口碑,也就一点一滴的建立了起来。

不过最近出现的一件事情,却让于震很是心烦意乱。

坐在议事堂的高堂上,位置只次于自己的父亲。看着跪在堂中央的儿子,于震那张坚毅的国字脸上,没有任何的一丝表情。

在听完自己儿子所说的话后,于震转头看向坐在最高处的父亲。虽然没有说话,但在场的人都知道,只要老爷子说一个错字出来,他于震就会果断的出手,并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对自己的儿子施一惩戒。即便这个儿子是于家年轻一辈中,唯一的男子,也不会令他动摇这份念头。

所有人,包括余家家主心里都清楚这一点。

所以年近半百的余家家主,在看到自己最小的儿子,也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将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已经布满皱纹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抬手对跪在地上的孙子,于明摆摆手说道:“多大点事,起来吧!”

于明没敢真的从地上站起身来,而是依旧跪在地上,将双眼看向自己的父亲。那意思是说,我爹没开口,我不敢。

于老见后不由开怀的大笑起来,转而朝于震说道:“赶紧让孩子起来吧,屁大点事,没必要搞得这么严肃。跪久了,对孩子的身体不好。”

面无表情的于震听后,浓眉不由轻皱。但父亲都已经开口,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对着自己的儿子重重一声冷哼,说道:“起来!”

于明赶忙从地上站起身,恭敬的对父亲作揖道:“谢爹。”

于震又是一声冷哼,摆摆手,示意于明可以走了。

于明心中暗喜,连忙再次作揖。在一一对在坐的所有家中长辈都行完礼后,这才规规矩矩的转过身,缓缓朝着朝厅堂外退去。

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的下人扈从,一见他出来。立马聚拢而上,不断朝他嘘寒问暖起来。

于明打断他们的话语,朝其中一人询问道:“查到那个带黄鼠狼的小子,现在在哪里了吗?”

那人忙回答道:“中午的时候有人回报,那小子现在就住在‘悦来客栈’。”

于明眼中顿时闪过一道阴鸷,说道:“按计划进行,这次,我不想再出现任何的意外。”

那人连连点头:“这次绝对不会再出问题了,大少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于明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弄到手的货色,还没来得及品尝呢。正好借着现在天气好,回去好好享受一番。

玩惯了千金小姐,偶尔换换口味,玩点乡野村夫,其实还是挺带感的。

——

客栈内。

陈一剑在关上房门没多久后,便再次打开了房门。

年轻貂寺的房间就在他隔壁,但陈一剑丝毫没有要去他闲聊的心情。只是朝着那边看了一眼,便径直朝着楼下迈步行走而去。在下楼后,他叫来一名伙计。朝伙计礼貌的询问道:“伙计,你们这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伙计岁数不大,但人却精明的很。说话的方式,也让人觉得很舒服。“客爷,您问我算是找对人喽。好不夸张的说,在这座酒楼里的,就没有一个比我对白玉城还要了解的。就说咋们白云城的城西,那座文武庙,就绝对算得上是白玉城,数一数二的有趣地儿。天天一大早的,就有无数的信男信女,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赶去祈祷的。您说这都是图个啥子嘛?不就是几尊破泥像吗,有什么好拜的啊。”

说到这里,伙计嘴上话锋一转。满脸笑意的说道:“不过您还别说,文武庙其实还挺灵的。不少人从那回来后,都或多或少得到了祈祷的回应。要是客爷您有兴趣,不妨可以去试试。”

说完,伙计微笑着看着陈一剑,继续开口说道:“不过要说起我们白玉城最有趣的地方,还得是那郡守大监了。客爷您别看那只是一座普通的监牢,但里面的趣事,我敢保证您这辈子都没有听说过。”

陈一剑一愣,脸上带着好奇询问道:“有这么夸张吗?”

伙计得意的说道:“那必须滴!我就问您,您有听说过,明明没有犯法,却自己个儿的往监牢跑的人吗?没有吧!我还告诉您,不仅如此。她不但往监牢里面跑,还就一进去不出来了。甭管谁去和她说,她就是死活不愿意出来。后来惊动了郡守大人,亲自去了趟监牢。结果你猜怎么着?那人不但不给郡守大人面子,还当着郡守大人的面说,‘只要监中有犯人,她老婆子就不会离开监牢半步。’”

陈一剑一乐,问道:“为啥啊?”

伙计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反正外面传的很广。还有人说,那老婆子其实是天上的某位神仙下凡,为的就是来教化世间众生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