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起源圣兽 > 第二卷 精灵王廷
第二十二章 密谈
作者:心若村雨  |  字数:20249  |  更新时间:2020-02-10 21:38:47 全文阅读

警报来得快去得也快。

众人跟随艾玛的指示躲进了就近的避难区域之后只稍等了不过一小会的时间,警报便撤除了,换上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通知秘境内的精灵们在原地等待不过两刻钟之后,便再次发出通知,宣布一切恢复正常,刚才只是正常的危机演练。

周围的精灵们看上去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一直在小声讨论着什么,脸上并无半点担忧的神色,说说笑笑,好不轻松。

等到广播说到可以正常行动之后,便一如寻常一般地继续着先前所做的事情。

众人也都接受了这个解释了。

除了某个趴在人肩膀上偷懒的粘液怪。

信你才有鬼。黄介吐槽。

菲尔泰莎可能感觉不到,在先前警报响起的时候,黄介隐约感觉到有许多魔力波动十分强大的存在秘境正中央那边的位置,区区一个危机演练能惊动这么多圣级精灵?

扯淡呢!

黄介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精灵族别是封印着什么不得了的惊世怪物吧?

然后这个怪物现在正要破封而出?

真要这样自己这群人实力这么弱岂不是吹口气的事儿?

脑子里揣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接下来的游玩黄介是彻底失去了心思了,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这个精灵族学院果然非同凡响,只是粗略游览观看一些有趣的地方,便彻底耗去了整整大半天的功夫,等到一行人从秘境之中出来,已然是黄昏时刻了。

一阵传送的光芒闪过之后。

“艾玛,谢谢你今天陪我们,还带我们游览了这么神奇的地方。”泰莎笑着感谢道。

“艾玛,谢谢你。”菲尔也谢道。

“嘿嘿,不用谢,你们是我们精灵族的客人嘛,带着客人领略一下当地的特色是主人应做的事情。更何况你们是我朋友嘛,带着朋友玩一玩,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哦。”艾玛竖起右手的食指摆了摆,笑道。

“该谢还是要谢的。”泰莎也笑道。

众人一路有说有笑地回到了住处,道了声再见之后,泰莎和菲尔便走进了屋内,关上了门窗。

两人相对落座。

“菲尔,关于精灵族的那个秘境,你怎么看?”泰莎问道。

“说是秘境,实际上就是学园一样的东西了,只是形式有些不同罢了,本质上依旧是用来传承知识的地方,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如果只是幻境为何还需要传送法阵?传送到的地方又很奇怪,那里显然还是在这大森林范围内,但是显然不应该具备那么大的空间,实在奇怪得很。”菲尔理了理思路,道。

“是的,这正是我也没想通的地方,或许那个传送阵只是个障眼法?但是那分明是具备了传送效果的魔法阵,这点我是不会看错的。”泰莎也皱眉道。

两人又继续讨论了许久,仍旧得不出一个结论来,便将这件事放在脑后了。

“今天那个警报,显得很不寻常。”泰莎换了个议题。

“怎么了?她们不是说了是危机演练吗?难道还有什么隐情?”菲尔好奇道。

泰莎摇了摇头,困惑道:“我也不确定,实际上来讲,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菲尔笑道:“也许你是快要见到父亲了,心中紧张导致的呢。”

泰莎再次摇了摇头,这次却没说什么话,只是细蹙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黄介看了她一眼,这小妞常年处于那种紧张危险的环境之中,第六感早已磨练得相当敏锐了,居然能够发现事情的不同寻常,果然有点东西。

思索了一阵没有什么头绪之后,泰莎只能暂时摇头放弃,郑重地对菲尔说到:“总而言之,我们在精灵族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预防一切恶劣事态的发展,遇到危险先逃为妙。”

菲尔点了点头,表示明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各自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呐呐,黄介先生,你觉得那个警报是什么情况呢?”回到房间中之后,菲尔似是无意的样子对黄介问道。

黄介瞥了她一眼,在精神链接之中淡淡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反正恐怕有点不妙,但是其实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算天塌了也有高个子顶着,轮不到我们。安安心心脚踏实地修炼才是真。”

菲尔扑哧一下笑了出来,道:“那倒也是。”

随后便闭目修炼去了。

修行的正是基础精神力修炼方式的“元素感应法”。

黄介看到她这副刻苦努力的样子,心中自然也就想起了她对实力的渴望,自己先前那番话倒是多余了。

“先等一下。”他通过精神链接将菲尔唤醒。

“怎么了?黄介先生?”

“叫我黄介就好了。我看你修炼的还是最基础的元素感应法,原本低阶的时候的确修炼这个更有益处,但是如今你已经是中阶魔法师了,克莱弗的人难道没有给你魔兽冥想法吗?”

听到这话,菲尔迟疑了一下,这才回答道:“嗯……的确没有。”

“啧,所以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啊。”黄介低声咒骂了一句。

“嗯?”

“哦,没事。”黄介在精神链接种轻咳了两声,继续说道,“我这里有最好的龙族冥想法,我自创的,你精神太弱了,没法用,有以我自己为蓝本的‘自我冥想法’,还有一些正常的魔兽冥想法门,都是从龙族那边偷看来的,你想要你的精神力往哪个方向发展?更加偏向耐力十足的韧性?还是偏向攻击性更强的爆发性?”

“嗯?精神力还有这种区别?”菲尔反问道。

黄介无语了,这少女是怎么一步步修炼到中阶魔法师的精神力的,着实令人好奇了,什么都不知道,竟然也能修炼到中阶职业者,实在让人瞠目。

“是这样的。精神力虽然人人都有,但是能够将之灵活运用起来的还是要中阶职业者以后的等级才能做到,而魔法师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句俗语,叫做世上甚至没有两块相同的石头,更何况是人呢?

精神力虽然人人都有,而且都被称作精神力,但是就好像人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也是有着千差万别的属性的,这都是视个人的性格、经历来看,所形成的。

当然,精神力的特殊属性也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的,比如,将一个人放在危险的环境之中生存,一段时间之后,只要他还活着并且没有崩溃,那么他的精神便会变得十分坚韧、古井不波,同时还具备有对危险敏锐的洞察性。

这里只是举一个例子,实际上的针对训练要复杂很多的,而且要看个人的相性如何,毕竟你让一个胆小的人一直生活在令人恐惧的环境之中的唯一下场也只能是被吓破了胆罢了。

我这么解释,你能理解吗?“

“嗯。”菲尔点了点头。

“好。接下来便是锻炼精神力的方法了。如你所知,锻炼精神力的方法主要分为两种,一者为‘元素感应法’,一者为‘魔兽冥想法’。其中前者十分重要,乃是打基础最佳的法门,也最为广为流传,其代价便是相比较而言锻炼精神力的效率极差,并且在中阶魔法师的等级之后便难以起到明显作用了,而在此接手的便是‘魔兽冥想法’——以魔兽为对象在精神中形成该魔兽的影像,与之对抗,将之驯服,在此过程之中令精神力得到极大锻炼,到了最后,甚至可能将该魔兽影像化为实体,成为对敌时候的一大助力!”

菲尔一声惊呼,道:“居然还有这个作用!”

“虽然是只有少部分高明的冥想法才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了。”黄介举起一根小突触摆了摆,装作摆了摆手的样子。

菲尔咽了口口水:“那也很厉害了!”

“那么,到底要哪样?”黄介问道。

“各自都有什么优劣呢?”菲尔并不急于一时定下判断,仔细问道。

黄介心中暗自点头,不骄不躁,按部就班,这种品质出现在成年人身上都足够让人称赞,更何况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其实也大多如同字面意义上一样,坚韧的精神力能够支撑你更加持久的作战,抗击打性也比其它属性更强一些;爆发性的精神力便是能够让你在施法的时候增加魔法的威力,尤其是破坏性的魔法;其余还有譬如增强回复速度的属性、减少施法时间时间的属性、能够同时施法的属性等等等等。这些属性其实在成为圣级强者之后都会拥有,但是在成为圣级之前,则少有人的精神力能够锻炼出很多种的强力属性出来,大多都是一项主属性然后附带着加强了一些其它方面。”

菲尔仿佛久旱逢甘霖,疯狂地汲取着这些在黄介看来就是属于常识的知识,继续问道:“那你之前说的两个自创的冥想法是什么意思?自创的法门肯定是最适合自己的了,自创冥想法难吗?需要什么条件?”

黄介明白,这些尽管看上去都是常识,但是对于一个刚接触书本两年不到的孩子来说,依然是超出范围的东西了。他又想到,自己也不过是个半吊子的家伙,一脑袋的知识其实全来自别人生搬硬套过来,尽管这些年已经梳理了许多,但是不是自己的终归不是自己的,难以真正融会贯通,想要手把手教导别人更是堪称误人子弟,还是要早些将这个孩子送进专业的学校才对。

“啊,那个啊,自创法门需要对他人法门的大量了解,还要对修炼认知十分清晰,我那个自创其实都是有些运气成分在,不可复制的。”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吧。”菲尔显然有些沮丧,她总是不愿放弃任何能够增加自己实力的机会。

突然,她眼睛一亮,道:“黄介叔叔,那你那个以自己为蓝本的‘自我冥想法’,有什么样的属性?“

黄介一看就知道她上钩了,但是还是要故作矜持,平淡道:“你这个说法不对,不应该说有什么样的属性,而应该是能锻炼什么样的属性。”

“那,能锻炼什么样的属性呢?”

“不知道。”

“不知道?”菲尔疑惑地歪起了头。

“因为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因人而异?”

“不错。‘自我冥想法’是以你自己为目标,在自己的精神海之中构建你自己的影像,它会随着你的实力进步而共同进步,它不弱于你也不强于你,就好像是自己的分身一般,在精神海种构建这样的一个影像,意志力薄弱者可能会就此陷入瓶颈,再难进步,同时它还会侵蚀你的精神海,占领自己的地盘,终有一天与你分庭抗礼,而你本人的实力则会被因为被分去半边精神海而就此大打折扣!”黄介将坏处全盘托出,想要看看眼前的少女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事实是,菲尔带给他的从来只有惊讶和震惊,从未让他觉得失望过,他仿佛看见,少女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焰,那是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只听菲尔回答道:“既然这个冥想法副作用这么大,一旦练成的话,应该也会更强吧?”

“哈哈!那当然!因为是以‘自我‘为冥想蓝本,所以你的一切优点缺点都会在这个’影像‘上面暴露出来,这有助于你对症下药改善自己,此为其一;

这个‘影像‘最初自然是十分难以构建的,但是构建它的过程本身,便是一个对自身了解的过程,知己知彼,如果连自己都认不清楚,还谈何对敌?此为其二;

因为是以‘自我‘为冥想蓝本,所以这个影像一旦修炼到可以具现的程度那便是自然而然的第二分身,是完全与本体意志相通的助力,完全具备你自己的全部能力,等于自身战力直接翻倍,此为其三。

目前我只想到这三个,剩下的等我想到了再跟你吹。“

“啊……啊?”菲尔傻眼了。

“咳咳。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能自创出这个冥想法门是有很大一部分运气的成分在里面的,现在我也只有四级魔法师的精神力水平,往高深处修炼还有什么效果我也不清楚啊,等到时候再说呗。怎么样,要不要学?”黄介干咳两声缓解尴尬,随后解释道。

“学!”菲尔毫不犹豫,直接应下。

开玩笑,这么厉害的东西,为什么不学?至于所谓的副作用,一个是影像实力相同没有压力,这不是开玩笑的吗?菲尔光是自己给的压力就已经足够骇人了,更何况是来自周边环境的嘲笑,以及一个个等着看她倒在圣级壁垒前的狼狈身姿的丑恶嘴脸,压力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至于另一个的侵占精神海,那更不是问题,只要一直胜过它不就好了!

超越自己虽难,但是如果无法做到,又如何能够达到顶峰?

如果连自己都无法超越,那如何去突破那圣级的壁垒?

黄介本就有意教她自创的‘自我冥想法‘。目的有二,一是看看是自己的原因才会在精神海中形成那样混沌一团的自我影像,还是别人都这样,二是,黄介觉得自己手头简直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她修习的冥想法门了,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修炼法门。

虽然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

而且,黄介心中一直有一样预感,一旦能够将精神海之中的影像打败、收服、具现、融合,那么,很可能借此一步跨入圣级强者的领域!

便是真有这么厉害!

黄介一直觉得自己是占了大便宜了。

这满脑袋的知识来自亚尼迪那个可怜的人族魔法师,这个身体是天生天养的最为契合魔法之道的肉身,换个说法,这就是先天的道胎圣体、混沌圣体,更是扫除了许多障碍,让黄介就这么不波不折地将这个法门创造了出来,令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历史长河滚滚,过往的岁月之中自然也有惊才艳艳之辈传造出过类似的法门,但是大多限于体质难以起到什么好的作用。

黄介不同,他乃是起源圣兽,便是这四个字所代表的特别便能够抹去其中的艰难困苦。

菲尔按理来说也是难以修炼成功的。

但是她真的是个天才,而且因为黄介的魔力与她“互通有无”,她在不自觉之中魔力系统依然是经受过改造的了,又或许还有些什么其他的不为人知的特殊原因。

总而言之,在菲尔不停地提出疑问,然后黄介不厌其烦地反复教导之下,菲尔修炼‘自我冥想法‘成功了。

也不能算成功,只是她也在自己的精神海中形成了一个虚影,这便是入了门的标志!

这一下,菲尔更是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直接陷入了深度修炼之中,一头扎进了自己的精神海中去了。

黄介一看菲尔的样子,知道一时半会是没完了,也就自顾自地也进入了日常锤炼精神力,并梳理学习脑海中的知识的状态中去了。

然而,房间内一人一兽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们刚进入深度修炼状态的时候,远方的天空之中,一轮耀日,冉冉升起。

天亮了。

警报来得快去得也快。

众人跟随艾玛的指示躲进了就近的避难区域之后只稍等了不过一小会的时间,警报便撤除了,换上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通知秘境内的精灵们在原地等待不过两刻钟之后,便再次发出通知,宣布一切恢复正常,刚才只是正常的危机演练。

周围的精灵们看上去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一直在小声讨论着什么,脸上并无半点担忧的神色,说说笑笑,好不轻松。

等到广播说到可以正常行动之后,便一如寻常一般地继续着先前所做的事情。

众人也都接受了这个解释了。

除了某个趴在人肩膀上偷懒的粘液怪。

信你才有鬼。黄介吐槽。

菲尔泰莎可能感觉不到,在先前警报响起的时候,黄介隐约感觉到有许多魔力波动十分强大的存在秘境正中央那边的位置,区区一个危机演练能惊动这么多圣级精灵?

扯淡呢!

黄介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精灵族别是封印着什么不得了的惊世怪物吧?

然后这个怪物现在正要破封而出?

真要这样自己这群人实力这么弱岂不是吹口气的事儿?

脑子里揣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接下来的游玩黄介是彻底失去了心思了,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这个精灵族学院果然非同凡响,只是粗略游览观看一些有趣的地方,便彻底耗去了整整大半天的功夫,等到一行人从秘境之中出来,已然是黄昏时刻了。

一阵传送的光芒闪过之后。

“艾玛,谢谢你今天陪我们,还带我们游览了这么神奇的地方。”泰莎笑着感谢道。

“艾玛,谢谢你。”菲尔也谢道。

“嘿嘿,不用谢,你们是我们精灵族的客人嘛,带着客人领略一下当地的特色是主人应做的事情。更何况你们是我朋友嘛,带着朋友玩一玩,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哦。”艾玛竖起右手的食指摆了摆,笑道。

“该谢还是要谢的。”泰莎也笑道。

众人一路有说有笑地回到了住处,道了声再见之后,泰莎和菲尔便走进了屋内,关上了门窗。

两人相对落座。

“菲尔,关于精灵族的那个秘境,你怎么看?”泰莎问道。

“说是秘境,实际上就是学园一样的东西了,只是形式有些不同罢了,本质上依旧是用来传承知识的地方,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如果只是幻境为何还需要传送法阵?传送到的地方又很奇怪,那里显然还是在这大森林范围内,但是显然不应该具备那么大的空间,实在奇怪得很。”菲尔理了理思路,道。

“是的,这正是我也没想通的地方,或许那个传送阵只是个障眼法?但是那分明是具备了传送效果的魔法阵,这点我是不会看错的。”泰莎也皱眉道。

两人又继续讨论了许久,仍旧得不出一个结论来,便将这件事放在脑后了。

“今天那个警报,显得很不寻常。”泰莎换了个议题。

“怎么了?她们不是说了是危机演练吗?难道还有什么隐情?”菲尔好奇道。

泰莎摇了摇头,困惑道:“我也不确定,实际上来讲,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菲尔笑道:“也许你是快要见到父亲了,心中紧张导致的呢。”

泰莎再次摇了摇头,这次却没说什么话,只是细蹙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黄介看了她一眼,这小妞常年处于那种紧张危险的环境之中,第六感早已磨练得相当敏锐了,居然能够发现事情的不同寻常,果然有点东西。

思索了一阵没有什么头绪之后,泰莎只能暂时摇头放弃,郑重地对菲尔说到:“总而言之,我们在精灵族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预防一切恶劣事态的发展,遇到危险先逃为妙。”

菲尔点了点头,表示明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各自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呐呐,黄介先生,你觉得那个警报是什么情况呢?”回到房间中之后,菲尔似是无意的样子对黄介问道。

黄介瞥了她一眼,在精神链接之中淡淡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反正恐怕有点不妙,但是其实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算天塌了也有高个子顶着,轮不到我们。安安心心脚踏实地修炼才是真。”

菲尔扑哧一下笑了出来,道:“那倒也是。”

随后便闭目修炼去了。

修行的正是基础精神力修炼方式的“元素感应法”。

黄介看到她这副刻苦努力的样子,心中自然也就想起了她对实力的渴望,自己先前那番话倒是多余了。

“先等一下。”他通过精神链接将菲尔唤醒。

“怎么了?黄介先生?”

“叫我黄介就好了。我看你修炼的还是最基础的元素感应法,原本低阶的时候的确修炼这个更有益处,但是如今你已经是中阶魔法师了,克莱弗的人难道没有给你魔兽冥想法吗?”

听到这话,菲尔迟疑了一下,这才回答道:“嗯……的确没有。”

“啧,所以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啊。”黄介低声咒骂了一句。

“嗯?”

“哦,没事。”黄介在精神链接种轻咳了两声,继续说道,“我这里有最好的龙族冥想法,我自创的,你精神太弱了,没法用,有以我自己为蓝本的‘自我冥想法’,还有一些正常的魔兽冥想法门,都是从龙族那边偷看来的,你想要你的精神力往哪个方向发展?更加偏向耐力十足的韧性?还是偏向攻击性更强的爆发性?”

“嗯?精神力还有这种区别?”菲尔反问道。

黄介无语了,这少女是怎么一步步修炼到中阶魔法师的精神力的,着实令人好奇了,什么都不知道,竟然也能修炼到中阶职业者,实在让人瞠目。

“是这样的。精神力虽然人人都有,但是能够将之灵活运用起来的还是要中阶职业者以后的等级才能做到,而魔法师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句俗语,叫做世上甚至没有两块相同的石头,更何况是人呢?

精神力虽然人人都有,而且都被称作精神力,但是就好像人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也是有着千差万别的属性的,这都是视个人的性格、经历来看,所形成的。

当然,精神力的特殊属性也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的,比如,将一个人放在危险的环境之中生存,一段时间之后,只要他还活着并且没有崩溃,那么他的精神便会变得十分坚韧、古井不波,同时还具备有对危险敏锐的洞察性。

这里只是举一个例子,实际上的针对训练要复杂很多的,而且要看个人的相性如何,毕竟你让一个胆小的人一直生活在令人恐惧的环境之中的唯一下场也只能是被吓破了胆罢了。

我这么解释,你能理解吗?“

“嗯。”菲尔点了点头。

“好。接下来便是锻炼精神力的方法了。如你所知,锻炼精神力的方法主要分为两种,一者为‘元素感应法’,一者为‘魔兽冥想法’。其中前者十分重要,乃是打基础最佳的法门,也最为广为流传,其代价便是相比较而言锻炼精神力的效率极差,并且在中阶魔法师的等级之后便难以起到明显作用了,而在此接手的便是‘魔兽冥想法’——以魔兽为对象在精神中形成该魔兽的影像,与之对抗,将之驯服,在此过程之中令精神力得到极大锻炼,到了最后,甚至可能将该魔兽影像化为实体,成为对敌时候的一大助力!”

菲尔一声惊呼,道:“居然还有这个作用!”

“虽然是只有少部分高明的冥想法才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了。”黄介举起一根小突触摆了摆,装作摆了摆手的样子。

菲尔咽了口口水:“那也很厉害了!”

“那么,到底要哪样?”黄介问道。

“各自都有什么优劣呢?”菲尔并不急于一时定下判断,仔细问道。

黄介心中暗自点头,不骄不躁,按部就班,这种品质出现在成年人身上都足够让人称赞,更何况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其实也大多如同字面意义上一样,坚韧的精神力能够支撑你更加持久的作战,抗击打性也比其它属性更强一些;爆发性的精神力便是能够让你在施法的时候增加魔法的威力,尤其是破坏性的魔法;其余还有譬如增强回复速度的属性、减少施法时间时间的属性、能够同时施法的属性等等等等。这些属性其实在成为圣级强者之后都会拥有,但是在成为圣级之前,则少有人的精神力能够锻炼出很多种的强力属性出来,大多都是一项主属性然后附带着加强了一些其它方面。”

菲尔仿佛久旱逢甘霖,疯狂地汲取着这些在黄介看来就是属于常识的知识,继续问道:“那你之前说的两个自创的冥想法是什么意思?自创的法门肯定是最适合自己的了,自创冥想法难吗?需要什么条件?”

黄介明白,这些尽管看上去都是常识,但是对于一个刚接触书本两年不到的孩子来说,依然是超出范围的东西了。他又想到,自己也不过是个半吊子的家伙,一脑袋的知识其实全来自别人生搬硬套过来,尽管这些年已经梳理了许多,但是不是自己的终归不是自己的,难以真正融会贯通,想要手把手教导别人更是堪称误人子弟,还是要早些将这个孩子送进专业的学校才对。

“啊,那个啊,自创法门需要对他人法门的大量了解,还要对修炼认知十分清晰,我那个自创其实都是有些运气成分在,不可复制的。”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吧。”菲尔显然有些沮丧,她总是不愿放弃任何能够增加自己实力的机会。

突然,她眼睛一亮,道:“黄介叔叔,那你那个以自己为蓝本的‘自我冥想法’,有什么样的属性?“

黄介一看就知道她上钩了,但是还是要故作矜持,平淡道:“你这个说法不对,不应该说有什么样的属性,而应该是能锻炼什么样的属性。”

“那,能锻炼什么样的属性呢?”

“不知道。”

“不知道?”菲尔疑惑地歪起了头。

“因为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因人而异?”

“不错。‘自我冥想法’是以你自己为目标,在自己的精神海之中构建你自己的影像,它会随着你的实力进步而共同进步,它不弱于你也不强于你,就好像是自己的分身一般,在精神海种构建这样的一个影像,意志力薄弱者可能会就此陷入瓶颈,再难进步,同时它还会侵蚀你的精神海,占领自己的地盘,终有一天与你分庭抗礼,而你本人的实力则会被因为被分去半边精神海而就此大打折扣!”黄介将坏处全盘托出,想要看看眼前的少女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事实是,菲尔带给他的从来只有惊讶和震惊,从未让他觉得失望过,他仿佛看见,少女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焰,那是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只听菲尔回答道:“既然这个冥想法副作用这么大,一旦练成的话,应该也会更强吧?”

“哈哈!那当然!因为是以‘自我‘为冥想蓝本,所以你的一切优点缺点都会在这个’影像‘上面暴露出来,这有助于你对症下药改善自己,此为其一;

这个‘影像‘最初自然是十分难以构建的,但是构建它的过程本身,便是一个对自身了解的过程,知己知彼,如果连自己都认不清楚,还谈何对敌?此为其二;

因为是以‘自我‘为冥想蓝本,所以这个影像一旦修炼到可以具现的程度那便是自然而然的第二分身,是完全与本体意志相通的助力,完全具备你自己的全部能力,等于自身战力直接翻倍,此为其三。

目前我只想到这三个,剩下的等我想到了再跟你吹。“

“啊……啊?”菲尔傻眼了。

“咳咳。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能自创出这个冥想法门是有很大一部分运气的成分在里面的,现在我也只有四级魔法师的精神力水平,往高深处修炼还有什么效果我也不清楚啊,等到时候再说呗。怎么样,要不要学?”黄介干咳两声缓解尴尬,随后解释道。

“学!”菲尔毫不犹豫,直接应下。

开玩笑,这么厉害的东西,为什么不学?至于所谓的副作用,一个是影像实力相同没有压力,这不是开玩笑的吗?菲尔光是自己给的压力就已经足够骇人了,更何况是来自周边环境的嘲笑,以及一个个等着看她倒在圣级壁垒前的狼狈身姿的丑恶嘴脸,压力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至于另一个的侵占精神海,那更不是问题,只要一直胜过它不就好了!

超越自己虽难,但是如果无法做到,又如何能够达到顶峰?

如果连自己都无法超越,那如何去突破那圣级的壁垒?

黄介本就有意教她自创的‘自我冥想法‘。目的有二,一是看看是自己的原因才会在精神海中形成那样混沌一团的自我影像,还是别人都这样,二是,黄介觉得自己手头简直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她修习的冥想法门了,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修炼法门。

虽然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

而且,黄介心中一直有一样预感,一旦能够将精神海之中的影像打败、收服、具现、融合,那么,很可能借此一步跨入圣级强者的领域!

便是真有这么厉害!

黄介一直觉得自己是占了大便宜了。

这满脑袋的知识来自亚尼迪那个可怜的人族魔法师,这个身体是天生天养的最为契合魔法之道的肉身,换个说法,这就是先天的道胎圣体、混沌圣体,更是扫除了许多障碍,让黄介就这么不波不折地将这个法门创造了出来,令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历史长河滚滚,过往的岁月之中自然也有惊才艳艳之辈传造出过类似的法门,但是大多限于体质难以起到什么好的作用。

黄介不同,他乃是起源圣兽,便是这四个字所代表的特别便能够抹去其中的艰难困苦。

菲尔按理来说也是难以修炼成功的。

但是她真的是个天才,而且因为黄介的魔力与她“互通有无”,她在不自觉之中魔力系统依然是经受过改造的了,又或许还有些什么其他的不为人知的特殊原因。

总而言之,在菲尔不停地提出疑问,然后黄介不厌其烦地反复教导之下,菲尔修炼‘自我冥想法‘成功了。

也不能算成功,只是她也在自己的精神海中形成了一个虚影,这便是入了门的标志!

这一下,菲尔更是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直接陷入了深度修炼之中,一头扎进了自己的精神海中去了。

黄介一看菲尔的样子,知道一时半会是没完了,也就自顾自地也进入了日常锤炼精神力,并梳理学习脑海中的知识的状态中去了。

让菲尔也成功觉醒“自然之心”,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然之心”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对自然的感悟,对生命的理解,只是相比起其他种族而言,精灵这个诞生于自然而又归于自然的种族,在这方面有更加亲近自然和生命的优势罢了。

黄介自己也是稀里糊涂地便觉醒了“自然之心”的能力,他推测很有可能是出在自己这个“起源圣兽”的体质上的原因。那么同样经过“起源圣兽”的魔力洗礼,还和他签订下了灵魂契约的菲尔,会不会在这方面有着相当程度的难度削减?

黄介自己也不确定,但是他觉得这个想法值得一试。

在在一旁“观看”过两人的相遇过程之后,黄介更加下定了要将菲尔培养成圣级的想法,这一次,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真心实意地为了这个可爱的少女。

似乎是从遇到这个少女开始,就总是在经历一些好事了。黄介这样想着,就这么默默地在一旁看着菲尔。

黄介想了想,将自己的魔力扩散开来,同时开启了“自然之心”的激活状态,反正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菲尔和泰莎也只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大自然的感染,变得更加精神了,而且不会很轻易地疲倦,觉得自己被这片森林给治愈了,很难会察觉到自己的“自然之心”的波动。

等到两人察觉到了的时候,也就离事成不远了!

最让黄介鉴定信心的,是泰莎。

泰莎并非纯种的精灵族,更是毫无生于自然的体验,她乃是实实在在地怀胎十月而生的血肉之躯,并非如精灵族那样诞生于生命古树。

黄介认为,即便是这样的泰莎,仅含有传承了无数代的些许精灵族血脉的泰莎,那群精灵依旧认为她有可能觉醒“自然之心”,那么没道理跟自己长时间相处的菲尔没有机会得到这么一个能力。

其实“自然之心”并不是什么强效的能力,对于菲尔而言,更是有了黄介这么个移动魔力源的完美替代品,只是,黄介此刻的心理,就像是那种为了女儿操尽了心的老父亲,看到什么都想先给自家闺女搞一个的心态。

是的,有记忆以来单身了一百几十年的黄介,突然就变成多了一个女儿的老父亲了。

而且他还不敢说明,且不说这种事情的羞耻度,光是菲尔同不同意只怕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黄介的心里正是纠结不已,胡思乱想之际,菲尔和泰莎已经在商讨着如何通过这个试炼了。

“菲尔,对于这个迷宫,你怎么看?”泰莎先开口问道。

“泰莎,我觉得我们不能这样胡乱走下去了。我们先前明明是做了标记,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这里也并没有魔法波动,显然并不是一个魔法陷阱,当然更不可能是幻术——对方已经没有这么做的必要了,那么,很显然,和先前通关试炼一样,我们要先达成一个前置条件,才能触发破关之谜。”菲尔显然是经过了自己的深思熟虑了,将自己所想缓缓道来。

“是的,菲尔!你分析得太好了!”泰莎惊喜得甚至惊讶了,只不过几天没见菲尔,怎么总感觉她又成长了许多?

“那么,最重要最关键的地方便是,这个所谓的‘前置条件’,到底是什么呢?”泰莎继续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菲尔摇了摇头,“我并不能根据目前所拥有的见闻知识解开这个答案。”

“我也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咱们中间不是正好有一个失传多年突然现世的‘德鲁伊’嘛,这种事情,问问他不就好了?”泰莎一笑,将目光放到黄介身上。

“看……看我干啥?”黄介被泰莎和菲尔一阵心虚。

主要是来自菲尔的纯真视线,这让他承受不能。

泰莎一看他这反应,顿时知道有戏,嘴角的笑容稍稍扩大,便摆出了一副可爱到极致的面庞,柔声细语地问道:“黄~介~先~生~,你要是知道答案的话,就告诉我们嘛~”

这一句话,简直要给黄介酥到骨子了去了。

虽然他没有骨头。

“咳咳。”黄介干咳两声,决定当做没听到。

“黄介先生,你真的有通过这关试炼的方法吗?”菲尔也好奇道。

“呃……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破关的方法就是了,但是应该也没差。”黄介斟酌了一下语句,回答道。

“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方法,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难道你真的叛变了吗?”泰莎立马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什么叛变?你在说什么呢。”黄介头上垂下三根黑线,表示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你不会还以为我是你家敌人派来的卧底吧。”

“那你到底是有没有办法?”泰莎问道。

“有。”

“那为什么不说?”

“想让你们自己想嘛,这是你们的试炼,我直接告诉你们岂不是等于拔苗助长了嘛。”

泰莎倒是没想到黄介这个回答,顿时一阵沉默,随后道:“哦,那倒也是,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

黄介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想到她这个反应。

“其实,这个过关方法说起来十分简单,这恐怕也是精灵们对你们的心性的考验之一了,只是真要做起来,只怕是有些难度了。而且,据我猜测,这些精灵族所设置的试炼,其实本质上是用来帮你们提升实力的。”黄介平淡道。

听到这话,泰莎和菲尔对视了一眼,心中也有了几分想法,道:“你的意思是,精灵族给我们设置这些试炼,是为了锻炼我们?”

“正是这样。”

“那照你这么说,这次的破关条件,还是要我们自己想出来才好?”菲尔结果话茬,说道。

“那倒不至于。”黄介蹦到了地上,将自身的“自然之心”的波动展示出来,继续说道:“其实我现在都可以带你们直接走出去这片迷宫,但是这显然不是你们所希望的了。”

他看了看两人的表情和坚定的眼神,心中暗暗点头,表面上则不动声色,继续说道:“这是‘自然之心’,你们有听过吗?”

菲尔摇了摇头,果断道:“没有。”

泰莎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道:“有一次我帮导师打下手做实验的时候,曾听她提起过。‘自然之心’的觉醒之于精灵就相当于人族的‘成长礼’之于人类,乃是开启新生命层次的大门,觉醒‘自然之心’的精灵才被视作从婴儿蜕变成了一位真正的精灵。‘自然之心’有许多妙用,能够亲近自然,恢复自身的精力损耗和疲劳……”

说到这里,她突然怪异地看了一眼菲尔,道:“难道,菲尔从你那反馈到的能力‘恢复光环’,就是‘自然之心’?”

这倒是不怪她先前没有想到这一点,主要是没人会把一只史莱姆——至少是史莱姆样子的魔兽,给联系到精灵去。

“准确来说,是‘弱化’版。”黄介点头。

“弱化版?”菲尔表示已经听蒙了,不明就里。

“是的,弱化版。因为你并没有真正觉醒‘自然之心’,没能真正理解‘自然之心’,所以你的‘恢复光环’才会没有什么强大的恢复能力,如果你一直无法觉醒自然之心的话,恐怕它也将一直没有什么进步的空间吧。”黄介道。

“你说了这么多,意思是,我们需要觉醒‘自然之心’才能走出这片迷宫?”泰莎一皱眉,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泰莎总觉得自从这家伙来了之后,自己发愁的事情多了很多。

黄介道:“是的。恐怕这也是那群精灵们的想法,想要你们在此觉醒‘自然之心’之后,再前往精灵王廷。”

“可我们又不是精灵,怎么能觉醒那所谓的‘自然之心’?”菲尔问道。

泰莎略一思虑,道:“虽然是前不久刚刚知道的,但是我好歹也算是个半精灵了,还有觉醒‘自然之心’的可能,可菲尔怎么办?”

黄介摇头,道:“‘自然之心’只是一种称呼,它其实更像是一种精神状态,一种对自然的理解,对生命的感悟,我并不清楚这个东西对精灵到底有什么影响,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非精灵种族也是能够觉醒‘自然之心’的,只是难度相比起精灵族而言,要难上许多。毕竟精灵族生于自然又归于自然,是天生的自然的宠儿,自然更容易亲近自然,感悟自然,而人类则远远没有这样的天赋。”

“那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泰莎一听黄介这话,顿时急了,听黄介这话,似乎人类根本不可能觉醒“自然之心”了。

“原本来说,是应该这样的。”黄介作摊手状,又从地上蹦到了菲尔面前,道,“但是实际上,我这副身体似乎有一些特殊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能够让你们更简单地感悟自然,觉醒‘自然之心’,虽然未必比得上精灵族那种等级,至少也是相比人类来说要轻松很多了。而以你们两人的资质,想必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你就这么有信心?”泰莎斜了他一眼。

“哈,对我自己且不说,对你们两个,我可不要太有了。”黄介哈哈笑道。

“我们应该怎么做?”

“四处走走看看想想。”

“好。”

………………………………

一天之后,一行人终于走出了那片自然迷宫。

黄介无语了。

可能这就是天才吧。

昨日说完之后,泰莎和菲尔就放开了心,纯粹是当做看风景的心态去观赏那片“自然迷宫”了。

抛开了目的之后,眼前的景色果然也变得不同起来。

两人一路走来都绝对称不上平平坦坦,精神紧绷得太久了,总算是在这美丽之地好生放松了一番,缓和了脑中的那根弦。

然后,在树上看着夕阳西下,落日昏沉的时候,菲尔便先于泰莎一步,觉醒了自然之心了,而在第二天清晨,泰莎看着朝阳照在菲尔脸上的蓬勃生气的时候,也后一步达成了条件。

天才还真是不讲道理,黄介腹诽。

黄介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乃是“起源圣兽”,其威能从“起源”之名便可窥知一二。

如今两人行走在这片森林之中,再无半点生疏之感。

好似归家的游子一般,感受着家的呼唤。

微风拂面,有如被轻柔的素手拂过,柔软舒适,更让人心生被关怀之感,便是随便一口呼吸,都好像变得甘甜了起来。

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真要说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便只有“舒服”二字了。

两人听过黄介的告诫,心中也都明白,这只是刚得到新的力量的体验罢了,等到习惯了之后,也会如同呼吸空气一般自然协调。

众人此刻也没了赶路的心思,心中隐隐感觉到了,这次前来精灵王廷,只怕真的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去经历,去做了。

那么,现在只好尽量调整自己的状态,去迎接挑战就好了!

如今两人都已经觉醒“自然之心”,森林这种物种丰富的环境更是让两人心旷神怡,若不是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还没有完成,她们可能真就要在这里住下了。

难怪精灵们都喜欢居住在森林之中,不喜其他种族,这是有原因的。

同样增幅了的,还有在森林之中的感知。

心头微动间,两人一兽几乎同时感应到了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发生了一些骚乱,只是不清楚具体到底是什么情况罢了。

两人一兽换了一下意见,便决定前往那边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不但是好奇心使然,更是多了一份守卫森林守卫自然的责任感。

两人一兽速度不慢,很快,便到了地方。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片美丽非常的花圃,花圃面积极大,至少从这里一眼看不到头。

这里花朵种类繁多,似乎不存在生长条件的限制,只有有一小片区域,显得有些不同。

那是一片狼藉的光景。

有十几个暗绿色彩皮肤的小型人形生物,手中抓着木头制成的上面插满了倒刺的棒子,胡乱挥舞着,破坏着,然后闯进了一颗巨木的树洞之中,从那里搬出了一些用容器盛装着的东西。

“是地精。”泰莎压低了身子,在精神链接之中说道。

“地精?地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黄介好奇道,据他了解,地精的主要活动范围应该在西面那片贫瘠的红土荒原上,怎么会出现在这富饶的大陆东北部地区。

“不清楚,或许是什么地精流浪者,又或许是地精盗贼地精佣兵之类的角色,地精这种低智慧的生物,我们很难猜透他们的行动规律。”泰莎答道。

“要动手吗?”菲尔问道,并做好了战斗准备,经过这些天来的历练,她的战斗手段已经成熟了太多,相比起刚从埃尔维斯城出发的时候,已然判若两人。

“暂时不,再看看。”

“这里有很明显的人工痕迹,应该是精灵族在这里经营着什么。看这片看不到边际的花圃的样子,这里难道便是精灵族鼎鼎大名的‘花海乐园’的一部分?”泰莎猜测道。

“很有可能。”黄介对照着自己从龙族看来的书上的描述,对泰莎的猜测表示了赞同。

“那这群地精岂不是正在偷精灵们辛苦采酿的花蜜?我们快去制止它们!”菲尔一听,顿时觉得自己更应该管一管这群地精了。

“不急,如果真的是花海乐园的话,它应该有自己的应对机制的。”黄介随意道。

“原来是这样吗?”菲尔点头,表示明了。

众人再次向那边看去,只见那群地精围着搬出来的容器手舞足蹈,仿佛是得了世间最美妙的东西。

它们手舞足蹈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来要先把赃物运走才是王道,赶忙七手八脚地忙活起来。

很正常地,有一只地精前胳膊上沾上了从那装花蜜的容器之中溅出来的些许花蜜。

那地精咧嘴一笑,整个面庞都扭曲了起来,伸出一根红紫的肉舌将溅在手上的花蜜给舔舐掉了。

只是舔舐完之后,它只觉得仿佛尝到了世间最美味的东西一般,整张脸都挤到了一起去了,露出了简直堪称最丑陋的亚人种表情,黄介都快被恶心吐了。

在两人一兽看起来十分恶心的表情,在他的同伴看来,则像是得到了稀世珍宝一般的“幸福”表情。

“咕噜咕咔咔噶!”它兴奋地大叫着,再次手舞足蹈起来。

他的同伴们一时间竟然看愣住了,随后也都“咕噜”“噶咕”地叫唤了起来,纷纷把手伸进那容器里,粘的满手都是花蜜,然后就直接对着手“唰”起来了,场面一度非常震撼,黄介和泰莎差点顶不住将胃里的东西全都呕吐出来。

尽管有一个粘液怪并没有“胃”这样的器官。

警报来得快去得也快。

众人跟随艾玛的指示躲进了就近的避难区域之后只稍等了不过一小会的时间,警报便撤除了,换上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通知秘境内的精灵们在原地等待不过两刻钟之后,便再次发出通知,宣布一切恢复正常,刚才只是正常的危机演练。

周围的精灵们看上去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一直在小声讨论着什么,脸上并无半点担忧的神色,说说笑笑,好不轻松。

等到广播说到可以正常行动之后,便一如寻常一般地继续着先前所做的事情。

众人也都接受了这个解释了。

除了某个趴在人肩膀上偷懒的粘液怪。

信你才有鬼。黄介吐槽。

菲尔泰莎可能感觉不到,在先前警报响起的时候,黄介隐约感觉到有许多魔力波动十分强大的存在秘境正中央那边的位置,区区一个危机演练能惊动这么多圣级精灵?

扯淡呢!

黄介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精灵族别是封印着什么不得了的惊世怪物吧?

然后这个怪物现在正要破封而出?

真要这样自己这群人实力这么弱岂不是吹口气的事儿?

脑子里揣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接下来的游玩黄介是彻底失去了心思了,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这个精灵族学院果然非同凡响,只是粗略游览观看一些有趣的地方,便彻底耗去了整整大半天的功夫,等到一行人从秘境之中出来,已然是黄昏时刻了。

一阵传送的光芒闪过之后。

“艾玛,谢谢你今天陪我们,还带我们游览了这么神奇的地方。”泰莎笑着感谢道。

“艾玛,谢谢你。”菲尔也谢道。

“嘿嘿,不用谢,你们是我们精灵族的客人嘛,带着客人领略一下当地的特色是主人应做的事情。更何况你们是我朋友嘛,带着朋友玩一玩,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哦。”艾玛竖起右手的食指摆了摆,笑道。

“该谢还是要谢的。”泰莎也笑道。

众人一路有说有笑地回到了住处,道了声再见之后,泰莎和菲尔便走进了屋内,关上了门窗。

两人相对落座。

“菲尔,关于精灵族的那个秘境,你怎么看?”泰莎问道。

“说是秘境,实际上就是学园一样的东西了,只是形式有些不同罢了,本质上依旧是用来传承知识的地方,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如果只是幻境为何还需要传送法阵?传送到的地方又很奇怪,那里显然还是在这大森林范围内,但是显然不应该具备那么大的空间,实在奇怪得很。”菲尔理了理思路,道。

“是的,这正是我也没想通的地方,或许那个传送阵只是个障眼法?但是那分明是具备了传送效果的魔法阵,这点我是不会看错的。”泰莎也皱眉道。

两人又继续讨论了许久,仍旧得不出一个结论来,便将这件事放在脑后了。

“今天那个警报,显得很不寻常。”泰莎换了个议题。

“怎么了?她们不是说了是危机演练吗?难道还有什么隐情?”菲尔好奇道。

泰莎摇了摇头,困惑道:“我也不确定,实际上来讲,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菲尔笑道:“也许你是快要见到父亲了,心中紧张导致的呢。”

泰莎再次摇了摇头,这次却没说什么话,只是细蹙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黄介看了她一眼,这小妞常年处于那种紧张危险的环境之中,第六感早已磨练得相当敏锐了,居然能够发现事情的不同寻常,果然有点东西。

思索了一阵没有什么头绪之后,泰莎只能暂时摇头放弃,郑重地对菲尔说到:“总而言之,我们在精灵族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预防一切恶劣事态的发展,遇到危险先逃为妙。”

菲尔点了点头,表示明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各自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呐呐,黄介先生,你觉得那个警报是什么情况呢?”回到房间中之后,菲尔似是无意的样子对黄介问道。

黄介瞥了她一眼,在精神链接之中淡淡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反正恐怕有点不妙,但是其实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算天塌了也有高个子顶着,轮不到我们。安安心心脚踏实地修炼才是真。”

菲尔扑哧一下笑了出来,道:“那倒也是。”

随后便闭目修炼去了。

修行的正是基础精神力修炼方式的“元素感应法”。

黄介看到她这副刻苦努力的样子,心中自然也就想起了她对实力的渴望,自己先前那番话倒是多余了。

“先等一下。”他通过精神链接将菲尔唤醒。

“怎么了?黄介先生?”

“叫我黄介就好了。我看你修炼的还是最基础的元素感应法,原本低阶的时候的确修炼这个更有益处,但是如今你已经是中阶魔法师了,克莱弗的人难道没有给你魔兽冥想法吗?”

听到这话,菲尔迟疑了一下,这才回答道:“嗯……的确没有。”

“啧,所以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啊。”黄介低声咒骂了一句。

“嗯?”

“哦,没事。”黄介在精神链接种轻咳了两声,继续说道,“我这里有最好的龙族冥想法,我自创的,你精神太弱了,没法用,有以我自己为蓝本的‘自我冥想法’,还有一些正常的魔兽冥想法门,都是从龙族那边偷看来的,你想要你的精神力往哪个方向发展?更加偏向耐力十足的韧性?还是偏向攻击性更强的爆发性?”

“嗯?精神力还有这种区别?”菲尔反问道。

黄介无语了,这少女是怎么一步步修炼到中阶魔法师的精神力的,着实令人好奇了,什么都不知道,竟然也能修炼到中阶职业者,实在让人瞠目。

“是这样的。精神力虽然人人都有,但是能够将之灵活运用起来的还是要中阶职业者以后的等级才能做到,而魔法师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句俗语,叫做世上甚至没有两块相同的石头,更何况是人呢?

精神力虽然人人都有,而且都被称作精神力,但是就好像人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也是有着千差万别的属性的,这都是视个人的性格、经历来看,所形成的。

当然,精神力的特殊属性也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的,比如,将一个人放在危险的环境之中生存,一段时间之后,只要他还活着并且没有崩溃,那么他的精神便会变得十分坚韧、古井不波,同时还具备有对危险敏锐的洞察性。

这里只是举一个例子,实际上的针对训练要复杂很多的,而且要看个人的相性如何,毕竟你让一个胆小的人一直生活在令人恐惧的环境之中的唯一下场也只能是被吓破了胆罢了。

我这么解释,你能理解吗?“

“嗯。”菲尔点了点头。

“好。接下来便是锻炼精神力的方法了。如你所知,锻炼精神力的方法主要分为两种,一者为‘元素感应法’,一者为‘魔兽冥想法’。其中前者十分重要,乃是打基础最佳的法门,也最为广为流传,其代价便是相比较而言锻炼精神力的效率极差,并且在中阶魔法师的等级之后便难以起到明显作用了,而在此接手的便是‘魔兽冥想法’——以魔兽为对象在精神中形成该魔兽的影像,与之对抗,将之驯服,在此过程之中令精神力得到极大锻炼,到了最后,甚至可能将该魔兽影像化为实体,成为对敌时候的一大助力!”

菲尔一声惊呼,道:“居然还有这个作用!”

“虽然是只有少部分高明的冥想法才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了。”黄介举起一根小突触摆了摆,装作摆了摆手的样子。

菲尔咽了口口水:“那也很厉害了!”

“那么,到底要哪样?”黄介问道。

“各自都有什么优劣呢?”菲尔并不急于一时定下判断,仔细问道。

黄介心中暗自点头,不骄不躁,按部就班,这种品质出现在成年人身上都足够让人称赞,更何况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其实也大多如同字面意义上一样,坚韧的精神力能够支撑你更加持久的作战,抗击打性也比其它属性更强一些;爆发性的精神力便是能够让你在施法的时候增加魔法的威力,尤其是破坏性的魔法;其余还有譬如增强回复速度的属性、减少施法时间时间的属性、能够同时施法的属性等等等等。这些属性其实在成为圣级强者之后都会拥有,但是在成为圣级之前,则少有人的精神力能够锻炼出很多种的强力属性出来,大多都是一项主属性然后附带着加强了一些其它方面。”

菲尔仿佛久旱逢甘霖,疯狂地汲取着这些在黄介看来就是属于常识的知识,继续问道:“那你之前说的两个自创的冥想法是什么意思?自创的法门肯定是最适合自己的了,自创冥想法难吗?需要什么条件?”

黄介明白,这些尽管看上去都是常识,但是对于一个刚接触书本两年不到的孩子来说,依然是超出范围的东西了。他又想到,自己也不过是个半吊子的家伙,一脑袋的知识其实全来自别人生搬硬套过来,尽管这些年已经梳理了许多,但是不是自己的终归不是自己的,难以真正融会贯通,想要手把手教导别人更是堪称误人子弟,还是要早些将这个孩子送进专业的学校才对。

“啊,那个啊,自创法门需要对他人法门的大量了解,还要对修炼认知十分清晰,我那个自创其实都是有些运气成分在,不可复制的。”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吧。”菲尔显然有些沮丧,她总是不愿放弃任何能够增加自己实力的机会。

突然,她眼睛一亮,道:“黄介叔叔,那你那个以自己为蓝本的‘自我冥想法’,有什么样的属性?“

黄介一看就知道她上钩了,但是还是要故作矜持,平淡道:“你这个说法不对,不应该说有什么样的属性,而应该是能锻炼什么样的属性。”

“那,能锻炼什么样的属性呢?”

“不知道。”

“不知道?”菲尔疑惑地歪起了头。

“因为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因人而异?”

“不错。‘自我冥想法’是以你自己为目标,在自己的精神海之中构建你自己的影像,它会随着你的实力进步而共同进步,它不弱于你也不强于你,就好像是自己的分身一般,在精神海种构建这样的一个影像,意志力薄弱者可能会就此陷入瓶颈,再难进步,同时它还会侵蚀你的精神海,占领自己的地盘,终有一天与你分庭抗礼,而你本人的实力则会被因为被分去半边精神海而就此大打折扣!”黄介将坏处全盘托出,想要看看眼前的少女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事实是,菲尔带给他的从来只有惊讶和震惊,从未让他觉得失望过,他仿佛看见,少女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焰,那是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只听菲尔回答道:“既然这个冥想法副作用这么大,一旦练成的话,应该也会更强吧?”

“哈哈!那当然!因为是以‘自我‘为冥想蓝本,所以你的一切优点缺点都会在这个’影像‘上面暴露出来,这有助于你对症下药改善自己,此为其一;

这个‘影像‘最初自然是十分难以构建的,但是构建它的过程本身,便是一个对自身了解的过程,知己知彼,如果连自己都认不清楚,还谈何对敌?此为其二;

因为是以‘自我‘为冥想蓝本,所以这个影像一旦修炼到可以具现的程度那便是自然而然的第二分身,是完全与本体意志相通的助力,完全具备你自己的全部能力,等于自身战力直接翻倍,此为其三。

目前我只想到这三个,剩下的等我想到了再跟你吹。“

“啊……啊?”菲尔傻眼了。

“咳咳。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能自创出这个冥想法门是有很大一部分运气的成分在里面的,现在我也只有四级魔法师的精神力水平,往高深处修炼还有什么效果我也不清楚啊,等到时候再说呗。怎么样,要不要学?”黄介干咳两声缓解尴尬,随后解释道。

“学!”菲尔毫不犹豫,直接应下。

开玩笑,这么厉害的东西,为什么不学?至于所谓的副作用,一个是影像实力相同没有压力,这不是开玩笑的吗?菲尔光是自己给的压力就已经足够骇人了,更何况是来自周边环境的嘲笑,以及一个个等着看她倒在圣级壁垒前的狼狈身姿的丑恶嘴脸,压力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至于另一个的侵占精神海,那更不是问题,只要一直胜过它不就好了!

超越自己虽难,但是如果无法做到,又如何能够达到顶峰?

如果连自己都无法超越,那如何去突破那圣级的壁垒?

黄介本就有意教她自创的‘自我冥想法‘。目的有二,一是看看是自己的原因才会在精神海中形成那样混沌一团的自我影像,还是别人都这样,二是,黄介觉得自己手头简直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她修习的冥想法门了,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修炼法门。

虽然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

而且,黄介心中一直有一样预感,一旦能够将精神海之中的影像打败、收服、具现、融合,那么,很可能借此一步跨入圣级强者的领域!

便是真有这么厉害!

黄介一直觉得自己是占了大便宜了。

这满脑袋的知识来自亚尼迪那个可怜的人族魔法师,这个身体是天生天养的最为契合魔法之道的肉身,换个说法,这就是先天的道胎圣体、混沌圣体,更是扫除了许多障碍,让黄介就这么不波不折地将这个法门创造了出来,令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历史长河滚滚,过往的岁月之中自然也有惊才艳艳之辈传造出过类似的法门,但是大多限于体质难以起到什么好的作用。

黄介不同,他乃是起源圣兽,便是这四个字所代表的特别便能够抹去其中的艰难困苦。

菲尔按理来说也是难以修炼成功的。

但是她真的是个天才,而且因为黄介的魔力与她“互通有无”,她在不自觉之中魔力系统依然是经受过改造的了,又或许还有些什么其他的不为人知的特殊原因。

总而言之,在菲尔不停地提出疑问,然后黄介不厌其烦地反复教导之下,菲尔修炼‘自我冥想法‘成功了。

也不能算成功,只是她也在自己的精神海中形成了一个虚影,这便是入了门的标志!

这一下,菲尔更是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直接陷入了深度修炼之中,一头扎进了自己的精神海中去了。

黄介一看菲尔的样子,知道一时半会是没完了,也就自顾自地也进入了日常锤炼精神力,并梳理学习脑海中的知识的状态中去了。

然而,房间内一人一兽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们刚进入深度修炼状态的时候,远方的天空之中,一轮耀日,冉冉升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