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约战
作者:叶隐枫林  |  字数:3612  |  更新时间:2019-07-16 23:50:01 全文阅读

林微躲开重剑,却见马德来不依不饶,继续御剑攻来,而周围执法长老看到马德来欲伤人,也连忙出手制止,金丹期修为压下,马德来只得罢手。

  有惊无险,林微倒是不怎么在意,然而马德来仍是气急败坏的大骂叫嚣着。

  一旁马德来的小弟也拦住马德来,在执法长老的帮助下,强行马德来压走了。

  哪怕到了一旁冷静许久,马德来仍是怒气难消,问向左右小弟,

  “刚刚那个小子是谁,哪一脉的,快点跟我问清楚,这笔账,没完了!”马德来从小钟鸣鼎食,在家族里也是备受宠爱,哪里受过今天如此之气,尤其是那个家伙的笑容,这辈子感觉就没见过如此欠打的人,马德来一闭眼,挂着蔑笑的林微又出现在自己脑海中,无边的恼怒淹没自己,马德来迫切的想知道林微的身法,来报复林微。

  “刚刚那小子帮玉竹堂出头,玉竹堂的话......刚筑基的......我知道了!这是林微,之前打死筑基三层的那个林微。”一旁的小弟想起最近流传的关于林微的大致样貌,心下确定,连忙说到。

  “......”马德来有些沉默,林微......

  如今林微这个名字不可谓不出名,当初林微把梁成的事儿丢锅给梅清苑,最后虽然是借苏寒烟之手,把事儿搅和算了,但是梅清苑因为清名受辱,梅长老当众发誓要查清梁成的死因。

  最后集合梅清苑一群长老,得出结论:梁成虽然送到梅清苑时未死,但是体内两股异种真气互相排斥,已经是重伤濒危,梅清苑当时救治的弟子,并没能耐从梁成体中导出真气,而后找来导师之时已经晚了,纵使梅清苑有耽误时间的过错,但梁成的死,毫无疑问就是林微的责任。

  这下就震惊整个青峦宗了,然后梁成之前已经办了转脉手续,属于桃源居弟子,而叶启灵已经当着众人之面坦错,方源也自罚闭关去了,梁成刚转入桃源居也没有好友,王长老被苏寒烟揍了一顿还躺在床上,桃源居方面自然就没人敢出头。玉竹堂的朋友想着林微还在玉竹堂呢也不敢造次,这事儿的责任就诡异的没人再提,虽然查清了是林微杀人,但最后居然就这么过去了。

  之后就是谣言四起,什么林微双目一张两道神光就射死了梁成啊各种版本,最后流传下来大家觉得最靠谱的,竟然就变成了,林微一招秒杀了梁成!炼气期秒杀三层筑基修士啊!这下林微就彻底出了名。

  人总是会为强者的傲慢找借口,以谋求自己被忽视的之后的平衡感,如今马德来也很纠结,筑基三层,自己要秒杀,那也怕是要动用家族重宝了,更何况当初林微不过炼气,而如今分明已经筑基了......马德来强迫自己冷静,自己身后还有整个家族,不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闹得出格。马德来再度闭上了眼睛。

  然后,林微当时轻蔑的笑容,又一次浮上脑海......

  “妈的,这口气,谁爱放就放,劳资就跟他没完了!”马德来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又向林微的方向走过来了,一旁的小弟见老大又要冲动,连忙拉住,马德来一甩膀子,

  “滚开,劳资不是去动手的。”

  ......

  比武台上,陶黄石的拳掌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长时间的快速强攻,并没能如陶黄石预料的一般,击溃墨玉的防线,使得陶黄石也不得不艰难的调整自己的节奏,不过墨玉并没有给他机会了,陶黄石攻势稍缓,墨玉当即全力压上,拳掌来往之间,陶黄石突觉压力陡增,自己尚未调整过来节奏,而后就被墨玉入空数掌击于胸前,而后提气更难,陶黄石感觉自己已无胜算,再战下去只是平添内伤,便直接投降了。

  ......

  见墨玉得胜下台,一旁围观群众连忙让开一条通路,而林微则径直走上去,抛出一枚愈气丹。

  墨玉见林微抛来一颗丹药,伸手接了,站定在原处,林微以为墨玉是不认识自己,便主动开口道,

  “额,我叫林微,玉竹堂弟子,堂主好。”

  林微不知道,墨玉其实是认识林微的,因为木奎曾在自己面前提过林微,而木奎又是墨玉唯二敬重的人,所以墨玉有去瞧过林微,就是在坎离洞外的人群之中,而且在得知林微也是一名仆役,努力到如今之时,更是对林微感到亲切,所以林微抛过的丹药,墨玉没有防备的接了。

  墨玉接过丹药,一口服下,然后对林微说,

  “我还有一场比试,在东面那边的台子,我们边走边聊?”说完就向东方走去。

  林微倒是没预料到墨玉这么配合,毕竟林微不知道,早就有一大波助攻帮自己把墨玉的好感度刷上来了。

  林微挑了挑眉,跟了上去。不过还没走几步,之前自己嘲讽了的那个修士,就冲到了自己面前来。

  “呼......呼......你......就是......林微吗?”马德来气喘吁吁,自己要过来,那几个小弟死拖着自己,甚至还抱着自己大腿不让自己走,完全不听人话,马德来弄翻几个小弟,方连忙赶了过来。

  林微看着气喘吁吁的马德来,诧异到,

  “是我,你是哪位?”

  “......”马德来拼命忍耐想要动手的冲动,撂下狠话,

  “很好,你记住,宗门大比,你最好撑到遇见我的时候,我非把你揍趴下。”

  “你逻辑很有问题呢,我撑到遇见你的时候,你要揍我,那我为什么要撑那么久,还有,你是谁啊?”林微还是莫名其妙,他们认识吗就要揍他,浑然忘记了之前才挑衅过马德来。

  这家伙惹人生气的能力肯定是仙帝级的了,马德来心想。

  “总之你就等着被我揍趴下吧!”马德来怕自己再继续跟他讲话,会真的忍不住动手,撂下狠话就跑掉了。

  林微很无语,大哥你谁啊,好歹丢个名字呐......

  墨玉在一旁提醒道,

  “这人叫马德来,筑基八层,来自宗国的马家,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林微挑挑眉,宗国吗......青峦宗的范围虽然只有四脉加主峰,但是辐射的范围却是很大的,而作为管理的,则是青峦宗的宗国,并非国家以青峦宗作为国教,而是宗国作为宗门的下属存在,而宗国之内,则有很多昔日宗门弟子,而后在宗国内形成家族,马家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存在,虽然说不上强,但在宗门还是有些人脉,不过林微是完全不在意的,一群土鸡瓦狗而已。

  ......

  到了墨玉第三场比试的地点,墨玉坐下来休整,和林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墨师兄,之前看你的剑法,很是精妙,好似在玉竹堂书阁里没见过呢?”林微感觉墨玉对自己颇有好感也就直接问了。

  “难道林师弟没见过师姐授课吗?”墨玉很惊异,玉竹堂现在留着的有天赋的弟子,说起来其实都是一类。

  “师姐?额,难道是萧师姐么,我上月才入门,萧师姐一直在闭关......”

  “......林师弟天赋异禀了,一月筑基,实在是......师姐这段时间在闭关突破金丹中期,所以没顾得上授课的事儿,我......之前走了弯路,也把这事儿放下了......哎~”墨玉长叹一声,如今回头看,竟发现自己错的如此彻底。

  林微察觉墨玉情绪变化,开口道,

  “各人有各人的际遇,师兄如今自废修为想必心中已得澄清,如此大善,至于过去之事,总是可以弥补的。”

  “嗯?林师弟如何知道我修为是自废的?”墨玉不解,当初之事应该就几脉长老知道而已。

  “额,听苏寒烟说的,之前她在芙蓉池跟慕离烟讲这个事儿来着。”林微倒也没有隐瞒。

  “林师弟,随意称呼长老名字不太好吧,不过嘛,这就对了,我还以为是当初主峰看到的几个人故意传出去的。”墨玉想起来了最近说的些传闻,林微和慕离烟的关系无疑是流传极广的。

  “哈,也没什么不好,又没当她面喊,不过,师兄和其他脉之人的氛围有这么紧张么?”林微想起苏寒烟揍自己一顿,心下还是气气的,总有一天要这小娘皮知道厉害。

  “......你也看到了,之前我比试之时的事情,这还是第一天,流传不广,我猜明天人会更多。”沉默一会儿后墨玉继续说道。

  “林师弟是想学剑法了,那我还是推荐直接等萧师姐出关吧,我虽然可以跟你讲一讲剑,但说实话,有些东西,不是说了就能懂的,尤其是剑境上,不过萧师姐天人之姿,定是可以给林师弟你一个满意的说法的。”林微见墨玉如此推崇萧白芷,心下想到,这墨玉的神情语气,看样子是喜欢这萧白芷啊,呼,萧白芷嘛,自我进宗而来,听到最多就这个名字了,希望到时候见面不会让自己失望吧。

  “我还是希望师兄能指点一二,不瞒你说,我有意大比争胜,但练剑不得入门,感觉胜算不大,话说师兄喜欢萧师姐?”林微还是坚持到,这萧白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自己这边还是想多冲一冲呢,要是烟雨斜阳一式练会了,肯定帮助巨大。

  “噗......林师弟你别瞎说啊,我哪有......算了,练剑的事儿,说不入练,等等我第三场比试打完了之后,回玉竹堂练一练吧。”墨玉被林微突然扯开的话题吓了一跳,忙矢口否认,然后接着说,

  “对了,师弟说欲争胜,是争到何处呢?”

  “前十吧,我尽量努力,进前十就行,师兄也别害羞嘛,你说起萧师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骗不了人。”林微之前和慕离烟比试,对比自己如今,水平差不多是输慕离烟一筹,虽然慕离烟也未必跟自己动真格了,不过嘛,争个前十,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那我们可就有机会比试上对上了,林师弟一手水火并流之术,到时候想必不会让我失望了。”墨玉假装没听见林微的调侃,继续说。

  而水火并流被说穿的事儿,因为当初梅清苑很气,所以不仅公布了梁成死的真相,而且还找郑小慈问清楚了林微的手段,宣扬了出来,想必是想恶心林微一波了。

  不过林微不以为意,知道和破解,完全是两回事儿,而且,郑小慈看样子也没有吐实了。

  ......

  闲谈一会儿,墨玉上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