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梦之罪 > 正文
第八章 东方杀之国
作者:百舸争流  |  字数:4135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的喊杀声,元东一听,立马拉着大黑马悄悄的溜了过去,元东隔得老远就感受到了那股冲天的肃杀之气。他隐藏好身形,定睛一看,好家伙,有好几百人正在那里互相砍杀,他们都是用的冷兵器,有拿大刀的,有拿长枪的有拿斧头的,场上也没人说话,就是被之后劈砍的呻吟声在场中不时的响起,就是有一个个人被打杀致死之后消失不见,真是让人头皮发麻啊。而且他们好像还不是两方对战,貌似应该是一团混战,人影攒动,四处为敌,四处又尽皆是敌人,这种大混战除非他们之前有信得过的人,否则谁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的,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是幼稚的表现。砍杀仍在进行着,场上慢慢的人越来越少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红衣女子,长发飘飘,眼神凛然,她手中的那一把长剑让元东看的眼睛生疼。

元东揉了揉眼睛,好家伙,这也太凶残了吧,好几百人最后就剩下一个人,而且那个女的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算了,惹不起我躲得起。心思一动,就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刚要动身,那个砍杀完毕准备稍事休息的红衣女子就立马又有所警觉,迅速直立起身,开始怀顾四周,然后,她在元东藏匿的那个地方停留了一眼,她的眼神里有一丝疑惑和一抹决然,然后慢慢的朝元东藏匿身形的方向走来。

元东一看不妙,就放弃悄悄离开的打算,直接站立起来,朝大黑马飞奔而去,然后转头看一眼那女子仍在紧追不舍,就立马把吃奶的劲使出来,还不忘回头说一句:“这位姑娘,你我素不相识,就此别过,姑娘不用送我了,我认识路,自己走就可以了”

可是在元东后面的红衣女子还是紧追不舍,也没有要回应元东任何话的迹象,看的元东喉咙一紧,妈呀,我这暴脾气,还真的没办法和你计较。估摸着人家能从好几百人的厮杀中活下来,对自己那不就是手到擒来吗。再看看人家手里的长剑,而自己就只有一把小小的匕首,也不知道是啥时候就在身上了,刚刚要跑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身上有没有啥兵器之类的,结果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就找出这么一个小小的武器,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算了,宁滥勿缺吧,不过这倒挺像一把军用匕首,是因为自己曾经用匕首比较顺手的原因吗,算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赶快跑路。

元东觉得在梦里自己跑的还是挺快的,他心想是不是当知道自己所处的世界是梦中的时候,就得到了梦的一些的认可,可以小范围的影响自己在梦中的情况,那会的匕首和现在的速度应该都是一种被承认的体现吧,那这样的话自己就又多了一些把握了,不管是找到宁静还是现在离那个气势汹汹的红衣女子远一些。

大黑马就近在眼前了,元东一跃而上,拨转马头就要离开,还不忘调侃一句:“喂,这位小姐,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走了啊,不用送了。”说完就重重的拍了一下那匹大黑马。大黑马长嘶一声,就要开始狂奔,可是这时候元东余光瞥见好像有什么东西朝自己飞过来,吓的他一个激灵,立马伏在马背上,一柄长剑擦着自己的头上飞过,然后空中有几缕头发慢慢的落到地上然后消失不见,元东吓的冷汗直流,虽然梦中世界并不会流汗,只是有那种感觉作祟罢了。

大黑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凶器吓的不敢动弹,本来都迈出去的一条马腿又畏畏缩缩的收了回来,它生怕再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而招来远处那个人类的注意,到时候打上它的主意就没再也没机会撒野了。而且它心中还一直惦记着能不能再遇到上次和自己一起游山玩水的那个白马妹妹了,虽然那个白马妹妹吧,不够聪明,也没有它见多识广,可是它的那雪白的鬃毛,白色的毛皮可真是漂亮啊,跑起来的时候就像个仙女。哎要不是有一天它突然就那么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自己也不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还给自己招来这样的无妄之灾,真是太悲哀了,现在就期望那个女性人类将自己当成空气吧,对,都是自己背上的那个男人的错,与自己这个小小的骏马无关啊,还是将自己当空气吧。

元东感到一阵后怕,要是刚刚自己的反应慢上那么一点,说不好自己现在就要被刺上一剑了,这个女人怎们这们狠啊,二话不说追着自己也就算了,拔剑下手也是这们的蛮不讲理,不行,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元东直立起身子就要朝着那个红衣女子破口大骂,可是当他就要骂出口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啊,刚刚那个盛气凌人欲将自己来个透心凉的女人现在竟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元东一阵狐疑,这他娘的什么情况,难道是知道自己骂人的功夫比较厉害于是在装死不成,可是自己还没有开始表演,她咋就知道了哩。不过你装死是吧,装死我也要骂你两句,刚刚正是吓死自己了,要是被刺中,自己都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要是耽误了自己找寻宁静的计划,可就要后悔死了。这口恶气不吐不快。

“哎,我说你这个小娘们,刚刚不还是挺凶的嘛,一副欠了你几百万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哩,追的我那么紧,还飞剑,你再飞一个看看啊,吓死我了。刚刚那一剑差点让小爷我都中招了,你这小娘们也太狠了些吧,真不知道哪个男人会眼瞎看上你,你就是个母夜叉,丧门星,谁见你谁倒霉”

元东骂了一阵,见那个女的还是没有动静,就骂的更起劲了“呦,还挺能装,是不是想着再装一会,小爷我便会良心发现,然后过去看看你,好让你到时候一个暴起伤人,成为你的又一个刀下冤魂吧,呵呵,小爷我也算是个老江湖了,这点小把戏,骗鬼去吧,疯娘们,你看你做的好事,把小爷的坐骑也吓的不轻,你真是人见倒霉马见也倒血霉的主啊”元东刚说完,大黑马好似能听懂这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就低沉死嘶鸣一声表示抗议,但又不敢动静太大。元东一看,轻拍着马脖子说道:“大黑啊,我可不是损你,实在是这娘们太气人了,差点将咱两个难兄难弟给留在这了,我这也是为你,你说你又不是两舌之国的那些老兄,能讲人话说话,我先帮你骂她几句,也算帮你出出气”

大黑马没有动作,心里是却想着什么鬼的两舌之国,我又没去过,而且你说为我好就真是为我好了?鬼才信你了。

元东安抚完黑马,又瞅了眼那个女子,还是没有动静,元东觉得要是有人这么骂他他一定忍不了,难不成这个女子真的是晕了过去。再一想这女人之前和那么多人打了一场,本来以为没事了,结果却又发现自己,估计刚刚飞出的那一剑真的是那女子最后了力气了,要不先过去看看,然后再做打算。元东觉着这个可能性还是蛮大的,于是就决定试探一下。他翻身下马,先跑过去捡起插在地上的那把长剑,掂了一下,还有点分量,哎,一寸长一寸强,先缴了你的兵器,看你还神气。

元东右手拿长剑左手握着匕首,一步一步慢慢的向红衣女子躺的地方逼近,元东感觉自己手心都要出汗了,虽然在梦里不可能真的出汗,可元东确实是有点紧张,他迂回到女子的后面,这样方便自己逃跑,万一她是个很能忍的角色,到时候睁开眼想对自己不利的话也不会一下子就看见自己,这就是自己活命的筹码。慢慢的距离越拉越近,终于长剑挨上了那女子的后背,元东觉得那女的要是真的想对自己不利的话就会一剑刺下去,到时候可不能怪自己不懂怜香惜玉,实在是刚刚那女子追自己的时候那杀心确实很重啊,元东不能拿自己和宁静的命运开玩笑。

冰冷的长剑抵在那女子的后心,大黑马看着那凛冽的寒光也是不由得一阵紧张,它生怕那女子将元东这个愣头青反杀,到时候自己要是易主成为那女子的坐骑,可就是在悬崖上过独木桥了,一个不小心估计自己就会一命呜呼。虽然那个男性人类话痨了点,嘴损了点,犯二了点,但对自己还算不错,自己也不会害怕他,大不了撂挑子不干了,那男人就会屁颠屁颠的过来讨好自己,其实想想,那男的也算有眼光,能遇上自己。那么可就千万别命短,一不小心一命呜呼了,到时候别怪我不讲义气,我到时候还能怎么办呐,哎马善被人骑,等等,这又是那小子对我的洗脑的话,不想不想,王八作法,哎,看着吧,看会发生什么事。

云东拿长剑轻轻的杵了杵,那女子没有反应,元东又杵了杵,结果还是没有动静,元东的胆子就变得大了起来“小娘们,起来啊,起来杀我啊。让你再嘚瑟,你要是起来的话小爷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结果那女子还是纹丝不动,元东一看,一直提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这样没点反应,看来是真的晕过去了。元东一屁股做到女子身边,背朝着她,心里开始琢磨该如何处置这个女人,按理说她那会确实是想要对自己不利,可是换成自己在一场大战之后还发现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自己也肯定不敢立刻放松,但是这女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对自己下狠手,这也太妄自尊大了吧,连自己是敌是友都没问一下二话不说就要致自己于死地,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说不定真的被她得逞了,或者就是杀红了眼。自己在这里也是很容易感到暴躁,那会就差点没有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杀意,就要对她下杀手,看来这个杀之国会对人的一些想法进行放大啊,这还真是不好办啊。再加上自己还要去找宁静的下落,总得找人问一下现在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情况才好对症下药吧,而且将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也不太好,算了,先把她控制起来,然后走的看吧。

元东从马背上找了一些绳子之类的,将那女子的手脚分别绑了起来,然后将大黑马拉了过来,要将那女子扔到马背上。大黑马一看,立马就不乐意了,这瘟神自己躲她都来不及竟然还要自己驮她,简直要将自己吓出心脏病来,虽然没有听过马还有心脏病的,但绝对是自己不能容忍的事。元东好说歹说大黑马都不配合,甚至是威逼都没有半点作用,元东无奈了。

“老兄啊,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嘛,虽然她确实挺凶的,但现在她是没有一点威胁的,你就帮帮忙呗,总不能一直让我背着她吧,要不然她醒了再因为这个对咱两动手可就真的有理说不清了”

见大黑马还是没有任何妥协的样子,元东叹了口气,便不再说什么了。他去附近捡了一些树枝,用它们做了个简易的板车,又给上面放了些草,不至于太硌人。然后将那女子放到了做好的简易板车上,这回大黑马倒没有再拒绝,也许是觉得不直接接触的话就没有那么可怕吧。总之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不算太坏,而且元东刚刚在搬动那女子的时候,看到那女子的面容竟然有一小会的失神,女子的五官十分精致,皮肤是属于那种健康的麦色,睫毛很长,皱着眉,只是她皱眉的样子竟然让元东想起了宁静,宁静以前皱眉的时候也是这样子,有一丝淡淡的忧伤,然却不就得是愁,只是觉得有点小悲伤。元东将女子皱起的眉头拿食指和中指轻轻推开,然后迅速将手收回来,看了一下四处无人才吁了口气,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记得以前自己看到宁静皱眉就是这么做的,哎,宁静啊,你在哪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够拯救你,我的亲爱的,我最最亲爱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