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双龙佩 > 正文
第一章 秦远
作者:无面生  |  字数:3198  |  更新时间:2019-04-21 21:13:49 全文阅读

“秦远,今年我26了,明年我博士就要毕业了,我已经等不了了,可是我想要的生活你根本给不了,我们分手吧。”

长春市内,一个不知名大学旁边的一个小超市中,一个叫秦远的年轻人不知第多少次点开微信,听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hello,酷狗!”

听完女朋友给自己发的最后一段微信语音之后,秦远狠狠的抽了一口手中的劣质香烟,打开了手机中的音乐播放器,点开了播放器中仅有的一首歌曲。

“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

听着手机中传来那首已经快听出耳茧的《好久不见》,秦远的心中又一次忍不住伤感了起来。

秦远和女朋友就是在身后这所大学认识的。

二人从大二开始相恋,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后,家境不好的秦远选择了步入社会,而家境殷实的女朋友则考上了一个知名的大学,选择读博深造。

当初纯真的爱情最终还是输给了残酷的现实,失恋后的秦远辞去了工作,变卖了父亲失踪前在乡下留下的几间瓦房,在原来的学校旁租了一个二十平米的小店,开起了小超市。

秦远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再见到女朋友一面,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知道她生活的很幸福,秦远也就知足了。

就在秦远沉浸在失恋和唯一的亲人失踪的悲伤之中无法自拔之时,超市外面突然走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

“喽板,给我拿一颗油勀了!(老板给我拿一盒玉溪)”

来人操着一口浓厚的广州口音,从未出过东北三省的秦远,废了半天的劲才弄明白原来他是想要一盒玉溪烟。

“二十二,现金还是微信?”秦远关掉手机中的音乐 ,回身在烟架上拿了一盒玉溪递给面前的老广,然后 机械般的问了一句。

“当银系微信了,一噶髓驱门俺带一亘?”那老广一脸笑容的说道。

秦远听了半天除了“微信”两个字听明白了以外,其余的一句没听懂。

“微信扫这。”秦远指着贴在收银台上的微信收款码说道。

“微信到帐二十二元!”

听着机器中传来冰冷的女声,秦远知道,这次交易结束了。于是头也不抬的继续鼓捣起自己的手机来。

“喽板,大火给用噶哈了!”

只见那老广打开玉溪烟,拿出一支叼在嘴上,然后伸手向秦远借起了打火机。

“玉溪都抽的起,还差一个打火机钱?”秦远暗自嘟囔了一句,随后伸手将手中的打火机递给了那个老广。

“啪~”

一声清脆的打火机电子触发的声音后,那老广点燃了口中的香烟。

“喽板,你呀抽呀颗了!”

那老广享受的抽完第一口烟后,从烟盒中抽出一颗递向了秦远。

看着递过来的香烟,秦远心想“这老广还挺热情!”,随后道了声谢,接过了香烟,也点了起来。

随即,二人抽着香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

虽然那老广的口音很重,但是秦远连猜带蒙的还是听懂了其中的一些话。

那老广说自己是刚刚来到此地的商人,想在学校附近开一家大的水果超市,找寻了半天,最终看上了离秦远所在超市不远的一个正在对外招租的理发店。

得知二人日后可能还会成为邻居,秦远开始活络了起来,一口一个“老哥”的叫着那个老广。

“老哥,您别看我这超市小,但是该有的都有!以后您那店里要是缺啥少啥了,直接言语,我亲自给您送过去!”

见秦远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那老广嘿嘿的笑了一声“那系即言的了!”

一颗烟抽完,只见那老广一指秦远脖子上戴的吊坠,好奇的问道“贼个洞sei吼漂亮,能把能给我看看?”

秦远小时候体弱多病,总是没缘由的哭闹,村子里上了岁数的人告诉秦远的父亲,说秦远这是被鬼怪一类的东西吓到了,需要烧一些拘魂码来收魂定魄。

所谓的拘魂码就是东北民间封建迷信中的一种符篆,需要那些出马的“大神”将其写在黄色的草纸上,焚烧后便可以拘回小孩被吓散的魂魄。

当时秦远的父亲为了拘魂码的事,没少请村里的“大神”们吃饭,可是烧了很多的拘魂码,秦远的病症还是没有消减。

就在村里那些所谓的“大神”们对秦远的哭闹都一筹莫展之时,秦远那从不着家的爷爷不知道从哪里返回了家中。

见到小秦远的症状后,爷爷亲手用桃木为其雕刻了一个吊坠。

吊坠两面的图案完全的相同,均是双龙戏珠的图案,栩栩如生,让人根本分不清前后。

吊坠雕成后,爷爷用自己指尖的鲜血为两条龙点了睛,然后交给了秦远的父亲。

当秦远的父亲把吊坠挂到秦远的脖子上后,果然秦远不再哭闹。

见小秦远不再哭闹后,秦远的爷爷又一次走出了家门。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秦远的爷爷,就连秦远的父亲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当然,这些都是秦远懂事后,听父亲谈起的,至于有没有那么邪乎,秦远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从小到大,秦远一直都把吊坠戴在身上。

此时见那老广想要看自己脖子上的吊坠,秦远想都没想便把吊坠取下来递了过去。

因为年头太久,加上秦远不是那么注意个人卫生的原因,木质的吊坠此时已经被秦远身上的油泥浸的黑亮。

那老广接过吊坠之后,只看了一眼,手明显就抖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一副震惊的表情。

秦远正低头吹着掉在收银台上的烟灰,根本没注意到那老广表情的变化,待其再次抬起头时,那老广的表情早就恢复了刚才的模样。

“真系个吼洞sei啊!”

赞叹了一声后,那老广一副不舍的将吊坠归还给了秦远。

随后,二人又闲谈了几句,那老广便转身离开了。

经过刚才的一系列交谈,秦远对那老广印象不错。

见到刚才二人用的打火机还在原处放着,秦远一想那老广没有火机用,于是急忙拿着火机跑了出去。

“呵~岁数不小,腿脚倒是怪麻利的!”看着四周已经没了那老广的踪影,秦远笑着说了一句。

插曲过后,秦远已经没心思再回忆以前那些糟心的事情了,于是便开始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手机。

秦远的超市虽然离学校很近,但是在校内领导的三令五申之下,加之校内的超市可以刷饭卡的原因,很多学生都不会舍近求远来秦远这里消费。

一下午的时间,除了附近居民区内的几个大爷大娘来买了几瓶打折的酱油外,秦远的小店里再没进来过一个人。

“唉~再这么下去,恐怕我也要步那家理发店的后尘了!”悲叹了一声之后,秦远趴在收银台上,开始准备去会周公了。

秦远超市所靠的校区是东校区,专门是为学工科类的本科生打造的,和东校区仅有一路之隔的是为研究生打造的南校区。

就在秦远和周公聊得正欢的时候,南校区中,靠近马路的一间高层教室里,两支军用望远镜正对着秦远的超市方向。

“姐,你说他能是秦叔的儿子吗?秦叔那么英俊潇洒,怎么会生出这么个邋遢不堪的儿子?”

说话的是一个十八九岁、长相甜美的小姑娘,一身的萝莉短裙套服,加上头后的两支大辫子,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而被小女生唤作姐姐的那个女子,看其样子大约也就二十刚出头。齐肩的短发,一身黑色的皮衣,加之精致五官下那一双透着冷漠的大眼睛,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欣儿,不可胡说!胡教授既然说他是秦叔的儿子,那肯定不会错的!”

被黑衣女子严色训斥了一番的小萝莉,在背后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一直睡到了天色渐暗,秦远这才逐渐转醒。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从小便喜欢读《三国演义》的秦远,学着里面诸葛亮的口气,装X的自语了一句便准备坐起来。

“我艹!”

刚刚还在自比诸葛亮的秦远,突然大叫了一声,差点从凳子上摔落下去,收银台边上的糖果、面巾纸一类的小商品被其抓散一地。

只见此时秦远面前正站着两个带着墨镜、西装革履的壮汉。

透过外面昏暗的路灯光,秦远发现这两个人的五官奇平,看上去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两位大哥想买点啥?”秦远一边颤抖着问着,手一边摸向了身后超市内灯的开关。

秦远的手还没等摸到开关,只见两个黑衣中的一人,突然掏出一物对准了秦远。

等秦远看清那人手中的东西是什么后,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只见那人手中的东西正是一支带着消音管的手枪!

“两位大哥,钱都在这里,求您千万别开枪啊!”

作为平头百姓的秦远哪见过这阵仗啊!一边手忙脚乱的从钱盒子中往出拿着零钱,一边带着哭腔的求饶。

“请随我走,家主要见你!”

对于桌子上的零钱,两名黑衣人看都没看一眼,只是冰冷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架着秦远出了超市。

一出超市,秦远便看到路边正停着一辆黑色加长版的林肯。

林肯后面的车窗缓缓的落下,里面传来一声有些玩味的标准普通话。

“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