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魔之世 > 正文
绯红之刃
作者:小里酱  |  字数:6684  |  更新时间:2019-04-21 17:05:05 全文阅读

两人来到了学院广场——异族加傲隐所袭击的地点。以广场为中心以及广场所在的周围的一切都被破坏的已不再是之前的那一番美好的景象。破烂残缺的建筑夹杂着燃烧的火焰,破碎了为碎片的洛维院长的雕像……一切的一切都刺激着笙,笙的内心莫名的兴奋了起来。此时此刻,在周围,警备队正与异族加傲隐战斗着,很明显的一点是警备队处于劣势。仿佛如同一样,可是差别却如此之大。激战中,一个异族加傲隐以魔法构筑成了一个尖锐的突刺形的武器,仅仅猛烈的一击,来不及施展防御魔法,就把眼前的一个警备队的身体撕裂开了一个口子,喷溅而出的鲜血,让脚边的大地变得稍微有些浑浊,伴随着惨叫声,倒在了地上。所有的警备队队员面对加傲隐的攻击时,都显得有点笨拙,不知所措。虽然魔法展开与构成不太相似,但就魔法咏唱的结果来看,是没有多大的差别的。可是来袭的异族加傲隐所咏唱的魔法强度却远远凌驾于警备队之上。是警备队太弱?还是异族加傲隐太强?还是因为其它的什么原因?普特学院警备队伤亡了一大半,而来犯的加傲隐却一个也没有伤亡,过不了多长时间,警备队会全被杀光的。这就是现实么?

“大家,坚持住,再多为孩子们争取一点时间。不要让那些家伙肆意妄为,后援队马上就会赶来。”娅嫚大声说道,警备队听到这句话后,信心和内心的坚定增加了很多,反击也比之前更加顽抗。即使这样,也是拖不了多长时间的,这是谁都明白的。

“好久不见了,我美丽的高脚杯,娅嫚。”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建筑物那里传来,听到声音后,娅嫚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同时两人朝着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望去,看到有两个人从那里正在慢慢向着他们走来,轮廓越来越清晰,白色头发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着装,在身旁的是一个蓝色长头发,并且瞳孔也是蓝色的少女,可以看出来是和笙一样的年龄。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帝名”娅嫚露出了不敢相信和震惊的表情,笙审视着这两个人,同时又因为老师的话语而感到疑惑不解,“老师难道认识这个人么?”

“嗯,以前我们是一个班上的同学……”听到老师的回答之后,笙感到惊讶,因为在印象中,娅嫚老师从没有向班里同学们提起过关于她以前的事情。

“来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稍微有点怀念以前的在这里的生活,就来拜访一下这里”名为帝名的男人如此说道。

“开什么玩笑?把这里破坏殆尽,摧毁这里的一切,有这样的拜访方式么?”

“不要生气啊,娅嫚。这样的拜访方式在‘加傲隐’是一种‘习惯’哦,你也是知道的,不过没有比在这里严重而已罢了。”

“那样的方式早就不存在了。不过,你们能来到这里,说明门口的守卫已经全军覆没了么?”

“是的,虽然说比之前的警戒度提高了不少,战斗能力也较之前强,但对我们来说终究还是太弱了,就那么一个不留地全杀光了。求饶声,惨叫声还真是让人愉悦。不过,不用担心,我们这次的目标仅仅是这所普特中学院,其它地方是不会去打扰的。”

听到帝名说的最后一句话时,笙内心的那份不安便烟消云散了,祎和萌平安无事,就是对笙最大的慰藉。笙不用顾虑这么多了,只管按自己的意识去行动就可以了。

“你这样说,就会以为我们会因此而感激你们么?”

“不,从来没想过这种事。选择了不同道路的两族之间这是不可避免的。你心里应该明白的,娅嫚。”

“话说,我刚才看到过老师的雕像了,洛维老师现在还好么?不向老师打声招呼可是不礼貌的。”

“还是很好的,老师现在已经是这所中学院的院长了,不过,老师是不大可能会来到这里的。”娅嫚回答道。

“是…么?现在已经是院长了啊。”听到回答之后,帝名仅仅说了这样一句话,就没再说什么其它的话,而是在沉默,大概是陷入了深思,透过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是在回忆以前的事情,那应该是他曾经在这里所留下的时光。

自始至终娅嫚老师与帝名两人之间的对话,对于笙来说都是无法理解的。笙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知,不管是对于这个世界,还是对于这个学院,又或是其它的什么事情。笙内心的疑问有很多,两族所选择的不同道路到底指的是什么?为此两族就一定要相互厮杀么?

“队长,这位就是你经常提到过的娅嫚姐姐么?”帝名身旁的蓝长发女孩问道。

“嗯,是的。”帝名的思绪回到了眼前,目光滞留在了娅嫚身上,缓缓地说道。

“娅嫚姐姐好!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约麦琳,你也可以叫我小琳啦。请多关照!”约麦琳对着娅嫚笑了笑,脸上充满了开心的笑容。完全看不出这是在战场上,而这就像是关系很好的两人之间才有的这种打招呼的方式。

“约…约麦琳?”娅嫚看着眼前的这名女孩,内心显得有点疑惑。

“对了,我应该要更详细地介绍下我自己,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呢。约麦琳,隶属于加傲隐突遣队的队员,大家平时都叫我小琳。”

“娅嫚姐姐,娅嫚姐姐,你好漂亮啊!队长经常向我提起关于你的事情,你们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好朋友的么?啦啦啦~~~啦啦啦,好朋友~~”。约麦琳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显得有点病娇和疯狂。

娅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感到压抑,帝名的脸上却一点表情也没有,是本来就没有表情么?还是扼杀了自己的情感?

“然后——旁边的那个是谁?”约麦琳突然认真了起来,眼神变得严肃,看向笙那边,语气很高傲。

“笙,我的名字是笙。”不知道怎么了,面对对方的挑衅,笙以一个不服输的语气回应道。

“哈哈哈哈哈哈,不错的语气哟,不过待会你还能叫嚣得出来么?”约麦琳以蔑视和嘲讽的口吻说道。

“放心吧,不会如你所想的。”莫名其妙地,笙回应了这样一句话。为什么呢?是因为内心充斥着战斗的火苗吧。

“再怎么说下去也是没有用的。和我战斗吧,娅嫚。麦琳,剩下的那个小鬼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了。我们之间只剩下这种方式了吧?”

“笙,那个女孩就交给你来对付。目前还不清楚她的实力,而你却完全是个新人。记住,不要硬碰硬,等待后援队的到来。”娅嫚这样叮嘱道。

“我知道了,老师。”

“都说了要叫我小琳…….”约麦琳显得有点不满,摆出了略显生气的表情,同时左手具现化出一把黑色的弓,黑色的弓被“黑色”所萦绕,周围的空气都显得凝重了许多。

此时此刻,周围也都在进行着战斗,但都没有谁来妨碍这四个人。周遭战斗的场面,仿佛就是为他们所搭建的舞台和背景。

“那么,流水加速——”话一说完,帝名就出现在了娅嫚的面前,右腿朝着娅嫚的方向径直踢去,娅嫚果断向后低腰,很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同时右手撑地,又以相同的方式回敬了对方。帝名则往后一跃,没有击中。娅嫚转而站了起来。

“娅嫚,来我这边吧。那儿不是你想要的生活,也不是你应该要待的世界。”

“不要再说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方式,我自己所选择的信念,我相信总有一天我所在的世界会迎来美好的。”

“不会的,等待的结果只会是欺骗与背叛。难道你忘记‘始源魔法研究’的教训了么?”

“我怎么可能忘记?因为那次事件,我的父母不在了啊。”听到“始源魔法研究”之后,娅嫚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情绪波动,大声喊道。帝名沉默……

说完。娅嫚摘下了她的眼镜,放在了一旁的废墟上的一块石头上。黑色的瞳孔在周围火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坚定与不凡。

“我明白的,娅嫚。那么让我们和以前一样尽情的战斗吧!”

“嗯,和以前一样。”娅嫚这样说,很显然她认真起来了。

另一边,约麦琳左手手心上具现化出了一把黑色的弓,右手上则具现化出了一支黑色的箭,放到弓上,瞄准着不远处的笙的方向,“你能接住这一箭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话刚说完,笙就把感知魔法全开,这样便可以尽量捕捉到箭的准向与轨迹。

“这样被当成活靶子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处境也不好应对”笙心里这样想着,同时感知箭的方位。目前还不清楚箭的威力,能躲过就躲过,如果躲不过去,就只有直接接住了。

“那么的话,就来吧!黑羽——解决掉他!”话一说完,黑色的箭如疾风一般朝着笙所在的方向飞去。

能抵挡的住么?不,抵挡不住。

“防御之力,坚韧。”笙把右手伸向前方,魔法阵展开旋转,即具现化出了一个暗灰色的盾,一瞬间,箭被强行改变了方向,偏向右后方飞了过去,打在了右后方其中的一幢建筑物上。

箭所抵达的空间,瞬间被黑色所笼罩,慢慢扩大为一个圆体黑色空间,很显然,黑色圆体空间里的“任何”全都被吞噬殆尽了。与此同时,盾的边缘出现了裂痕。

面对这一击,箭离弦的那一刹那,笙就明白,以他现在所学习掌握的感知魔法程度根本无法掌握箭的准确方位,只能判断大概的位置。而且,笙感觉自己无法抵挡这一击,没有办法,笙只能具现化出自己的武器——盾,来强行改变箭的轨迹。

看着身后方黑色所萦绕的空间,

“好大的威力,要是直接接住就太危险了。”笙心里这样想,然后又看了看盾的裂痕。

“哎,原来你的武器是盾啊!稍微感到有点无聊啊。”

“是盾就不可以了么?”

“不是不是的啦,很少见到具现化出的是盾这样的东西了。而且,拥有盾的大部分魔法师都偏向于防御,只是感到这样的战斗稍微有点无聊。”约麦琳显得有点失望。

“你的盾的边缘出现了裂痕,看来你的防御至多只能承受一击,承受不了更多的攻击吧。”约麦琳看了下盾的裂痕,说道。

盾的裂痕修复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如果约麦琳再用一次或者几次黑羽的话,笙要么躲开,要么就被吞噬。

“我还真是没用。”笙这样说。

“放心啦,你有没有用和我没多大的关系,我不会一下子就解决掉你的。至少要陪我多玩一会儿啊。” 说完,黑色的弓便消失了。

对于约麦琳来说,在战场上如何寻找乐趣才是应该关心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年龄和她一样大的对手。

“原来我并不擅长进攻,更偏向于防御啊。”笙意识到了自己的魔法特点之后说道。

“放心啦,我不会使用黑羽了。就来点基础属性魔法的较量吧,这样的魔法你应该学习过。”

笙只能面对,因为自己的无能,什么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始源魔法研究”等娅嫚与帝名之间的说话内容也传到了笙他们那里,即使现在有很多疑问要问,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等到之后在询问啦。

“呐,你不担心你的老师么?”约麦琳问道。

听到这一句话,笙整个人都懵了。笙没有回答,笙现在的内心情感状态已经变得迷离了。笙不知道怎么回答,担心?还是不担心?要说担心谁的话,笙一直都在担心着祎和萌。那么,娅嫚老师呢?每天认真讲课的娅嫚老师?

“真是个不错的反应。正因为是这样子,才被称为是普特所宣传的‘理念’和‘教育’啊。实际我呢,还是有点担心队长的,嗯…应该说是大家。”约麦琳大笑着说道。

“送你个礼物吧。冰之魔法!”

说完,约麦琳的上方所在的空间出现无数个雪白色魔法阵图案,寒气凌冽的冰柱渐渐从魔法阵的“里面”显现出来,透露出杀意。直指笙所在的方向。

面对这幅景象,笙不再思考刚才的事情,手中的盾还可以使用。

“贯穿吧!”

数几十个冰柱齐发,面对飞来的冰柱,笙显得很被动和不知所措,一边用盾抵挡,一边四处躲避。这波攻击结束后,来不及调整,“冰之魔法,贯穿!”笙以同样的咏唱魔法回击对方,而此时笙却伤痕累累。

“灵之魔法,凝聚!”

还没碰到约麦琳,冰柱像是撞到了一堵严密的墙,就在半空中破碎为了碎片,哗啦哗啦的落下。

约麦琳所吟唱的魔法为聚合魔法,能把空间里的“任何”凝聚结合于一起,形成一个高密度的屏障。

面对这一幕,笙意识到自己根本赢不了对方。攻击伤不到对方,面对攻击,自己也没有绝对的防御。

“如果只有这点程度的话,那未免也太不尽兴了。说到底,只是个自以为是的废物,什么都做不到只会做梦的废物。”约麦琳淡淡的说道。

笙感到窒息一般的心痛。约麦琳说的没有错,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也守护不了。一切都结束了么?祎?萌?

“是,敌人么?”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过来一个少女的声音。顺着那个声音望去,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正往这边赶来,是后援队。

走在前方的是那名说话的少女,可以看出和约麦琳年龄一样大。

约麦琳和笙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间接地缓和了笙当前的处境。后援队都参与战斗了,而这名少女却丝毫不在意周围的局势,仅仅是不紧不慢的朝着她们走来。

伤痕累累的笙自听到声音后,就一直望着这名少女,距离越来越近,少女的模样越来越清晰,纤细的身材,红色的长发,笙的心里不由得感叹道:KIREI 好美!

这名红发少女来到了狼狈不堪的笙的面前,一把抓住笙的衣领,问道:“你是敌人么?”笙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得无法思考。

“不…不是。”

听到回答后,这名少女便松开了手,朝向约麦琳。

笙近距离看着这名少女,从没有见到过的这名少女。近距离下,笙才发现这名少女的头发颜色不能说是红色。因为从头发的一侧到另一侧红色渐渐变淡,直至末梢的长发变为了白色。

“那么,你就是敌人了吧?”这名少女朝着约麦琳问道。

“是的呢,所以你是来阻止我的么?”

“是的。”

“你离开这里吧,我们已经到了,不用再担心了。”这名少女回头对着笙说道。

是的,后援队已经抵达了。笙也因此得救了。

“你…你的名字是什么?”狼狈不堪的笙不知道怎么了问了这样一句话。

“名字?……..?我的名字是彩。”这名少女显得有点意外。

“彩,要小心。她的弓不好对付。”

彩稍微歪着头,并没有说话。‘小心? 是什么意思?’

说完,笙便离开了,来到了后援队所在的救援区里。

“让我当你的对手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说起来你们刚才那一幕很好笑的哎。”

“稍微有点无法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和你怎么沟通不了啊?还是直接陪我玩耍吧。”

黑色的弓再次显现。彩右手上则具现化出了一把红色的剑,血的颜色。不远处的笙一直注视着这里,当看到颜色的时候,笙感到惊讶。

“红色?难道你是?”约麦琳看到所具现化出的血红色的剑的时候,惊讶的说道。

“看来这次袭击还是有点收获的。”

“去吧,黑羽。”

黑色的箭袭来,彩双手持剑,朝着箭飞来的方向一劈,便抵消了攻击,或者说是其威力超过了黑羽的威力。

“哎,不错呢。”看到这一幕,约麦琳说道。

彩双手持剑,径直往约麦琳加速跑去。

“没办法。”

黑色的弓转变了拟态,黑色萦绕变换着,最终转变为了一把黑色之镰。约麦琳随即也向着对方加速跑去。两把武器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以变换拟态的魔法具现化属性的武器么?”

“是的呢,怎么样?这种属性很罕见的哟。”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不是么?”彩说完,便用力压了回去,约麦琳被弹了回去。

“当然是很有意思了。而已能够和红色属性所持有的魔法师较量,难道你是‘始源魔法研究’所幸存的孩子么?”

“嗯,是的。”彩回答道。

“我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不用伤心,我也是那次研究幸存的孩子。”

“伤心?为什么要伤心?”

“难道你连最基本的情感都被去除了么?真像是普特会做出来的事情。”

“你不进攻的话,那我就进攻了。”说完,彩再次跑向约麦琳。

“冰之魔法,贯穿!”约麦琳咏唱者。

冰冷的冰柱齐刷刷的飞去,在这么近的距离应对这些冰柱是比较难的,彩放慢脚步,用剑把冰柱全都切成了碎片,一个不剩的。随即再次向约麦琳跑去,但是,中途却被“地面”所缠住了,动不了。

“不介意我耍点小聪明吧?”约麦琳看着彩说道。

“没关系的。”

“血之契约,归零。”彩把剑插到地上,同时咏唱者这个魔法。话一说完,地面上所被施加的魔法被还原为初始状态了。

“这样的魔法咏唱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看来你能和我尽情的玩耍了。”约麦琳看到这一幕后说道。

拿起黑色之镰,约麦琳跑向彩,彩拿起红色的剑也跑向约麦琳。碰撞的响声不断传来,双方不差上下,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

“森之力,藤蔓。”约麦琳咏唱者,即时间,显现出一个绿色的魔法阵,带刺的藤蔓刺向彩,“血之献祭,无求。”说完,彩的前方出现一个红色魔法阵,直接吞噬掉了藤蔓。

远在一旁的笙一直注视着这两个人的战斗,关于她们之间的战斗,笙什么忙都帮不上,要是这名少女不赶到的话,笙可能就会被约麦琳杀死吧。随着后援队的赶来,整个战场的局势也明显好转了起来,再过不久就能击退加傲隐了。而此时此刻,每一个人都在战斗,唯有笙一个人在远处安全的地方,笙感到压抑。

“稍微感到有点开心了!”约麦琳说道。

“是敌人的话,就一定要除去。”

“哎,哎……你怎么这么死板啊?”约麦琳显得有点生气。

彩没有回答。

“算了,那么下一个就让我发起攻击吧。”约麦琳说道。

“黑色暗印!”

一个黑色圆形空间显现出来,像是一扇异世界之门。接着,从空间的那一侧,慢慢走出来另一个“约麦琳”,相貌和约麦琳完全一样。

“琳,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你现在还好么?很少见你会叫我出来。这次是遇到什么特殊情况了么?”从空间里来到这里的“约麦琳”对着约麦琳问道。

“才不是呢,人家是想你了嘛~~~~”约麦琳撒娇道。

“真是的,你还真是一点样子都没变。”

“啊啊啊~~被你发现了啦。实际是你看啦,那个女孩和我们一样,同样是‘始源魔法研究’的幸存者,属性为红色。是遇到一个很厉害的对手啦。我一个人稍微有点打不过的啦。”约麦琳卖萌的说道。

“嗯,我清楚了。毕竟我们两个在一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约麦琳”对着约麦琳说道。像是姐姐对妹妹那样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笙彻底完全崩溃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