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山海新世界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难题
作者:远山远  |  字数:5023  |  更新时间:2019-08-25 21:56:28 全文阅读

“这么说一目五先生,并不肯给我们几人留三分情面了?”说话的不是那中年人,而是那个小女孩,不过这一开口声音暗哑,就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似的。

“无妨,无妨!你我之间本就没什么情面嘛!”店小二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随意的挥了挥手,语气里听不出什么特别的含义。

“那就只好得罪了!”一直恭敬站着的中年人再次拱手,随后便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符,闪电般出手直接贴在了那店小二脑门上。

老杨在一边看的仔细,那张黄纸符其实并没有接触到店小二的皮肤,在离店小二皮肤一丝的距离,便被一层让人一看就觉得烦闷恶心的黄绿色烟雾阻挡下来,每一丝接触到纸符的烟雾都会被符纸上的力量烧成淡淡青烟,只不过眨眼间,青烟已经像是从炉膛里喷出来一样浓密,下一个瞬间,整张黄纸符嘭的一声燃烧了起来,而那店小二则是身子一软,直接顺着柜台滑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这个呢?好像没有染上恶疾!”那个最先进来的老者向老杨这边瞟了一眼,淡淡的说着,说话间头上银丝飞舞,倒像是活过来一般。

“这位先生想必也不是寻常人,老幺不用太过紧张了!您说呢?大姐?”中年人低头看了看店小二,发现他没什么大碍,便走回桌边坐下,恭敬的对那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的小丫头询问。

只是这中年人对那七八岁的小丫头口称大姐,却对那七老八十的老头叫老幺,让人觉得十足的怪异和滑稽。

“这位想必是同道中人!只是恕老妪眼拙,也没看出道友仙家何处,师承哪位!”那小女孩转头看向老杨,将老杨上上下下的扫了许久,眼神在那柄横在桌上的长刀上尤其停了许久。

“三位可也是为了那一目五来的?”老杨反问,随后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来历:“我是外来者!受了袁天罡袁公委托,来查办这一目五之事!”

“哦?外来者?袁老弟托你来查办?”那小女孩有些意外的看了老杨一眼,她真没看出这人有什么实力当的起这个任务,不过既然袁天罡委派他来想必也是有些实力,不由接着问道:“那小友可知这一目五先生是何来历?有甚本事?”

“这倒不曾得知!我不过是个小角色,倒要向几位讨教!”老杨说着话便站起身来,走到他们这桌坐下,随手掏出几瓶酒放在桌上,自顾自的拿了一瓶喝起来。

那鹤发童颜的老人鼻子抽了抽,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老杨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伸手拿过一瓶递到他手里:“咱们边喝边聊!”

这下那老者是再忍不住了,结过酒瓶仰头就灌,一口气喝下去半瓶都多,然后才哈出一口酒气,大赞好酒!

那小女孩和中年人摇头苦笑,对视了一眼也是一人拿了一瓶酒过了,喝了两口,那中年人才说道:“既然这样,我也就给小友说说,这一目五,乃是一只不知来历的大妖,也被叫做五奇鬼!其中四人无眼,只有一人生有一目,其余四人皆为这生有一目的妖马首是瞻!五鬼永远同出同入,以鼻嗅人,五鬼皆嗅一人,则此人必然患病身死!”

“一嗅?便死?”老杨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诧异的问着。

“对!这五鬼各自带着一种恶疾,分别是瘟、疫、瘴、痨、疮,被一鬼嗅则病,五鬼同嗅则死!”那老头喝的高兴,随口便解释了一下。

“嘶…”老杨小抽了半口凉气:“这个有点厉害!这五病都是要命的玩意!话说,有什么办法能干掉它么?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斩杀一目五?”被称作青城三老的老中青三人同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杨,依然是那中年人说道:“一目五先生只能驱逐不可斩杀的!”

“只可...驱逐不可斩杀?”老杨诧异的问道:“这...此话怎讲呀?”

“这一目五乃五瘟所化,汇聚千里疫病所生,驱逐到山野荒漠无人居住之地倒也罢了,如若将之斩杀,那方圆千里之内,必然是人畜无活,尽皆患病而死,你说这不是不能斩杀么?”那鹤发童颜的老者一手提溜着酒瓶,大着舌头给老杨解释。

“还有这种说法...”老杨摸索着下巴,眉头皱成一团,他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后果,这么说来倒真是不能杀之后快了。

但是转念一想,袁天罡给的任务就是斩杀一目五,这任务介绍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那也就是说老杨必须除掉他才能完成任务,现在这三人说的不能杀显然跟任务是冲突的,这已经算是和系统对着干了,显然是不太靠谱。

“袁公说起此鬼,明白告诉在下是斩杀,不是收服或者驱逐,显然是有办法将至斩杀的...”老杨想着就不自觉的念叨出来。

“哦?袁老弟确实说的是斩杀?”那小姑娘模样的大姐惊讶的接话,显然袁天罡说过的话对她来说还是很有些说服力的。

“对!是斩杀!”任务提示就在那摆着,老杨当然不会记错。

“袁老弟没给小哥什么提示么?既然他说可以,想必是有什么我的等不知道的秘法,此处没有外人,小哥不如说出来我们参考参考!”中年人迫不及待的接话,显然也是很在意这事。

老杨低头思考,把袁天罡和李淳风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来来回回的想了好几遍,确实没发现其中藏着什么机锋,摇了摇头,说道:“确实没什么交代,只是说斩杀!”

“这样...就很难办了呀!”中年人也是眉头紧皱,半晌,才继续说道:“不如我们今天先休息一晚,待到明日再好好参详参详!”

正说着,刚刚倒地不起的店小二已经哎哟哎哟的醒转过来,刚一醒来,便使劲的摇着脑袋,片刻后显然是完全清醒过来,左右看了看,见到老杨他们四个人显然也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紧过来给几人作揖致谢。

“谢就不必了!给筛上几斤好酒,做些热菜来,我们吃饱喝足了休息一晚,明日便去找那妖怪的麻烦!”那鹤发童颜的老者一瓶酒下肚,显然是没喝好,反而喝发了性子,此时见到店小二醒转过来,马上就要酒要菜。

店小二应了一声,赶紧抱了一坛好酒过来,跑去后边做了几个热菜端上来,这小店里也没别人,连掌柜厨子都见不到,就只店小二一人忙前忙后,显得颇为怪异。

老杨此时的心思已经不在喝酒上了,手里拿着酒瓶子,冥思苦想解决的方法,却是不得门路,眉头皱成了川字。

那三人吃饱喝足也看到老杨的模样,那中年人开口劝道:“小哥也不必太过担心,即便无法斩杀了此妖,驱逐也是可以的,我等几人百年间也做过几次,当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这中年人还以为老杨是为了这事烦闷,哪里知道老杨这任务限定是必须将之斩杀,要不不算任务完成。

老杨不说话,仰头喝酒,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念头,思前想后的也不得门道,讲酒瓶放在桌上,突然就一眼扫到了自己横放在桌上的那柄长刀。

脑子里灵光一闪,仿佛有什么关键被自己忽略掉了,又想了一下,发现好像确实是有什么关键藏在这柄刀上。

酒瓶还没放稳,老杨便一把抓过长刀,没放稳的酒瓶晃了两晃,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老杨却是已经顾不上一个酒瓶,长刀拿在手中,一眼扫过这柄入魔长刀的属性,心里已经有了些许计较。

正喝酒喝到兴头上的青城三老被老杨这突然抽刀子的行为吓了一跳,纷纷抬头戒备,四下里却并没什么异样,不由好奇的看着老杨。

老杨却是面带神秘,抬头问道:“三位前辈,小子请教一件事!”

“但说无妨,只要我们三人知道!”小姑娘大姐率先表态。

“我想请问三位,你没说,这一目五先生,和九尾族前辈的怨灵比起来,哪个狠辣?哪个凶历?”老杨嘴角勾笑,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

“九尾族?”

“前辈?”

“怨灵?”

青城三老三人对望一眼面面相觑,半晌那位大姐才问道:“不知是九尾族的哪位前辈?九尾一族世代和善,没听说族中出过怨灵!”

显然是这三位根本不太相信老杨的说法,看这三人的表现,老杨心里已经有了三分把握,脸上笑意更浓,说道:“不知诸位可知九尾族东渡倭国的玉藻前前辈?”

“嘶...”

玉藻前三个字一出,三人同时倒吸了口凉气,毕竟这位名声太甚,作为修道中人,要说不知道,那可就有点太过分了!

“你是说…你手上有玉藻前的怨灵?”那大姐语气中有七分震惊,还夹带着两分的不信和一成愤怒。

“前辈休恼!听我说完!”老杨赶紧摆手,这要是被误会了,那柄大剑他就不见得吃的消,更不要说对方人多。

“事情是这样的!我手上有一柄玉藻前前辈用过的长剑,据说是玉藻前前辈斩杀倭国大妖八岐所用,只是后来玉藻前前辈也身死此剑之下,示意玉藻前前辈怨灵便附在剑上,我刚刚所问的就是此事!”玉藻前在怎么死的老杨不关心,但是怨念附在剑上,那是武器介绍上明明白白写的,想必不会是虚言。

“如若真是玉藻前前辈的怨灵,那事情就好办了!一目五虽然恶疾所化,但是比起九尾一族都要差些分量,更不要提是玉藻前前辈的冤魂了!如果果真如此,那斩杀此妖,倒也不是难事了!”大姐认真的想了半晌,点头肯定了老杨的说法。

“那好!前辈可知这一目五在何处落脚?我这就去收了这妖孽,为百姓除害!”老杨一手握刀,瞬间豪气干云。

“此事不必着急!待明日天亮,我等一同前往,小哥看可行么?”大姐劝道,大晚上的跑去和妖怪火拼,怎么想都不是个很明智的事情。

老杨这正兴头上,却被这一提醒也觉得的不妥,顿时悻悻的不再言语,绝了这个念头,只与三人坐着聊天喝酒,倒是也还惬意。

这三人老杨当然不认识,但是如果他去问任何一个NPC,大名鼎鼎的青城三老,还真是有点谁人不知的意思,这三人修行有道,阅历更是丰富,与老杨畅谈一场,倒是让他知晓了不少游戏中的隐秘,可谓是收获颇丰。

一顿豪饮,老杨反正是喝爽不会喝醉,最后三人酩酊大醉,老杨正在兴头,但是对着三个已经桌子底下的醉鬼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各自休息就不多赘述。

第二天天一大亮,老杨就早早起来,一目五的事情要尽快解决掉,他可没忘了还有直播的事要忙。

分开半天,各人也都给老杨回话,对于直播的事情所有人也没什么意见,索性老杨就准备从今天斩杀一目五开始,事情凑到这里,刚好算个噱头。

外边的事老杨是管不着,随手打开了开始直播的按钮,老杨敲响了青城三老休息的房门,这三人虽然头天喝了个酩酊,但是毕竟是修道之人,也没有醉到起不来的程度,不过片刻,那中年人就开门请老杨进屋。

老杨来意三人自然心知肚明,略略寒暄了几句便直奔正题。

“那一目五需要活人生气,但是他停留的地方却是死气最重的地方,这县城此刻十室九空,死气最重的地方莫过于城外义庄了!”大姐摆弄着手中的花布包袱,随口便说清了一目五的下落:“城外五里,便是县城设立的义庄,当然义庄旁便是墓地,我们去那里寻找,定然是有收获的!”

“那咱们现在就出发?”老杨迫不及待,那个觉醒技能挠的他有些痒。

四人出发,青城三老脚程极快,老杨开了御风术也不过是勉强跟上,这NPC的实力实在是不能按常理来算。

五里路程,盏茶的功夫便已经能看到城外墓地所在,一片薄雾笼罩在墓地上,讓这片死者入土的地方更显得阴森恐怖。

老远的,除了点点磷火,唯一能看到的光亮便是义庄门前烧着的两盏明灯,此时天还没大亮,隔着薄雾看过去,两盏明灯就像是两颗黄豆粒一般,飘忽不定。

离义庄还有百多米,四人便一起停了脚步,这地方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的去处,四人停下,开始各自做着准备。

老杨是没什么好准备的,装备在身上穿着,食物药物在背包里装着,那青城三老却是如临大敌一般的把身上的东西看了又看整理了一遍又一遍。

一切准备妥当,四人信步向着那阴森恐怖的义庄走去,离义庄还有二十多米,四人一起停下了脚步,眼前晃晃荡荡的站着几十个面白如纸的死人!

虽然知道这是游戏,眼前的景象还是吓的老杨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幅行尸走肉的场面,电视里看看那叫刺激,明火执仗的出现在眼前,那就是刺激过度了。

“怎么办?”老杨小声的问着。

“反正躲不过去!那便杀过去吧!”中年人朗声说道,随后便有些不忍:“可怜这都是城中百姓,遭此横祸!”

“算到一目五头上好了!”老杨召出五色剑影,却是没敢用那柄妖刀,他怕一个不小心再自己把自己弄死,况且眼前这帮一看就不是活物,天师伏魔剑显然更加对路。

四人冲上,这短短二十几米的路程却是充满了险恶,这些死而复生的城中居民,都变化成了僵尸,防高血厚,等级也都是和老杨不相上下,三十级左右。

这让老杨的攻击总有一些不够看的错觉,虽然他几乎每次都能打出致命一击,但是属性决定,他少说也要两下才能干掉一个僵尸。

这短短的一路上少说也有上百,等到终于杀到义庄门前的时候,不说费了多大事,老杨的经验都涨了肉眼可见的一小截。

义庄朱红色的大门大开着,里里外外的雾气几乎浓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除了灯笼上那两点黄豆粒大小的火光,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一点可以证明是在人间的东西。

四人站在义庄门口,左右望了望,大姐开口向里高声招呼:“一目五先生!可否出来一叙?”

这个场景无比的诡异,几个大活人冲一个只停放死者的房子高喊出来一叙,这换个普通人看到,怕不会以为这四个也是非妖即怪,偏偏,更诡异的事就发生在所有人的眼前。

义庄院内的浓雾突然变的稀薄,从大门到停尸房间突然出现了一条没有雾气的通路,就像是有人在招呼几人进去一般,随后,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自停尸房中响起:“青城三老驾临此地,不如到内里说说话,在门口站着也不是待客之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