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诛仙武途 > 正文
第一章 因祸得福
作者:风寒得治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19-08-07 23:58:02 全文阅读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正是八月天时,北漠边境一夜之间,大雪纷飞,琼瑶匝地,向元国镇北大将军凌志的府邸就在这北漠边境北漠城中。

向元国东南直面淮海,西北两面有强敌围绕,凌志在三十年前受向元国先皇所托,镇守向元国北漠边境,封为镇北大将军。

……

一大清早,凌府书房中,凌向元正坐在桌子边,认认真真地练习书法。

他穿着一件崭新的皮袄,眉目清秀,身强体健,白皙的脸颊被寒风吹的略略发红,他手中正捏着一支墨笔,在写着什么。

书房内,四壁挂满了书画,书架上摆满了书册,半扇窗户被他推开,院中大雪紧落,寒风从窗户中吹了进来,他精神一震,奋笔疾书。

凌向元手起笔落,“天道酬勤”四个行书大字跃然纸上,这四个字苍劲有力,冲和雅致,刚柔相济,嫣然有一股书法大家的气势。

“比起青玄哲的字,我的还是差太多了。”凌向元感叹了一句,起身看着书房正中央挂着的一幅帖子。

帖子是上好的宣纸,装裱的极为奢华,上面写道: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这短短的一首诗,迸发着一股狂放不羁之意 ,字体更是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浑然天成,带着一股子凌厉的剑意,落款人是向元国第一书法家青玄哲。

这幅《入京帖》本来是青玄哲留给向元国先皇的,向元国先皇念凌志镇北有功,就把这幅帖子转赠给了凌志,几经周折,最终落到了凌向元的手中。

“看这幅《入京帖》中的剑意,就知青玄哲前辈修为高强,可惜我愚笨,迟迟不能修练到武师之境……”凌向元看着字体感叹道。

他六岁开始习武,如今已是十六岁,十年过去了,只是堪堪踏入武徒第九重天,修练速度之慢,比之常人都相差十万八千里。

向元国尚武,武者修为划分了五大境界,分别是武徒,武师,武宗,武王,武帝。而每个大境界又划分了九个重天,每一重天之间又相差甚大。

武徒者,激发身体潜力,武徒一重天便能以一敌十,拥有五百斤之力,依次类推。等修练到武师之境,内劲化为元气,方才初窥武修门径。

四年前,北漠羯国大举来犯,他曾亲眼见到父亲站在城墙上一声大吼吓退百万敌兵,他的父亲是一位武宗,实力就已如此,至于其他境界,更是可望而不可即。

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他摇头叹气,晋入武师境的希望渺茫,父亲让他明年春天入京赶考,以后就只能做一个文官了。

他一心想成为一个强者,证明给他父亲看,只可惜生性愚笨,虽然有父亲这个名师教他,但他却在武学方面没有丝毫天赋,修练到武徒九重天也全是靠他勤奋刻苦努力来的。

他修练了十年,十五岁时才到武徒九重天,可见其武学天赋薄弱,比之常人都有所不及。

父亲凌志对他很是失望,但又不甘他平庸一生,见他书画文章方面,认真苦学,略微有点成就,颇为欣慰,准备让他明年入春时进京,考取功名,做个文官,也算对凌家祖辈有个交代。

凌向元在房中叹气,想到父亲失望的眼神,心里气恼自己为何如此愚笨。

“也许这就是天命。”

良久,他微微一笑,自嘲一番,静下心来,坐在桌边提笔练习青玄哲做的一首诗。

“魔客缦胡缨,吴勾霜如雪,银鞍照白马,飒踏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凌向元一边朗声读着,一边写着。

这是青玄哲只身一人独闯北漠时做的一首《道客行》,他如是想着,月光如水覆盖在大漠之上,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手提长剑,纵马在大漠中驰骋,长剑出手,十步一杀……

凌向元愚笨,读书只知道勤奋刻苦,所以心无杂念,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他手中的笔仿佛成了一柄长剑,自己化身成了剑客。

只见他双目紧闭,手中墨笔飞舞,似乎顺从着什么轨迹滑动,又似冥冥中有高人指点,手捏墨笔,闭目而舞,杂乱无章却有迹可寻。

他时而手捏剑诀,时而出拳出掌,时而静,时而动,这一静一动,一快一慢,仿佛暗含着天地大道。

“铮铮铮……”

随着凌向元舞动的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熟练,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入京帖》突然泛起了荧光,帖子上的字开始跳动,仿佛活了过来,传出一声声金铁交鸣声。

只见《入京帖》上淡白色的剑气纵横,铮铮声不绝,忽然这些剑气一股脑儿涌进了凌向元的身体中。

凌向元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的意识却是非常清醒,他心无杂念,意识飘出了体外,他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身体在手舞足蹈。

墙上《入京帖》的异动,他也察觉到了,但是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看着剑气涌入他的身体中,他却做不了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气入体。

剑气入体,他的身体经脉百穴中如同百万只蚂蚁啃噬,他眼神中带着痛苦之色,却依旧咬牙坚持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一个时辰过去,凌向元的身体渐渐地停止了舞动,他的意识也慢慢地掌控住了身体。

砰的一声,凌向元精疲力竭的倒在了地上,他口中喘着浊气,黏糊腥臭的汗水早已打湿了衣衫,窗外的寒风吹进来,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

休息了一会儿,凌向元支撑着疲惫的身体盘膝坐在地上,万蚁噬体的感觉慢慢的停了,身体里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刚才剑气涌入他的身体后,沿着他的经脉百穴流动,最后汇入了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篇经文。

凌向元顾不得身体散发的腥臭,将思绪全部放在了那篇经文上,经文简简单单,只有几百个剑气构成的行书大字。

只是这些字都是古字,如同鬼画符一般,歪歪扭扭,七上八下,乱糟糟的连在一起。

好在凌向元勤奋好学,对于古字也是深有研究,他将经文捋顺,细细揣摩良久,才知这是一篇道家的练体诀,名为乾坤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凌向元读着乾坤诀,感觉跟道家的《道德经》有些相似,不过这乾坤诀却是讲武修入门基础的关键,是道家弟子武修筑基的不二法门,只适合武徒修练。

经文中说,人的身体暗含天地大道,武修注重开发身体的潜力,武徒每一重天极限可达千斤之力,但要引用自然之力做辅。

凌向元仔仔细细地阅读完后,有些不解,武徒每一重天向来只有五百斤之力,怎么这篇乾坤诀中却说能达到每一重天千斤之力。

他脑海快速思索,可是他对武学一窍不通,蠢笨的脑子哪能明白这些道理。

过了良久,他气恼地起身,心想他现在都已经武徒九重天了,这本乾坤诀与他来说无用,就如同鸡肋一般,弃之可惜,食而无味。

很快他将心思平静下来,转身看向墙壁上的《入京帖》,帖子早已恢复平静,并无什么异样。

他跪在墙边,对着帖子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傻乎乎地说道:“前辈一片好意,晚辈却无福消受,多谢前辈的好意了。” 

他想这乾坤诀藏在《入京帖》,自是青玄哲前辈留给后辈的一番机缘,如今自己得了这乾坤诀,虽然无用,但至少是青玄哲前辈的一番好意,自己也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

磕完了头,凌向元长出一口气,他人虽傻,但研读文章字句,深知滴水之恩,当以涌泉想报的道理,心下暗暗发誓,若以后有幸遇见青玄哲前辈,定要感谢一番。

“刚才那种状态是怎么回事?”做完这些,凌向元想起了适才那种意识掌控不了身体的情况,心中疑惑。

他对修练方面一窍不通,想要出去找凌志问问。

他打开房门,已是正午时分,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忽觉的鼻中一阵腥臭,低头看去,原来是刚才身上流出的汗水。方才他将精力都放在了乾坤诀上,这时顿觉浑身黏黏糊糊,腥臭难挡。

“向元,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他傻笑了一下,正准备去洗澡,院内传来了父亲厚重的声音。

一个身披狐裘大衣的中年男子冷着脸向他走了过来,男子约莫四五十岁,唇边残留着胡渣,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杀伐之气,中年男子正是向元国镇北大将军凌志。

凌志膝下只有凌向元一个独子,虽然凌向元蠢笨,没有习武的天赋,但是凌志却不肯轻易放弃,仍是每日中午教他修练。

平日里都是凌向元先到演武场的,今日凌志照旧去教他修练,等了半天也不见凌向元,以为凌向元轻视怠慢, 便亲自过来找他,没想到大老远闻到一股恶臭,似是从书房中传出来的,便顺路过来看了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