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人王 > 正文
第十章 神像流血
作者:烟酒人  |  字数:2126  |  更新时间:2020-05-30 19:58:34 全文阅读

一座石像,高逾数十丈,由非常普通的岩石打造而成,高大,但却也并不普通。

岩石雕刻而成的面容,并没有丝毫僵硬之感,栩栩如生。

甚至,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威严,仿如那久居高位的王者,哪怕他不动,只是静静的矗立在那里,依然有着睥睨天下的威势。

这是一尊强者的神像!

强者,哪怕并不是血肉之躯,依然有着强者的威势!

强者,不可冒犯,也不可亵渎!

然而,此时此刻,这座石像,也可以说是神像,容颜依旧,但眼中却露出惊恐之色。

尤其是,当一道惊雷在万丈高空炸开的那一瞬间,神像整个都颤抖了。

面容扭曲,眼中爆发出万丈光芒,却没有丝毫威严,反而像是那绝望时候的挣扎!

恐惧……

突然……咔嚓……

神像龟裂了,弥漫出了殷红……

就在此时,光芒一闪,一道枯瘦的身影降临此地,蓦然看见那不断龟裂而流血的神像,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大同喃喃自语,苍老的面容上满是惶恐之色,显然震惊到了极点!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座神像的来历……

曾经,他修为通天,豪气万丈,不止是威震凌云州,就是在整个天澜大陆,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是他,让原本非常弱小的四象门崛起了,成为了凌云州第一门,万族共尊。

直到如今,哪怕他已经消失了数以万年,哪怕如今的四象门已经不复往日的辉煌,但依然没有人敢挑衅四象门的威严。

四象门,依然是凌云州第一门,当之无愧!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哪怕他如今真身已不在人间,但有一座神像震世,就已经足够了。

真正无敌的强者,震世之时根本就不用真身降临,一座神像,一个名字,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尊曾经威名赫赫的无敌强者,他留下来的神像,竟然在龟裂,竟然在流血,竟然在恐惧?

为什么?

不应该啊,强者,怎么会恐惧?

苏大同抬头看了看天,厚重的岩石层也挡不住他的目光,但是,他依然什么都看不见。无尽而又深邃的天空什么都没有,星辰等物都仿佛已经隐匿了,又或者,被那无尽的黑暗给吞噬了……

但是,苏大同的耳边却仿佛有一道威严而又让人恐惧的声音在回荡,那是……惊雷的声音!

就是那道突如其来的惊雷让那座神像龟裂,流血,恐惧!

而如今,惊雷已然不再,却依然有余威留存,让苏大同都难以承受。

噗……

苏大同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仿佛瞬间就苍老了几十岁。

“爷爷……”

就在这时,光芒一闪,一道倩影降临此地,苏婉儿来了。

苏婉儿一来就看见自己的爷爷吐血,顿时惊呼一声,俏脸煞白,急忙上前扶住自己的自己的爷爷。

“我没事。”

苏大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敢再去看那无尽的虚空,因为他知道,有些东西,就连他,也触碰不得。

触之,必死!

“爷爷,您都吐血了,还说没事。”苏婉儿嗔怒的看了爷爷一眼,就要扶着爷爷坐下。

同时,苏婉儿的心中也震惊到了极点。

从小就跟着爷爷长大,可以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爷爷,别看爷爷看起来苍老无比,更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但那只是表象。

她的爷爷是强大的,修为之深,就是比起四象门的门主来讲,那也不逞多让。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可怕的老人,竟然吐血了?

苏婉儿实在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让爷爷吐血?

苏大同没有回答苏婉儿,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扶,喃喃自语道:“难道这是天意吗?我四象门辉煌太久了,这是……要到了落幕的时候了吗?”

月有阴晴圆缺,四季有变换,人有生老病死,万事万物都有轮回,从生到死,从辉煌到凋零……

一个门派,同样也是如此,没有真正的永恒,再强的门派,也有凋零和落幕的时候。

苏大同明白这个道理,他也知道四象门终究还是会在时间长河中逐渐走向衰落,直至凋零,甚至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

但是,苏大同却同所有的四象门门人一样,不希望四象门在自己的手上衰落,凋零。

看着自己的爷爷,苏婉儿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伤感,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实在是太凝重了,强如苏婉儿,也感觉到了一阵莫大的压力。

良久,苏大同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浑浊的双目爆发出一阵精光,一抬手,一片金色的光芒瞬间覆盖在了神像的身上,强行止住了神像龟裂。

不过,在同时,苏大同又一次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

苏大同很庆幸,好在那道惊雷已经消失了很久了,余威已经不再,要不然,以他的修为,定然不能阻止神像龟裂。

一旁的苏婉儿深深震撼,她虽然知道这里有座神像,也见到过几次,但其实并不是很清楚这座神像的来历。一直以来,苏婉儿都认为这只是一座单纯的石像而已,就算石像的真身曾经强横,那也只是真身,而留在这里的只是一座石像。

石像就是石像,就算被称为神像,那也只是对强者的尊称,并不能说明石像本身就如何。

而如今,神像在龟裂,在流血,而她的爷爷为了阻止神像龟裂,竟然还受伤了?

想不通,不敢想,太可怕了,已经超出了她理解的范畴,不在同一个级数上。

苏大同的声音打断了苏婉儿的念想,“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得如何了?”

四象门沉寂千万年的神像突然发生异变,又没有明显的敌人来袭,唯有一道不知所谓的天雷。

如此异象,身为四象门四大长老之一,又精通卜算之术的苏大同怎么可能还坐得住呢?必定是竭尽所能的进行推演,哪怕因此而遭受天谴也在所不惜。

然而,终究是没有能阻止石像的龟裂,唯有推算出了一个非常模糊的答案。

罪魁祸首或许就在四象门,而且,似乎在西方。

所以,这才有了在外门弟子处的那一幕。

烟酒人
作者的话

为了生活,兄弟我跑外卖跑了几个月,钱钱没挣到,时间还耽搁了,现在兄弟我又回来啦,大伙些给点票票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