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至尊曲二 > 正文
第十七回 王第尊少
作者:王昭之  |  字数:2032  |  更新时间:2019-08-31 00:04:46 全文阅读

主持人拿着麦克风站在台上,朗声道:“各位美丽的小姐和俊帅少爷,大家晚上好!今夜迎来了又一届的双十会,国内青春人士齐聚一堂,携谋发展,实在幸甚。现在我宣布,第三十届双十会正式开幕!”

  “按此会三个序程,第一为介绍列序,第二为互动交流,第三是结尾离场。”

  “下面开始第一环节。首先有请京城四少,他们分别是贺云涛、刘宇平、张世宇、李诚志。”四少衣冠楚楚,昂首挺胸,威仪出场,在阶廊口微笑招手众人,然后在众人欢呼声中一步步下阶而去,可谓风光无限。

  “下面出场的是京都王第九人,她们依次是龙凌音、连欣雨、郑云洁、尚依轩、曲英凤、曲月峰、王临风、周叶兰、周叶静。”

  看着九人闪亮出场,从阶顶端庄而下,俞雅南看着欢声惊呼的人群,扭头笑道:“小昭之,你很幸福,有这么多俊男美女在身侧,真是羡煞旁人。”

  “雅南姐姐取笑了,所谓福祸相依,万物的本质皆为相同,外在的形态即使变化无端,但拥有的本心始终同处一线,因此,于我而言,她们只是九位与我有缘的人而已,和名利相貌无关。”

  “真是一个沉淀的家伙!”俞雅南深刻的说。

  王昭之笑道:“身处名利场的你,难道愿意为了虚荣而丧失掉自己的初衷?或将闲恬的生活充满劳累,让自身处于不得已的状态?”

  “如果这样能增强你的说服力,那么在成全你的时候,我宁愿保持沉默。”

  “倘若不得已可以坚定内心的初衷,沉默能更好未来,那么我就没有什么必要和不必要了。”

  各省市人物逐一登场,其中不乏厉害角色和低调人士,所谓人才济济,实不为过。

  看着倪鸿飞、关风、杨雨菲七人登场,项剑道:“鲁州的实力和粤州、沪州相较,差的真不是一点点。”

  “如果能将沪粤二州掌控,王第的影响力将提升一个档次。”

  “京都四少恐怕不会答应。”武次第回应薛剑道。

  “照现在的发展形势,只怕也等不了多久。”薛剑说。

  王昭之笑道:“如日中天的权势只能作点缀,快乐逍遥才是正道,所谓贪得无厌,利誉熏心,那是为人的悖规,于化心臻境毫无帮助。历代英主王皇之帝,坐拥天下,掌握死生兵戈之符,百千载后,也终化土尘埋骨,难免遭人蹂躏,是非两论,孰对与错,人世看不穿。或待归宗之后,方能植种天地,有所依赋。”

  “正所谓彬彬有礼,然后君子。”武次第慨然曰。

  华灯照,人光耀,登堂风景引人趋,无端惹出红尘刀。被介绍的众名士登台后,在和谐乐曲中,倩丽的女主持人开始用柔美动听的声音启动列序仪式。

  “无须置疑,这是扣人心弦的时刻。近四千名流,将产生男女各二十榜。”

  “现在有请美女榜上阶:第一名龙凌音,第二名连欣雨,第三名杨雨菲,第四名郑云洁,第五名尚依轩,第六名曲英凤,第七名俞雅南,第八名周叶静,第九名周叶兰,第十名刘嘉怡,第十一名宋瑶……”

  项剑看着美丽的众女,不由惊赞道:“王第果然一枝独秀,丽压群人,实在是美不胜收,风光无限啊。”

  “着实怪哉,上次王第才入选三人,此届在空前的竞争中却全部入围,真是莫大的殊荣。”薛剑也疑叹道。

  武次第轻笑道:“这几日以来,王第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似乎被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气韵所温润着,虽然是潜移默化,但若留心观察,则会发现一切皆在不经意间改变着。尤其是女性的肤质,已变得更为的玉洁,就连容貌,也化得美妙难言。”

  “大哥此言一出,我也似乎察觉到了。这恐怕与少主有关。”

  “三弟言之有理,少主的出生与时日吻合,除外无他。看来离少主越近,身体也会变得更加玄妙无比。”项剑省悟的说。

  “反正我想不出更信服的原由。”薛剑蹙着眉锋说。

  项剑瞧着垫在凳上,趴在栏杆中向下注目望的王昭之,心中却是很不平静,这个男孩拥有吸引人的秘密,还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难道真是天意,还是巧合?

  注定在不平凡中超越,在此般平凡的世界里,将会变得何等的不平凡!

  欢呼声祝贺语迭迭起,笼罩在美丽光环内的女子们,在众人慕羡的目光里,交织成一朵朵芳艳的花蓇儿,恰时的绽放出青春的瓣蕊,使人倾醉不已。

  “美丽的花!”王昭之轻轻一笑,甜甜的呓说。

  言毕,他下了凳,坐在廊道椅上,自戚戚然言道:“得失情,聚散意,离别心,世间因由断无能;美丽花,劳分雁,善恶人,我你终是背影行……”

  “少主,生来人亦惆,怅然无序,阔别恨,离悲交胸复何如,徒以慰相思。”

  王昭之看着薛剑,其表情苦痛交悲,好不愁煞人。

  再瞧瞧武次第和项剑,除了一脸的悲欣交集和沧桑之态,哪还有往日的平淡与严穆。

  “你们醒了?”

  “是的,只是醒如不醒,往事苦楚,不堪回首,来日犹可追。”

  “昔时几千年,悲欢离合,名利中的是非功,似星辰寥落,一抔黄土掩红尘,不足道哉……”

  武次第与项剑说完,又正色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我,一个没有过去,只有现在的我,王昭之。”王昭之淡淡的说。

  武次第喟然长叹道:“很好,活在今天!”

  “你说的话还算数不?”

  “算数。”

  “那就好,一切你说了算……”项剑沉声道。

  三兄弟紧了紧锈迹斑斑的长剑,似乎在做什么沉重的决定。

  不错,他们醒了,终于醒了。三墨锈剑让他们三剑侠找回了记忆,找回了那段不该有也不想有的记忆,痛苦又何,有比无好,知比无知好。此时的三剑侠已不是一天前的军镖,而是陷入前两世那长长的思忆的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