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裔狂徒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破魔箭
作者:书山血鸦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19-09-20 21:44:30 全文阅读

比赛开始,宋义虎吼一声,背后一头血色吊睛白额虎魂影随之仰天咆哮,如猛虎下山般撞入宋义的身体。

  魂影融入的瞬间,宋义本就魁梧的身体瞬间暴涨,一块块肌肉如岩石般突出,轧龙般的青筋鼓动,仿佛有生命力一般。

  狂躁的力量涌入身体,宋义的眼前顿时被血色充满,连神智都有些癫狂起来,浓烈的破坏欲充斥心间,宋义脚掌猛地一踏,身子便如火箭般弹越而出。

  远程射手对战重装战士的最佳选择就是拉开距离,游走拉扯,采取风筝战法。

  但是南宫家族的附魔箭法从来都不是以袭扰取胜,而是以力量见长。

  南宫仆射并没有选择来拉开距离,而是迅速张弓拉箭,箭尖遥指猛虎般冲越而出的宋义。

  南宫仆射有信心在五十米范围之内击败宋义。

  纤手轻扬,张弓如满月,一道雪白色箭矢自动出现在弓弦之上,瞄准,射出,一道粗如炮筒的雪亮羽箭爆射而出。

  “破魔箭!”

  如一挂银河划过天空,似乎南宫仆射的手指刚松开,破魔箭已经杀到宋义眼前。

  兽血沸腾虽然让宋义理智有些不清醒,但同时也赋予了他一种近乎野兽般的战斗直觉,如果换做平常的宋义,绝对躲不过破魔箭。

  当然,换做现在也躲不过!

  但是宋义也是自有办法,右臂屈伸间猛虎虚影再次凝聚,一声暴吼,宋义挥掌拍向来势汹汹的破魔箭、

  “咚!”

  声如震雷,一些实力稍弱的观众赶忙捂住了耳朵。

  宋义身子巨震,如虎爪般的右手顿时渗出鲜血,整个人被撞得倒飞出去。

  宋义双爪狠狠扣向擂台,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倒飞几十米后宋义才将将止住颓势。

  看了一眼掌心皲裂的右手,饶是陷入狂暴状态的宋义脸色也有些凝重,破魔箭的力量有些出乎宋义的预料了!

  宋义虽然被打退,但是破魔箭也在他一拍之下散成光点,宋义抬头看向南宫仆射,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汗毛竖起。

  又是一挂银河杀到,野兽直觉立了大功,在看见破魔箭的瞬间,宋义双掌已经挥了出去。

  “咚!”

  同样的巨响,宋义再次倒飞,距南宫仆射的距离愈来愈远,但宋义根本没有心思考虑这个,因为在他眼前,一挂又一挂银河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宋义双掌连挥,背后的血色虎魂也是血光大作,显然已经毫无保留。

  “咚咚咚咚咚……”

  震雷连续炸裂,宋义双掌被血色笼罩,有血虎魂的照耀,更有真正的鲜血,身子更是持续后退,不消片刻整个人已经贴在了防护结界之上。

  然而,南宫仆射的攻击并没有丝毫的停歇,雪亮的破魔箭更是连成了一条线,破魔箭首尾相接,后面的箭矢撞击前面的箭矢,使得前面的箭矢力量更胜,刚一接触,宋义就被压得喘不过起来。

  防护结界如水波般荡漾,强大打得力量挤压让结界有些晃动,但是却依然坚挺,宗师级的防御结界,显然不是新生能够打破的。

  但可是苦了宋义,身前是如长江大河般气势汹涌的破魔箭压迫,后面更是坚韧异常的防御结界,宋义就如火腿肠般夹在了中间,动弹不得的同时承受着巨大的挤压力量。

  也分不清被射了几箭,宋义内俯震荡,骨骼更是要被压扁一般,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喷了出去。

  似乎是察觉到宋义已然受创,南宫仆射得势不饶人,瞬间加大了力量输出,就见那道雪亮的银河愈加宽广,压迫之力强了不止三分。

  宋义顿时感觉气血不稳,深知这样下去只有失败一条道路,眼神顿时变得狠烈起来。

  “啊~”

  宋义仰天咆哮,状态癫狂,如那犹斗困兽,眼底的血色让人忍不住望而生畏。

  “给我破!”

  宋义的声音高亢,甚至都有些沙哑起来。

  与此同时,原本嵌在宋义背后的血虎魂影瞬间炸裂,自爆般的力量涌入松一点额身体,宋义全身上下的毛细血管也在一瞬间承受不住压力而渗出潺潺的血珠。

  浓郁的血色光辉暴涨,第一次盖住了银河般的雪亮光辉。

  局势变得太突然,在观众看来,整个防御结界中仿佛成了一个血色的世界,血光遮掩了人们的眼睛,让人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有那剧烈震荡的防御结界能显示出这个力量有多么的强大!

  宋义的突然爆发显然是观众们没有预料到的,排行榜第七与第七十间的实力差距仿佛一道天堑,按理来说宋义就算不被瞬间秒杀,也将是毫无还手之力才对!

  '这?宋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

  “秘法吗?短时间提高战斗力的秘法不在少数,但是能提高到如此程度就很罕见了!”

  “这种程度的战斗力暴涨,副作用恐怕也不会小!宋义这是拼命了啊!”

  “宋义不会爆冷击败南宫仆射吧?别管副作用如何,这战力增幅有点夸张啊!”

  “应该不至于吧?不过倒是有一战之力了,相信会很有看头!”

  “是啊,不愧是决赛赛场,感觉比之前血腥了许多,之前屠苏也是战斗到脱力还不肯放弃,只是可惜遇到了微生雪!”

  “我感觉还是夜寒对关青那场比赛更惨烈一些,貌似强如关青,到现在还没清醒呢!”

  “跑题了,跑题了,看比赛!”

  ……

  就在观众们议论之时,一道白光披荆斩棘划破了血幕,观众们终于再次看清了擂台上的场景。

  视线恢复的瞬间,观众们顿时瞪大了双眼。

  就见擂台右侧的宋义身子成了血人,浓郁的血气混合新鲜的血液缠满全身,让人触目惊心。

  而远处的南宫仆射也并非毫发无伤,手臂、大腿、腰腹都有着细密的伤口,仿佛被利器划破一般。

  就连那俏丽的脸蛋也有了一道划痕,忍不住让人心悸,只差一点,恐怕就伤到脑袋了!

  南宫仆射双臂的伤口尤其多,大概是拼命护住了要害的缘故,抬起头,略带凝重的看向宋义,显然宋义刚才爆发的力量让南宫仆射没有想到。

  南宫仆射并没有过多停留,再次张弓拉箭,手臂的伤势并没有影响到弯弓的力道,纤细的手臂依然稳如泰山,这一细节更是体现除了南宫仆射扎实的基本功。

  南宫仆射手指捏住弓弦的时间明显要比之前长了一些,弓弦上凝聚的符力箭矢也不再是雪亮的光泽,反而变成了略带暖黄色的光泽。

  “屠魔箭!”

  一声轻喝,捏紧弓弦的纤手张开,箭矢射出,仿佛晨时的的第一缕光芒,划破黑暗的阻隔降临在大地之上。

  而箭锋所指的宋义就是那黑暗的源头,也是屠魔箭屠戮的对象。

  炸魂秘法让宋义摆脱被夹成肉饼的颓势,但就像观众们所议论的,代价无疑是巨大的!

  如果仔细看,宋义的身子已经在轻微的颤抖着,暴涨的力量险些冲破宋义的血管,使他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仿佛要胀·破一般,剧痛难忍。

  身体上的伤势倒是次要的,虎魂爆裂的瞬间,宋义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之撕裂了一般,那种灵魂层面的痛苦,纵使千刀万剐也难以形容!

  以至于屠魔箭杀到眼前时,松一点额甚至依然有些不清醒!

  好在兽血沸腾依然在持续时间之内,野兽般的战斗直觉也没有消失,浑浑噩噩的宋义顿时警兆大起,脑子还没反应的时候身子已经向一边闪避而去。

  “嗤!”

  烤肉般的声音响起,屠魔箭速度要比破魔箭更加惊人,宋义并没有完全闪避开来,只是将将避过心脏要害,屠魔箭从宋义的左肩穿了过去。

  皮开肉绽,肩胛骨断裂,屠魔箭更是带着太阳般的热度,持续炙烤着伤口附近的血肉。

  剧痛让宋义从浑浑噩噩间清醒过来,感官恢复,宋义感觉被屠魔箭设中的整个左半身仿佛被架在火上烤一般,而且有向心脏要害蔓延的趋势。

  “二次伤害吗?”

  宋义不敢怠慢,这种带着附效的攻击往往更加难缠,就如同夜寒的死气侵染一样,只要沾上,就如附骨之锥般令人头疼!

  炸魂带来的力量还没完全消散,此刻正在经脉中游荡,宋义索性将其一股脑涌入伤口附近,将受伤的部位包裹起来,防止附效伤害再次扩散。

  一切动作说起来长,但实际上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宋义的野兽直觉再次察觉到了危险,想也没想,符力狂涌,一头血色玄龟浮现在身体之后。

  血色玄龟背负古朴龟甲,蛇头蛇尾,有几分神兽玄武的影子,兽血沸腾加持下,宋义的出招速度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龟甲御天盾!”

  血色的龟甲盾耸立而成,相比之前有些半透明的光泽,此时却仿佛凝如实质,如同一面血龙铁精铸成的实体盾牌,让盾后的宋义有几分安心的感觉。

  “哧哧嗤!”

  屠魔箭与龟甲御天盾相撞,发出热铁如水的蒸发声,就见破魔箭一寸一寸地插入到龟甲御天盾之中,虽然缓慢,但却在持续地瓦解着御天盾的防御。

  宋义额头顿时沁出冷汗,龟甲御天盾都顶不住?该怎么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