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级搬砖工 > 正文
第一章 主人,醒醒
作者:大猪的世界  |  字数:2242  |  更新时间:2019-04-18 16:18:43 全文阅读

华国,宁城东部,一座废墟中。

林步从昏迷中醒来,慢慢睁开眼睛。

看着眼前碎裂倾倒的砖墙,还有四处飘飞的纷乱尘屑,林步的意识有些迷乱。

“这是……塌方了?”

林步突然想起,之前在往楼上搬砖头时,大地一阵晃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身子一轻,随着破碎的楼板跌落。

而他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就是大奎回过身从他怀中捞走几块砖头,然后扭头继续上楼。

“对了,大奎呢?”

林步急忙扒开身上的碎砖和尘土,想要起身去找大奎。

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让林步顿时浑身一僵。

“嘶——”

一滴滴豆大的汗水冒出,林步瞬时跌坐原地。

微弱的光线中,一根钢筋穿透他的大腿根部,露出的钢筋被他的血液染红,血液已经凝固,看上去像一根红彤彤的巧克力棒。

“你打野的!这么狠!”

这根φ8钢筋距离他的命根只有零点零一公分,四分之一柱香后,林步差点痛晕过去。

过了片刻,一阵咬牙轻呼,等传来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些,他才勉强冷静下来。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下半身险情,林步不禁有些后怕,额头沁出丝丝冷汗。

“好险,炮兵生涯还没开始,险些就被这根钢筋断送了……”

怔怔望着穿透大腿的钢筋,林步不禁陷入沉思。

他和大奎在工地上干活已经一年了。

一年前,两人每天干完活,包工头李庆祥总是满脸心疼的递来一张毛爷爷。

一年后,尽管两人的熟练度远超从前,但一天下来,拿到手的依然只是一张红票票。

老李曾经解释过,两人的工钱之所以是别人的一半,是因为他俩都未成年,虽然不算童工,但是不符合上头公司的规定。每当李老板语重心长地讲述自己为收留他俩所承担的风险时,林步总是满脸肃然,一副感同身受的了然姿态。

等老李拖着略显疲倦的背影,带着“我去买几个橘子”的神情离开,林步才咧咧嘴,朝大奎感慨:“糟老头子坏得很呐,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啊……”

两人心知肚明,李老板就是抠。

但对于大奎来说,钱多钱少无所谓,只要别饿着林步,他就知足了。

对于世情冷暖,大奎淡定惯了。

今天本来是个好日子,是个要发工资的好日子。

清晨开工时,李老板拍了拍林步的肩膀,指着脚手架不远处两大堆砖头说道:“小步啊,抓紧跟阿奎去把那些砖头搬上去,完了带你俩去吃大餐。”

大餐两个字,让今天的林步干活特别起劲。

也是因为他用力过了头,到了下午竟有点体力不支,最后一趟上楼时,身体都有些摇晃。

大奎有所察觉,赶紧回头从林步那捞走几块。

林步嘿嘿笑笑,晃了晃脑袋甩掉满头的汗水,准备继续前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林步脚下的梯板突然猛烈晃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座半成品住宅楼顷刻间分崩离析。

转眼间,一整片工地轰然倒塌,仿佛末日来临一般,而这个恐怖的场景中,参杂着大奎急促的呼喊声。

变故来得太过突然,林步没有半点防备,只觉得一阵失重的感觉传来,然后很快便没了知觉。

……

林步收回思绪,看着眼前的昏暗,感受着大腿处传来的阵痛。

工地上没有半点声响,安静的有些诡异。

林步心头浮起一种不详的预感:“大奎……”

天灾之下,人类只不过是等着被碾碎的蚂蚁,想要逃出生天谈何容易?

生命,脆弱如斯啊。

两个孤儿,十七年的相依为命,林步对大奎充满了依赖。

十岁时,林步在孤儿院被人栽赃,是大奎一脸平静的在众人的骂声中拉着他离开。

十一岁时,林步偷了几个馒头被人围殴,是大奎咬着牙挡在身前替他受过。

十五岁时,林步不小心把两人捡瓶子换来的钱弄丢了,是大奎满脸倔强的将唯一的那个馒头塞到他手里。

“大奎多半是壮烈了……我大概也要没命了吧……”

大奎那张略黑却秀气的脸,默默浮现在林步的脑海中,就在腿部不停溢血的此时,这种让人窒息的无力感,分外强烈。

“有点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活到十七岁,大奎连女人都没碰过呢……”

女人么……

对于女人这事,林步觉得自己还是有话语权的。

而最让他得意的,无非就是“欣欣饭馆”的老板娘,曾经被他揩过油。

二十五岁的张欣,香气迷人,单薄的衣裙里藏着饱满的圆润。

用大奎的话说,这女人不简单。

但在总吃不饱饭的林步眼中,张欣穿得再简单不过,一眼望去,就像个自带两个大馒头的奶妈,让他食欲大增。

一个月前,林步只是不经意地从身后抱住“奶妈”,用力抓住那两个大馒头,使劲捏了捏,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妈”。

等张欣一脸懵逼转过身来,漂亮的眼睛里闪动着大大的问号。

确认过眼神,是我认错了人。

没等张欣开口,林步慌忙松开手,急退了两步,瞪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脸上写着“对不起,我太鲁莽了,你的背影跟我妈实在是太像了,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张欣懵逼+1,林步扭头就跑,一顿狂奔后气喘吁吁地站在老李和大奎面前,在大奎平静的神情里,李老板一脸“后生可畏”地递给他一张红票票,表示愿赌服输。

林步现在想来,不管怎么样,那也算是碰过女人了。

算是吧?那手感,回味无穷呢。

“可怜的大奎……活得像个道士一样,大晚上的不是看书,就是打坐,到头来还不是窝囊地埋在这里。”

回想起工棚里昏暗的灯光下,网吧里字节跳动的屏幕前,那个孜孜不倦的身影,林步眼角有点湿润。

他仿佛能看到不远的将来——两座荒草丛生的小土丘,第一座竖着的木牌上写着:李奎德,2020年10月4日,卒。

第二座:林步,跟旁边的一样。

如果可以,林步还是希望此刻大奎能出现在自己身边,不论是活着的,还是冰冷的。虽然自己跟大奎没有喊过“同年同月死”之类的口号,但林步一直觉得,如果大奎死了,自己多半是活不下去的。

越想,心里越乱。

他微微抬起脑袋,以等腰直角三角形中锐角的中二角度仰望着黑暗,试着让眼里某种翻涌的冲动平息。

不知是腿部出血过多,还是思绪太繁杂,林步的大脑变得愈发混沌,意识渐渐模糊,然后……

一个甜美的声音如一道亮光般划过脑海。

“主人,醒醒!”

大猪的世界
作者的话

初来乍到,望诸君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