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午夜 (二)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606  |  更新时间:2020-01-26 14:41:19 全文阅读

回过头去,不太明亮的月光下,林陈看到,许阿琪长发如瀑布样地披下来,遮住了半个脸。没有翻到蜡烛,林陈坐回到床边,用手帮她轻轻拨了一下额前的头发,露出了额头,她双眼困乏地半睁着,表情呆滞。

“咋啦?咋不说话呀?梦游了吧!”

林陈将原本挂在椅子上的衣服搭在了许阿琪的腿上,低声说:“你的胃肠炎刚好,夜里凉,出去记得要穿好外衣,夜里湿气重,千万别感冒了!”

林陈将手放在许阿琪的肩膀上,却被她一脸嫌弃的拨了开去。

许阿琪望向他的怪异的表情让林陈一怔。

“赵小双!”

这几个字从许阿琪的嘴巴里冷不丁地一个字,一个字冷森森地蹦了出来,像锥子,一下下地楔在了林陈的身上,带着股寒刹气儿。

林陈一惊,他的手迅速地从许阿琪的身上缩了回来,站起身,退了两步。

“裁缝!哈哈哈――”

听得出,那个声音是歇斯底里,兴奋而张狂的!

可呆坐在床边上的许阿琪却是僵硬着面孔,没有一丝丝的表情。

空气凝固。

“你,你,你在说什么呢?你,你怎么啦?是人是鬼?”

林陈战战兢兢地问。

林陈看到,黑暗中,许阿琪的眼睛发出了一丝绿盈盈的光,这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激灵,后退了一步,扶住床栏。他的头皮发麻,浑身发抖,直感到一股冷气从脚底透上脑门。

鬼魂附体!

林陈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四个字,几次恐惧遭遇已经让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回复平静。

他一次次地对自己重复着,冷静!冷静!

他忽然想起来,那次在汽车启动不起来的关头,他是用车灯将那恐怖的黑衣女人照没了的,就试图再次开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按动了墙上的白炽灯的开关,头顶上的白炽灯闪了一下,又灭了。

“哦,哦!”

还是那个恐怖的声音从许阿琪的嘴巴里冷冷地发了出来。

在这个寂静无声的夜里,这声音显得格外的吓人!

林陈移步到门口,准备夺路就跑,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并且被死死地封住了。

“你,不是许阿琪,对吗?”

那个躲在阿琪身体里的声音并没有作答。

丝丝凉风灌进了林陈的睡袍,让他浑身战栗。

借着昏暗的月光,林陈猛然间发现,屋顶上垂下了一条长长的绳子,窗户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粗麻绳套子随着风的吹拂,在林陈的头顶飘来荡去。

此时的林陈已是吓得抖如筛糠,瘫坐椅子上。

他痛苦地双手抱紧脑袋,嘶喊到:“你又来了!你放了我们行吗?为什么要缠上了我们?”

抬起头来,那粗麻绳套子已经垂到了他的眼前。

风吹过来,粗麻绳套子来回摆动着,门莫名地打开了。

他站起身来,踉跄着向门口奔去,门“砰!”地一声在他眼前又关上了。

大概是因为门的撞击声音刺激了林陈的神经,已经无路可跑的他猛地回过身来,红着眼睛瞪着坐在床边上的许阿琪。

“我知道你,从地铁里相遇,我的噩梦便开始了!人才市场里的那个人,是你?那个老太婆也是你?那个老太婆抱着的那个孩子是我吗?那个孩子就是我!我知道!你在我面前把他摔死,你是想告诉我,我永远在你的手上!你可以随时,随时摔死我是吗?我猜的对吗!你还要怎么样?好,好吧!有种儿,你冲我来!我不怕你!”

林陈嘶嚎了几句,没有回应。

他大喘着气,再看,床边是两个人影,一个的脑袋在重重撞向床头,一下,两下… 另一个黑发遮面的从床边跌坐到了地上,然后双膝着地,匍匐着向林陈爬过来。

“哦,哦!” 还是那个无比可怕的声音。

林陈已经无处可逃,他的目光停在了床头柜上,他一个剑步冲过去,拉开床头柜,拿出那面小铜镜,嘴里念到:

“38388,,383888,38388,,383888,38388,,3838883”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闪光之后,那个黑影一个后仰,倒在了地上,瞬间就消失了。

死一般的寂静。

“阿琪!”

片刻的宁静之后,林陈再次尝试着,这一次,终于打开了灯,只见阿琪蜷缩在床边的地上,紧闭着眼睛,不动声响,一股殷红色的血水从阿琪的嘴角流了出来。

“阿琪!”

林陈壮着胆子走过去,用纸巾擦掉了许阿琪嘴角的血迹。

“阿琪!你,你没事儿吧!”

此时的林陈异常的慌乱,他警觉地四下观望了一下。

他好害怕她会死掉,他把她抱得很紧,恐怕稍稍松手,就会被那东西给带走一样。

“阿琪,你别走,要走也是我们一起走,你快醒醒吧!我们说好的,还要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你快醒醒啊!”

握着许阿琪柔软无力,毫无血色的手,他想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有他在,他会一直陪伴着她。

墙上钟表发出“嘀嗒!”声,林陈回过神儿来,他用手试了试许阿琪的鼻息,她还活着,好,好,活着就好!

林陈起身倒了一杯水,坐回床边,将许阿琪的头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斜着杯子,水缓缓流进许阿琪的嘴里,过了好一会儿,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许阿琪活了过来,林陈舒了口气,说:“我就知道,猫有九条命,所以你死不了!”

许阿琪也不看他,扭了下脖颈,好像还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中一般,说:“我刚刚穿过了叶江川说的那个漫长的隧道,还到叶江川看到的那个湖,我也看到了,那湖水是真的很美,波光莹莹,后来,湖面变成了一面大大的镜子,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不知怎么就走了进去。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裁缝铺子, 看到赵,赵小双…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只知道,我一直在追逐他,他去哪儿里,我就跟着他到哪里!他好像爱我,又好像一点儿也不爱我!不爱我!”

而后,许阿琪将目光投向林陈,呆滞地望着林陈,“他为什么不爱我啊?”

“别逗我玩儿了,都什么时候了,真是的!你以为我有心情听你的湖光美景,叶江川怎么说,你就会跟着起哄,也怎么说,你是准备和他唱双簧吗?”

“你以为我就那么天真烂漫?还和他唱双簧!我和他唱哪门子的双簧呀!你爱信不信!”

林陈静静地看着许阿琪,她的瞳孔里重新散发出他所熟悉的柔和的光让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好吧!要是真的, 我也想看一看啊! 你都看到什么了? 还有别的吗?”

“别的?别的,我不感兴趣!我只对赵小双感兴趣!他简直是太帅了!”许阿琪完全一副痴迷而神往的表情,“那叫个帅啊!相当有男性魅力!现在这些明星网红,要是跟他比起来,真是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林陈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感觉有人抓着我的头往树桩上撞,一下,两下.. ”

“你那是被鬼附体了!紧急关头,我想起了这面小镜子,又记得我们念那个奇怪的数字列的时候有白光移动,我就试念了一下38,还真把你给救了回来。我是凭直觉,觉得这东西有用,从井底将它拾了回来!没想到还真是个宝贝!我说这小镜子有用吧!你看,你看,我的感觉多准!当时还差点把它扔了!幸亏被我又拾了回来!”林陈指着床上的那面小镜子,“要没有它!我们两个可能就会像月牙里小区凶案中的平头男和六指女人一样,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平头男,六指女人,不是说,后来又看到他们了么!”

林陈紧锁眉头,想了一会儿,说:“我们后来看到的这两个人,不一定就是他们两个!我在地铁中见到过的他们,是目光和善的两个年轻人!知道嘛!我和他们两个聊天聊得挺投机,他们告诉我,他们在月牙里小区新买了房,还让我给他们做个参考!他们很随意,友好,也很善谈!这与我们后来见到的,大相径庭!现在想想,无论是雨夜郊外跟踪我的平头男,商场咖啡吧玻璃窗外的六指女,甚至包括人才市场中见到的稻草黄,他们都是目光怪异,行为也诡异的人!虽然看上去是他们!叶江川被附体过,说着吴尚言的话,你刚才似乎也是被附体了,喊着‘赵小双’这三个字!说不准,他们也会被什么附了体… 我也是猜!”

“说得好像有道理!”躺累了,许阿琪坐了起来,眨了眨眼睛,“说到赵小双,我真的看到这个人了!”

“你确定是他?”

“嗯!是他!是因为他说话的声音和你一模一样啊!他那张英俊的脸,令人久看不厌!”

林陈跷起二郞腿,心里直发笑。“在你之前,我还听到有个尖细的女人声音在叫我这个名字!赵小双应该就是前世的我,你不用看他,看我就行了!”

直起身子,目光投向林陈,许阿琪皱着眉头把他上下打量一番,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我还是想多看他两眼,你就算了!他是你的前世么?相差很大啊!”

许阿琪低垂的眸子中透出淡淡的忧伤,捂着额头,话语里,不自觉地透着深深的遗憾,这让林陈更加哭笑不得。

“噢!听你这话,我的上一世还真的比我这一世帅?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儿?”

“那还用问啊!比你个子高,看上去比你棱角分明,应该和潘安有一拼!那才叫玉树临风!尤其是那双多情而深邃的眼睛,能把女人给融化了!能看上一眼,就觉得一辈子都没有白活!要是我能遇到他这样的男人,我一定会沦陷!”

林陈吸了口气,面露喜悦。

“我有这么帅?”

“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你的前世是赵小双的话,我倒是有点奇怪!”

“奇怪什么?”

“万物是不是应该越发展越先进,从猴子变成了人,人家别人也是越进化越优秀,你怎么搞的?一世不如一世,越进化越猥琐啊?”

许阿琪的嘴从来就是语出惊人。

看来,她是真的没事儿了!也是真的没的要了!

林陈鼓着嘴,愤愤地说道:“有你这么说话的么!真伤自尊!你们这些女人,也一样好色,重色轻…重色轻…算了,你起来吧,你这个肥妞儿,把我的肩头压得好疼!去躺到赵小双的怀里去吧!去!起来啊!还赖上了!我说肥妞儿,快起来!”

不知是真不悦,还是假不悦,林陈边说,边用手推了推许阿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