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数字列(一)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19-06-05 11:58:25 全文阅读

许阿琪不再在单位附近租那个50平米的单元房了。

原因很简单,自己一个人太害怕!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许阿琪又习惯性地失眠了。夜阑人静时分,她又听到那个女人的笑声,“嘻嘻-嘻嘻-”的笑声,时断,时续地传进她的耳朵,她慌恐地打开了灯,那声音就消失不见了,可关了灯,那声音就会不请自来地钻进她的耳朵里。

更为令人头疼的是,她找不到这个声音的来源,在外地出差时,听到过这个声音,现在,她回到这座城市,还依然能听到这个声音。

也许这个声音就来自她自己,和那次在五一路白梅梅家听到的哭声一样,都是幻听!要不然,怎么会在哪里都能听到这么个笑声呢!她这么猜测着。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会不会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呢?

她也去看过医生,医生给开了枣仁安神液,每天晚上喝上一两支,还是难以入眠,医生后来又给开了安眠药,效果还是有的,能睡上安稳的觉了。

但心里,许阿琪还是感到莫名其妙的紧张。

加上,有几天,林陈并没有给她挂电话,许阿琪胡思乱想的毛病又犯了。她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臆想,林陈是工作忙?还是生病了?或者,是不是看上了别的女孩子?不再爱她了?他们单位那几个小秘书长得都不错啊!

无奈,许阿琪决定还是搬了回来和林陈一起住,反正两个人也是要结婚了。给林陈搬回来住的理由是,害怕!

许阿琪能回来,林陈自是求之不得。

这天,是个公休日,外面天气并不太好,刮着风。

林陈靠在床头看一份材料,越看越困乏,不知不觉身子一歪,睡着了。脑袋正好压在了盘腿坐在床边正在看小说的许阿琪的肩上。

许阿琪侧了下头,看着林陈安稳的睡颜,本能地放慢了呼吸,拉过被子的一角,轻轻搭在了他的身上,一动也不敢动。可是,维持一个姿势久了,许阿琪的肩膀发酸,她用脚勾过来枕头,小心翼翼地将林陈的头搬到了枕头上。

一觉醒来,林陈发现屋里的光线很暗,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的时间是下午4点多钟了,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2个多小时。

许阿琪正盘腿坐在床边,手里拿着那面他从井里拣来的小铜镜认认真真地修饰着自己的眉毛。

听到这边有响动,许阿琪回了下头,又把脑袋重新扭了回去,继续修理她的眉毛。

“醒啦?”

“嗯!”

“真能睡!你太缺觉了! 昨天回来的这么晚啊!以后可不能这样!这林木公寓太偏僻,回来太晚,恐怕不安全!”

林陈睡得有些落枕,从后脖梗子到肩膀都是酸的。

他努力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怀里抱着被子,顺时针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见许阿琪正在认真地修理着眉毛,那小铜镜被派上了用场,便说:“怎么样?这个小镜子还是很有用的吧!当时我给你,你还不要,差点扔了,要是扔了多可惜呀!”

“啊,这铜镜还行吧!”许阿琪侧着脸,照着镜子,用镊子小心翼翼地拔着眉毛,顺便应呵着,“要不是找不到镜子,我也不用它!这种铜镜,用起来还真的挺不习惯的!凑合用吧!放着也是放着!嗨,你刚才看着看着书就睡着了,还做梦了!”

“是吗?一点儿记忆都没有呀?”

林陈伸了个懒腰。

“说明你做的梦很浅,所以记不得的。哦!对了! 你作梦的时候还张开了眼睛,吓了我一跳,刚想叫醒你吧,见你那双眼睛又闭上了! 还打起了呼噜! 结婚以后咱们俩恐怕要分床睡! 要是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估计我的失眠会更严重!”

“啊? 是吗? 别啊!分床睡不太好吧!”

看到林陈快撇到耳朵根的大嘴,许阿琪“噗嗤”一声笑了。

“林陈,我发现你这人特逗!”

“怎么逗了?”

林陈抱着枕头,胳膊肘儿就拄在枕头上,托着自己的腮帮子子,一副洗耳恭听的面容。

“你吧!干什么都是那么热闹!比如,你吃东西,你会吃得五官错位,吃出响儿,看你吃东西,会让人不自觉地增加了食欲!”

林陈很配合地舔了舔嘴唇。

“再比如,你喝水,我发现你不是一口一口地喝!”

“啊?是吗?我倒是没注意!还是你观察得仔细!你说说,我是怎么喝?”

“你是一瓶水倒进去,中间都不带喘气的!我觉得,不应该用‘喝’这个字来形容你,应该用‘饮’!比较合适!”

“那不是一样嘛!”林陈说。

没想到狡猾的她,竟讳莫如深地瞥了林陈一眼,“我说的是音标第四声好嘛!大叔!”

本就比许阿琪反应迟钝的林陈听了这话有些发懵,他眨着眼睛,忽而明白过来,揉了揉因为睡了太久而昏昏沉沉的脑袋,狠狠道:“你这小妮子,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真真拿你没办法!”

许阿琪停下了刮眉的动作,拿着镜子左右照着,又把头伸了过来,指着自己刚才修好的这一边的眉毛,问林陈:“哎,谁骂你啦!我才懒得骂你呢!快帮我看看,我这眉毛修得怎么样?好看吗?”

林陈歪着头,看了看,说:“还不如不修呢!”

许阿琪悻悻道:“这人!真没审美!”

说罢,把头转了回去,须臾,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又把脑袋转了回来。

“对了,我差点忘了!还有你睡觉!不仅打起了呼噜,还一直在梦噫,嘴里念叨赔猪,赔猪,还喊救命!我知道你在作梦,就拍了你一下,你才安静下来!搞不明白,林陈,我怀疑你是不是作梦偷人家猪去了? 被人发现一通臭揍!要你赔人家猪啊!老天!你连睡个觉也那么热闹啊!”

许阿琪的话,让林陈有点不好意思,他僵硬地笑了笑。

“你说我作梦赔.. 赔什么?赔人家猪?拜托,你也太低估了我的智商了吧!我偷点什么不好!偷人家猪!呵呵,那么老沉的份量!你觉得我能扛得动吗?猪偷我差不多!一斤猪肉就算它10元,一头猪200斤,也不过2000元啊!我要偷,就直接偷钱多省事儿!偷猪,份量在哪儿先不说,那东西也容易叫啊!还有,再弄我一身屎尿..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有洁癖啊!偷猪这活儿绝对不是我干的!你肯定是听错了!”

许阿琪蹙着眉,看着林陈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云里雾里地点了点头。

“我还是偷人吧!我要偷就偷你好么?”

一脸狡黠笑意的林陈双手交叉,托在脑后,左右活动着脖颈,懒懒地打了个哈气!

许阿琪无意听林陈耍贫嘴,言之凿凿地说:“可你真的是这么说的啊!”

林陈收了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我真的不记得自己作了什么梦!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管它呢!反正也是梦话!你还认起真来了!”

“下一次一定给你录下来!叫你自己听听!”

“好啊!不就是句梦话,你可真逗,这么教针儿啊!”

林陈侧身,从身后抱过来散乱的被子,两三下,把它叠规整。

“不是我教针,是你的这梦话确实让人很费解,你还念叨了一些数字!”

“我还念叨数字?”

林陈笑了,把叠好的被子挪到了床的那一头,回头对许阿琪说道:“看来,你说的没错,我这觉睡得确实是挺热闹的!”

“很奇怪,就像是字谜,嗯.. 等等,我帮你记在纸条上了。”说着,许阿琪的眉笔被叨在了嘴上,空出一只手,递过来了一个小小的纸条。

“字谜?”

林陈眨着眼睛,有点摸不着北,不过,说到猜字谜,林陈倒是来了兴致。

“我不会作梦都那么高深吧!我知道门捷列夫作梦梦到了化学周期表,我林陈居然也能梦到什么数字!”

林陈说着说着,把自己给说笑了。

“不过,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上学的时候,就数学好,我可喜欢数字了,可喜欢猜数字游戏了,会猜数字的人都聪明,你没发现我的脑袋就比一般人大一号?”

林陈把枕头拉过来,垫在了屁股底下,又兴奋地接过了纸条,见上面潦草的一些数字,不禁皱起了眉头。

许阿琪上床,倚在床头,顺手将床边小桌子上的奶茶捧了过来,用嘴轻轻吹着,轻声道:“看得明白我记的吗?”

林陈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许阿琪。

“这,这是我梦里说的?人家能梦到化学周期表,我梦的这是什么玩意儿啊!38… 388… 3838883.. ”

林陈苦笑了一下,指着纸条上面的数字,幽幽地问:“这.. 这… 这意思是妇女同志们的行列?”

听着林陈的解释,许阿琪嘴里的这口奶茶差点笑喷出来。

“亏你想得出来!连妇女同志们的行列也能想得出来啊!”

林陈一脸的无辜,“你看你这写的,3和8都快连上了,你不会记错或漏记数字吧!要知道,如果真是数字游戏的话,一字之差可就没有结果了,或者就南辕北辙了!”林陈说。

“不会记错,在梦里,就这一组数字,你可是嘟囔了好几次,才引起我的注意!我还核对了一遍呢! 每一次都是这些数, 顺序都没错,要不是觉得奇怪,我才懒着记下来呢!谁会没事闲着去记梦话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