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出租车诡事 (一)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2019-06-01 13:28:02 全文阅读

看着白梅梅一瘸一拐消失在楼房的门洞里,林陈叫司机发动了车子。

奇怪的是,车子却突然起动不起来了,每每拨动发动机的钥匙,汽车就发出滋滋拉拉的声音。

“怎么回事儿?今天真是见了鬼了!我这车刚刚保养过的,就歇菜,这钱算是白花了!”

“没油了?”

“油也是新加的!不是这个问题!我下去看看!”

出租司机解开安全带,唠叨着下了车,从后备箱摸到手电筒和工具箱,打开了手电,又转到了车前,打开了车的前盖儿。

车上有些冷,林陈搓着手,等了好一会儿,见司机合上了前盖儿。

林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安全带,抬起头来,向窗外张望,他以为司机会很快上车来,却惊奇地发现他依然停在刚才的地方,面色刹白,保持着一个前躬身的动作,半天也不动,似乎是僵在了那里。

林陈打开手机手电筒,眯着眼,向前方照了一下,从车窗里伸出了脑袋。

“喂!司机师傅,我说你干嘛呢?发个什么呆啊! ”

不知道司机听清了没有,他又敲了敲前车的玻璃。

“司机师傅,怎么样了啊?这黑灯瞎火的,可别趴在这儿啊?这车没问题吧?”

司机好像是听到了,慢吞吞地挪了下自己的脚步,又像是个傻子一样驻足在车的前方,他张了张嘴,像是在和林陈说着什么,林陈却什么也没有听见。

入秋了,天气转凉,夜晚就更冷了!

司机怎么老半天没反应?

难道他是冻僵了?

这天气,应该还不至于啊!

“司机师傅!要不要我下去帮忙?”

奇怪,这天气虽然有些凉,但绝不至于把人冻得走不动路啊!司机怎么了?怎么也没有个回应啊!

林陈眯起眼睛,伸着个脖子,希望借着有限的手电光亮看仔细。

哦!还好,司机没被冻僵,他在动!好象是在很费劲地移动了几步,又像是在从衣兜里掏着什么。

忽然,极其惊悚的一幕映入林陈的眼帘。

在司机转过身去的时候,借着手电的光,林陈意外地发现他的背上有个什么东西,黑乎乎的一团,看不清,像是趴在了出租车司机的背上,又像是整个骑在了司机的脖颈上。那东西很沉,压得司机不得不弯着腰,把身体躬成虾米。

那是个什么啊?

林陈紧锁眉头,伸长了脖子,眯起眼睛,希望看得再清楚一些。

猛然间,林陈看清了,天!那是个人!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女人!

此刻,她正用雪白的双臂搂抱着司机的脖子,双腿盘在了他的腰上,刹白的脸,紧紧地帖着司机的脸侧,黑长黑长的头发直直地垂了下来。

“妈呀!”

林陈惊得一身的冷汗。

林陈哆嗦着,疯狂地按动了车的喇叭,在寂静漆黑的夜里,车的喇叭猛然发出了刺耳的“嘟嘟”声,倒是把司机吓了一跳,他几乎是跳了起来。

“快丢掉你背上的东西!”

林陈扯着脖子嘶喊道。

车外,司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躬着腰,一边用手电拼了命地砸自己的后背,一边不断地扭动着身子,看似努力要把那东西给甩下去的样子。

他的动作极其笨拙,原地打起了转儿,就像是在玩着猫捉尾巴的游戏。

怎么搞的!别光原地打转儿啊!

“你身上有东西!”

林陈的喊叫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增加了那出租车司机的紧张,他惊惶失措地转得更猛了,嘴里胡乱地叫着,发出“啊!啊!”声,听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林陈已经满头大汗,他尝试着打开了车的前灯,远光灯。

两道亮光有如刺透黑暗的利剑,前方是白昼般明亮,林陈看到那司机背上的东西在灯光的照射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司机受了惊吓,几乎是瘫倒在了地上,在林陈一声一声地叫喊声中,踉跄着站了起来,连滚带爬地钻回了汽车里。

“上锁,上锁!”

“你看到了什么呀?”

司机惊魂未定地说,“什么东西压得我喘不上气来?”

林陈顾不得给他解释,只是不停地催促道:“一个穿黑衣的女人!快,快开走!快!”

“啥?”

“一个穿黑衣的女人!”

“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见!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骑在了我的脖子上,肩膀像是扛着重物一般!压得我喘不上气来!”

“啥也别说!我们快走!”

林陈紧张得几乎变了声。

司机发动了汽车,发动机发出了“滋滋拉拉-----”的声音,抖动了几下,然后再一次熄了火。

司机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恨恨地咒骂着:“他奶奶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会是发动机出了故障吧!要真是发动机的问题,麻烦就大了!怎么搞的!我看看!”

林陈斜过身子,伸着脖子,把头凑到左侧的驾驶台下面,查看是出了什么情况。

“这儿什么也看不到!没用的!”

“我是检查你放的档什么的对不对!我也开了许多年了,算是个老司机,你再发动一下试试,脚点一下就可以了,别用力太大!”

轻轻转动钥匙,司机又一次启动了车子,车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林陈坐了起来,扭了扭已是酸疼的脖子,眼睛的余光中,林陈看到,那个穿黑袍子的女人,并没有走,就在他这边的车窗外,正用脸帖着这边车窗的玻璃,幽幽地看着他。

她,面目极其狰狞,面板般刹白的脸上,眼睛显得格外空洞,血正慢慢地从其中的一只眼睛里流出来,腐蚀着那张白得刺眼的脸,可以看得到她的皮肤在一点点地陷进去,整张脸是扭曲,变形的,长而尖利的牙龇出了唇,带着仇恨,怨气 邪恶与愤怒的那双眼睛也在变化着,黑眼珠似乎消失了,只留下了吓死人的两块白,像放大了的死鱼的眼睛。她的头微微侧了一下,咧了咧嘴,朝他笑了。

虽然面目有所改变,林陈还是认出来了!

还是她!

真是阴魂不散!

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在地铁中,在人才市场里遇到过的, 也是他一直以来最怕见到的那个黑衣女人。

她终于又来了!

林陈心里不由得寒气直冒,脸色登时变得煞白。

“开,开,快开走!快!快!”

由于紧张,林陈的嘴变得不那么利索,身子僵硬,面孔也僵硬,上牙不停地打着下牙。

司机也看到了,他惊得几乎动不了身子。

“妈啊!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司机吓傻了,居然僵在那里,一动没动。

“开车,快!快啊!别愣着!”

林陈哆嗦着说,恐惧让他的声音发抖,小得像是蚊子在哼哼。

见司机吓得僵在了那里,林陈伸手狠狠地拧了一下司机的胳膊。

“快开车啊!”

林陈几乎是在吼!

司机“啊!”地发出了声惨叫,这才反应过来,他拼着老命地发动着汽车,一次,两次,三次,就在两个人几乎绝望的时候,车子居然神奇地启动了,他狠狠地踩动了油门,汽车“轰”地一声开走了。

帖着窗玻璃的女人脸瞬间消失了,应该是被甩了下去,林陈猜测着。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长长地舒一口气。

林陈回头望,司机也注视着后视镜,借着车的后灯,只看到一条笔直的路,路两边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她跟上来了没有?” 司机不停地看着后视镜,“后面黑乎乎的,看不清啊!”

“好像没有!”林陈回头又看了看说。

“好像是个女人的脸,我没看清!”

后视镜有些模糊,司机干脆也扭过脖子向后方张望。

“嗯!”

林陈转回头来,但见一道黑影赫然伫立在汽车的前方。

“刹车!”林陈一声大喊,吓得司机一脚踩了下去,车豁地一下子停了下来,要不是系着安全带,巨大的惯力能让两个人从车里面飞出去。

待缓过神儿来,司机看了眼前方,车灯照射下的马路,空空如野。

“怎么啦?你这声大叫,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林陈向前欠了欠身,伸着脖子,扫视一番,见什么也没有,便松了口气,说:“刚才,前面好像有个什么人,没看清,一团黑影!奇怪,哪儿去了?”

“会不会是刚才的那个女人?她不会跟上来了吧!”

“谁知道啊!真吓人啊!”

“要是,你刚才不喊那一嗓子,也许我就把她给撞了!要真是什么脏东西,撞了就撞了!奶奶的!”

“别!万一不是呢!万一真的是个大活人呢!那你麻烦也就大了!”

“不会是遇鬼了吧!回去一定要用黑狗血浸透过的麻绳,套在刹车上。”

司机从后视镜望了望,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有什么用呢?”

“这你就不懂了,黑狗血阳气盛,且污秽,克制那东西最好不过。那东西离不开刹车,用狗血绳套上一晚,就虚弱不堪了,清晨时将狗血绳取下烧掉,要一点一点的烧,那东西就会跟着绳子一样消失,什么都不剩了。”

“师傅怎么什么都知道呀?”

“我以前开过灵车,该知道的行业知识还是有一些的。”

“啊!”林陈瞬间石化,“那种车,你也敢开啊!难道你不害怕吗?不嫌晦气吗?”

“害怕?谁不害怕呀!可那时我年轻,衣兜里没钱,好不容易有这么个工作。你别说,那工资给的真是高!就凭那份工资,咱就是硬着头皮也得干啊!有什么办法!好在年轻,阳气旺,一般脏东西根本不敢靠前,不像现在年纪大了,遇到什么事儿,心里就毛毛的!”

“不过,估计你遇到过的,没有今天的吓人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