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三十章 不敢说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349  |  更新时间:2019-05-12 17:52:29 全文阅读

“你不是普通人!”

沉默了许久,算命的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令林陈匪夷所思的话。

“不会吧?”

林陈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自己还在绝望呢,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自已又变成了不是普通人了?

不是普通人!又会是什么!

林陈确实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什么地方与别人不同,比如他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他听到了别人没有听到的声音...

他还有着非同寻常的诡异经历…

他也感到,如果把只是简单地把这些归为癔想症,或是精神压力大的原因的话,似乎还是有些牵强。

可能正是因为自己不是普通人!才会这样!

还是,这家伙又想给自己整出个什么妖蛾子?

林陈眉梢轻挑,悻悻走到算命先生跟前,围着他转了个圈儿,像是要重新认识他一样,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个够。

“我不是普通人? 难道会是大仙级?瞎扯吧!”

林陈用手指指着自己,“来,你要不再摸摸我,看我有没有体温吧! 你说说,是不是神仙级的都是手脚冰冰凉呀?要不,怎么说是仙韵仙骨啊!”

说着, 林陈又去抓那算命先生的手,这把算命先生给吓了一跳,像是被针扎了般一下子把手从林陈的手里缩了回来。

“我不打你,你不用害怕!我一样吃饭,睡觉, 拉臭屎,我和大家一样,我有什么不同了?嘿,今天真是邪了,遇到你了!你瞎忽悠我呢,是吧?”

“我不想忽悠你!你有朱砂痣便与别人不同,一般来说,身上带有朱砂痣的人,承载着传世的记忆,而朱砂痣位于耳朵下的人,不仅仅承载传世的记忆,还… 只是这种人少之又少呀!

林陈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你在说什么?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天机不敢泄露,我只能提醒你,记住我这句话,如若真能回去,时间不能太长,太长的话,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什么啊?我一点不明白。”

“你早晚会明白的,命中注定的!”

“命中注定了什么?”

“我不能说,我的功力有限,有的话是不能说的。说出来,会有事儿的!有的事儿,你不知道反而比知道的要好!你也别问,问多了反而对你自己不好!”

“你这人!怎么说话就不能痛快些!这也不能问,那也不能说的!你要是要钱,我给你钱!”

“我说的都是实情啊!这不是钱所能解决的!俗话说:天机不可泄,天命不可违!”

“好,算你说的有理! 我是懒着听你瞎嘚哱!那你说,三年,也是命中注定的?”

“是啊!天命不可违! 这是她前几世的怨, 前几世的结,积累到今世。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

算命先生自顾自地整理了一个他的帽子,然后又叹了一口气, 道:“我真的不愿意说,可有一件事儿,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这个对你很重要!”。

“什么事?你说! 你就痛快一些好吗?”

“我说!说了,你保证不会打我?”

“不打!我说到做到!”

算命先生长吁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其实你也和她一样, 恐怕最多也只有三年的阳寿了,除非像你说的,能了前世的恩怨结。”

林陈蹙眉听着,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充满了愤怒。

自己明明好好的,身强力壮,吃嘛嘛香!却被这家伙给说成还有三年可活!这搁谁,谁也不愿意!

林陈努力压制着自己。

“骗你做什么? 信不信由你喽!” 算命的声音很轻。

“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看来,你今天不把我们两个咒死是誓不罢休呀!”林陈拳头握出了响儿,低声说,“信不信?我他妈还想揍你!”

听这话,算命先生吓得后退两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你说了不打我的!”

“哼!好,不打!”

“信不信由你!和谁开玩笑,我也不会和你开这种玩笑!你的拳头我是领教了! 我好心告诉你也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呵! 看来,你也是蛮善意的一个人啊! 我还要谢谢你啊!”

林陈冷哼,“好!就算是你说的那样, 你说一说,我该怎么办? 我,不,我们,我是说我们俩个人,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们还有救吗? “

“你们都活不长了!恐怕没有救了!除非是遇到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

“谁?我在哪里能找到他呢?”林陈着急地问。

道士捋了下他的那一缕稀疏的胡须,不紧不慢地说:“这人,来无影,去无踪,说来就来,说走即走! 我都很难找到他,你能否遇得到他,这要看你的福份了!”

林陈笑了,狂笑不已,但很快便安静了下来,他靠在一旁的石头上,铁青着脸,愤怒地看着算命的。

“有意思!算命的,你可真有意思啊!你在逗我玩儿吗?说话这叫个费劲!啰里啰嗦!一会儿告诉我们两个大难临头, 一会告诉我们说是前世的宿命,宿命不可违,没有办法,没的救! 好像我们的末日即将到来! 问来问去,好不容易有了点希望, 嗯,来了个能救我们的人,还他妈是来无影,去无踪!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叫我们干着急,却没有办法!”

“他就是这样的啊!我都很难见上他一面!哦!我听说有人曾在老莫口那地方见过他,你不防去找找!你们如果遇不到他,唉,后面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我说的没有错!”

算命的一脸委屈。

“好!就算你说的是那样,你总能知道他叫什么吧!快告诉我吧,你就别卖关子了。”

“那道士叫陆一!还有,如若时机成熟的时候,也许你可以回去。你和别人不一样的!”

“回去?回哪里去?”

“你的前世!”

“回到前世? 这是在开玩笑,这不可能!”

“你要是认为不可能就算了,算我什么也没有说!”

算命先生摇了摇头,背起自己的破包裹准备离开,被林陈一把拽住了。

“你等等,你的话,我信,我信行了吗?告诉我,怎么叫时机成熟呢?”

“就是你身上的阳气渐弱,弱到快转阴的时候!”

“啊?要是我身上没有了阳气,那我不就会死掉吗?”

想到了死,林陈有些不安起来。

“有可能就真的死掉了!所以,你要格外地小心了,别问了,我说过,这已经是超出了我的能力。 天机不可泄的,我再说下去,是会受到惩罚的!”

“算命的,你刚才啰嗦了半天,我给你总结一下,你说我有朱砂痣,传承着前世的记忆,你又提醒我,如若回去,时间不能太长,太长恐怕回不来,对吗?”

算命的微微点了点头。

“那好!我想问你,她的前世与我有关系,对吗?”

这一回,算命的沉默半晌,像是在犹豫,而后摇了摇头,又似乎觉得不对,便点了下头。

“到底是,还是不是?”

算命的掐着手指,翻了几下白眼。

“你与她是有缘的!今世的命运纠缠在一起,前世一定会有交结!”

“嗯,既然我与她前世有交结,我是否可以回到前世帮她解怨消结呢?她会不会得救呢?”

林陈忽然灵机一动,他庆幸,他是个带着朱砂痣的人,刚好还在耳朵这儿,幸亏没做掉!

“能否了去前世之宿怨,那要看造化!太难了!”

算命先生说罢,又摇摇头,背上破行囊,拄着木棍儿,头也不回地走了。

久久地注视着算命人远去的背影,林陈的心有如万千只重锤在敲砸,留下深深浅浅的痕。

许阿琪走过来,低声地说:“怎么说了这么长的时间啊! 坐得我屁股都酸了!哎! 他都跟你说什么了?他的话, 我只听见了几句,有点听不懂!他是说我活不长吗?他是这么说的吗?”

“他真是能忽悠,他还说我也活不长了呢!”

许阿琪的表情骤然凝固。

“他或许说的是真的呢?”

“怎么可能!”

林陈的手搭在了许阿琪的肩头,近乎呢喃地说。

“我刚刚坐在那边石头椅子上休息的时候,作了个非常奇怪的梦,那梦又不似梦,真实得令人不敢相信!”

“什么梦?”

“我梦到我的掌纹都改变了!生命线变短了,并且还被生生的切断了!我还梦到了一个在树下烧纸的穿黑衣的女人的背影,还有变幻着颜色的奇怪的火苗,那情景,和我在云福寺后山的林子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许阿琪说话的声音极轻,极飘,还有些发颤。

林陈眨了下眼睛,温和地看着她,没有说话。他的手,从她的肩头,移到了她的面颊上,他的掌心温热,给她紧张的心传递过来一丝宽慰。

“那只是个梦,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这虽不是在夜里,但是看到了一个情景,心里就会想,梦里便出现了!连同你潜意识里的恐惧,也一并出现在梦里!不怕!”

“可是,我刚才似乎听到那个算命的说我..”

未等许阿琪说完,林陈打断了她。

“不用理他!他是个骗子!他想让咱们也跟那前面的老太太一样,吓得把钱都掏给他呀!门都没有!别听他瞎放屁,走,咱们回去。”

“去哪?”

“去请个护身符去!”

管他钱多,钱少,一定要请个护身符回去!

请个回去,这心里踏实,林陈想着,拉起阿琪就走。

“哎,嗨!你等等,包儿,包还在那儿呢!”

许阿琪返回了石头凳子,拿了包儿,追上林陈。

林陈为许阿琪请了一个据说是开过了光的护身符,比林陈想像的便宜,一个金灿灿的黄包包里,放着一个三角的木片儿,上面用红笔写着林陈和阿琪都看不懂的几个藏文文字,人家还送个桃木小剑。

寺里请的, 应该是真的。

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么个护身符,林陈踏实了一些,至于算命先生的话,先去他一边儿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