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林间纸灰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532  |  更新时间:2019-05-03 20:20:43 全文阅读

林陈记得,沿着寺庙的后山绕过去,也是可以抵达寺院的正门的,这么个走法,可以避开人流,两个人玩儿得更惬意。

一路走过来,两个人已是气喘吁吁。

林陈站在土坡上,手搭凉棚,极目远眺。

空中没有一片云,也没有一丝风,天色略微有些发暗,树木显得无精打采,方圆几十里居然没有一点声息。

“这里的气温真是特别,一会儿高,一会儿低!这差异也太大了!”

许阿琪系好鞋带,站起身,学着林陈的样子,也手搭凉棚向山下望了望。

这里的山坡上,全是柏树,松树,空气里充满了柏叶的清苦味。前面的山坡上,一缕青烟直线似的升上天空。

“嗯,这里真偏僻,居然没有一个游客!”林陈说。

“怎么没有,前面的山坡,有人好像在烧东西!估计可能是在烧烤吧!要不然,哪里来的青烟啊!”

“嗯!好像是!这里林密,人稀,倒是幽静,架上个烤架,边吃边聊倒是惬意!只是…”

前面有树丛的遮挡,林陈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看清。

“天干气燥,山林里做烧烤,容易引发山林大火啊!这是谁在找死!走,咱们过去看看!”

“嗯!”许阿琪想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

“要是人家真的在烧烤,咱们怎么办?叫人家别烧烤了,别吃了,人家会听咱们的嘛?”

林陈皱着眉头,把自己身上的背包向上挎了挎,默默地望着前方的青烟。

其实,与头儿史春柱所言正好相反,林陈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人,对公司,对社会都是。林陈只是对史春柱以能者多劳为借口,无端地给他加派工作很反感,林陈将本就不应该由他的承担的活儿草率应付,这实际上是对史春柱的一种无声的反抗。

就像他保持着固有的洁癖习性一样,他也坚守着安全防护意识,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林陈想起前不久,微信朋友圈里有人上传的美国森林大火的场面,火肆虐着,黑烟腾腾升起,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爆裂声过后,只剩下一片焦土以及一层灰烬。

“走,过去看看再说!”

“嗯!”

沿着石子道走下去,走了不过100多米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前面有一点火光,稍微走近点,看到地上有堆烧过的纸灰,里面还零星地加杂着些未燃尽的小火星,看样子,是有人刚刚烧过。

“这是谁干的啊!怎么火没完全弄灭,人就走了!周围全是树木,引发大火怎么办!”

林陈四下张望了一下,也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人。

许阿琪跟了上来,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看了看地上的那一堆灰。

“嗯!太危险了!这带火星的纸灰很容易被风吹走,随时都可能引起山林大火!是谁干的缺德事儿!这种人抓住应该枪毙!”

许阿琪动作敏捷地踏了一只脚过去,直接将那火星踩灭了。

林陈愣了一下,忽而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把许阿琪拉了过来。

“我的小姑奶奶!你难道不知道烧纸是不能上脚踩的嘛?”

“为啥?”

许阿琪唇角稍动,看了眼地上的纸灰,又看了看林陈,“烧纸?不会啊!如果是祭奠亡灵,应该是在街口,桥头,或是在家门口烧纸,哪里有在这林子里烧的!又是大白天!我想,可能是有人烧着玩儿的吧!”

“等等!”

灵机一动,林陈从地上捡了根小木枝,轻轻拨弄着纸灰,指着一小块儿未完全烧尽的纸让许阿琪看,那泛黄的纸上,印着两个人都看不懂的图案的残余,可以肯定的是,那是冥币。

两个人对望了一下,许阿琪心里惴惴不安道:“还真是你说的啊!可是,我们也不能看着这林子里有火星不管啊!要是我们不管,那万一着了火怎么办!”

林陈点了点头,摘下头上的蓓蕾帽子,用袖子擦了擦脑袋上的汗。

“是啊!在这里烧这玩意儿,真的是很讨厌!又危险,又污染环境!要是被森林管理人员抓住,一定会罚款的!这种人,应该狠狠地罚!要不,他们是不会吸取教训的!咱们走吧!不用迷信,没事儿的!”

许阿琪看了看表。

“嗯,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得太偏了!都中午了,咱们还是原路回去吧!”

没等林陈回答,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是林陈的手机响了。

“嗨,你是林陈吗? 是我,金世友!”

“金世友?”林陈想了想,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便笑着说“哦,胖子啊!你说胖子不就得了!怎么今天不忙? 给我打电话?”

“找你有事儿啊!”

“啥事儿?”

林陈将身体靠在旁边的一棵树上。

“我们这儿,新来的一哥们儿,叫叶江川,这人儿吧!唉!怎么说呢!特别小儿科,就是什么事儿都好奇! 就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井的事儿,他说他偏就不信这个邪,一定要拉上我,一起过去看看!”

“呵呵!他也和我一样不相信啊!”

林陈的脸上露出一抹笑。

“是啊!我就跟他说,那井不安全,我越这么说,嗨!这哥们儿还真来劲了,说什么也要去!真是九头驴都拉不回来了!”

“那就去看看呗!”

“嗯,可我一琢磨,这哥们儿一个人去也不是个事儿, 万一出点事儿,我岂不担责!我和他去吧,我这么胖,估计那井,我是下不去的!我这不就想起你来了,你上次说不是也想去看看嘛! 我就想叫上你!再说,那地方偏僻,又是晚上,要是金子没捡到,再碰上个什么坏人,咱们也是人多力量大嘛! 所以,就想问问你去不? 仨人儿壮个胆儿!”

林陈笑了,对着电话那头说:“我还以为是啥事儿呢!行! 反正我也好奇,我去,你说吧,什么时候?”

“喂,喂?”

“你们商量好什么时间了吗?”

“就明天晚上吧,行吗? 我白天活儿多,走不开的。我们头儿天天就跟个.. 跟个.. 猫头鹰似的,看得老紧了。”

林陈乐了,对着电话一顿猛喷:“胖子,听你这口气,你小子东北银儿吧!还老紧了,东北银儿胆儿大呀!你咋就这么怂!”

“不带挤兑人的!”胖子说。

“行,明晚上就明晚,八点吧!我在村口柳树下等你们。”

“好的,不见不散!”

对方先挂了电话。

整理好了双肩背包,许阿琪看了林陈一眼,问:“金世友是谁啊?你们这是去哪儿呀?”

“就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胖子,和我一块吃肉饼的工地上的那个胖子,他们施工队有个哥们好奇,想晚上去看看那井,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就你说过的, 那口能捡到金子,夜里借着月光能照出女人脸的井,对吗?”

“嗯!没错!”

许阿琪拨弄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紧走了几步跟了上来。

“真的假的啊? 天下还有这么稀奇的事儿哈!你还真的相信啊!”

“我不信!我只是好奇!和胖子他们一样,好奇!怎么?你也好奇?”

“我是对发财更好奇!哎,有没有能捡到美元的井啊? 反正我也不富裕,要是真能拾到金子也行,别说捡到金子, 美元,就是能捡到点儿卢布,捡到点越南盾,随便捡到点啥都行! 怎么样?我的要求不高吧! ”

“呵!我还以为许阿琪同志是多么地视金钱如粪土呢!原来连卢布,越南盾都是可以接受的啊!”

“那怎么啦!”

“没怎么!挺好!”

林陈收好了他的手机,“就这样吧!明天,你自己吃饭,不用等我,我可能回来很晚!”

“嗯,干嘛?哎,你真的去啊?”

“当然是真的!”

“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和他说着玩儿呢!”

“去啊!我都答应人家了!怎么能不去!”

“那就带上我, 我也去!我想钱想的都快疯了!这一回说不准,我会咸鱼翻身!发财啦!我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喽!这种美事儿,我怎么能不去!”

许阿琪拽了拽林陈的袖子,看上去很兴奋,脸,夸张地乐开了的花,。

“你也去,小心好奇害死猫!不过呢,猫有九条命,你死不了!”

“啊- 唔- ”

出其不意!

许阿琪在林陈的耳朵根儿下,低声怒吼,把林陈吓了一跳。他捂着自己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女孩子,你能文静点儿吗?哎哟!我可怜的小心脏!你冷不丁的一声嚎,差点把我吓死!”

“我是狮子,谁说我是猫啊!”

“好,好,狮子,准确地说是母狮子同志,会河东狮吼的母狮子同志,后殿还去吗?”林陈问道。

“回去吧!”

这一会儿的功夫,气温骤然升了起来,许阿琪抬头,眯着眼,看了看脑袋顶上的太阳。

“这天气真是变化得让人不可思议!忽冷忽热的!”

“太反常了!连你也反常!不在家里舒舒服服地待着,偏要跟着我黑灯瞎火地去村头看井!那地方没人,又是夜里去,你不害怕?”

“你知道嘛? 我这人,有一个特点,不,是优点,就是贼胆儿大!”

“知道!但不知道是怎么个贼胆儿大?”

“七层楼,怎么样?高不高?”

林陈一脸惊愕,这丫头不会有什么事儿想不开吧!不觉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高!高!够高!啥?你敢跳?”

“我敢坐在窗台外面!”

“哦!我也敢!这没什么!”

林陈长舒了口气。

“十米跳台,怎么样?”

“行啊!这你也敢跳?”

“那是,你别学我啊!我学过跳水。”

“你能不能说话不说一半啊!否则我真以为你是巾帼英雄呢!”

“啊,你说对了!巾帼英雄就是本尊啊!除了勇敢,我还很热心善良!你发现没有? 嗨,你倒是说话啊!”

“是! 热心善良! 新时代的女大侠!行了吧!”

“嗯!别给我盖大帽子!大侠算不上,但至少比你勇敢吧!不过,勇敢也是有条件的!看!我的肌肉!”

许阿琪伸出一只胳膊,往上撸了撸袖子,露出光洁的皮肤。她把胳膊向上弯曲成健美的标准姿势,“怎么样?漂亮吧?”

“漂亮!怎么能不漂亮!我看你也像个假小子!哪里像个女孩子啊!”

“我的脚也比一般女孩子大呢!”

“你不会真的什么侠女转世吧!”

“说不准!你可不要欺负我!小心挨揍!”

许阿琪故作严肃地说。

林陈浅浅一笑,“咦!刚才爬台阶的时候,你的肌肉和你的无畏的大侠精神都哪里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