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十七章 口字楼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208  |  更新时间:2019-04-28 18:15:17 全文阅读

林陈在郊外的公寓住所,许阿琪去过,那时还是工地一片,没几户人家。

路上还算顺,车子穿过树林,很快就到了林木公寓。

许阿琪下车,抬眼看去,小区变化还是很大。

拔地新起的几座楼,挡住了先前的路,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曲曲弯弯的石头小道, 通向林陈住的那所公寓楼的方向。

空旷的小广场,稀稀落落地坐着两三个晒太阳的老人,喷水池也已建好了, 没有水, 整个池面灰秃秃的,显得冰冷无趣。 还好总算是有点儿花草的点缀, 为小区添加些生气。

口中干涩,许阿琪从背包里掏了瓶可乐,拧下盖子,仰着脑袋“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

这里还是没什么人,许阿琪就沿着这条小道,快步走到林陈住所的楼下。

她没有马上上去,而是用手理了一下头发,顺便抬头,眯着眼向上看,四面都是楼,楼很高,自已就像井底的蛙。

夕阳的余辉明亮而刺眼,打在宽大的楼玻璃上,反射的白光如同一道道的利剑,交叉着,横亘在头顶的楼宇之间。

和林陈一样,许阿琪也无时无刻不关注着与住房相关的各种信息。

眼前的景象让她不禁想起了自己曾在图书馆翻阅过的一本关于住宅风水方面的书,那书的作者是香港的一位有名风水大师,书中就把这种口字型的楼列为凶宅。

这是一种不吉利的风水格局!

从形状上,人被困其中,成了“囚”,原本的福运会被破坏和压制住。书上还说,人如果长期居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就会很难得到自身福运的护佑加持,诸事儿都不顺,还容易产生意外。

仰着脑袋,许阿琪原地转了个圈儿,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位风水大师的说法有道理。关于风水,许阿琪也看不太懂,但她知道这东西是自古有之的,是古人对人和自然的理解,肯定有它的道理。多少个世纪过去了,人们只是延用以前的说法,并没有什么推陈出新的新思路,甚至有人早就遗忘了这些古老的智慧,比如,林木公寓的设计中,就出现了这种本该淘汰的口字楼设计!

嗯,这种楼型是有些不对劲的感觉,她心里想着。

前面就是林陈的居住的公寓楼了!

许阿琪稍稍伸展了一下刚刚在车里窝倦了的四肢,从包里掏出了小镜子,整理了一下有些看似凌乱的刘海儿,收起镜子,正要进楼,楼门开了,从楼里闪出了个老太太。

老太太突然的出现,差一点和她撞个满怀,把许阿琪吓了一跳。

老太太身着肥大的粗布蓝褂子,佝偻着身子,头上包了个很旧的围巾,身上的衣服粘满了一块块的油污样的东西,看上去脏兮兮的。

她怀里还抱着个孩子, 那孩子光着个头,在老太太的怀中安安静静地张着眼,眼睛是又大又亮。孩子看到许阿琪,可能是不舒服了,咧着嘴,似乎是要哭的样子,头转向了一边, 露出耳朵下好大的一颗朱沙痣。

许阿琪的眼睛一亮。

这颗痣真是眼熟,许阿琪想着。

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儿!它和林陈的简直是一模一样,位置也一样。

老太太从许阿琪身边走过去的一刹那,还回头看了眼许阿琪,许阿琪点了下头,机械地笑了一下,算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老太太干脆停了下来,转着身,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继续看着她,眼珠子黑白分明,直愣愣地,看得许阿琪后背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那目光带给许阿琪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而后,她扭头就走了。

难道,她认识自己?

大脑中所有的记忆,被许阿琪搜了个遍,也实在想不起来这老太太是谁,又与自己有什么关联。

这人真没礼貌!和她点头,她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就是上了年纪,也不能这般盯着人家看啊!倚老卖老!

或者是有老年痴呆!

嗯!应该是吧,现在不是很多老年人都有这毛病!

算了!阿琪心里想着,跟个老太太教个什么劲儿!

眼看着老太太走远,不知林陈到家了没有,她掏出手机,拨通了林陈的号码。 眼睛还在情不自禁地注视着老太太的背景。

“嘟…嘟…”

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传来林陈的声音。

“喂!喂!阿琪,你到了吗?”

“嗯!在楼下!”

“上来啊!”

很长的时间,这边没有回答。

许阿琪被眼前的诡异情景惊得呆住了,半天没有说话。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她刚刚就发现老太太行走得很是怪异, 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她,好像她是认得她的!

老太太虽然在走,但没有一点点脚步的声响。晴天白日,她却感到有股阴凉凉的风把她的衣服吹了起来,从里到外,透心的冷!

还有那个和林陈长着同样朱砂痣的光头孩子,居然也微微翘起了脑袋,大睁着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林陈所住的这座楼和前面楼的间距起码也有80米, 而老太太只一眨眼的功夫就走到了。

她像是飘过去的!

并且,她抱着孩子是走进了前面的那座楼。

这也许没什么!

问题是,前面那楼的门的朝向是和林陈所在楼的朝向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门在楼另一面,后面无门,她本需要绕过这座楼才能从门中进去, 而老太太是从楼背面进去的,背面无门,许阿琪看着她从墙边消失的!

就在她消失之前,她还回过头来,直勾勾地看了她一眼。

那目光,像两把利剑!

惊得许阿琪张大了嘴巴,许久她都没缓过味儿来。

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声,显然已经断了,许阿琪挂了电话。很快林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只几分钟的时间, 林陈已经冲下楼来, 看到红色行李箱旁的许阿琪双臂抱着膝盖蜷缩在楼门口的台阶上,目光怔怔地看着前面的楼,好是可怜,地下还放着个喝空了的可乐瓶子。

“咋啦?坐这儿干嘛?地上多凉,女人不能坐在地上,你不知道啊!怎么不上去?”

“上不去!腿发软!”

许阿琪的声音就像是蚊子飞过。

风贴着地面,吹起新植的小树的叶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看了看许阿琪,林陈也没说话,棱角分明的俊秀脸庞,带着温润的笑容。

他弯腰捡起空可乐瓶子,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就在掏出手巾擦手的那一刻,就听到许阿琪说:“我现在的两条腿,真的软得跟面条一样!”

林陈笑着打趣道:“呵, 跟我耍心眼儿? 行了,不就是让我背你? 你直说不就得了!用不用再上演一出猪八戒背媳妇的活话剧? 只是.. ”

林陈面露难色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又抬眼看了看眼前的高楼。

“我比猪兄要悲摧,哎哟! 我的妈呀! 好几层楼哪! 我是那么弱小... 要是你再那么一点儿...”

林陈本是想说再瘦一点儿,话到嘴边被他生生地给咽了回去,这得罪女人的话是万万不能讲的。

“身高1米78,体重170斤!你这也叫弱小!”

“嘿嘿!”

林陈坏笑着。

“没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是真的是腿发软!”

许阿琪也不看他,懵懂地望着前面的楼,静静地说。

“真的?”

林陈蹲下身来,伸长脖子,把脸凑了上去。

出其不意!

两人的面庞异常接近,鼻尖儿对鼻尖儿,如此近的距离,任何人的脸都会变得不同寻常。

林陈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让许阿琪因尴尬而红了脸。

林陈像是研究古董般歪着脑袋,近距离地来来回回端详了许阿琪一番,记得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一副娇弱的小女生的样子。

他突然“嘿嘿”地笑了。

“讨厌!”

许阿琪白了林陈一眼。

“知道嘛!人家说世界上最温暖的三个字,不应该是‘我爱你!’,而应该是‘看着你!’,并且百看不厌!我只不过是‘看着你!’我还没怎么着呢,你就说我‘讨厌!’,唉!你可真没情调!”

“又乏又惊,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

“别装嫩了!我的大小姐,回家吧! 太阳都快下山了! 你总不能住在这楼前的台阶上吧!”

“装嫩? 你这人! 谁在装嫩呀! 人家是活见鬼了! 要是换了你, 说不准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林陈一怔,“啊?怎么个活见鬼? 鬼在哪儿呢?”

“嘘… “

许阿琪用手指头捅了捅林陈,紧张地用眼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们不在这儿说!”

许阿琪的这话,让林陈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

他左右看了看,站起身子,伸出一只手要拉许阿琪起来,许阿琪疲惫地摇着脑袋,依然坐着,并没有伸出手。

林陈也没勉强,转身拎起了箱子。

“好吧!天也不早了,咱们先去吃饭!我把箱子先搬上去,你要是累了, 就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下来!”

“不,还是我跟你一起上去吧!…一个人… 怕! 嗯… ” 话说了一半儿,许阿琪犹豫了一下,还是改变了主意, 说:“算了,我还是在这儿等你吧!我的腿软软的,懒着上楼了,你快点下来!”

“嗯!这里是小区,不用怕!我知道一个小餐馆, 新开的, 看着还不错, 咱们就去那儿吃吧!”

“嗯!”

林陈拎起行箱子,径直向楼门口走去。

正好又有人从楼里出来, 帮林陈拉开了楼门。

许阿琪把头又转向了刚刚那个老太太消失的前楼,楼前的草坪上,几个小孩子在嘻笑,追逐,一切看似很正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