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十五章 肉饼铺子(二)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861  |  更新时间:2019-04-26 22:38:49 全文阅读

看着林陈一脸茫然, 胖子继续说:“工地北边那头儿, 有一大片柳树林, 你知道吧? ”

“嗯!有印象!”

“柳树林再过去是个小村子,就几户人家, 政府要在那里新建一个楼盘, 要他们拆迁,有个别的钉子户, 不想走, 说是因为宅基地什么的没谈妥, 不过最近都搬走了,村子就空在了那里。”

“嗯!我知道这事儿,听说那几户挺难缠的!好像是因为赔偿过低,拆迁户安置房不满意吧,那几户死活也不让拆,怎么? 他们这么快就和政府谈妥了?”林陈问。

“谈妥? 没那么容易吧! 是不是后来谈妥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听说是被吓跑的!”

“啊? 还有这事儿?”

胖子从裤袋里翻腾了半天,摸出了包中华烟,掏出一只递给林陈,林陈摆了摆手。

“这可是好烟!”

胖子道,见林陈不接, 他也不让了,直接叼在了自己的嘴里,又翻遍了衣袋, 发现没带火儿。

“怎么给吓跑的啊?”

烟被叨在胖子的嘴里,自然不能说话,林陈有点等不及,朝着店家喊到:“老板,有火儿吗?”

火儿很快给递了过来,林陈给胖子点着了烟。

胖子吸了一口烟,用两支手指把烟从嘴里夹了下来,又吸了一下鼻子,煞有介事地向林陈这边凑了凑。

“就村头的那口井, 不晓得你知不知道?”

“井?”林陈微微摇了下头,“这倒是没太注意, 不过那边我曾经去过, 让我想想! 哦, 想起来了! 是有口井, 你说的是不是那个井边的台子特别高的那口, 我还在那儿崴过脚, 我有印象!这口井是在一个正方形的石板上,井内水深不到二米,村民们常常用吊桶去打水、淘米、洗衣服。天长日久,井圈上让绳子磨出了道道光滑的槽痕。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对, 就是那井!我也是听村民们讲的,说那口井已经有些年头儿了!那口水里打上来的水一直都是挺清澈的, 村民用来烧水, 做饭, 洗衣服, 都没啥问题。可是就最近这井出了点事儿, 真是邪了门儿了。”

“怎么了? 出啥事儿了?”

胖子左右看了看, 发现没人注意自己,就又凑过身子, 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井的水呀,突然就没了,你说怪不怪?”

“这个我知道,应该是地下水位下降吧!井水本来就是挖掘地下水得来的,而地下水都是相连的。如果地质活动造成地下水改道了,井水可能就没了!再说,地下水也不是用不完的,用的时间一长,也可能会断水。还有,人们用水太多了,也会出现没水的现象!” 林陈推测着说。

“看你长得就一秀才样儿,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 就透着有学问!”

胖子吐了一口烟,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这没什么,我的专业就是土木工程设计,地质这方面的知识也是必需要知道的!”

林陈抓了把花生米,扔进了自己的嘴里,又给胖子满上了啤酒。

“哦!兄弟,够了!我不能多喝,下午还要干活呢!”

胖子摆手。

“这是啤酒!喝这玩意儿,不是跟喝汽水一样!有什么关系!不是说,你有故事,我有酒,人生难忘是朋友嘛!来,喝了这一杯!”

“好,就这一杯了!”

胖子也不好意思拒绝,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林陈说:“嗯,这还差不多!这才像个爷们儿!对了,刚才咱们俩说到哪儿了?”

“说到井水突然消失了!”

“哦!井水消失了就消失了!这真的没什么啊!”

胖子说:“怎么没什么啊!就算是按你说的,水位下降,井水枯了,也就罢了, 可偏偏有人从井底发现了一块金子!你说邪不邪!”

胖子说着, 一脸的羡慕。

林陈夹着肉饼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你说啥? 就那破井里,还能发现金子? 是不是有人故意藏在里面的呢?”

“谁知道呀! 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大家都去那井里找金子!”

“那找到了没有啊?”

胖子摇着头,撇了下嘴,“发财,谁不想!哪里会那么容易!”

林陈把肉饼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囫囵咽了下去。

“呵呵,世上哪里有这等好事儿!要是有,咱们也去找找!”

胖子用手背擦去了嘴角上的一抹油,悻悻道:“我就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信!”

“其实,不用我说,你用后脚跟儿都能想明白!你想啊!那地方又偏僻,谁会没事儿想到去井底找东西啊!所以,这事儿一听就知道是个谣言!哎,不管你爱听不爱听,我说啊,也就是个谣言而已!”

自己很认真讲给他的事儿,却被他当成了谣言,这让胖子很是不爽。

“兄弟,你这话说得可是有点绝对!哎!你还真别说!这事儿还真是巧了!有人去打水,才发现水枯了,伸过脑袋一看,井底好像是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待下到井底,才看清原来是金子!真的是金子,金条啊!真是好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呀!唉!我也只有羡慕的份儿!”

“还真捡到了金子?”

听胖子这么一说,林陈瞪大了眼睛。

“当然!我还骗你不成!”

“可我,怎么还是不信啊!哪有这等好事啊!”

“你爱信不信!”

胖子把烟屁股在烟缸里捻灭了,似乎还不太过瘾,便抬头问林陈:“我今天是舍命陪君子了!再来瓶酒!”

“你不是说,你不能喝嘛!下午不是还要干活呢嘛?”林陈诧异道。

“没事儿,喝就喝它个痛快!这啤酒不给劲儿!”

胖子扭头,朝着店家招了下手。

“老板, 有二锅头吗? 再来一碟油炸花生米啊!” 胖子向店老板大声喊道。

“好嘞!” 那边回应道。

林陈怔怔地望着胖子,显出惊异的表情,他摆弄着手里的筷子,还在琢磨着胖子刚才的话。

“唉,我说哥们儿,你不是在说天方夜谭吧? 再说, 真是发现了金子, 人家会告诉你,早就偷偷搬走了。”

“真的!谁骗你谁是龟孙子!当时正好好几个人在场,我们队里就有人在, 要不我也不会知道呀!”

“真的看见了金子?”

“是啊! 黄灿灿的,这么大的长方块!”

胖子伸出手指,比划着大小。

“金子是不是谁藏在里面的呢? 也许是以前的什么人得了什么不义之财,怕被人发现,就藏在了井中,后来井水上来了,这金子就取不出来了! 时间一长, 没准这藏匿金子的人都死掉了!”

“嗯!我也是这么寻思, 是谁放的? 忘了取走了?”

林陈像是来了兴致,说:“要不,咱们也去找找!”

“还等得到咱们,已经有不少人去找了,却发现那井又有水了。 捅一杆子下去,那水还深不见底。”

“你是说井变深了!”

“可不是! 不光是变深了,最近, 有村民说, 打上来的水里, 总有一团一团的长长的黑头发。”

林陈不敢相信,眼睛瞪得溜圆。

“真的? 假的? 肯定是有人故意丢进去的吧? 故意恶心恶心那些来找金子的人的吧!”

“二锅头来喽!”

店老板送上了二锅头,二个小酒盅,外加一小碟的油炸花生米。

“二位您慢用!”

胖子看店老板退了下去,压低了声音,道:“真真切切, 我想,应该不会是有人丢进去的吧!谁会闲得没事儿,往井里丢头发啊!就是想恶心人,我觉得也 不至于丢头发!”

“那倒也是!”

“还是一团团的长头发!”

“对啊!哪里找这么多的长头发!除非是开理发店的!”林陈若有所思地说。

“而且不光是黑头发, 还有更加邪门儿的事儿呢!”

“还有更邪门儿的?”

“嗯!我听说,村民还发现有一段时间,这口井白天一切都正常, 井水清澈, 可一到了晚上, 有月光的时候,你从井口往下看, 就会看到人脸,白亮亮的人脸!”

“这有什么!有月光,就会看到自己的倒影,看不到才不正常啊!”

“切! 这谁不知道! 问题是你看到的不是你自己的脸! 是一个含着泪的, 雪白雪白的女人脸! 再后来啊,据说水又干了,头发也没有了!女人脸也没有了!”

林陈笑了,“这不正好,赶紧下去看看!没准又会有金子呢!”

一杯酒下肚,胖子显然是被辣到了嗓子眼,赶紧又夹了一块肉饼,放在嘴里,飞速地嚼了两下,咽了下去。

“哎!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应该再下去看看,你说是不!”林陈说。

胖子郑重地点了一下头,“对啊!我咋就没想到呢!是应该再下去看看!”

见店家又端着粥走过来, 胖子欲言又止, 停了会儿,说:“你先别跟别人讲啊! 讲多了不好!”

胖子声音不大, 只有林陈能听到。

林陈只嗯了一声,老半天没说话。

他想起了什么,低着头,小口地品着杯中的二锅头。

像是一块石头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心口, 让他窒息。 因为,他忽然间想起了诡异的地铁遭遇,他又想起了早上他在报纸上看到的月牙里小区的凶案,现在,胖子又跟他说了井中的女人脸和头发。

这些看着互不相干的事物,似乎又有着某种说不出的,奇怪的关联。

真的是有鬼么?

继而,他笑了一下,笑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这是怎么了!

变得这么神经, 现在社会上就有些人,没事儿闲得,编些故事吓唬人玩儿,井里能出金子!呵,又不是亲眼看到,传闻就是传闻,黑的都能说白了。

胖子自顾自地吃了一大盘子的肉饼,有些撑的慌,便双手放在肚子上,顺时针方向揉了起来,忽而抬头,看到林陈在一个人发笑,便也跟着乐了起来。

林陈端起了小米粥, 粥还是有些烫, 他用嘴轻轻吹了两下, 呡了一口。 然后问:“哎!胖子, 你相信这是真的吗?”

胖子用筷子夹了一颗油炸花生米,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

“不知道, 都是听人说的。 其实我也不信,不过要真是有金子就好了。 我TM作梦都想着发财呢!”胖子回道。

“今天天气不错, 晚上肯定有月亮, 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看看? 趁没有人,咱们也捡点金子回来!要真有金子,谁不喜欢!哈!咱哥俩平分,平分成不?”

“这个…”

胖子看似有些犹豫。

“你说话呀!怎么?你还担心我抢了你的金子不成!”

“不是!”

胖子看到林陈端着粥在吹,就摆摆手,拿起二锅头,在林陈眼皮子下晃了晃,道:“留着肚子,这个一定要喝光!不能剩!老话怎么说来着?感情深,一口闷!”

然后,胖子给林陈倒上一杯满满的二锅头。

这酒是真香,林陈有点犹豫,继而道:“我是真的不能多喝,下午还开车呢。”

胖子看了林陈一眼,遗憾地说:“早说啊!我都给你倒上了!算了,我就自己享用啦!”

胖子干脆端过林陈的酒杯,喝了一口,吧唧了一下嘴,又重新点上了烟。

“我知道,我跟你说的这些,你是根本就不信的!”

“嗯!不是不信,是,.. 怎么说呢?其实,我也遭遇了一些很诡异的事!先前也怀疑,怀疑自己的神经出了什么问题!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癔想症,也怕!但怕有什么用? 与其害怕,还不如弄他娘个明白!”

这时, 林陈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电话显示是许阿琪打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