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惊梦前缘 > 正文
第七章 铁轨事故
作者:云黛水长  |  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19-04-18 22:49:50 全文阅读

冲出地铁的时候, 林陈的心脏狂跳不已。

他用手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生疼, 生疼的,这让林陈不得不又揉了好半天。

林陈只想知道刚刚发生的, 是不是场梦, 是不是他大脑游失之后产生的幻觉?

或者,是自己真的有癔想症?

林陈怎么也不相信刚刚发生的是真实地存在过,可怕的黑衣女人,诡异的老太太… 可那又是如此真实的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林陈叫了出租,直到屁股坐在了出租车座位上,林陈的腿,手还在剧烈地抖个不停。

“你去哪儿?”

车上的胖出租车司机问,看来他是刚吃了饭,空气中弥漫着股韭菜味儿,

“林木公寓!” 林陈说。

“到那里啊!”

司机的语气像是很勉强, 也没有启动汽车。

“怎么? 不能去吗?” 林陈问。

“不瞒你说, 这‘林木公寓’, 斜音不就是‘陵墓公寓’吗? 这地方就像这名字一样的邪!听说以前啊,这里就是个大乱坟岗哟! 先前我也跑过几次,都没啥问题,只是最近传说,那地方总闹鬼!对了,晚上去这种地方,不能说鬼,要不会把他们给粘过来的,要说就说是脏东西,谁也不会认为自己是脏东西,鬼也一样的。我只知道那边闹得好凶啊! ”

“啊,我以前不知道,也是最近刚刚听说的!这地方有那么邪嘛?”

“当然,骗你干嘛!我认识一个司机,也是开出租的,夜里打那边经过, 搭上了个穿黑衣的女子, 那女人就坐了大约两站, 也就是到这边地铁的这个位置就下车了,也不给钱,司机开门追了出去,那女人也不跑,待司机刚要责问她的时候,她笑了一下,忽然就消失了。就在司机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你说吓人不吓人!”

“什么!他也遇到了穿黑衣的女人!”

“嗯!怎么,你也知道?”

“哦!我,我也是听说!听说!是挺吓人的!”

林陈犹豫了一下,他决定还是不要将自己也遇到诡异黑衣女人的经历告诉司机的好!否则,他就更不敢送他回家了!

林陈默然地看着车窗外,隐约地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又开始提速了。

“是啊!吓死人了!那个司机,吓得再也不敢去那边了!甚至不敢晚上出车了!只在白天拉拉活儿!”

“也是!要是我,我就干脆改行了!”

“哦,对了,这么晚, 你去那边干嘛?”

“我就住在那边啊!” 林陈说,“师傅,你说的是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去问问, 这事儿在我们开出租的圈子里都知道, 现在没有哪个司机黑灯瞎火地愿意往那边跑!”

司机很肯定地回答说。

“要不是便宜,我也不会住到那边,我在那里租的房子!”林陈说。

“唉!有句老话,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旧坟起新房, 全家活不长!’,在那里建公寓,真不知那些开发商是怎么想的,我看你呀,还是赶紧搬家吧!”

司机说罢,打了个饱嗝儿,车厢里的韭菜味儿更浓烈了。

“我往哪里搬呀!城中的房子咱也买不起,租不起!只能住到这么远的地方了。早知道这里是乱坟岗子,我也不愿意往这里住。你不告诉我还好,你告诉我,我怎么后脊梁开始冒白毛汗了!”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也不容易!”

“是啊!师傅,您就送我这一次吧, 这么晚了, 我是好不容易才打到的车!”

林陈和司机商量着, 好像又想起了什么, 补充道,“要不, 我给您加点钱!”

司机无可奈何地看了林陈一眼, 把手搭在了方向盘上, 低头想了想, 说:“那好吧,天也这么晚了!估计你也很难再打到车,算了,豁出去,陪你跑这一趟吧!也就这一次,算是练胆儿了!加多少你看着办吧!”

“嗯,谢谢师傅了!”

林陈话没说完,司机已经启动了汽车。

车开到一个加油站,司机停车加油的功夫,林陈下了车,径直走到便利店,想买个面包,火腿当作明天的早点。

便利店里,一个满头白发,看上去极不好相处的老大爷正在大包小包地向外搬送货物。

看着林陈走进来,老大爷抬头擦了下额头的汗。

“你买什么?”

“就买个面包加火腿吧!”

老大爷放下手里的货物,向着店里面微微扬了下下巴,示意林陈他要的东西都在那边的货柜上。

“自己拿吧!都在那边!”

林陈刚往里走没几步,就听到警车“嘀呜嘀呜-嘀嘀”尖厉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划破了夜空的寂静。

透过便利店玻璃窗向外望去,两辆警车停在了加油站,车顶上的红蓝双色灯不停地在闪动。

出事儿了!

林陈意识到这一点,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二个警察模样的人前后脚冲进了便利店。

“电池!电池!大号的电池!知道!”

其中的一个警察径直冲到了货架子处,在日用品中寻找着。

另一个,看上去应该是个领导,他倚在店门口,手持对讲机,对着麦克风说着话,像是指挥着一场战斗。

“地铁那边的现场怎么样?… 嗯,什么?… 已经看到了!… 铁轨中发现了黄色头发的一个男青年! 人怎么样?还有救吗?… 嗯… 身体已经被列车辗轧致死!现场还发现别的什么了吗?… 嗯,嗯,你说什么?… 死者手中还紧紧握着一部手机!手机处于游戏的界面!嗯!确定是死了?… 嗯!可惜啊!嗯,我知道了!哦,调了站台的监控了吗?嗯,好,我等你的汇报!”

地铁铁轨中发现了一个黄色头发的男青年,手里还握着一个游戏界面的手机!

货架前的林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拿着面包的手抖了一下,面包掉到了地上。

巧合?

林陈刚才在地铁中遇到的头发被染成时髦的稻草黄色的那个男青年,也是握着一个手机,并且一直在乐此不疲地玩着游戏!

难道他出事儿了?

可是,他是坐在列车里的啊!

这么快?

会是他嘛?

警察的对讲机又传过来声音。

“听到!听到!.. 监控显示事发在12点左右,列车当时并没有明显的急刹,只是突然地慢慢停了下来!.. 列车突然关闭了车厢内所有的照明设施,什么?又启动开走了?… 什么?你说什么?没有看到列车驾驶员!… 也查不到这列列车的记录!这怎么可能!… 再调,我等你消息!快!”

取电池的警察站在收银处付款的时候,领导的对讲机又响了。

“.. 听到!.. 没有找到事故发生时的目击者!嗯,这么晚了,倒也正常!.. ”

林陈蹲在地上,拾起刚才掉下来的面包,两眼透过货架的间隙,死死地注视着拿对讲机的那个警察,听着他们的对话。

“.. 这怎么可能!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监控显示,列车驶过后,黄色头发的男青年的白色影子在轨道中站了起来,并且自己飘出了现场!你是在和我讲天方夜谭吗?开什么玩笑!我办案几十年,从非经历过这种事儿!我不太相信!… 行!我们这边马上就到现场!我们离地铁站也就五分钟!”

林陈默默地站了起来,看着玻璃窗外,两个警察冲进了警车,警车呼啸而去,他的心情也是跌宕起伏。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必要告诉那两个警察自己刚才在地铁中的奇怪遭遇,告诉他们关于他遇到过可怕的黑衣女人,还遇到了买了月牙里小区的新宅的一对情侣,戴着翡翠戒指的老太太,以及和刚才发生的地铁事故中的死者特征几乎一样的黄头发的男青年的事儿。

或许警察们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他们会认为这不过是一个根本闲得无聊的人的脑海里臆想出来的恐怖场面而已!

他更害怕自己会卷入一个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与死亡相关的是非中去。

林陈还是相信,警察应该对他的话根本就不会感兴趣!

是的,谁会相信一个人的类似胡言乱语的鬼话!

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连林陈自己都不信!

警察毕竟是警察,不会一点事故的蛛丝马迹都找不到!这个地铁事故一定会上新闻的!林陈决定,先等等警察们的调查结果再说吧!

林陈到家的时候, 看了下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

先前上下班, 他也是走的这条路, 却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漫长,今天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才能到家也是头一次。

林陈关好了门,从里面上好了锁,又检查了一下。

躺在床上,他还是像怀里揣了个兔子,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林陈还在想着列车上的黑衣女人,老太太,想着那司机的话,想着便利店里警察的对话。

当然,他想得最多的是稻草黄头发的男青年!

想着他痴迷于手机游戏的样子,想像着他躺在铁轨中被辗后的支离破碎的身躯和满地的血迹…

林陈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了灯,点了颗烟,慢慢的吸着。

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墙上映出了他的模糊黑影,还有袅袅上升的烟雾的影子。他想着列车开走时, 他只看到了三个人, 他总想证明今天他所经历的诡异的经历只是一种幻觉, 是他这些时候工作太累的原因, 是他神经错乱了。

或者,自己真的是得了什么癔想症?

甚至,连同便利店里遇到的警察都是自已癔想出来的?

癔想症这个词儿,林陈以前是听都没有听过。

可今天送他回来的司机的话又说明什么呢?

不知不觉,林陈又想起了那个可恶的头儿,史春柱。

林陈太累了,他掐掉了烟,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不愿意再往下想,干脆关灯,将头也一同蒙进了被子里,闭上眼,居然很快就入睡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