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耀诸天万界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一剑平一派
作者:爱吃鱼的安哥  |  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19-05-19 11:29:43 全文阅读

  就在大家享受着美味佳肴时,淼淼太湖之上,一艘艘大小船只排开水面,极速行驶!

  乌篷船、一叶扁舟、楼船、平船、客船、货船,百舸争流,千军竞发!

  一处处甲板之上,站满了形态万千,穿着各异的江湖人,他们有数十上百人结伴而行的世家、门派,也有驾驭一叶扁舟的独行侠,乌篷船上三三两两提刀佩剑者,个个强大异常。

  他们都是纵横一方的强者,今日竟然聚集在一起。此时有着共同的目标,归云山庄,青衣剑魔,九阴真经!

  上千艘船只之间,数十只巨大楼船,旌旗嚯嚯作响,迎风招展,排开水面掀起一阵阵浪潮!

  其上挺立着一位位魁梧身影,手臂肌肉虬结,黑袍在风中飘荡,猎猎作响,目光尖锐,斗志昂扬,气息强悍,竟都是不弱于三流的高手!

这便是除却丐帮之外的大宋第一帮派,铁掌帮!

“多少年没见这江湖盛世了呀?”

  “上次如此多强者汇聚,龙蛇争霸,是在二十多年前的华山论剑吧?”

  “又是九阴真经引发的灾劫啊!”

  “铁掌帮近年来如日中天,今日又调兵遣将,来势汹汹,若是让他们得了九阴真经,怕是会实力爆涨一发不可收拾了!”

  “哼!此地汇聚了中原大地数千位强者名宿,卧虎藏龙,高手数倍于铁掌帮,还能让它独尊不成!”

  “我漠北双雄第一个不服铁掌帮!”

  ……

  太湖中,平日里蛮狠霸道,劫掠来往商队的太湖水盗,也都在远处观看。

  看见三流满地走,二流不如狗,连横行一州的一流高手,也有不少在甲板上晒太阳,吓得瑟瑟发抖,不敢阻拦一步!

  一股股气息升腾而起,如一座大山盖压而下,使得他们呼吸都有些困难,又好似面对百丈潮汐一般,那无法阻挡的沛然大势压来!

  ......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一个精瘦仆人快步闯入了归云山庄大殿客厅,神色惊慌。

  “何事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陆乘风脸色一沉,一拍桌子,怒喝道。

  “码头上来了好多人,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几乎把一望无际的大湖填满了!小的还见到了铁掌帮的旗帜!”

  那仆人脑海中,似乎充斥着无比恐怖的场景,让他忽略了自己家主处于爆怒当中。

  陆乘风闻言心头一颤,能遍布太湖,有多少人?知道九阴真经是江湖人的执念,却没想到它如此之深,不由得看向了其他人。

  只见江南七怪,郭靖黄蓉都是面色大变,手中精致瓷杯抖落出酒水,也不知。

  唯有江潇穆念慈,依旧平静地吃喝着,好似故事的主角不是他一般。

  “走吧,出去看看!”

  ......

  归云山庄建立在一座数里方圆的湖心岛之上,码头也只有不足百余米长,其他地方,船只容易搁浅。

  是以,江潇等人出来,便看到离岸边数十丈的远处,成百上千船只静静地漂浮湖面之上,如同一个个蜂巢,黑压压一片蜜蜂在甲板上挪动!

  “你便是青衣剑魔!如此年轻,毛都没长齐吧,哈哈!”

  “青衣剑魔,交出九阴真经,我陈青蒂饶你不死!”

  “把九阴真经交于我鹧鸪山十八寨,我赫连铁树保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青衣剑魔,我恶人谷最欢迎大魔头了!”

  “一群邪魔外道,青衣剑魔,识相的就跪下磕几个响头,我云州姬家可以收留你!”

  ……

  “小魔头,如今你已经在劫难逃了,你身边的小美人真是标志啊,若是献给本公子,我可以恳求我爹爹,让坐忘剑派保你一命,收你做一条狗!”

  群敌环伺,江潇也不为所动,强者会在意蝼蚁的叫嚣吗?

  江潇一开始听这些污言秽语,也面色不改,古井无波,万事不盈于怀的漠然,但当听到有人折辱穆念慈之时,眸光一冷,化作能冻结万物的冰霜,扫视那艘楼船。

  三丈宽,十余丈长楼船,中间两层精致华美的阁楼,甲板上一名白衣青年手持折扇,苍白的脸上露出淫,秽之色,盯着穆念慈,其身后还跟着几位白袍提剑强者,好似对身前少主所言习以为常!

  江潇当即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抹惊鸿,冲出码头,须臾间来到了五六十丈外,那艘楼船斜上空!

  长剑出鞘,寒光闪动,在空中一划而下,紫光冲霄,一抹绚丽至极的剑气流光乍现人寰!

  美丽至极的剑光,不似凡间的绚烂,迎风便长,一瞬间长成了十丈之长,三尺之宽,空气都被搅动,一股股无形气劲萦绕在剑气之上!

  楼船上众人陷入了震惊当中,如此遥远的距离,眨眼之间便来到近前,这是何等身法?飘渺无踪,快如鬼魅!

  剑气未至,一股无比骇人的威压便压盖而下,心中升起一抹畏惧,一时间竟感觉深陷泥潭,缕缕锋芒扫过,刺痛脸颊,无可抵挡,无法躲避!

  “魔头休要猖狂,一起出手!”

  一位白袍剑客双目圆睁,大喝一声,长剑出鞘,双手握住阔剑,青筋暴起,内力汹涌灌入,一道璀璨剑光划出,携带着无穷巨力,悍然打出了平生最强一剑!一股威势爆发,抵抗着无形的压力。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摆脱了心中恐惧,生死一线间全力以赴出手!一道道剑影齐刷刷逆流而上!

  就连那最前方的白衣公子哥也是不甘示弱,以扇作剑划出一道凌厉剑光!年纪轻轻,纵欲过度的模样,竟是一位二流好手,难怪深受门派宠爱!

  先天对后天全面的压制,甲板上众人最强者不过普通一流,在江潇悍然出手下,只能在死亡的降临前,无力地挣扎一番!

  “安敢欺我坐忘剑派无人!”

  楼船之中传出一声爆喝,赫然是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深深地危机袭来!

  咔嚓!身影在气劲包裹中,冲天而起,在楼船顶盖上撞出一个窟窿,木屑纷飞!

  “坐忘今生!”

  这位坐忘剑派门主,已经达到了一流巅峰,丝毫不弱于梅超风!一道两丈长剑气斩出,凝实无比,内蕴恐怖爆发力,即便是巨石也可以如同切豆腐般撕碎!

  说时迟,那时快!江潇的十丈剑光绚烂无比,在他含怒出手下,却是杀机四溢,锋芒毕露!双方顷刻间便交击在了一起!

  噗呲噗呲!紫色流光,瞬间碾碎了数道白色剑气。轰隆隆炸响间,又击破了坐忘剑派门主的至强一剑,余势不减地斩下!

  “什么!为何会这么强?”

  甲板上的数人被绚烂剑气瞬间淹没,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便轰然爆碎开来,血雾飘洒长空,死无全尸!

  即便是外围的帮众也是挡不住余波,抑制不住地吐血倒飞出去。

紧接着,巨大楼船在一声炸响中,轰然解体,炸裂开来!一剑分海!底下幽深的湖水被狂猛的力量排开,陷下三尺深,出现一道长长的剑痕,半晌才缓缓愈合。

断裂的木板抛飞,帆布化作碎片,破碎的桌椅茶具、残存的内脏、骨骼挥洒,鲜血染红了清澈的湖水!

  整整一船的高手,一个大派的根基,在江潇一剑之下,连船带人通通碾碎!

  唯有一个门主站在湖面上孑然而立,一只手臂自肩膀处断裂,鲜血汩汩而流也不在意。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空中缓缓落下,如同鸿毛一般漂浮湖面之上的江潇。

  眼神中充满了惊惧与后悔,甚至有一丝疑惑,为何祸从天降,一刹那间,世界只剩他一人?

  剑气入体,不断消磨生机,五脏六腑重创,虽躲过了正面一击,但也已经没有活路了!

  “为什么?”

  “你兒子嘴臭,我不喜欢!”

  ‘原来如此!’坐忘剑派门主,创立门派开始,大小战斗无数,一生不弱于人。今日携众而来,意气风发,威风凛凛,怀揣着美好的梦想。

  没想到最终却是这样的结局,遇到了江潇,死得如此憋屈。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再也无法压制伤势,颤颤巍巍的身躯,轰然仰倒而下,溅起一阵红色水花!

  ......

  风流云散,一片狼藉的湖面上,荡漾水波平息,画面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穹天之上的烈阳高照,把朵朵白云染成金色,挥洒下炙热的光芒,普照大地。

  浓烈的夏日,众人心中却升起了挥之不去的寒意!那一剑覆灭他们平日里恭恭敬敬对待的门派,一只巨大的楼船直接被撕碎,这还是人的力量吗?

  江潇的一剑之威震撼了在场无数高手!一个个天老大,地老二的桀骜之辈,刚才叫嚣不断,如今都缄口不言,生怕被江潇注意到,来上那绚丽的一剑!

  那青衫如玉的身影,这一刻,才真正与凶名赫赫的‘青衣剑魔’重合!

  ‘这便是绝世强者的实力吗?真是令人心驰神往的力量!江兄的境界,高山仰止啊!’

  郭靖双手紧握,指甲陷入血肉中也不自知,高大健壮的身躯甚至有些颤抖,心神激荡万千。即便是心思单纯如他,也难免升起向往憧憬之情。

  黄蓉伸出白净玉手握住郭靖的拳头,轻轻安抚他的情绪。一向灵动狡黠的双眼,也被一股真挚的崇拜之意填满。

  ‘或许他真的能与爹爹比肩了,可是他还如此年轻英俊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