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亡灵记录者 > 正文
第九十九章无天无地密室杀人事件(27)
作者:一点也不困  |  字数:4074  |  更新时间:2019-07-24 08:46:07 全文阅读

我并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听他的分析。

“我想了很久,最终谨慎的认为凶手一定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因为每一起密室杀人案,最重要的都是不在场证明,这一起也并不意外,之前我们都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凶手制造不在场证明的痕迹,那么我就大胆的猜测这玻璃窗上的碎口就是。”

“那凶手是怎么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我问。

“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些线索我都只是想了一半就断了,这就说明一定有什么关键的东西被我们遗漏了,这种预感我早已有过,这些线索如同破碎的拼图一样,就差那个关键的拼图我们就能得出真相。”

“随后我就在这个房子里不停的搜索着,很快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这个。”工藤拿起了地上放着的玩具手枪,我的眼睛也随着瞪大,这是正太的玩具。

“不过这个玩具看起来并不能说明什么,于是我就将它放在了地上,我继续寻找着,找了非常的久,很快我忽然停下了动作,因为我忽然注意到了地毯上放着的东西,就是这个。”他指向地毯上放着的那个烧焦的插座。

“这是我们在现场发现的物证之一,除了台灯这种一般的插孔,上面还有一个特殊的菱形插孔,而这个一定是为一个特定的东西准备的,这也是现在冬天里每家每户都会有的东西,然而现场我们却并没有发现,因此这一定是那个被我们遗漏,而对于凶手又是非常致命的东西。”

“电暖炉。”工藤看着我一字一句的将那个熟悉的名称说出,而我身子一震,仿佛脑海里有蘑菇云炸开。

“当看到了这个,我心中的迷雾在一瞬间全部消散,而那破碎的线索,如同通电了一般全部都链接在了一起。”工藤停下了脚步“其实真相是那样的简单,凶手进出现场的方式其实我们早就已经知晓,只是我们都忽略了,因为凶手就是你啊,川木致贺。”

工藤转回身,看着我以及我手中那漆黑的枪口。

他看着我,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是笑了笑继续张开了口“当知道了这个答案,其他的疑问很快也随之解开,这件事得从很早的一段爱恋开始说起,从前有一个患有侏儒症的男人,他一生也许都受尽了嘲讽,不然他不会那么拼命,发疯的工作,最后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商人,而他一定在一场偶然的机会来到了大阪,并且偶然的认识了铃木女士,他一见钟情,当然铃木女士并不喜欢他,不然这就是一段恋爱,而并不是爱恋,铃木女士当时正好离家出走刚进入城市,是这名叫本田的男人出资支助她读书,铃木女士非常的感激他,可是从她毕业后的快速结婚,我猜她一定是怕被本田以婚姻要挟,可是由于太快闪婚,导致她看错了人,和喜怒无常又爱酗酒的伊藤离婚之后,铃木女士还有他的儿子正太孤儿寡母两人本应该生活压力非常的巨大,可是她们竟然买下了这里高级公寓,并且还能每个月寄钱回家,说明她们一定是再次接受了本田的支助,并且这一次本田和她们生活在了一起。”

“因为本田已经错过了一次,不想再错过第二次,他以物质来满足铃木女士,成功与铃木女士住在了一起,并且变卖了家产打算一心一意和自己心爱的人过下去,从家里的用具与拖鞋我们可以看出,儿童的物品远远比大人的多,而之所以一直没被人发现是因为他出行都一直藏在铃木女士的裙底,而这一定是铃木女士要求的,因为她对于本田的感情除了一点点感激以外就只剩下了厌恶,她怕本田被别人发现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因此她不允许本田暴露于世人,甚至不坐车,吃饭也要单独开一个包间。”

“同事西泽多次向她表露了爱意,像西泽那样英俊的人加上们之间暧昧的关系,她一定很想接受,可是西泽并没有那么富有,不然她之前为何会选择伊藤,而且她身边还有本田这个包袱没有甩掉,然而她又不想失去本田的钱,于是她一直很苦恼,向好朋友倾诉想要剪断过去,并且在案发前一个星期跟西泽说,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她说等她剪断过去便会与西泽在一起,我们一直以为那个过去是伊藤,可是伊藤的事情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通过报警解决了,因此她说的一定是另外一个人,就是本田。”

“案发当晚,本田如往常一样藏于铃木女士的裙里,可在乘坐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包括你在内的总共十一名乘客,加上裙里的本田,导致电梯超载,而由于裙里藏了一个人,因此铃木女士走起路来非常的缓慢,我原本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忽略,其实你根本没有忽略,你早就发现了并在最短的时间得出了铃木女士裙下有人的结论,你猜测她一定是被挟持了,于是在停电的时候你以关心为借口进入了铃木女士的家,而那时铃木女士按照策划的那样已经杀死了本田,因此你才会听到声响,本田是被铃木女士用双手活活掐死的。”

听到这里我的眼瞳微微一颤。

工藤继续说。“你如你所说与铃木女士在客厅交谈了一会,随后你以上卫生间的借口靠近了正太的房间,因为你相信一定有人躲在里面挟持着正太,可是床上只躺着睡熟的正太,并没有其他人,于是你又转身进入了另一个房间,一个非常适合躲藏的房间,储物间。”

他冰冷的说着,我的眼瞳再次随之一动。

“你小心翼翼的寻找,却忽然发现了躲藏在窗帘后面持枪对准你的身影,你立刻扣下了一直手握着的M3913Ls 9mm手枪,这把口径非常小的一把枪,结果却发现被射中的那人,是正太。”

工藤的声音如同无数把利刃,我的心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跳动,大脑发晕,无法呼吸。

“因为,床上躺着的并不是正太,而是死去的本田的尸体,铃木女士在如此短的时间藏匿起尸体的办法只有这个,将本田尸体伪装成睡熟的正太,让正太待在储物间玩,而他手中拿着的就是这把玩具枪。”工藤拿起了放在地上的玩具枪,这把枪在黑暗之中仍然如当时一样,是那么的扎眼。

“之前一名住户有说曾在七点到八点左右听见了一声类似烟灰缸掉落的声音,我们原本以为这与你敲门时听见的是同一种声音,可是你听见的是沉重的砰砰响声,并且据你所说那声音并没有很大,你还是凑近门口才听到的,说明住户听见并不是那个时候响起的声音,而且这房子里并没有烟灰缸那么难道是那名住户听错了吗?不,那名住户没有听错,因为那名住户听到的是你M3913Ls 9mm手枪开枪时发出的声音,这口径最小的声音细小而清脆的手枪。”

“你发现了自己杀了正太,凭你的智商,你快速得到了结论,你已经无法挽回,挽回所有的一切,于是你果断的将铃木女士给砸晕,将她放在了地毯之上,随后最重要的环节也随之到来,你之所以要选择焚烧,最大目的是为了掩盖那最致命的痕迹,弹孔,地上那具面目全非烧焦的尸体其实并不是正太的,而是那个侏儒症患者本田,为此你抹去了现场所有的指纹,并不是如我们警方之前想的是自己不小心留下了指纹,而是为了不让警方察觉这里有三个人生活的迹象,而你点火的东西并不是打火机,而是电暖炉,你在地毯上倒好油随后将电暖炉紧紧包裹住,等到九点来电,被地毯包裹住的电暖炉成功点燃了客厅。”

“那个本案子中最特别最令人匪夷所思的玻璃破碎声和这个落地窗的碎口,我刚才才注意到,地上的玻璃碎渣非常的多,但如果是站在客厅里用钝器将窗户砸碎,玻璃碎渣一定大多掉落窗外,因此我意识到这一定是有人在来电之后站在自家阳台上用绳子绑住钝器从外部将铃木女士的落地窗砸碎,制造出凶手当时仍在屋里的假象。”

我的目光冰冷,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天晚上的画面,九点来电之后,我站起身走向里屋,用绳子绑住了家里用来压围住花卉的石砖,用力一甩砸碎了隔壁千代子家的落地窗。

“之所以在现场没有发现电暖炉,是因为案发的第一时间,电暖炉就被人从落地窗上的碎口直接丢到了下面的延伸的公共阳台之上,上面种了很多花卉,因此不会有什么声音响起,随后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再到阳台将电暖炉处理掉就行了,而能做到这些的人只有你,第一个冲进现场的人,川木致贺。”他再次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却是那样的沉重与用力。

“其实我早该注意到,你如此在意的人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你却第一时间没有任何反应,只能说明那动静是你造成的。”

“可是,正太的尸体在哪里呢?”我平静的开口,手里的枪依然指向了他的眉心。

“正太的尸体当时一定藏在屋子里,但是我们搜查人员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发现,我想了想,只有藏在那个地方你才能有绝对的把握与信心不被人发现,那个地方就是这。”工藤低下头看着身后的那张圆软凳,而我表面的平静再也无法掩盖内心极大的震撼,我重重的呼了口气,连带着最后一丝防御也被破碎。

“我刚刚问过了渡边,当时搜查的时候,你始终坐在这个圆软凳上,因此这里是最适合藏匿尸体的地方。”工藤打开圆软凳的顶盖,露出了带有血渍的内部空间。

“而后你再将尸体给处理掉,致贺啊,这就是你犯罪的全过程。”工藤抬起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情绪。

随后他忽然笑了,开心的笑了,笑的是那样的痛快与疯狂“哈哈,原来那个躲在黑暗里的劲敌竟然是你,那个我无比想见,想要抓捕的凶手的居然是你啊,也对,我早该想到,能给警方造成如此大的阻碍的绝世天才只能是你,难怪你一直都表现得那么平庸,其实你一直都没有变,你仍然是那个川木。”

他笑了很久,笑的非常的畅快,随后工藤恢复了平静,他目光凝重的看向我,闭上了眼睛“没想到,几年前你破解了那个风靡一时的梦游杀人案件,那个无比简单的真相只有你一人发现,而如今同样简单的真相却被我揭开,而那个凶手是你,这都是命啊,老天不允许两个天才存在,双剑合璧最终导致的是其中一把利剑的消亡,开枪吧,致贺,能在最后跟你进行如此痛快的较量,我已经无憾了。”

可是我并没有回答,许久之后,工藤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他瞪大了双眼发疯般的朝我扑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对准了自己头扣下了扳机。

工藤,这场赌局,是我输了,我也如你立的赌约那样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就如同几百年前佐佐木木小次郎对阵宫本武藏那场惊世对决一样,他输了同样也倒在了宫本武藏的身前。

“致贺!致贺!致贺!”在最后一点意识消散之前,工藤声嘶力竭的声音不时在我耳边回荡,真是有点吵呢,我心想。

(这篇故事确实拖得有点久,因此我决定一定要快点将它结束,明天要去实习了,就过段时间再写新的故事了,这篇故事其实一直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破绽,就是天才般存在的川木从案件开始就一直都没什么作用,就连中村和渡边都有各自让人惊讶的表现和分析,可是川木也就是“我”一点作为都没有,对于案件也没有超出常人的表现,而当工藤来了后,川木才会表现得非常的不安,因为他就是那个躲藏在幕后的凶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