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机榜 > 第一卷*圣明会
第一章*机关环
作者:炸药  |  字数:3991  |  更新时间:2019-04-07 16:00:28 全文阅读

“玉山有天机,冰雪藏世界;榜上著英才,人间成大业。”这四句流传在各国之间的名言,早已成为天机阁的招牌。

  在浩浩白雪的昆仑山上耸立着一座单调而又不失庄严的“天机阁”,天机阁由天机老人创立,素来就以定天下谋士高低而成名,从而设立了天机榜,而且早有言明天机榜上之人,均以已经展露的才华而排名,这天下谋士都以能列入这天机榜而感到自豪。

  这一天,天机阁外狂风暴雪,雷闪电鸣,好像连天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忽然从天机阁外传来两个声音,“请救救我家少主吧。”

  一个穿着天机阁特有服饰的侍从撑着雨伞从天机阁内匆匆走了出来,看见两个穿着军服的军人带着一个全身烧伤的人跪在天机阁前,侍从上前问道:“来者何人,为何深夜到访我天机阁?”

  “我们是墨家军中的军人,快,快,救救我家少主吧。”其中一个军人忙着回答道。

  “你两稍等,我这就去通报我家少阁主。”

  “你说是墨家军,他们口中说的伤者是他们的少主?”一个年轻人惊讶的问道。

  只见那人,一头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此人正是天机阁的少阁主—天阳,他可是这天机阁第十八代传人。

  “是的,他们是这么说的。”

  天阳一听是墨家军中的少主,那想必就是墨羽了,可为何会伤重至此啊?天阳来不及去想这些问题,一听说是自己的好友伤重,连雨伞都顾不上打,就从天机阁内跑到了两位军人的面前,在大雨中,他看着眼前伤重的人,面部全部烧毁,脸上露出了惊讶和惶恐的表情。

  “求少阁主救救我家少主吧。”

  这行医救人原本就是天机阁的一条宗旨,何况眼前的人很有可能是少主墨羽,所以天阳想都没想,就命那两个军人,将此人抬至别院,并吩咐侍从将医箱取来,那两军人将他们的少主安置在床上后,便在一旁服侍。

天阳先上去给他号脉,他伸手摸上去,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把那人的衣袖撩高,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是机关环,那上面清楚的刻着两个大字“墨羽”,这才确认了伤者的身份,他就是墨羽,那个趾高气昂的墨羽,那个不可一世的墨羽,那年墨羽还在他面前炫耀他手臂上的手环,说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骄傲,而如今,这手环也只能用来确认他的身份了,天阳露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当年那个活跃的少年,如今却伤重到面目全非。

机关环是墨家祖先墨翟在创立墨家军时所制作的,这制作工艺相当复杂,若不是墨家军中副将以上的军人是无法得知取下该手环的办法的。

  天阳仔细的给墨羽号这脉,脸一下变得深沉了,然后慢慢起身,一边思考一边来回走动。

  “我家少主到底怎么了?”

  “你们在哪里找到你们家少主的?”

  “在巫山,巫山崖下,当时巫山上一片焦土,发现少主时,他奄奄一息,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天机阁”,我们这才马不停蹄的来到此处,只是途中少主已经昏迷不醒。”

  眼眶中夹着这泪水,看那两个人的表情,似乎曾受过墨羽什么大恩,眼神中透着悲伤,悲伤中带了点渴望。

  “那就没错了,你家少主是先中毒,后烧伤掉落崖下。”

  “少阁主,您为何如此肯定?”

  “若单纯是烧伤的话,以墨羽的武功,不可能掉至崖下,而且他身中‘八步飘’,这种毒普通人中了,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习武之人中了,一旦催动内力,人就会向喝醉酒一样,飘飘欲仙,再加上当时火势凶猛,令毒药加速扩散,这才导致了很多将士掉入崖下,还好你家少主内功深厚,不然连神仙也救不了他。”

  “听少阁主对此毒了解如此深刻,想必定有解救之法。”

  “这解救之法嘛,还得等我准备几样东西才行,当务之急,我先用银针疏通他的筋脉,让他血气稳定,保住小命再说。”

这时天阳的侍从拿着医箱匆匆赶来,天阳接过医箱,取出银针,开始为墨羽施针,并运功将毒素逼至手臂少府穴,再用银针封住穴位,这才使得墨羽的血气稳定下来。

忙完后,天阳拿出一块毛巾擦了擦汗水问道:“刚才事出紧急,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们的姓名和为何墨羽会伤重至此。”

  “我叫沈忠,是墨家军中的百夫长。”其中一位身材较为矮小,年纪稍大的军人说道。

  “我叫沈诚,也是墨家军中的百夫长。”另一位身材较为高大,年纪较轻的军人说道。

  “我们是两兄弟,曾都被少主相救,并在墨家军中担任职务,那天我军与金国的天都大军展开厮杀,经过数天的拼杀,终于将金国的天都大军斩落马下,此时我军也已伤亡惨重,而我和沈忠作为后方的补给部队,并未直接参与此次战役,后来我们接到了少主的密令,说战役已经结束,让我们准备好制伤痛的药材赶赴巫山救济伤者,我和沈忠为了能早点赶到,于是选择了走小路,可当我们赶到时,却发现...却发现...”

沈诚想起战场上那惨烈的状况,止不住心中的悲痛,开始痛哭起来,话在嘴边,却哽咽这说不出来,沈忠拿了快毛巾给沈诚,让他擦泪水。

“接下来让我来说吧,可当我们赶到时,却发现,发现墨家军全军覆没,原本我们想难道是金国军队去而复返,可为了防止金国大军偷袭,我们已经军营扎在巫山山上,再说当时我彭国已经派了十万大军支援,若是金国偷袭,在慌乱中,不可能有时间带走他们士兵的尸体,于是我和沈忠开始寻找生还者,在翻动一个又一个尸体的时候,我们...我们却发现,在焦土不远处的林子里,有彭国秋明山的士兵,此时我们才明白,我军并不是死在敌人手里,而是死在我们彭国军自己的手里。”说道这里,沈忠也开始痛哭起来,两个人都低这头,哭个不停。

  “好了,好了,你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像什么样子,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该坚强勇敢的去面对,那再后来呢?”天阳拍拍两人后背,安慰道。

  “后来,我决定夜袭秋明山的大营,却被沈忠拦住,沈忠说与其冒险送死,还不如找找是否有生还者,于是我就和沈忠按个找寻,可是未发现生还者,原本我们打算放弃了,正当回头时,沈忠提醒说并未发现少主的尸体,于是我们又开始向附近的崖下寻找,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才发现了少主。”

沈忠和沈诚两人哽咽这说完了发现少主和墨家军全军覆没的经过,此时天阳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走到了门前,望着那门外的大雪,心里甚是惆怅,自言自语的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墨羽是先中毒,后烧伤了,秋明山深知墨家机关武器的厉害,就开始先放毒,让本就疲惫的将士先中毒,当然以策万全,他们开始放火烧林,中毒的将士从慌乱中醒来,不知道是何人偷袭,便用墨家连弩,向四面八方射击,这才有了秋明山的士兵死伤。”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一些事,于是转过头跟沈忠和沈诚说道,“你两赶紧准备一具焦尸,身高和体型要和你们家少主相似,然后把他放在崖下。”

  “这是为何啊?”沈忠抬起头,不解的问道。

  “你想啊,不管这白帝城里现在状况如何,按照秋明山的性格,找不到墨羽的尸体,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幸好这几天巫山在下大雪,而且墨羽又掉在崖下,正好给你们争取了一些处理的时间。”天阳双手放在衣袖中,眉头紧皱,边走边分析这。

  “少阁主,您这话倒是在理,可为何下大雪和少主掉在崖下给我们争取了处理的时间。”沈忠瞪大这眼睛,一脸疑惑道。

  “叫我怎么说你?你想啊,秋明山火烧巫山后,必定要将尸体整理处理一番,然后找个好的说辞报与彭国陛下,这么大的雪,想必找尸体也不容易,况且墨羽掉在崖下,原本山路湿滑,下崖就非常危险,如果在大雪中下崖,长时间看着下雪,容易造成雪盲,所以我料定秋明山肯定不会急在一时寻找尸体,他肯定再想,掉下山崖的墨家军,非死即伤,及时还有生还者,这几天大雪,毒不死那些墨家军,也能冻死那些墨家军了。”天阳用手指了指沈忠,看天阳的样子,着实有点生气了,还非得让他解释的清清楚楚。

  “少阁主说的极是,我这就去办。”沈诚一听此话有理,就急匆匆的往门外跑去。

  “慢着,瞧你这性子,你要是就这样去了,反倒成了画蛇添足了。”天阳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把门口的沈诚叫了回来。

  “少阁主,难道还有什么不妥吗?”沈诚停下了脚步。

  “找到适合的尸体后,必须把墨羽身上的军服和手上的机关环换在那个尸体上,秋明山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记住务必要快。”天阳看着墨羽手上的机关环说道。

“还是少阁主考虑周到,可问题是我们不会解这个机关环啊。” 沈忠无奈的说道。

“你们不会,我会。” 天阳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虽不是墨家军将领,但是墨家和我天家源远极深,我天机阁之所以能屹立数百年不衰,正是靠了墨家机关术的庇护,所以这环的解法,墨羽早年前就已经告之与我。”

说完,天阳顺手从墨羽手上拿下了机关环,并轻轻的脱下了墨羽的军装,再小心翼翼的把被子给墨羽盖好,随后让沈忠和沈诚匆匆去了巫山。

  沈忠和沈诚赶到巫山后,按照少阁主的吩咐,找了一具身材体型和少主身材差不多的焦尸,然后趁着天黑给那尸体穿上了少主的衣服,并将少主的机关环戴在那尸体左手上,他们将那尸体抬至墨羽掉下的地方。

  “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沈忠拉着沈诚的手臂说道,可是沈诚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可能是因为沈诚向来比较谨慎,他思考了片刻说道,“等等,少阁主不是说过秋明山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我们还是在远处观察,等秋明山确认过尸体后再离开吧。”

  “你说的也是。”

  说也真巧,这雪第二天就停了,真如天阳所说,秋明山这才带着一队人马开始下崖来搜索,因为掉下崖的墨家军并不是很多,所以没过多久就将这些墨家军拖到了一起,秋明山细细检查这每个尸体。

  “快看,那不正是墨羽的尸体吗?”一个士兵翻开一个墨家军的尸体,激动的说道,虽然尸体已经烧焦,但是那身形和这军服,无疑就是墨羽;这时秋明山走了过来,瞪大这眼睛,细细的打量了尸体一番。

  “来人,快把这尸体带走。”一个将领见秋明山没有说话,就命人来抬尸体。

  “等等。”秋明山拦住了尸体,上前看了看那尸体,拿起了尸体的左手,将他的衣袖撩了起来,发现了手臂上的机关环,那手环上刻着*墨羽*两个大字。

  “嗯,这确实是墨羽的尸体,看到这机关环,我才放心,想不到那个京城中的天才少年,如今却只剩下这烧焦的尸体了。”秋明山冷冷的笑了一下,不屑一顾的说道。

  确认了墨羽的尸体后,秋明山才离开巫山,前往白帝城复命,随后,沈忠和沈诚也跟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