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灵思妙瞳 > 第一卷 高中青春期
第一章 你大爷是虫大爷
作者:红尘小白  |  字数:4026  |  更新时间:2019-04-06 08:09:03 全文阅读

东元2049年,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白天,朱城县的每个街道都充满着秋天的气息,唯一一条主干道的两侧都是来来往往的学生,虽然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可是千姿百态,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清爽迷人,这其中就有个身影,就是咱们的男主角,齐林宇。

没有帅气的脸蛋,除了高高的个儿,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肩上背着略显沉重的书包,微微佝偻着背,往学校走去。这朱城一中也算是排的上名的中学,所以这学习氛围也是不错的。来到高一16班,走进教室,第三组第四排,俗称每个教室的黄金宝座,座位居中,离黑板不远不近,老师讲课听得清,恰恰好,一般都是给优等生留的座位。当然,齐林宇并不算优等生,成绩不算差,却也不是拔尖儿,算是那种中流砥柱。

原本平淡无奇的他,并不能成为这本书的主角,但是,他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还要从他高一暑假的时候开始说起。

“知了知了知了……”夏天的蝉鸣传遍了阳光下的每一块地方,草丛间的池塘传来阵阵蛙鸣,烈日当空,万里无云,正值晌午时分,齐林宇在房间里吹着风扇,坐在窗边的桌前,看着厚厚的开心暑假和一堆模拟卷发愣,思绪全飞向了外边,似乎能穿过层层阻挡,让灵魂融入到大自然中。齐林宇的父母都是老师,都有暑假,不过他们都是很勤劳的人,趁着暑假都会在旁边的菜地种上一些菜,每天都浇浇水施施肥,整理的井井有条,此时的他们正冒着烈日在菜地里辛勤劳作。

现在正是齐林宇最快乐的时光,正值青春期的他有着叛逆的思想,越叫他做什么事,越想从做这些事的缝隙间做一些其他事,就像齐林宇现在的神游天外一般。从小这齐林宇就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孩子,懵懵懂懂刚接触到新知识的时候,总是会有许多奇思妙想孕育而出,别人的小孩都是天马行空般的想象,而齐林宇不同,虽然也是如孩童般的幻想,却往往有着一些超出孩子所接触不到的思想。回回写作文,别的不会,想象文一套一套的,只要是遇到,三十分的作文保证给你得二十八分,而且对科学历史之类的特别感兴趣,所以对历史这门课也可谓是信手捏来。

也正是接触到的知识越来越多,齐林宇那丰富的想象力犹如那灌满汤的汤包,每咬一口,那想象力喷涌而出,惊人而不失乏味。细细品来总觉得新奇无比。也正是因为这样,齐林宇总是沉浸在里面不好好学习,这不,成绩一直上不去,上上下下就和拉锯战一样。

神游了一下午,脑瓜子有点蒙,题目倒是没做几题,吃完了四菜一汤的晚饭,摸了摸饱鼓鼓的肚子,齐林宇又继续坐在书桌前,房间外,是依旧响亮的虫鸣,微微藏在山后的太阳,依旧散发着炽热的余晖,此时的风景最是美好,带着白天温度的夏风吹进房间,心里却有一股舒爽的凉意,不知不觉的,就入了那奇妙的意境,就好像自己就是站在太阳前,吹着山风,风钻入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享受着轻抚,心十分平静,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泛起波澜。当然,这样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太阳匆匆下了山,夜晚的帷幕降了下来,齐林宇的心神被拉了回来,看着眼前的卷子,叹了口气,现实终归是现实,该做的事还是得做,他定了定神,便开始埋头苦读起来,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做完的卷子,齐林宇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收拾好去客厅休息时,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莫名的东西,转瞬即逝,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齐林宇也没多想,收拾收拾,刚准备起身,突然发现桌上有一只不起眼的小虫子,按照齐林宇的个性,看到就是一掌的事,但不知道为何,潜意识里,齐林宇就没打算下手,盯着这只不知道是什么的小虫子,只见它沿着卷子从左爬到右,从卷子爬到笔杆,总之就是爬来爬去,时而停下来动动触角,仿佛在探测着什么,盯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齐林宇也觉得有些可笑,一只虫子难道还能和你交流不成,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脑海里又闪过一丝信息,低头一看,居然发现那只虫子正在抬头望着自己,这下齐林宇就觉得有些神奇了,按理说作为一个高中生,本不应该相信这些所谓的能与万物交流的扯淡理论,但是耐不住齐林宇的想象力丰富无比,再加上那时候也正是网络小说兴起的时候,各种不沾边的事情都会被齐林宇联系在一起,然后不停地神游,幻想着一切。

齐林宇盯着那只虫子,鬼使神差地对虫子说道:“你要是能听懂我的话,那你就爬爬看。”

这虫子也不知怎的,似乎没有了之前的默契,就是盯着齐林宇看,动都不动一下,齐林宇被盯得有点发毛,心想着,再盯着看,就一巴掌拍死。就在此时,小虫子居然动了,六支腿飞快地跑起来,一下子就消失在桌面上,不知道去了哪儿。齐林宇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有幻想症,三天两头的天马行空,说着,便走出房间关上了灯,而那只虫子又悄悄地从桌子边爬了上来,看着在客厅的齐林宇,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

晚上十点半,齐林宇终于躺在床上准备结束平常的一天,关上灯,窗外的月光撒进房间,给夏天的黑夜带来一丝凉意,看着天空中点点星光,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

“嘿,醒醒,醒醒!”齐林宇听到了一个略微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呼唤着,猛的睁开眼,发现一张蒙着黑布的半张脸出现在自己眼前,吓得齐林宇腾地一下坐起来,两个头撞在一起,发出两声惨叫。

“嘶~我说大哥,你这练的是铁头功吗你,我这也几百年的道行差点被你给破了。”那蒙面男捂着头痛苦地喊道。

齐林宇也捂着被撞得蒙圈的脑袋,好不容易看清四周的环境,却见四周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一片空白,除了自己和面前的神秘人再无他物。齐林宇缓了缓神,看着眼前的神秘人,小心翼翼地说道:“这,这里是哪儿?”

“哟,小伙子,平时脑袋里不是想的挺多的嘛,怎么这时候和卡了一样?”

“你,你怎么知道!你是谁?”齐林宇一听十分震惊。

蒙面人轻蔑一笑:“呵呵,怎么,几个小时前还想拍死我来着,这么快就忘了吗?”

齐林宇睁大双眼手指着蒙面人,张着嘴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别看了,我就是你鼎鼎大名的虫大爷,这里是你和我梦境的交织点,在这里我可以和你进行无障碍交流,喏,坐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本大爷今天心情好。”只见蒙面人随手一挥,面前出现一张八仙桌,两把椅子,桌上有两杯温热的茶,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齐林宇也从地上爬起来,也学着蒙面人坐了下来,喝了两口茶,失措的心神也平静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蒙面人见齐林宇这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也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但是没一会儿就恢复成高冷的形象。

“那个,虫大爷是吧,我现在挺蒙圈的,那啥,一看您就是来历不凡,要不您就先介绍介绍自己呗。”

“算你小子有眼力见儿,不痛不痒的好听话大爷也挺多了,不过爷今天高兴,也和说说爷的赫赫威名,不然之后的事你也不懂,咳咳,听好了,本大爷乃天柱山蛰天洞洞主马大虫是也。”

“天柱山?天柱山我知道,但这蛰天洞我就没听过了。”

“别打岔,还想不想听了!”

“想想想,您继续。”齐林宇也是不敢再插嘴,不然这虫大爷一个不高兴撒手就走自己也出不去可就麻烦了。

蒙面人,啊,马大虫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此天柱山非彼天柱山,当然了,要说完全不一样那也不对,这么说吧,你也是个文化人,听说过平行世界吧,大爷我就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天柱山和你这里的天柱山虽然都是近看见山不见柱,远看见柱不见山,长得没什么太大区别,但是却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等等等等,让我缓一缓,我的天,那您的意思就是说,您,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这,这也太不可能了吧,这是梦,这一定是梦。”齐林宇怎么也不肯相信,用劲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疼的龇牙咧嘴,但是却很真实的疼。

“呵,小子,要不是有人千叮万嘱的要爷来找你,你觉得爷吃饱了撑着冒着生命危险穿越来找你玩儿呢?”马大虫看着这齐林宇直摇头。

“是谁?”

“是太……,咳咳,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这些事,以后再告诉你。”

齐林宇见马大虫不说,也撇了撇嘴,喝了口茶,顿了顿,便继续问道:“您说您来自平行宇宙,那您倒是说说为什么来这儿?”

一说到这儿,马大虫的神情变得有些忧虑起来,叹了口气才说道:“唉,这件事太大了,大的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往小了说,就是人类生死存亡的问题,往大了说,那就是平行世界的生死大事,看你小子对你们人类历史也是有所了解,应该也知道,所有历史里都有记载了一次大洪水,那次洪水几乎侵袭了所有的人类文明,之后便流传了很多神话传说,女娲补天,大禹治水,这其中有真,也有假,但是那场末日大洪水却是真真的,不只是你们,每个世界在当时都遭受到五行之灾,山崩地裂,天雷地火,万物哀嚎,生灵涂炭,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也不为过。后来,不知从哪里蹦出了无数能人异士,取天地精粹,集万物灵气,造出了如五彩神石这类的神器,就如太…,咳,就如你们人类历史上的女娲一样,用五彩神石封印了灾难的源头,而这次我来,也是因为同样的事来到这里。”

“你是说,那电影里演的世界末日是真的,大洪水也是真的?别,别逗我了,我心里承受能力了不怎么样,再说了,找我也没用啊,我就一普通高中学生,又不是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神仙,也没有定海神针,能做啥?”齐林宇一听结结巴巴地说道。

“逗你干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放心,这次没有什么大洪水,也没有天雷地火,也不需要你当什么救世主。”

齐林宇一听,长舒一口气,想想也是,自己就一普通高中生,普通人类,能干的事也不多,想到这儿,不经疑问道:“那您来找我干嘛?”

“这你就甭管了,以后的事碰见了再说,一两句也说不清,你只要记得,从现在开始,每天晚上本大爷都会来找你进行特训。”

“特训,特训啥?”

“这你就甭管了,记得,每晚十二点本大爷准时来找你,记得乖乖的早点睡,别让本大爷亲自动手。”

齐林宇刚想继续问,却见马大虫手一挥,齐林宇猛的往后飞去,眼前突然闪过两道白色的光芒,刺眼的睁不开,白茫茫的一片。

等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依旧躺在自己的房间里,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一脸懵的齐林宇喃喃自语道:“这做的到底是什么梦,花里胡哨的,还这么真实,嘶,我的头怎么这么痛。”齐林宇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倒吸一口凉气,突然,齐林宇砸吧砸吧嘴,明明昨晚没有喝茶,为什么嘴里还有残余的茶味,和昨晚梦里的茶一模一样,“难道,难道这是真的?”

反应过来的齐林宇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红尘小白
作者的话

这部小说,寄托了我小时候的梦想,也掺杂了长大后的现实,小时候虚无缥缈的幻想,等长大了才发现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是总有些不甘心,所以,我想把它写下来,让小时候的梦想能够得以实现,也希望众位在这现实的世界里也能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与君共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