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二十一、姑娘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2289  |  更新时间:2019-05-14 22:55:07 全文阅读

“她不是哑巴?”我有些悚然。

  “当然不是,长得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哑巴,”老僧笑笑,摇着头,“她央求你二太爷放他们一条生路,可那时你二太爷杀心已起,养虎为患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于是......”

  老僧不再言语。

  “于是什么?”我正听得入迷,忙出言催促。

  “于是她出手了,一掌轻拍在你二太爷头顶,你二太爷便一个趔趄,人事不知了,”老僧苦笑,仿佛丢脸的是他自己。

  “他做了个梦,很长的梦,”老僧言语温柔。

  “等他醒来时一切都结束了,和尚不见了,那女人就躺在他怀里,青眉淡蹙,还是那么好看,像她活着时一样。他痴痴的望着,这姑娘他约莫是见过的,不过不曾是今世。”

  “曾几何时……曾几何时……”

  他眸子陡然一亮。

“二太爷他梦到了什么?”我追问。

  “因果。”

  “因果?”

  我不禁一怔。

  “对,因果,”老僧平淡如水。

  不是我少见多怪,只是这二字分量太重。

  《涅槃经》有云:业有三报,一现报,二生报,三速报,是为因果。《太上感应篇》也讲:福祸无门,唯人所召,皆因果耳。

  自古无数高僧大德皆以参透因果为得证自己毕生所学之根本,可又有几人能明言因果为何物?面前之人我还是信的,他所讲的故事虽稍显离奇不过细细思量倒也合乎情理,可若说到梦中这因果…,我是真的有些怀疑。

  “他梦到了自己与那女人的前世,”老僧像是陷入了回忆,目色迷离,“那一世她还唤他清水,他也曾为她负了天下。”

  “清水?李清水?白纸轿案中的那个?”我惊呼出声,“那......那女人是?”

  没人回答我,也不用回答。

  她自然是那施雪,哦不,施情。

  脑中万千思绪汇作一处,可以解开谜团的线头……终于找到了。

  我心中从未如此清明。

“那女人的这一世是?”

  “她是那庙中的巫女,可以代行神的旨意,也是她让你二太爷看清了他与她的前生今世。”

  “在梦里,”老僧低声补充。

  “谁杀了她?那些和尚?”我脑补着那些妖僧恩将仇报的故事,不禁恨的牙痒。

  “她是自杀的,与前世一样,饮了毒酒。”

  “为什么?”

  “自然是为了救你二太爷,”老僧顿了顿,说到:“她看到了属于他的那份因果。”

  “他会死,”老僧缓缓说道,“就在那个晚上。”

  “那,这寺庙?”

  我心里微微一动。

  “这不是寺庙,是牢笼,囚禁佛之恶念的牢笼!”老僧猛然挺身,气势尤胜金石。

  “那女子与众僧则是枷锁,他们终日行善,用积累下的善念渐渐消融着佛之恶念,他们心意相通,携心戮力,一路走来修得无量善缘,七僧众皆修得大神通,而这女子更是佛缘深厚,渡劫无数,几致肉身成圣,众人唤作肉身菩萨,寓意机缘一到便可成佛,”老僧徐徐道来。

“既然那七个和尚这么厉害怎么会被我二太爷一人擒住?”我冷冷笑道。

  故事越来越玄,听故事的人自然也愈来愈谨慎。

  “你真以为你二太爷有那份本事?”老僧轻抽嘴角,却也不恼。

  只是有些不屑。

  “我说过,七位高僧身负大神通!”语气不容置疑,还隐隐带着份自傲。

  “呵,什么神通?”我挪挪腰,眉眼轻挑。

  编,接着编。

  “他们中有人可让尸体自己站起,走回家乡入土为安;有人会为将死之人一展佛国画卷,了却最后心愿;还有人…,”老僧看了看我,故意拉长了音,“还有人有一双妙手,裁成的纸轿可于夜间行的飞快,收走那些因枉死而为祸一方的冤魂。”

  “什么?”我惊叫出口,冷汗骤然袭来,封存记忆的匣子被打翻在地,一张张不愿回忆的照片漫天飞舞,像儿时花丛中从来捉不住的蝴蝶。

  那也是潘多拉的盒子。

  原来它们从不曾被遗忘,也不会蒙尘,每一张都让我心惊胆战,每一张都沁着血。操纵瞎婆子尸首朝我扑来的崔警官,想将我在佛国画卷中剥皮拆骨的冥衣老汉,还有昨天晚上那吞吃了星树的纸轿子。

  对上了,都对上了!

 一桩桩,一件件,那原本看似杂乱无章的支零碎片仿佛活了过来,它们自觉地排成行,叽叽喳喳个不停。

  “是那个女人帮我二太爷打赢了七个和尚,是吗?”我问出了这个已经不能算作疑问的疑问。

  “是的,她低吟佛号压制住了众僧的神通,”老僧微微点头,“没了神通他们只是筋骨略强的普通人,自然不是你二太爷的对手。”

  “二太爷原本要死,要死在这些和尚手中,是吗?”

  “对,”老僧侧过脸,“那才是他原本的结局,他种的因,结的果,”他眼神迷离。

  “就像写好的经文,只要照着诵读就好,不用删改,也不许删改,”他望向窗外,语气莫名惆怅。

  “她修改了他的因果,”我轻轻叹息。

  世人皆言有因有果,自古如此。佛陀尚讲种因得果,不可悖逆,更遑论她这一个尚未修成金身的凡人。

  她会付出代价,这也是她的因果。

  “她为他坏了佛心,多了凡心,”老僧声音很轻,像漂泊了很远,“从她见他第一面便是,心生欢喜。”

  老僧垂首伫立,久久不再言语。

我思绪纷飞,没有理由,也没有目的地,我只是本能的想远离这个僧人,还有他所讲述的故事。

  我不喜欢悲剧,特别是这一种。

  那一世李清水为了施情舍弃了自己与无辜的家长父老,可最终施情依旧饮了毒酒,随他而去;这一世女人为了二太爷毁了佛心,再也囚不住那佛之恶念,致使七位高僧被那恶念所蛊惑,堕入魔道,一身救人行善的大造化亦变为了荼毒生灵的利器,也点燃了村中惨案的引火索。

  他是她成佛路上的最后一劫。

  情劫。

  自古情劫难过,她唯有饮了那毒酒,不负如来不负卿。

  她在逃避,她是看得见因果的,她知道如若动了凡心、放出佛之恶念后会带来什么恶果,郝叔,小阿花,瞎婆子……甚至是现在的我,她都看到了,可她就是没办法看着他死,死在她面前,她要救他,哪怕舍了佛心换了那凡心,哪怕逆天而行改了那因果,又如何?

  不过一杯毒酒而已。

  她又不是没喝过。

  何况前一世,那个男人也为她喝过,更为她负了天下人。

  情还了清水,命还了佛祖,那女人死时一定是带着笑的,自由自在,两不相欠。

我想明白了一切,李清水的,二太爷的,当然,也有我的。不过还差了一点点,我静静抬头。

  “你到底是谁?“

  我灿若惊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