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二十、在世佛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2019-05-13 21:00:40 全文阅读

“三十三重天。”老僧颔首道。

  “那贵寺又有几重天?”

  “鄙寺虽小,亦有三重天。”

  “那你我所在之处......”我故意含了半句。

  “佛前自是那最后一重天,”老僧轻笑答。

  ”那老师傅可知佛门辈分?“我上前一步,不依不饶。

  ”从福裕始,七十字诗法裔辈分,顺序高低,以命法名,贫僧自不敢忘却,“老僧对答如流。

  “好,那大师法名何为?又序几何?”

  “贫僧法号了情,前首序六。”

 ”呵,好个大言不惭的假和尚!现在尚存于世的达摩首座圆智禅师不过是前首序八的圆字辈,而第七位的本字辈诸位高僧早已圆寂多年,更遑论你这了字辈的高僧了,“我气势如虹。

  “阿弥陀佛,”老僧轻吟佛号,“说来惭愧,贫僧这一脉不似大乘佛教香火鼎盛,高徒满座。就因收徒甚难传承也较之慢了许多,才教贫僧窃了这高位。”老僧诚惶诚恐,却又不紧不慢。

  ”那你又师承何人?“

  “贫僧师从遍照金刚大师一脉,“老僧轻语,”为入唐八家之一。“

  应是怕我不解,又出言解释。

  我脑子转得飞快,妈的,还是不懂。

  ”哦,就是世人眼中的空海禅师,“老僧语气谦和。可看在我眼里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好一番惺惺如也的作态,好一副滴水不漏的说辞,我被这老和尚顶的胸口发闷,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空海法师我还是知道的,是个日本僧人,曾与最澄法师一道随遣唐使入唐学法,拜在青龙寺惠果法师门下,辈分不低。若真是随了那一脉这老和尚的辈分也就说得清了。

  看来得祭出杀手锏了,我心中暗暗思量。

  ”你那唤作了结的徒儿又怎么解释?师徒一个辈分?”我冷笑问。

 ”施主误会了,那是贫僧惜才,斗胆代师收徒,“老僧微微躬身。

  “代师收徒?那是你师弟?”我心中一惊。

  “不不,施主又误会了,”老僧轻笑。

  ”那是贫僧师兄。”

“师兄?“我气得发笑,“您今年贵庚啊?”

  “施主年华几许?”老僧反问。

  “二十二,”我有些不解,“怎么了?”

  “呵,有缘,”老僧轻笑,“施主与我那师兄同岁。”

  “同年长贫僧一个春秋。”

  what the fu*k?我没听错吗?就您这枯燥模样还二十一呢?怕是5个二十一都打不住吧!我心中万马奔腾。

  对,都是草泥马。

  老僧也不脸红,独自出言道:“贫僧年方十二礼佛,之前算白活,而立之年过三又误入歧途,虽悔过至今佛法亦不见精进,故之后算枉活,”老僧微微颔首,“二十一载有此得之。”

  “那照这么算你那师兄才入寺几年,怎么就二十二岁了?”我瞬间反击。

“人是未来佛,佛是过来人。师兄俗世二十二载,亦修佛二十二年,入世为人,出世即佛。”

  “在世佛?”我不禁悚然。

  “对,在世佛。“老僧目色尊崇。

  ”那大师又为何说我与了结师兄同岁?“我收起了戏谑态度,认真起来。

  因为我知道任何稍通佛理之人都不会拿在世佛这一称谓玩笑,这已经不是大不敬的问题了,我不敢,我想面前之人也不敢。

  这老僧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因为施主与我那了结师兄极像,俱是佛缘深厚之人,假以时日未必不能修得大自在,”老僧缓缓垂首,似在行礼。

  “那他又为何要戴面具?”

  “他容颜已毁,”老僧叹息,“在一场山火中。”

  “不然的话单以容貌而言就算比之施主亦丝毫不差。”老僧微微摇头。

  卧槽!这么帅!心中刚刚积攒下的信任转瞬间消弭大半,和我五五开,呵呵,我是不信的,你这厮定是再打诳语,看来我还得试他一试。

  我脑速飞快,计上心头。

  “大师,方才我在贵寺二重天见到一首五言律诗,不知所言何物?”我挑起话头。

“施主请讲。”

  “慧维妙真恒,心空悟上乘。续宗宏远法,万古耀莲灯。”我吟咏出声。

  “这是大乘佛教一脉,沩仰宗僧谱,施主尚未礼佛,不知不为奇怪。”老僧笑容依旧。

  ”呵,可是据晚辈所知那空海法师与这沩仰宗并不隶属一脉,大师师从空海却挂它宗僧谱,“我笑意森冷,”不怕大不敬吗?“

  老僧笑意不减,“施主此言差矣,在贫僧看来修佛即修心,修一切可修之善心,行一切可行之善行。四海之内,五行八脉,传承无数,各门各派俱无高下之分,只是修行之人缘深缘浅罢了,单以佛道二教而论,贫僧崇佛却不抑道,因为贫僧观佛为佛,观道亦为佛,心中有佛,则万物皆可为佛。道法自然,佛理相通,贫僧如此,料想修道之人亦如此。”

  ”施主又怎能以教派囹圄囚禁向佛之心呢?“老僧反问。

  老僧轻言轻语,可传到我耳中却不输惊雷,好一颗虔诚的佛心!我,心服口服。

  “晚辈孟浪了,还望大师切莫怪罪,”我入寺以来第一次双手合十,不尊辈分,只尊这赤子之心。

  ”不知大师寻晚辈来所为何事?应当不只是论佛吧!“

  ”施主聪慧,“老僧颔首,”贫僧还望为施主解一物,明一事。”

  “不知所解何物,所为何事?”

“此物名为......“老僧笑意渐消。

  “粗布日乃拉。“

  ”粗布日乃拉?那尊邪魔?“我大惊失色。

  ”不,那不是邪魔,“老僧眼神清澈,”那也是佛,不过不是悲天悯人的佛,而是凶残无度,血海沉浮的佛,那是,佛之恶念!“

  ”佛生双面,一面佛,一面魔,佛魔,“老僧轻顿,”一念之间。“

  目若寒星。

  ”那......“我刚张嘴便教老僧打断,”施主还是先知一事为好。“

  ”什么事?“

  ”想必这寺庙中的往事已有人与施主说起,下面贫僧稍作补充,“老僧微微躬身。

  ”这寺庙的事?没有啊,我这是第一次来,以前从未听人提起,“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这次轮到老僧一愣,随即释然。

  ”日本,孩子,“老僧轻声提醒。

  “什么?”我一阵心惊,老村长所讲述的故事霎时涌上心头,虐杀...孩子...,一幕幕沁着血的画面在脑海中交替闪烁,鲜红刺眼。

  “就是在这里?”我问。

 “就是在这里!”我笃定回答。

  怪不得这寺庙不似我中原样式,怪不得这老僧承了那空海的传承,原来本就是日本僧侣所建,自然与常见不同。

  “就是在这里吗?”我声音嘶哑。

  “嗯,就在这间大殿,”老僧瞳光黯淡,“施主脚下。”

  一股浓浓的负罪感将我紧紧缠绕,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死了,都死了,“我嘴唇轻颤。

  ”阿弥陀佛,“老僧轻吟佛号,”托施主一脉洪福,尚有一人得存。“

  ”谁?是哪个孩子?“我一把抓住老僧衣袖,像溺水将死之人寻到了救命稻草。”

  “不是孩子,那,是个日本女人,”老僧猛然抬头。

  “日本女人?”

  “对,他们还未来得及加害她,他就到了,”老僧一顿,“是你二太爷,”补充着。

  “可他到的太晚了,只救下了那姑娘一人,对那些无辜的孩子他却是回天乏术,你二太爷暴怒,当即施重手打伤了数位带头的汉子,可他还能怎么样呢,又不能真的杀了他们为那些日本孩子报仇,来人都是相熟的村民,带头的更是那赵姓村长。”

“打伤了人,又为了保护这个日本姑娘,你二太爷不得不把她带在身边,村子自然是回不去了,只得在山上寻了个没人要的歇脚屋子,收拾收拾便带着那姑娘住了进去,”老僧目色悠远,似在回忆,“那是个很好的姑娘,红衣红裙,眉眼好看,模样也俊俏,不似一般的日本女人梳着高高的发髻,而是唐宋风靡的流云鬓。只可惜是个哑巴,可能被吓坏了脑子,性子也寡淡的很,总是一人静静坐着,不悲不喜,”老僧微微摇头,“眼中映着晨雾与远山。”

  “不过与你二太爷也算合拍,他也不善言辞,故也乐得清静。日子一天天过去,很长,又很短暂,直到那一天,”老僧瞳孔一缩。

  “那一天?”我像个听入迷的孩子,下意识问出口。

  “对,就在你二太爷忙完村中之事赶回的那天夜里,”老僧轻声说,“来了七个和尚。”

  ”日本和尚。“

“是日本庙宇里走出的那些和尚?”我一瞬间想起。

  “嗯,他们来势汹汹,身手不低,一言未发便与你二太爷斗作一团,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你二太爷,”老僧笑笑,“绿林把头岂是浪得虚名,不多时便被你二太爷一一打倒在地。”

  “正当你二太爷要痛下杀手时,她出现了。”

“那个日本女人?”

  我其实已经猜到。

  “对,”老僧瞳光深远,似在回忆,“她叫住了你二太爷,用中国话,”他补充着。

  “她不是哑巴?”我有些悚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