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一十九、老僧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19-05-12 21:32:46 全文阅读

“他还说什么了?”女孩声如银铃。

  “他说你人美心瞎,”化名赵二哥的汉子挠了挠头,不知该不该继续说下去,虽说是先生嘱咐的,可那话也有点...

  “继续说,”女孩身着红衣,眉眼犹胜当年。

  “先生说你没嫁给他真是你瞎了眼,就你这模样的村子里追他的得用牛车拉,”汉子一口气说完,在用余光扫着她,等着她反应,这妮子脾气是出了名的坏。

“继续,”这妮子竟笑了,一抹月色洒在半张俏脸上,仿佛镀了层星光,他讽刺人绝不会只有这一句的,她知道。

  “先生还说,你知道那无情无义的臭吴义背着你勾搭的是谁不?”

  “是谁?”

  “正是那秦府四小姐!”赵二哥尽量还原着先生临终之语,贱贱的。

  “当真?”女孩儿眼中闪过一抹怒色,传说龙颈三尺下有一逆鳞,触之者死,这就是她的逆鳞。

  “当然不是,逗你玩的,气不气?”赵二哥语调轻佻。

  “这,这都是先生让说的,”赵二哥低眉顺首,“语气也是先生交代的,”他想了想又补充。

  “你可别迁怒我,”赵二哥小声说着。

  “哈,哈哈,”女孩突然笑了,愈来愈放肆,直笑弯了腰,笑出了眼泪,仿佛不知疲惫。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清亮又悦耳,他好像有些熟悉。

  不,那不是眼泪!赵二突然想了明白,猛的扑过去,可还是晚了,那是血,七窍流血的血。

  “欠你的酒我这就还了你,欠你的相思债,”女孩顿了顿,咳出了一口血。

  “等我下去还吧,”女孩缓缓闭上眼轻声说道,一杆木簪离手,滚落在地,汉子颤抖着双手捡起,那是先生临终前要他给她的,他细细端详着,上面有字,他瞳孔一缩,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半绕素鬓缠香骨,一尺相思敬鬼神。

  他读了很多遍,却又不理解意思,他明明每个字都认识,他想不明白,可又莫名觉得好,就是好。

  那一年,她挽裙,他束发。

  她许了年华,他负了天下。

  “先生,”他泣不成声。

  ***

上面这个故事我自然不会知道的如此详细,这是面前之人与我讲的,在医院,病房里。

  “值得吗?”男人语气沉重,还夹杂着些怒意。

  我抱紧双腿缩在床上,止不住的发抖,像个无助的孩子,脸上泪痕密布。

  不是害怕,更不是恐惧,只有懊悔,惭愧。

  “李清水还是我?”我嘴唇轻抖。

 “有什么不同吗?”男人冷笑,“他舍了那么多乡民和兄弟,就为了一个人,一个他爱的女人!他不知道放走她的代价吗?一位知悉秘闻的心腹将军就此失踪皇帝会不起疑心吗?他真的以为一死就可以顶替所有罪名,平息圣怒吗?不,他知道,他都明白,可他就是想救她,哪怕代价很大,大到所有人。他是无颜面对那即将受牵连的江东父老,他们都要死,为了他心爱的女人,”男人自问自答,又好似一尊怒目金刚,口吐惊雷。

  “自己写好的剧本却又不忍看到结局,呵,真是个懦夫,”他又一脸懊悔,仿佛自己才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那个负心人李清水。

  “你比他还强些,”他望着我,带着漫不经心的嘲弄,“你只害死了一个,一个你最好也最信任你的朋友。”

  “你闭嘴!”我发疯一样大吼,眼中爆出摄人的光,如出笼猛虎。

  四目相对,赵叔的脸从未让我觉得如此可憎。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但最终那刺眼的光还是暗淡下去,我还是我,何止不是猛虎,简直有些懦弱,我低下头,抱紧自己。

  星树死了,死在了我的面前,就在昨天夜里,老河滩。

  为了救我。

  他被那鬼轿子吃了进去。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在我最危险的时候,那白纸裁成的轿子朝我冲过来的时候。

  我已经放弃了挣扎,看着那轿子越来越近,近到能看清抬轿黑狗眉眼中的窃喜,可我没有死,我还能抱着自己,感受着自己身上的温度,因为有他,在最后一刻他出现了,撞开了我,可他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躲开那看似缓缓而行的纸轿,被兜头撞入轿中......

  黑狗,玄猫,轿沿边成股留下的鲜血,还有那顶愈行愈远的纸轿......画面在脑海中闪灭,像是台破旧的摇把放映机在放着电影。

  “我会为他报仇,”我轻声说,“不管它是人是鬼。”

  “不是它,是他们,”赵叔掐断了烟,“还有,他们是人,不是鬼,”他幽幽吐了个烟圈。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额上青筋炸起。

  一直被欺骗的感觉真是糟透了,他什么都知道,从来如此。

  赵叔轻摆手,示意我稍安勿躁。

  “如果可以的话,你愿用自己一命换他一命吗?”他盯着我,所答非问。

  “愿意,”我毫不犹豫。

  这个问题并不用太多思索。

“你和他真像,”赵叔眉头一展,有些欣慰,又好似苦中作乐的无奈,“既愿为红颜折腰,亦愿为兄弟舍命,只是...,”他顿了顿,“只是我不希望你与他一个结局,二者皆求,却皆不得。”

  “你是他选定的人,”赵叔抽出烟咬在嘴上,“这.....这就是宿命吧,”他微微叹息。

  “你到底是谁?又和我二太爷什么关系?”

  我不傻,我听出了赵叔嘴里的“他”是谁。红颜还是兄弟,这个抉择男人以前提过的,在讲到二太爷时,不止一次。

  “别着急,”赵叔笑容发惨,“今天你会知道一切。”

  吧嗒!一根纸烟燃起,“走吧,有人要见你,“他吐出阵阵青烟。

  “谁?”我暗暗心惊。

  ***

  一小时后

  远山

  半山腰的青石路上两道身影拾级而上,一道闲庭信步,一道手脚并用。

  ”还有多远啊?“我气喘如牛。

  赵警官自顾自走着,神情肃穆,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回头望望,想来是在等我跟上,却是不答话,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实话说我是不愿来的。至少不愿一个人,可还未等我唤上兄弟们就叫这姓赵的拖了出来,一双大手如铁钳般拽得我生疼,也不知是发了什么失心疯,不知道的还以为绑架呢,我心中抱怨。女魔头也被这架势吓呆了,若不是看这姓赵的就是个警察估计早就报警了,就算这样赵警官也没搭理她,一脚油门绝尘而去,后视镜中的女孩急得跳脚。

  “到了,“赵警官语气平静。

  我抬眼望去,不禁一愣,朱门翠柳,红墙绿瓦,夕阳斜下处琉璃金顶熠熠生辉。竟是座寺庙!不过不似中原样式。虽稍显破败,可从细节处不难猜出当年繁盛景象。

  赵警官提步上门,双手合十,“了结师傅在吗?”

  嗒,嗒,嗒,木屐声响在青石板上,从远而近。

  嘎吱,朱门轻开半阙,来人站在余晖里,像镀了层金光,欣长身躯,粗布麻衣,露出袖管外的手指素白纤细,教人雌雄莫辨。当然不是我分不清男女,而是我看不到他的脸,他戴着副惨白面具,仿佛能剧中的演员,面具不悲不喜,来人亦不言不语。

  “了结师傅,”赵警官双手合十,“请您通报一声了情师傅,就说他要见的人我带到了。”

  ”要见我的是个和尚?“正当我不解之时,赵警官已与来人走进庙中。我快步跟上。

这寺庙颇大,一路走走停停,不过也印证了我最初所想,确不是我中原风格,相对于本土寺庙的雄浑威严,这里更显温柔细腻,就如同那行进乐比之圆舞曲,只分喜好,不分高下。

  唤作了结的僧人在一座颇大的殿前住了脚步,大殿比之众建筑明显多了些巍峨之气,想来是主殿无疑,还未及我出生言语,僧人便已走远,木屐声踢踢踏踏。

  “进去吧,”赵警官说,“我在这里等你。”

  我深吸一口气,终于要见真章了,是人是鬼我都要会他一会。我推门而入,大步流星。

  里面很大,也很黑,远处一盏烛光如豆,我下意识朝光亮处行去,如飞蛾扑火,义无反顾。

  “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响起,在光亮处左右。

  “谁?谁在那?”我吓了一跳。

  烛光猛然亮起,也映出了说话之人真容,身材魁梧,眉须皆白,一身鲜色袈裟艳的刺眼,是个老僧没错,可怜两只袖管空空如也。

  “阿弥陀佛,”老僧低吟佛号,“贫僧了情。”缓缓睁眼,竟......竟是罕见的重瞳!瞳孔中冰蓝色闪灭,妖异的厉害。

  “就是你要见我?”我微微心惊,“找我做什么?”

  老僧垂首,不言不语。

  “你怎么不说话?”我愈发心惊。

 ”施主不信贫僧,贫僧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分别呢?“老僧微微一笑,”还是请施主先问心中所惑吧。“

  我去!好厉害的秃......老和尚!竟好似能看出我心中所想。确实,我虽不学佛,可天生了个猎奇的性子,也算是博览群书,对一些基本的佛法佛理也略知一二,这寺庙与这师徒和尚虽顶着佛门的幌子,可这里无论是布局还是派别僧号都与真正的寺庙大相径庭,我早就心疑。

  “大师傅,佛门几重天?”我不再犹豫,势要探探老和尚的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