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一十八、白纸轿 (四)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05-11 22:16:38 全文阅读

“怎?”老人手拂茶盏,笑容玩味。突然身型一动,恍然间稳站校尉身前,一把鱼骨剑不知何时现于手中,当头劈下,年轻校尉面色大骇,还未及拔刀便被劈做了半个。

  鲜血洒满了厅堂,也溅满了袍服,本就鲜红的袍服更显妖艳。

  “你自己窝囊废无所谓,别连累我外孙,”老人扯过锦帛边擦拭着手边向外行去,身后众人紧紧跟上,仿佛他们是老人的谋士,而不是晋王的。

  “他将来可是要坐那把椅子的,”老人的话幽幽传来。

  也不是所有人都走了,还有一个人留了下来。

“光义,”一女子为晋王轻披夜裘,语气温柔,是搀扶老人而来的女子,“爹也是为了我们好,”又循循善诱。

  “那你呢?你怎么想的?”男子一把拥她入怀,似是怕她跑掉。

  “我呀,”女子歪着头,故作沉思,“要是八爪换九爪就更好看了,”一只素白如藕的手摩挲着男子袖服上的金龙,秋水长眸中满是期待。

  “我知道了,”男子声音很轻,似乎,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

  ***

  秋

  夜

  埋骨岗

  岗上龙头之地被起了个大坑,坑中置一合抱大棺,一面描龙一面绘凤,煞是好看,这是夫妻合葬棺,懂行的人都知道,可今夜没有死人,只有数十人立于岗上,神情肃穆,不言不语。

  “妮子,”赵二哥顿了顿,似乎不知如何开口。

  “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我答应吴郎的,”红盖头被新娘自己撩起,正是施雪,哦不,现在应该叫施情了。

  “君若死,妾相随,”她眉眼坚毅,一字一顿。

 “这?”赵二哥也慌了神,这自古冥婚都是死人配死人,你说哪有送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去的,他不理解,不止是他,岗子上的人都不理解,一路上都为这事磨碎了嘴皮子,可是没用,这傻妮子就一根筋。

  也就他能理解吧,都是读书读傻了,他心中想着,望着不远处的男人。

  还是那副书生打扮,不过换了身落地银衫,清冷的月色下双目熠熠生辉,仿佛藏着星辰,真,真他娘的好看,他一个男人看了都心生欢喜,他又偷瞄了一眼今夜的主角施情,那一身红妆也煞是俊俏。这俩人可真是登对,他心中竟突然蹦出这么一个荒唐的念头。

  “酒好了,”男人走来,银衫轻摆,不悲不喜。

  女子轻掀盖头,一饮而尽。

  这是毒酒,她是知道的,她要去陪吴郎,她也是知道的。

  并无害怕,只有欣喜,脑海中都是与吴郎相见时的模样,还有吴郎写给她的诗,画面渐渐模糊......

  她倒下了,手中的酒杯碎在青石板上,清脆悦耳。

  众人默然,自古以来香消玉殒都是场悲剧。

  男子又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李大哥!”赵二哥惊的原地跳起,“你这是干什么?”

  “嗯?”银袍男子擦擦嘴。

“渴了,”还是那副寡淡态度。

  “这,这酒有毒!”

  “谁告诉你的?”男子轻笑,轻轻挑眉,示意他看。

  “嗯?”赵二哥顺着男子目光看去,只见倒地的施雪面色红润,胸脯上下起伏,甚至还微微打起了鼾。

  “是迷药,”男子轻笑。

  “那这棺材里...,”赵二哥试探着问。

  “空的。”

  “那吴大哥的尸骨?”

  “喂狗了,”男子似乎在说着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就是用他的肉引来了野狗,才做成的衣服,”他语气轻快。

  “就他也配和施情同葬?”男子轻笑。

  “什么?”赵二哥心中大骇。

  “我给你讲个故事,”男子似乎有些醉了,也不去管身上这件价值应该不菲的袍子,席地而坐。

  赵二哥想了想也坐了下来,他本能地感觉男人会与他说些什么,他需要知道这些,他能用上。

男子又给自己斟了一杯,仰面朝天,似是怀念,“好多年前,有两个孩子,他们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一起长大,也约定一起考取功名,可读书哪里那般容易,尤其对两个家世贫寒的孩子,一个孩子,你姑且叫他小义吧,他更聪明,脑袋也活络,发现读书难后便舍了书本捡起了棍棒,做了个青楼里看场子的泼皮,另一个孩子没有那么多想法,只觉得有读书这一条路,哦,你就唤他小水吧,倒也有心人天不负,让他读出了个门道,做了个远近闻名的先生,后来小义因为赌钱被青楼赶出也就来了小水这里做个帮闲,打打零活,直到那一天,”他眼里有光。

  “有个女孩儿找了过来,要读书,约莫十三四的模样,一张俏脸可爱的紧,学习又刻苦,小水又很用心教,两人渐渐心生情愫,可女孩儿面薄不忍说破,谁想到这小水也是个闷葫芦,傻的可以,于是想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小义,”男子说到这面色突变,似有些恨意。

  赵二哥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他只是没读过书,却一点不傻。

  “然后呢,”他问出了声。

  “然后小水写了好多情诗让小义带给女孩,他也收到了女孩的情诗回信,你来我往,你侬我侬,”男子语气温柔。

  “后来,后来突然有一天小水发现他们在一起放纸鸢,那么亲密,”又一杯酒入了喉,像是解忧,又像是镇怒,“小水知道自己被骗了,他的诗被利用了,名头换成了小义,他强压着怒火去找小义理论,小义给他跪下,求他不要告诉这女孩,他也保证会对这女孩好,小水心软了,没办法,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看不得人痛苦,何况小义还承诺了对女孩儿好,那可是他最好的兄弟。”

 赵二哥默默坐着,不再发声,他能感觉到小水的伤悲,那么纯粹。

  “可是小义还是食言了,他和他原来所在青楼的一个婊子好上了,”男子粗鄙的猝了口吐沫。

  “所以你把他的尸体喂了狗,”赵二哥不傻,他听出了男人话中所指,小义自然是那施雪口中的吴郎吴义,而这小水也就是面前之人,李清水。

  “不,”男子摇头,“因为他害死了那八个兄弟,他出卖了所有人。”

  “好个吴义,无情无义。”男子轻笑。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赵二哥突然出口。

  “因为你能用的到,”男子笑笑,“他会问你的。”

  沉默,长久的沉默。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身份的?”赵二哥率先打破沉默,他已经暴露了,所以他不怕,他是圣上亲封的正四品中郎将,是有真武艺傍身的,身后的荒山底埋伏着两千御林军,所以他也没必要怕。

  “那还重要吗?”男子还是高昂着头,赵二哥,不,或者说是这位位高权重的中郎将大人看不到男子的眼睛,他有些莫名心慌。

  “你不怕我将你扭送圣上将你千刀万剐吗?”

  “哈,哈,”男子突然大笑起来,渐渐笑弯了腰。

  “你笑什么?”这位本名徐豹的中郎将心中发毛。

“我都是个死人了,还怕什么,”男子陡然抬头,七孔流血。

  “什...什么?”郎将大骇,猛然望向男子手边的酒壶,“酒里有毒!”他也瞬间明白。

  杯中酒是干净的,壶中的却有剧毒。

  “将军,请您务必护得施情周全,”书生尽量坐直,鲜血滴滴答答。

  “她是钦犯,”将军顿了顿,“生死要交由圣上定夺。”

  “呵,呵,”男子摆摆手,轻笑道,“将军误会了,不白救。”

  “我用将军一命换她一命,”男子陡然坐直,“将军以为如何!”

  ***

  公元976年,烛影斧声案发,晋王赵光义即位,史称宋太宗,上任伊始即密令南城督监司彻查无头悬案白纸轿一案,且亲写手谕严令查处原委,不得推诿鬼神,违者杀无赦。

  一年后,白纸轿一案案发,龙颜大怒,斥令威武大将军黄化清,镇西将军方光烈全权负责此事,直接参与者诛九族,知情不报者夷三族,一时间汴京附近各州府烽烟四起,其中犹以福桃,沁县,抚阳三地为最,多个村镇被戮尽杀绝。

  福桃是座偏大的镇子,以专产供桃出名,桃子又甜又大,挂在树上好似个小孩儿脸蛋,可爱的喜人。现在更像了,却是不喜人了。贪功的官兵一波接着一波涌入庄内,去晚的官兵无处杀人邀功,只得将戮死的百姓人头割下,用绳儿串了挂在树上,远远望去还真像桃子哩,他们笑着说。

 如此照顾这里也不为别的,只因为镇子当中有一学堂,建堂之人名叫李清水,这就够了。

  因为此事因福桃人李清水而起,又主要发生在福桃地界,故史称福桃惨案,无辜被屠戮者千六百余。

  次年秋

  夜

  南山埋骨岗

  两人并肩而立

  “赵二哥,”女孩轻声说,“他真是这么说的?”

  “嗯,”一旁的汉子肃穆而立,“李先生还救了我,指点我速速离开皇宫大内,若不是他……,”汉子沉默不语,他在大内当差的兄弟尽数死于非命。他也懂,新老王朝交替,老臣留不得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