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九、博弈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19-05-02 21:43:04 全文阅读

黑暗中唯有两道喘息声,粗壮如牛。

  “证据?”赵警官声音嘶哑。

  “还是那句话,太巧了,我从祠堂走得时候你明明有车却不送我,你在用我钓鱼,钓出想杀你的人,身后的脚步也不是别人,正是你赵警官,是你一直在跟着我。还有医院那次,我问过汪妍,她说姓崔的不只问过我的病房是哪间,还问过是不是刚刚有人来看我。你家那次更巧了,啊,不对,那不能说是你家,应该说是你的单人公寓比较好,你见过有哪个三口之家只有一个杯子,一副碗筷,一柄牙刷!那根本只是你临时租住的地方,你早就知道有人要杀你又怎么会和老婆孩子住在一起连累她们?呵,”我抿了抿嘴,“可是我们这些人就无所谓了,足可以为您赵大警官牺牲掉。”

  “谁叫我们是外人呢?”我嘲弄的语气中寒气四溢。

  “啪,啪,不错,很不错!”赵警官拍着巴掌,没有一点因嘴脸被揭露而该流露出的恼羞成怒。

  反而有些欣慰,似是族中长辈看到了出息的晚辈。

  “你比我想的还要聪明,更难能可贵的是你还懂忍耐,你二太爷要是当时...,”赵警官陡然语塞,轻叹一声住了嘴。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提到我二太爷?你又了解他多少?”这是个好机会,我不愿放过。

  “这,这我现在不能和你说,”赵警官有些为难,“你只要知道我是你这面的就好,你二太爷是个人物,我,我赵家欠他份人情。”

“呵,别人报恩都是送金送银送房送地,你可倒好,拉着我这个恩人后代去送命,有意思,真有意思,”我被这姓赵的气的一愣,嘴上不禁挖苦道。

  “我也是在保护你,”赵警官道。

  “打住,赶紧打住,”我紧着出声,“你要保护我还带着我冒险,你编假话之前能不能走点心,走点心行不行。”

  我竟被这赵警官气乐了。

  “你以为他们只要杀我?那你想过没有,我死了之后呢?他们就会罢手吗,他们还要杀谁?”赵警官语速极快。

  “杀谁?杀我?”我霎时便想起黑衣老汉的话,一时间冷汗直流,“我是他点名要的人!”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咱们?”

  有时候树立一个敌人也是个好事情,它会让你所在的这个集体因为危机感而舍弃当下偏见,空前团结。就如同我与这赵警官,刚还剑拔弩张,现也变成了“咱们。”

  “我也不知道,还在查,”赵警官语气颇为无奈,“他们藏的很深,又很诡异。”

  “白天的事你想的怎么样了?”赵警官道。

  “你还没完了?要去你自己去,让我们几个给你趟雷,你怎么好意思说出的口?”我指着赵警官不禁骂道,也不管这黑灯瞎火他能否看见。

“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赵警官扶额,似有些无奈,“你可真是灯下黑!”

  “什么意思?”我不解。

  “你怀疑我的时候分析的头头是道,那他们呢?你怎么就不怀疑他们?”赵警官又说。

  “他们?”

  “你那几个朋友,”赵警官语气一转,不像在开玩笑。

  “他们?他们和这村子八杆子打不着,能有鸡毛关系?再说了,我也没看出他们有什么问题。”

  “你是要公报私仇?”我语气微寒。

  “呵,没看到还是你过于相信他们假装没看到,”赵警官说。

  “好,那你说说看,怎么个奇怪了?”我双手交叉叠在胸前,冷眼望着,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觉得你那仨朋友都是个什么样的人?”赵警官答非所问。

  “信人讲义气,脾气火爆,秋燃爱吹牛逼爱惹事,天柱一天天就会溜缝,有点小聪明。”我想了想道。

  “不过人品没的说,对兄弟们也都没得说。”我又补充道。

  “哦,那你听我说说?”赵警官突然冷笑道。

“说,”我语气不善。

  “那就先说说那个叫信人的,”烟头处的火光陡然一亮,赵警官深吸一口,“我从来没见过谁那么不要命,就连我们警察队伍中也少有,他身上有股气,很像杀气,但又不是。”

  “他平时就好惹事,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俗话说久病自成医,这也不足为奇吧。”我说。

  “呵,可是你见过谁凭着几次街头斗殴就能练出一身军用格斗术?”赵警官轻轻一笑。

  “军用格斗术?”我不禁一愣。

  “不错,上次我见这把式还是在老山前线,我们老排长,”赵警官语毕便不再发声,似是在回忆着往昔的峥嵘岁月。他当过兵,打过老山轮战,这我是知道的。

  “既然是街头茬架,那么应该互有胜负,你好好想想,他,输过吗?”赵警官语气玩味。

  不错,别说是打输了,他皮都没蹭破过一回,就他那张欠揍的嘴和毛躁脾气居然没挨过打,想想也是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禁有些心里发慌。

  “还有那秋燃,”男人一顿,“他更有意思。”

“那姓崔的是我们县警局三届搏击冠军,我都没把握在他手里讨个便宜,你这兄弟行啊,赤手空拳就将他击退,了不起!”他砸吧着嘴。

  “继续,”我竭力平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

  “还有,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吧,一脚就破了幻境,”男人笑容玩味。

  “那,那是个意外,”我竭力辩解着,“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踢打些瓶瓶罐罐。”

  “呵,可是怎么那么巧他就踢碎了那一个。”

  “那一个?”我有些听不大明白。

  “对啊,就是装着崔警官灵牌与鲜血的那一个,”男人凑脸过来,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喷吐在我脸上,有些发烫,“那里可不止那一个瓷坛,而是…...几十个!”

  “为什么他只踢碎了那一个?”

  “这,这,”我一时语塞,心中乱成了一锅粥。

  “还有那个邢天柱,”赵警官似是很满意我的反应,又点起一根烟,悠悠得吸着。

  “柱哥?他也有问题?”我一愣。

  说秋燃信人有问题我还尚能理解,他们能力太强太吸引人的目光,可要说这邢天柱有问题我可真是不信,不是说我对柱哥有什么偏见,主要是他......人太好!

他太善良,太温柔,也太老实。每次大家让他拿主意的时候他都是挠挠头,嘿嘿一笑,“你们定,我随意,”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再询问他的意见,因为我们的意见就是他的意见。

  这样的人也会有威胁?我摇摇头,真心不信。

  “信人,博哥被人抓走了!”

  “秋燃,博哥被人打晕了!”

  “信人秋燃,博哥被人先打晕然后抓走了!”

  “咱们怎么办啊?”

  这是他最近的台词。

  听着就像是个满嘴白烂话的......老好人!

  “我不信!”我紧紧盯着姓赵的,又重复了一遍。

  “你见过杀人犯吗?”赵警官缓缓出声,“最凶残最卑劣最没有人性那一种,”他补充道。

  “杀人犯?没有,”我有些不解。

  “你印象中的他们是怎样的?”

  “凶残,卑劣,没人性啊,你不都说了?”我耸耸肩。

  “还有的是被生活所迫,”我想了想说。

“不,”赵警官望着我,声音沧桑厚重,却不容置疑,“他们善良,温柔,在生活中充满爱心,他们是律师,是老师,是公司主管,大部分有美满的家庭,他们的生活充满爱与阳光。”

  “最危险的杀手不是那些手臂上描龙绘虎满身戾气的壮汉,而是脸上挂着微笑的老人,女人和孩子。”赵警官似有所指。

  “你是说柱哥他...?”

  “不,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怀疑,今晚的一切我都只是猜测,”男人笑意不减。

  “那你觉得邢天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紧盯着面前之人,想听听这位阅人无数的刑警队长的看法。

  “他?”男人有些迟疑,“如果说秋燃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刀,信人是一股燃尽万物的火,那他......那他就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海。”

  “我看不透他,”赵警官似有些无奈。

  “他看似在咱们的每次行动中都是敲敲边鼓,摇旗呐喊的小角色,可我总有种感觉,他在左右着我们的进程,或好或坏,用着他所特有的方式,”赵警官抬起眼,一双眸子即便在黑夜中也亮的怕人,“他是我们中最可怕的人。”

  “这还是你的推测?”我不经意间裹紧了被子,今夜,有些冷。

  “不,是姓崔的告诉我的,”赵警官语气随意,似在说着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可这小事听在我耳朵里却炸若惊雷。

 “姓崔的?你们是他妈一伙的?”我下意识地就朝着身后靠去,不料却是一堵墙。

  “不是,你别紧张,”面前的男人也发现了自己言语中的疏忽,急忙出言解释,“是他用行动告诉我的。”

  “什么行动?”我不敢松懈,依旧冷冷的盯着面前之人。

  “你觉得姓崔的是个什么样的人?”赵警官想了想,又提醒道:“只说客观现象,别夹杂个人感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