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三、识破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090  |  更新时间:2019-04-26 20:57:32 全文阅读

老汉被我的动作吓得一愣,猛然后退一步,眼神中也有些慌乱。

  成了!二者相争,气势为锋。先唬住他,兄弟们发现我没跟上一定会回来找我,到时候就来个瓮中捉鳖,妈的,威胁我,一会教你看看哥几个的厉害,不给你打跪下叫爸爸今天这事都不算完。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你若是把知道的所有如实道来还则罢了,不然,哼哼,别怪小爷我下手黑,你也不可哪儿打听打听,我这人脾气是出了名的坏,现在给你争取宽大的机会,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强挺起气势学着港片中的古惑仔编了这么一套,也不知好用不好用。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了。

你们倒是快来啊,我这编不下去了,一会他妈的穿帮了,我可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

  “你还会玩刀?”老汉一愣。

  “哼哼,你才知道,是不是有些晚了,”我还在和他打着太极,尽量拖延时间。

  “是这样的吗?”老汉从背后抽出一把造型怪异的长刀在我眼前挽了几个漂亮的剑花,看架势便知道是个练家子,持刀的手丝毫不抖,刀锋上淌着寒光,呆滞的脸庞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笑容玩味。

  不好!他在耍我,我心中一惊,他早就知道我在信口胡说拖延时间。

  我生平第一次觉得死亡可以离我如此之近,或许几秒钟之后那柄尖刀便会刺透我胸膛,为我这20多岁的人生划上个并不完美的句号。哎,没事逞什么英雄,个人英雄主义害死人啊,我缓缓放下手,一脸死灰。

  也许老汉对我这副放弃抵抗一心等死的表情很是满意,竟收起了长刀,独眼眯眯着,似乎是在欣赏着一件可心的工艺品。我瞥瞥眼看着跪在一旁的崔警官大有兔死狐悲之感,想必崔警官中计血流不止时老汉也是这副舒爽表情吧,他......他就是个以折磨人为乐的变态。

  “嘿嘿,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了,”老汉满是褶皱的脸上绽开了一朵菊花。

  “对,我见过你的脸,你肯定不会放过我。”

 “可死法与死法还大不相同,有人就遭那么一下,可有人却得受那剥皮拆骨之苦,”老汉循循善诱。

  “剥皮?郝叔是你杀的?”我心中一颤。怪不得初见老汉时便觉的有些熟悉,我死死盯住老汉所穿皮靴,这......这不正是视频中那一双!

  “呵,你没资格问问题,都是快死的人了知道那么多糟心事还有什么用?还是给自己求个安稳的死法,不要像那郝家小子连个全尸都留不下,”老汉语气颇不耐烦,“你是怎么看出我身份的,我这手偷天换日自问没什么破绽,速速道来,我留你个全尸。”

“首先是这场大雾,”我顿了顿,“早不下晚不下正赶上我们进了屋才下,拍电影也没有这么巧,再说这雾里还有种味道。”

  “什么味道?”

  “说不好,反正是种很特别的味道,闻过一次就忘不掉,想必昨天夜里引我去老河滩的也是你吧,那场大雾也是你弄出来的,我记得这个味道。”

  “说下去,”老汉阴沉着脸。

  “当闻出雾中的味道时我便打起了十二万分小心,我知道昨夜的勾魂厉鬼还没有放过我,它就在我身边,不过我第一时间却没怀疑到你,直到你犯了第二个错误。”我在有意卖弄,勾引他的好奇心。

 我要尽量拖延时间。

  “什么错误?”老汉果然上当,眼神愈发冰冷。

  “你并不了解我这兄弟,以他那火爆脾气若能确定这赵警官是我们当中的内鬼早就趁机擒了他,而不会是偷带着我回到这来找什么证据,”我摇摇头,“你这也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嘿嘿,看来你这娃子心思倒活络的很,不过老汉我劝你一句,少自作聪明,你的救兵来不了了,你就是再等上一天也是白搭,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讲清楚,我不为难你,干干净净,送你上路,”老汉扯着一嘴黄牙,笑眯着眼道。

  “你......你要是杀了我,警察不会放过你的,你也得挨枪子,”听着老汉话里话外必要致我于死地,我心中不禁一阵悲戚。

  “嘿嘿,警察?”黑衣老汉用脚尖踢了踢崔警官尸身,笑容更甚,“巧了,这正有一个。”

  “你,你…,”我手指着老汉浑身颤抖,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还年轻,我不想就这么窝窝囊囊的死在这里。

  “嘿嘿,哭吧,哭完我就送你去找你那二太爷,”冥衣老汉神情愈发兴奋,面色涨红,桀桀的笑声刺的我耳膜生疼,“就这些吗?你还发现了什么,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想听些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我碰到过两次起尸的?”我稳了稳心神,“这事只有我和赵警官知道,我从来没有和其他人说过。”

“你那时就知道我是假的了?”老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不错。”

  “桀桀,不错不错,你很不错,我开始有些喜欢你了,老汉我这一身神仙术若是有你这么一个传人可是巴适的很,娃子,你愿不愿意三叩九拜奉我为师,你若如此今天我不再为难你,”冥衣老汉捋着花白胡子,一脸得意。

  “我若拜你为师你便放过我?”我紧出言问道,似是一片黑暗中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不,但我可以给你个痛快,你是那人的子孙,是他点名要的人,让我带你的人皮回去,”老汉顿了顿,眼中竟还映着些不舍,“不过若你拜我为师,为师就为你抗命一次给你个干脆,留个全尸。”

  “他?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咱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取我和郝叔性命?你又是谁,怎么会知道我二太爷?”人之将死也没了什么顾忌,索性把想问的一次抛出个干净。

  “哼!那你得问问你二太爷和村中的这帮杂碎,他们做过什么?他们没有偿还完的罪过就要从你们身上还,世世代代都要还!”老汉似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不大的眼睛中饱含着无尽怒火,竟有些歇斯底里。

  “他们做了什么?”我怯生生问。

  “他们忤逆了神!”老汉一瞬间挺直了佝偻的腰板,目色森然。

  “神?”我不禁一愣,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对,神!”冥衣老汉一脸虔诚,仿佛看到了通往天国的阶梯,神态像极了......像极了跪在一旁的崔警官。

  “那你们的神会愿意看到你们滥开杀戒?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要正确理解你们神的旨意,比如说其实他不想杀我,想让你放我走什么的,”我还不死心,在为自己争取着最后的机会。

  兄弟们看来也是遇到了麻烦,指望不上了。

  嗯?铛,铛,铛铛铛,一阵富有节奏的敲击声从门外走廊轻轻传来,但传入我耳朵时却不亚于一声炸雷,我不禁心中大定,亦有了底气。

  “神说唯有罪徒的鲜血才能洗清罪恶,当鲜血淋体时神国的大门将会洞开,神会以他无所不能的伟力赐与他最忠诚的信徒永生,”虔诚的姿态仿佛是教堂中唱诗班的领队在高声吟唱着约翰福音,不知为何这满是血腥气的词汇从老汉口中唱出竟好似有了魔力,每一个字都圣洁的带着光,让人自惭形秽,心生敬畏。

  一幅更加宏大的神国画卷在我眼前缓缓展开,万千神衹高坐象牙搭就的塔台,每位神衹身上都散着金光,神圣不可侵犯,光芒太过耀眼以至于瞻望不到神明的圣颜。

  黑衣老者站在通往神国的阶梯前向我招手,一手持着类似卷轴之物,应是那神王的法旨。身后更是无数神国的子民,他们唱着,跳着,嬉戏着,玩乐着,好一派乌托邦似的景象。

  一位神明身形微微一颤转瞬间便来到了我面前,一股发自内心的敬畏令我猛然间双膝跪下,叩头在地。

 “我愿与诸位兄弟姐妹一起,蒙您的恩照,我曾在梦里行过天堂与地狱,在枯骨堆积的地方被神明所拯救,那一刻我方领会到我曾经犯下的错误,没有对您完全的依附,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原罪,我愿舍弃我这身肮脏的皮囊,长跪您座下赎罪。”我和着神国的钟声高声吟唱,字字恳切,眼眶发红,希望求得神的宽恕与怜悯。

  “去吧,你们都去吧,”神的声音高远而宏大。

  我的双手忽然被人左右拉起身子一趔趄便被向前带去,有人在拉着我向前跑,我反应过来环顾左右。

  是赵叔和秋燃!

  他们身边还有无数人影,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拥作一团向着阶梯冲去,似是怕跑的慢了神国中便没了位置,我们也是拼尽了全力,每个人都面色涨红,幻想着神国的生活,一脸喜不自胜。

  啪嗒!左脚不知被什么突然拌住,一个没站稳便摔倒在地,而赵叔秋燃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自顾自得向前奔去,还是那么兴奋的脸庞,却忽然让我觉得陌生。

  “等等我!”我不禁大呼,生怕错过了这场盛大的觐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