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二、分歧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19-04-25 21:34:51 全文阅读

“别过?往哪里别,怎么别,你们已经入了局还走的掉吗?”赵叔盯着众人一声冷笑。

  “去你*的!都是因为你才给我们害成这个样子,没收拾你叫你一声赵叔是给博哥个面子,你还真当我们怕了你,”信人一摔烟盒,张口骂道。

  这句过火的话听得我暗暗皱眉,可也并未出声言语,他才和我认识多久可这兄弟几个却实打实和我相处了四年,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一双双眼睛冷冷地望着赵警官看他到底想要说个什么。

  “姓崔的怎么死的?”赵警官并没将信人的话放在心上,只问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

“自杀的,还能是咋个死的,”柱哥说。

  “我没问你,我在问他,”赵警官扬起手指了指我,“姓崔的怎么死的?你想好再说。”

  “他是被人设计杀掉的,应该是灭口,”我沉声答道。

  “不错,你还不错,比那几个蠢货强的多,”赵警官冷笑。

  “灭口?怎么是灭口?他是割腕自杀的,这我可以保证,”女魔头一时间也慌了神,忙插嘴道。

  “你说还是我说?”赵警官似乎对大家的反应很是满意,抬头轻点我道。

  “姓崔的也是被凶手引到了这里,和咱们经历相似他同样一进门便被墙上的画所吸引,在走近查看的过程中被这鬼画迷了心智,这才...”我盯着赵警官缓缓说道。

  “不错,博哥当时也捡起把匕首跪在那姓崔的身边,要不是秋燃眼尖可就麻烦了,”柱哥忙道。

  “不会啊,我看过墙上的血画,差不多正是成人身体中所能泵出的最大血量,那人脸色白的怕人,肯定死于失血过多,如果是照你这么说,那,那人流出鲜血哪儿去了?”女魔头打着颤音问。

  “对啊,去哪儿了呢?”赵警官自言自语。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子没时间和你打哑谜,”信人早就看赵警官不顺眼,直接一句话扔了过去。

 “不论去哪了都和我们没关系,您说完了吧,说完我们可走了,”秋燃道。

  “我说完了,你们可以走了,”赵警官笑容更甚,如同一只奸计得逞后耀武扬威的黄鼠狼。

  “博哥,咱们走,”秋燃一把拉过我衣袖,不料却没拉动,“你...你这是?”秋燃满脸不解。

  “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我望着赵警官语气不善。

  “先下楼把车开过来,然后把里面的处理掉,”赵警官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一脸正色道。

  “疯了!都他妈疯了!”信人一肚子怨气没法子发泄,一拳砸在了墙上,竟印出了个血印。

  “这姓崔的只是个小人物,他还有同伙,他是因为暴露了才被灭了口,而且有人取走了他的血。不把他们都挖出来谁都走不了,咱们......咱们真是入局了,”我望着兄弟几个,心有不甘。

  “应该是早就埋伏在这里等着他失了神志后自己割腕,看着他一点点失血而死,”赵警官冷漠补充。

“走吧,去做该做的事吧,个人建议从现在开始大家一起行动,里面那个姓崔的白白给人做了替死鬼怕是心情也不大好,”赵警官指了指门内,意思不言而喻。

“你是说,他,他还能起尸?”女魔头挽着我胳膊的手陡然缩紧,吓得花容失色。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得进去问问他,”赵警官也不待众人回应,一马当先地向楼下走去,身形很快消失在了浓雾中。

  “别害怕,你和他们先走,我殿后,”我伸手理了理女魔头的鬓角,凑脸过去轻轻在脸颊一吻,仿佛那街头青皮在占着乖乖富家女的便宜,不过我这无赖却不讨打,只是让女孩儿红透了耳根。

  “咦...!恶心,”秋燃作势抖着鸡皮疙瘩。

  “博哥你是真牛逼,心真大,”柱哥双手扶额。

  我摆摆手,让女魔头和兄弟们先一步下楼,不知是不是刚才赵警官的话刺激到了我,心中还是对屋内姓崔的不托底,真怕他会诈尸追出来。

  “信人,你也先下楼吧,我再盯一会,”女魔头等人转身走下后我回头一望,发现信人却是未动。

  “你盯个毛线,姓崔的真要诈了尸就你这小体格能禁得住他几次敲打,麻溜的,我和你一起走,”信人没好气道。

  别看信人这人平时看着蛮横,不过对兄弟们着实没话说,听的我不禁一阵感动。

信人说完便拉着我沿着楼梯向下走去,不过步速很慢,像是有心事,渐渐前面众人的脚步声已经听不到了,看来已经拉开了距离,不知不觉中雾气似是更浓,连身边的事物都有些看不大清楚。

  “信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咱们是兄弟,”我停住脚步。

  “博哥,这个赵警官有问题,”信人咽了口口水,“我倒地的时候隐约看见一个人影蹲在我身后,就在那墙边,”他压低声音。

  “那不是姓崔的起尸干的吗?”我有些诧异。

  “你怎么什么都往诈尸上想啊,别以为你凑巧碰到过两次起尸就代表所有尸体都不老实,一点血都没剩下还诈个屁的尸,”信人有些火大。

  什么?我闻言不禁一愣,“信人,你......”

  “嗯?怎么了?”

  “没,没事,”我搪塞着,“那就算不是诈尸,你怎么就能确认是这个赵警官干的,”我缓缓吸气,语气尽量平静。

  “开始我也不确定,所以也没敢声张,不过却没想到这赵警官倒打一耙,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信人一想到这便气不打一处来,嘴上也开始骂骂咧咧。

  “你这都是猜测,有实际证据吗?”我微微摇头。

  “有,我虽然没看清那人的脸,不过我躺在地上身形低正看清了他穿的鞋,是警靴没错,侧面还有徽章,”信人一口咬定,“咱们这些人里穿警靴的就他一人。”

 “那姓崔的不也是警察?会不会...”我问。

  “绝对不是他,他要寻个地方解决我们三人,又怎么会穿警靴去呢,到时现场提取到警靴的鞋印他也脱不了嫌疑,那人鬼精的要死,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信人分析的头头是道。

  “要是能再进去看一看就一切都清楚了,你等着,我下楼去喊姓赵的拿钥匙,”我抬腿便要下楼。

  “等下,”信人一把抓住我胳膊,惊的我险些跳起。

  他的手好冷,冰的刺骨,我不禁想起那枉死的老王头,他手也是这样。

  “嘿嘿,你看,这是什么?”信人拿出一串钥匙在我眼前叮叮当当晃个不停,不大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很有些奸计得逞的汉奸像。

  “你从哪里弄来的?”我暗暗心惊。

  “偷的,趁那姓赵的不注意顺过来的,”信人一边说一边鼓捣着门锁。

  咔嗒一声。

  门开了。

  我俩一步步探身进了屋,哐铛一声信人又将门关了个严实,吓得我一蹦多高。

  “你关门干毛线,”我低声说,眼神瞥向那背对着我们跪在一边的崔警官还是怕的不行。

  妈的,有些后悔进来了。

 “里面这王八蛋肯定是死透了,可外面那王八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杀咱个回马枪,”信人低声解释,“活人有时候可比死人可怕多了。”

  “不好!”我望着崔警官的尸身一声大吼。

  “怎么了?”信人也是一惊,弓着腰双眼紧紧盯着崔警官尸体一刻也不敢放松。

  好机会!我心中一动,反手抽出匕首冲着信人右臂刺去,这一下要是扎实了必定捅个透亮,不料这”李信人”似乎早有戒备,向前一跃,堪堪一躲正避开刀锋,臂膀处只是被刀刃豁出个口子,鲜血顺着衣袖滴滴答答淌了一地。

  四目相对,二人各自戒备。

  “呵,你说的不错,活人存了坏心思可比死人可怕多了。”我一脸冷笑。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随着屋内雾气逐渐散开信人那原本模糊的身形相貌也渐渐清晰起来,虽然心中早已有了准备,可眼前出现之人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竟是个老汉。

  身型佝偻,五官扭曲,一颗赤红色的独眼怨毒的厉害,一双老式皮靴亮的泛光。

  还有那身鲜红唐装,走金穿银,煞是好看。可我却毫无兴致,甚至隐隐有些胆寒,因为......因为那原本就不是活人打扮!

  那是死人出殡时的冥衣!

  我握着匕首的手青筋暴起。

 “我在问你话!”老汉微微直起身,语气中带着威严。

  “怎么,拿手好戏被拆穿了,老脸挂不住了?”反正已经这样了我索性也豁了出去,话里也要占占他便宜。

  “呵,好好好,不愧是老李家的种,和你那二太爷一个脾气,”老汉擦了擦手上的血,独眼中凶光摄人,“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你二爷的本事了。”

  “哈,哈哈哈,”我大笑。

  “你笑什么?”老汉语气不善。

  “我笑你傻,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大言不惭,你有几分斤两就敢来找我的麻烦,”我握紧匕首陡然向前一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