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七、中计了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19-04-20 22:53:02 全文阅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我有些气馁。

  “现在咱们去痕检室中的冷库看看那瞎婆子的尸身还在不在?”赵叔语气坚定,似是心中早已有了主意。

  “有主意你不早说?”我愤愤道。

  “我以为你也想得出来的,”赵叔故作无奈。

  “你...,”这一句话便将我噎了个半死。

  时间紧急我便随着他一路小跑来到了痕检室,也亏的是天刚朦朦亮,警局内大多人还未来上班,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人询问。

  “今天运气还真不错,正常每天痕检室隔壁的物证室都有人值班,我估计那老王头今天正好合计偷个懒,巧让咱们赶上了。”望着隔壁值班室中空荡荡的椅子,赵叔心情大好。

  “那还不快点,一会来人就糟了,”我催促道。

  赵叔溜进了隔壁一阵寻摸便找到了开门的钥匙,“这老王头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以前看他干活谨慎细致才用的他打更,现在可好钥匙都能忘在屋子里,”赵叔叔出门后不禁一阵抱怨。

  “你哪来那么多话啊,赶紧开门才是正事,再说了人家老爷子都那么大岁数了,忘点东西不很正常嘛,人家要是把钥匙带家去我看你找谁哭去。”

  随着一声清脆的锁舌弹开声,门开了,我二人一个闪身便进了门,赵叔转身将门轻轻掩上。

 “开关在哪儿?”我在靠门的墙上摸索着。

  “别开灯,一会再把人召来,”赵叔闻言道:“用手机就行。”

  说着我俩便打开了手机中自带的电筒,压低了光向四周照去,这里的景象才稍稍看了个清楚。

  “在那!”赵叔抬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铁皮柜后疾步而去,我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不知是不是对了这瞎婆子的尸身有了阴影,我一进到这屋子里便浑身不自在。

  这是个四四方方的大铁柜,有点像咱们家用的衣柜放倒时的样子,不过体积更大,外面包了一层不锈钢,在手机光下亮的能映出人影,用手一摸还泛着寒气。

  “这是储尸柜,有些尸体经过法医尸检后来不及送回或是死状太过蹊跷一时得不出明确结论的,就存放在这里过夜,”赵叔解释道。

  “瞎婆子的尸体就在这?”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的,”赵叔顿了顿道:“不过如果尸体被崔警官运走用来在老河滩害你的话,那这柜子里就应该是空的,回警局后我一直盯着他,他没有时间将尸体放回去。”

  “帮我照个亮,”赵叔说完便扳下了柜子旁一个类似阀门的东西,随后双手一用力就像拉抽屉一般将这一层整体拖了出来。

  一具蒙着白色遮尸布的尸体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啊!”我二人不禁大吃一惊。

怎么会,瞎婆子的尸体没有被移动,那......那在老河滩大柳树下袭击我的是谁?难不成是瞎婆子的鬼魂吗?一瞬间之前种种看似无懈可击的推理纷纷崩塌,线索的轮盘又回到了起点。

  “怎么,怎么会这样?”赵叔一脸不可置信。

  也许是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冲昏了头脑,我猛地上前一把扯掉了尸体上的遮尸布就要看个明白。

  啊!随着这遮尸布徐徐落地,眼前的景象让我二人目瞪口呆,这,这哪里是那瞎婆子的尸体,这分明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汉,尸体怒目圆睁,双手呈爪状护在胸前,左胸处被剜出个窟窿,死状凄惨,甚是吓人。

  “老王头!”赵叔不禁惊叫出声。

  “什么?他就是那个打更的?”我颤抖着嗓音问。

  “不好,中计了!”赵叔一声惊呼,扯起我的手便朝门口冲去,甚至没顾得上这老王头的尸体。

  待我二人冲到门口后猛然发现原本只是虚掩上的铁门如今竟锁了个严严实实。

  “赵,赵叔,不好了,咱们有麻烦了,”我哭丧着脸道。

  “还用你说,赶紧想办法开门,”赵叔在挨个试着手中的钥匙,语速飞快。

  “你刚才动王老爷子尸身了吗?”

  “没有啊,”赵叔听我语气似乎不对,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一脸不解。

 “那,那他怎么坐起来了啊,”我就要哭了出来。

  王老爷子的尸身不知何时竟坐了起来,两只浑浊的眼珠笔直望着我们,目光怨毒。

面对着这已不知成了什么的鬼东西说不怕是假的,可是怕又有什么用呢?最近夜路走多了,碰到的怪事也不只这一桩了,我狠狠掐了下这双还在打着摆子的腿,心中也发起了狠,妈的,反正门也被堵死了,没了退路,今天这里最后也就能剩下一个喘气的,啊不,站着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啊不,也不对,他已经死了,反正今天小爷我就要教你尝尝我的厉害!

  赵叔不愧是老牌儿刑警,见此场面也并未慌乱,右手在门后篓袋中一扯一柄骨锤便握在了手中。他是有了护身符,可我这手里却空落落的,我余光一扫便从手边装医用器材的推车中抽出一根空心铁棍,入手一掂,分量正好,又一想到我胸前的口袋中还有郝叔给的那块盐巴,更是觉得今日未战我方就已稳操胜券,一具尸身何足道哉,这么一想来便更加不惧了。

  话说这王家老头不动则已,这一动便是来势如风,随着一股腥风袭来,只消三两下就跳到了我面前,一手呈爪直冲我心窝掏来,这一下要是抓实了我还焉有命在,必是教它给开了膛肚,此时千钧一发,也无暇多想,斗室之中更是没有多少周旋的余地,只有以攻代守,刺刀见红。

我下意识侧身一闪,堪堪躲过这一扑,右手握紧铁棍顺势照他脑后就是一下,正巧打了个结实,这一下我是用出了吃奶的力气,铁棍也被巨大的后座力震的脱了手,叮叮当当的滚到了远处。

  我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碎开的声音。

  这一下就算不拍死你也要去了你半条老命,看着趴在地上不断抽搐着的尸身我心中暗暗发狠。

  还未待我上前细细查看这尸身中的蹊跷,只见一柄骨锤从身后飞来冲那尸身头颅直直而去,霎时间尸身的头颅便如同高处坠下的西瓜般炸开,脑中红白之物溅了我一身。

  “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等我退远了再扔?”我一边抹着脸一边抱怨,“呸呸,”好像还有些溅到了嘴里,我望着地上一滩豆腐脑一样的东西阵阵反胃。

  “还是速战速决的好,等这鬼东西缓足了劲可就不好对付了,”赵叔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话毕我二人便朝着这具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尸身走去,想要查个清楚。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在把这具原本趴着的尸体翻过来时还是惊的我二人心头一颤,只见还剩了一半的脑子借着颈部的些许皮肉耷拉在半边膀子上,红白之物沿着没了头颅的腔子一股股淌下,一阵阵血腥气直冲的我脑仁发疼,如果让我用什么相似的镜头加以描述的话,我只想说像极了唐卡中描绘的森罗地狱。看到这一幕我胃中的一阵翻涌再也压抑不住,转身几步冲到门口大吐特吐起来。

  “你怎么样?”赵叔查看完尸身一边抽着消毒纱巾擦手一边向我走来。

 “没,没事,我缓一会就好了,有点恶心,”我缓了口气问道:“有什么发现?”

  “你来看一下?”赵叔问。

  “不不不,你和我说下就好了,”我一想到刚才的场景胃里还一阵闹腾。

  “只从外观看和一般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不同,没经过尸检我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能像活人一样行动。”

  “可比活人强多了,至少比活人速度快,也比活人更加凶狠嗜血,”我补充道。

  “只是...,”赵叔欲言又止。

  “怎么了?”

  “他脖子后有一处纹身,有些奇怪,”赵叔眉头紧皱。

  “一处纹身?那又怎么样,”我不解。

  “你不是警察你可能不清楚,我们一般的刑警是不允许纹身的,这容易破坏这份职业的庄严性,不是件小事情,老王头从警几十年,不应该不知道。”

  “什么样子的纹身?”一听赵叔所说我也来了兴趣。

  “我拍下来了,你自己看,”赵叔把手机递了过来。

 那是一张有些类似于贴画的纹身图,粗一看像是鬼画符,可仔细一看上面绘的却又有些像那西藏密宗的经文,整体构图不但不显粗糙,反而很是有些精细,让人一眼望去便不想再移开目光,这,这绝不是一般纹身师傅能有的手笔。

  “现在怎么办?这姓崔的摆明了要制你我于死地,”我又问。

  “千小心万小心到底还是被他给算计了,去医院寻你是假,将你我逼来这里除掉才是真。”赵叔咬牙切齿。

  “不打紧,现在咱们不还好好的吗,就是被困在这里了,慢慢想,办法总归还是有的,”我出言安慰道。

  “哪里还有什么办法?这崔警官是一号人物啊,以前他唯唯诺诺的样子把我都骗过去了,可今天他把什么都算计到了,保不齐真是一场死局。”

  “怎么讲?”我忙问。

  “瞎婆子的案子昨日已申请结案,而结案之后受害人的尸体便不再会存放在警局中,今天院方就会派人来这里接走瞎婆子的尸体安放在医院的太平间内,你想想一会等他们打开门看到这一切会怎么想?”赵叔指了指地上的那具无头尸身,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们会认为是咱们杀的老王头!”我心中不禁大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