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六、真相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19-04-16 07:37:34 全文阅读

一道身影霎时闪了进来,我借着晨光定睛一看,果真是崔警官!不过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却不见了往日的和煦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戾气。只见崔警官右臂一抖,一股寒芒便出现在手中,啊!是把匕首,清亮的刀身,幽深的血槽,无一不显露出它作为一柄凶器的残酷,看到这里我顿时对赵叔的话信了大半。这还哪里是那个有说有笑的小警官,这,这他娘的就是个职业杀手啊。

  “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吧,”赵叔凑来我耳边低声说道。

  “信了,这回真信了,您要不来今天这一劫我怕是渡不过去了,”我心有余悸道。

  “别看了,走吧,步子轻点,”赵叔一边给我打开手铐一边低声道。

  “不行!”我猛然想起了什么。

  “嗯?怎么了?”

  “女魔头还在那儿,我的兄弟们也在这医院里,他找不到我恐怕就要拿他们开刀了。”

  “女魔头?”赵叔叔一脸不解。

 “就是刚才那个小护士,您见过的,汪,汪妍,”不知为何在赵叔的注视下我竟有些做贼心虚似的脸红。

  “这倒也是,那依你呢?”赵叔略加思索,沉声道。

  “我在这里弄出点动静,然后你回去救他们。”

  “也不是不行,那我先救谁呢,是先救那个叫汪妍的小护士还是你那几个兄弟呢,再说你真的想好了吗,这个姓崔的身手不在我之下,你真有把握从他手中溜掉吗?”

  “你不用管我,先救谁?你能救谁就救谁呗!哪来那么多先后!”

  “哈哈哈,”赵叔险些笑出了声。

  “你玩我!都这节骨眼上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气不打一处来道。

  “你和你二太爷年轻时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既愿为红颜折腰,亦愿为兄弟舍命,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最后他求得求不得,所求皆未得,”赵叔一声轻叹,“你二太爷英雄一世,可这最后的结局却让人唏嘘,你可不要随了他,二者皆求,却都不得。”

  “我二太爷人都快没八百年了,他的事啥时候说都行,我问你现在怎么办?我都快急死了,你还有闲心在这和我扯淡。”

  “现在啊,现在咱们撤,”赵叔一脸无所谓。

 “撤?那他们怎么办,”我憋了一肚子火,要不是怕里面那混蛋听到我早就冲上去和这老不正劲的拼命了。

  “你这人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竟关键时刻掉链子,他找不到你那些人才安全,若是找到你了那还不给你们连窝端了?”赵叔一脸恨铁不成钢道。

  “现在,咱们回警局等着他,给他来个惊喜!”

“你是怎么发现的这个姓崔的有问题?”这个问题在我心中藏了许久,如今终于有机会问出口。

  “昨夜你我在祠堂门口分开后,我一边抽烟一边目送你离开,正当我准备返身回屋时,不经意间看到村口的矮树后闪出个人影,一直在你身后远远吊着,我当时就有种不详的预感,最近怪事频出我担心你也出事,就急忙跟了过来,”赵叔一边开车一边说。

  “那道身影就是崔警官?”

  “对,不过刚开始我并不知道,我只是觉得那道身影很熟悉,我应该在哪里见过。”

  “然后呢?”

  “然后不知怎的突然起了大雾,我担心跟丢了就离得近了些,没想到却被他发现了,之后他便开始带我在附近兜圈子,绕了几圈后就彻底没了踪影。”

“按你这么说你应该一直在村前转悠,怎么后来又到了村后的老河滩?”我心中不解问。

  “这......这事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明明是在村前的土路附近打着圈,村口的石台子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是这大雾一散这人就在了村后的河滩上,谁他娘知道怎么回事,莫不是遇到了老辈儿口中的鬼打墙,”这个见多识广的老刑警竟也有些心惊。

  鬼打墙?对啊,我的遭遇和赵叔基本一致,也是在沿着村口的土路行进时遇了场大雾,雾散之后便诡异出现在了村后的老河滩上,再以后便碰到了那鬼婆子,亏了郝叔送的那块盐巴,不然恐怕我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那里,心都要被掏了去。

  “赵叔你那一枪真是够准的,只可惜打在了那鬼东西肩膀上,要是能一枪打爆她的头咱们就知道这瞎婆子到底是人是鬼了,”我叹气道。

  “你说的那瞎婆子是什么鬼东西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那东西是受人控制的。”

  “什么?”我不禁惊叫出声,“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的,在你和那鬼东西打斗的时候,”赵叔语气不容置疑,“大柳树后还躲着一个人,那人在不停的对着空气打斗,出招就像......就像和你搏命的那个鬼婆子。”

  “那人就是崔警官?你看清楚了?”我急忙追问。

  “轮廓很像不过我当时不能确定。”

“那之后你又发现了什么?”

  “其实,其实我那一枪打得不是疯婆子,我打中的是那个躲在大柳树后鬼鬼祟祟的影子,”赵叔一脸歉意,吞吞吐吐道,“我看你已经吓退了那鬼东西,就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柳树后作怪。”

  妈的,合着你那一枪不是奔着救我来的,亏得我还当你是我救命恩人,我霎时间腾起一股无名火,可是又不好发作,只好忍了下来。

  “再然后呢?”我没好气问。

  “再之后我发现在那道身影中枪后,和你恶斗的那鬼婆子身形也是一趔趄,我便知道我猜对了,果然那鬼婆子是受这人控制的。”赵叔也许是看我语气不善,知道我心中有气,解释起来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再之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他又补充。

  原来如此,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这个姓崔的干的好事。当夜在瞎婆子家小阿花口中的那个“第三人”是真实存在的,就是这个崔警官!

  他在用了不知什么邪门法子让正在逞凶的瞎婆子自己扭断脖子后,还未来得及逃离现场便教前去讨要说法的我与柱哥堵在了屋中,情急之下只得将我二人惊走,并唤来那头怪驴子希望能将我俩撵到林中杀掉灭口,却不料老村长等人突然赶来将我二人救下。这之后我便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借着前来询问的机会妄图将我定性为凶手,好借用法律武器置我于死地,却没想到又被赵叔出手救下,最后他被逼无奈才准备在老河滩设伏,借着他操控的瞎婆子尸身害去我的性命,还可以顺便嫁祸给深夜不明原因约我出来相叙的赵叔。真是一条条妙计,让我这受害者都忍不住要给他鼓掌。

  想到这里我不禁一阵阵后怕,这人思维之严密,出手之狠辣都远非常人所及,若不是有赵叔多次帮我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原来对赵叔的诸多误解就此烟消云散。

  “赵叔,之前我还一直在怀疑你,真是对不起了,”我语气诚恳。

  “不碍事,你这个岁数能想到这么多已经实属不易了,”赵叔话语中带着些许欣慰。

  “不过这些都是咱们的猜测,没有一点实证能证实崔警官就是这些案子的凶手啊。”

  “他的肩膀上有枪伤,”赵叔顿了顿接着道:“你还记得他带人赶来后我重重拍了拍他的左肩吗,当时他疼的枪都差点丢在了地上,不过从那时起他也明白我开始怀疑他了。”

  “所以你才不让他单独送我回去,在车中你还在暗处拔出了枪,就是怕他狗急跳墙?”我一连串问道。

  “对,他要是单独送你回去的话下次你我再相见恐怕就是在警局的停尸间了,”赵叔神情肃穆。

  “妈的,我真是瞎了眼竟信了他的鬼话,”我怒气冲冲道。

  “他的鬼话?他与你说过什么吗?”赵叔仿佛突然来了兴趣。

 我便简单的将纸条之事与赵叔说了,“他也给你留了信儿?”赵叔有些吃惊。

  “也?”我有些不解。

  “怎么,你没看到我给你留的那张?”

  “没有啊,你给我留了什么?”

  “啊呀,你不记得我下车后拍了拍你的胸口吗?你自己看看,”赵叔有些哭笑不得。

  我低头翻了翻胸口那已被扯开了一半的口袋,除了郝叔留下的那块盐巴竟还有一张纸巾,我打开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写道:小心崔警官。

哎呀,尴尬了。

经过了一路颠簸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警局门前,天色不知不觉中也已大亮。

  “现在咱们去报警抓这个王八蛋,”我咬牙切齿道。

  “报警抓人?你怎么和警察说?”赵叔叔哭笑不得。

  “就照实话说呗,还要怎么说,咱们说的又不是假的,”我有些急躁。

  “哦,你就说其实那个瞎婆子不是自杀的,是崔警官用邪术伪造成自杀的,他还控制了瞎婆子的尸身要杀你,”赵叔一巴掌拍在了我后脑勺,:“你动动脑子好好想想,警察会信吗,他们会把你扔进精神病院,认为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不是还有你嘛,你可以给我作证!”我还有些不死心。

  “算了吧,我可不想陪你去精神病院作伴,你爱去自己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