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落局 一、河滩诡事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2380  |  更新时间:2019-04-13 21:24:24 全文阅读

“好的,您放心吧,”我应了一声便沿着村中的土路往医院方向赶去。

  夜,静的可怕。

  我低着头裹紧大衣疾步前行,脑海中却不时浮现起这些天的一幕幕,视频中郝叔身旁那双诡异出现的腿,后山坡上险些要了我与柱哥性命的怪驴,我在静静思考着这种种之间的关联,想找出一条证据来推翻今夜所得出的一切,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无法自己欺骗自己。我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现实,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我无法理解的东西存在,我不想用鬼这个字来笼统的形容,在我的潜意识里那应该是一种力量,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力量。

  人就是这样,当你的对手是人的时候,无论他多么强大,他总会有一个尽头,一个弱点,可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呢,它们又有什么弱点呢?这股无力感让我有些烦躁。

  一阵夜风袭来,吹在身上已有了初秋的寒意,我理了理思绪抬起头,想看看还有多远的路。

不知何时村庄内外竟起了一层雾气,我伸手一抓,竟稠的似水,望着四周越来越模糊的景象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无边的夜色中似有一双冰冷的眼在注视着我,它还没有动手,还在等待,等待一个绝好的机会。

  沙沙沙,身后的雾气中传来一阵声响,似乎是有人在那里走动,我不由心头一紧,此时已经接近午夜,村中的人向来有早睡的习惯,现在应该已经睡下,没什么急事是万不会出来走动的,更何况还起了浓雾,我越想越觉得蹊跷,便加快脚步向医院方向疾行而去,不料我这刚快走了两步身后的脚步也陡然加速,脚步声也愈发清晰,一股强大的危机感瞬间遍布全身。

  果然是冲我来的,难不成是山坡上的那个鬼东西?

  这想法一出现便如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慌乱间我拔腿就跑,身后的脚步也猛然提速,紧追而来。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能跑得这么快,也许是这场大雾帮了我的忙,让身后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迷了路,脚步声也慢慢听不到了,似乎是追错了方向,人在身处危机时所能爆发出的潜力不可谓不可怕,可是这危机一解除也就被打回了原型,就像现在的我一样,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再也挪不动一步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好缓缓自己跑丢的那半条命。

  缓了半晌这双腿才算有了些知觉,周遭的雾气也渐渐散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整十二点了,真是不积极的数字,冤鬼索命厉鬼招魂不都是在这个时间吗,我心中想着站起了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土转身便要向医院赶去,没想到刚转过身映入眼中的景象叫我大吃一惊,这还哪里是在村外的土路上,这...这他娘的不是村后的荒河滩吗?

 我是一直沿着村中修得笔直的土路跑得,怎么会跑到这个鬼地方,这完全是两个方向啊?

  那阵脚步声!我瞳孔陡然一缩。

  是它,是它把我逼到这个地方的,就像将羚羊群赶上悬崖的狼,我突然间想明白了一切,可惜有些太晚了,下一步这恶狼怕是要开餐了吧。

  老话说经历使人成长,那我这最近的经历恐怕写本书都富裕,我反手抽出扳手握在手中,冷冷的注视着四周,等待着那匹随时可能扑来的恶狼。

  随着雾气越散越开,借着泠冽的月光周围的景物也愈发清晰,果然是村后的荒河滩,那棵大柳树也仿佛在雾气中藏不住了,半现了身,嗯?那柳树下好似立着个人影,我一瞬间便警觉起来,稳了稳心神仔细看去。正巧一阵晚风拂过吹散了人影前的薄雾,让我这一眼瞧了个真亮。

  啊...!是...是那瞎婆子!身上的热汗转瞬间便被疯狂涌出的冷汗所冲散,一瞬间我竟愣在了当场,大脑一片空白。

  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只见这已不知变成了什么鬼东西的瞎婆子双臂一振,一跃而来,只两三下就跳到了我面前,我万没想到她的动作如此之快,现在就是想跑也来不及了,弄不好还要被她给从后面开了膛肚,这时怕是没有用的,只有以攻为守,以命相搏,我抡起扳手便向她脸上砸去,这瞎婆子举臂横挡,这一下我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只听“咔嚓”一声竟将这婆子的胳膊从根折断,短暂的迟疑后我不禁大喜,看来这鬼东西不过是速度比常人快些,身体的底子还是瞎婆子那副九十余岁的老骨头,哪里是我这二十出头大小伙子的对手,一瞬间我这腰也不疼了,腿也不抖了,双臂仿佛也有了用不完的力气,总之一句话,今天要教这鬼婆子尝尝小爷我的厉害。

  还未待我从思绪中回过神,便感觉身体一阵轻盈,似乎是飘在了空中,随后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仿佛中了一记攻城锤,原本紧握着的家伙也脱手而出,完了,大意了!在我愣神的一刹那这鬼婆子单臂横扫正中我胸口,这一下足将我打飞出去四五米远,重重摔在了地上。随即一道身影如影随形的扑了上来,将我狠狠的压在了身下,一只手呈爪状蓄势举起,指甲在稀薄的月色下泛着寒光。

  吾命休矣!

  哎,这时再说后悔什么的也都是了那马后炮,做不得数了,我索性眼一闭,心一横,心想死就死吧,只求别死的太难看,白瞎了我这一张赛潘安的脸。随即左胸口处便传来一阵剧痛,像是有着几把刀子在往肉里钻,到底是要被剖腹挖心,我心中一阵悲泣。突然不知何故这鬼婆子发出一阵夜猫子啼哭般的惨叫,一个转身从我身上跳将开来,浑浊不堪的眼珠紧紧盯着我胸口,似乎那里有什么让她惊惧的东西。

  我低头一看这左胸口赫然出现了五个血窟窿,还好抓的不深,若是让她抓了个实在我还焉有命在,怕是心脏也会被挖了去。在我查看伤口时突然发现左胸前的口袋已被扯开,其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幽幽的发着光,我忙伸手去掏,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我猛然想起了此物,这是在梦中郝叔叔送给我的那块盐巴!这怪婆子怕的是这块盐巴!我脑中从未如此清明。

  为了证实这点,我手持着盐巴向怪婆子的方向猛的一挥,这怪婆子像是被泼了水的猫一样猛然后退了数步。 成了!我面色一喜。

  看来这盐巴才是对付她的关键,郝叔就是要告诉我这一点,现在有了它在手我对这怪婆子已是不惧。

  “砰!”一声枪响划破了整个夜空,这怪婆子身形一个趔趄,我身后也传来了一阵跑动声,我下意识回头一望,不禁心头大喜,是赵叔!我赶忙大喊,今天有了赵叔帮忙这疯婆子定是跑不掉了。在我回过头想确认下这鬼东西的位置时不禁愣住了,诺大个河滩上哪里还有了这疯婆子的身影,只剩下这棵柳树在夜风中翩翩起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