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四、瞎婆子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1545  |  更新时间:2019-04-10 20:32:53 全文阅读

“我没用啊,我救不下女儿,我对不起阿花早走的娘亲啊!”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哽咽的像是个与父母走散的孩子。也许他不是一个好人,但他无愧于是一个好兄弟,一个好丈夫和一个好父亲,我心中竟对这个曾要致我于死地的男人有了一分莫名的好感。

  “哭吧,说不定你能用眼泪与爱感化他们呢?对不对?”信人靠在椅子上一边剔着牙一边挖苦道。

  “算了,你也少说两句,”我望向西装男子,心生怜悯,“赵,赵二哥,要不你再与我们说说情况,大家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你?你愿意帮我们?”西服男子止住了抽泣,一脸不可思议。

  “你什么都不与我们说,怎么知道我愿不愿意帮你?”我无奈道。

“哎,哎,好好,我说,我知道的都说,”男人受宠若惊。

  “你疯啦?你帮他?你忘了在道观里他是怎么对你的了?”信人跳起来一脸恨铁不成钢道。

  “就是!博哥,那把剥皮刀我看得真真的,有这么长,这货还给你备足了稻草,真是你的贴心小棉袄,”秋燃连说带比划。

  别提稻草,一提我这心里还止不住的泛着寒气,看来这辈子我都得离稻草远点,落下病根了,可是又想起了小阿花和村里那些相熟的孩子们,一时间竟有些进退两难。

  “先聊聊吧,能不能解决,怎么解决,之后再说,”柱哥的一句话算是给我解了围。

  “赵二哥,按理说我太爷爷算是村里的恩人,我还真心实意的赶回来给郝叔作这个轰寡子,你们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还要当着太爷爷和诸位烈士的面将我剥皮揎草,这是什么道理啊?”

  “哎,这个都怪我,有病乱投医,竟信了村里王婆子的鬼话,”男人有些惭愧。

  “王婆子?那个瞎了眼,一天神神叨叨的老太婆?”

  “对,就是她。”

  话说这个王婆子在当地也算是个名人了,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善名,而是以其怪癖出的名,她无儿无女,一辈子孤苦伶仃一个人,说她是瞎了眼也并不准确,

她在解放前便患上了严重的白内障,一米之外便见不得人影了,人们也因此唤她作瞎老太,也许是轻信了农村自古传下来的吃啥补啥的老话,这瞎老太还有个令人闻之色变的怪癖,喜食各种动物的眼珠,并且是生食,大到猪啊牛啊,小到鸡呀鱼呀,荤素不忌。在八九十年代拍花子横行的时候,基本上每个月都有附近丢了孩子的人家来瞎老太家里闹,不把这本就不算大的家里翻个底朝天就不算完,唯恐孩子是遭了这怪老太的毒手被挖了双眼,不过每逢这时瞎老太也不恼,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门槛上盯着你们,直看的人脊背发凉,来来回回闹了个七八年,也没听说谁在这老太家发现什么,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她怎么说的?”我收了收思绪继续追问。

  “她说你就是这件事的祸根,你就是李老太爷留在人世间的执念,若能将你剥皮拆骨便能断了老太爷的念想,他的怨魂便不会再回来了。”

  妈的,原来根子在这呢!这死老太婆我不就是小时候不懂事偷着堵过你家烟囱,放炮不小心点过你家稻草垛,嘴馋了抓你家一只老母鸡烤烤吗?至于吗?下这么狠的手,我登时便气得大脑充血,心里堵的不行。我要是让你家明天还能剩下一只鸡我李博这二十多年就算白混了!

  “即便这法子真有用也不过是管得了李家太爷一个人的冤魂,其他烈士你们就不担心?”柱哥正色道。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这李家老太爷是村里的老堡垒户,最得队员们信任,每次都是他带着游击队走进走出,情报也是靠他传递,他便相当于游击队在附近的领路人。瞎婆子说过这阳间的领路人到了阴间也一样作数,若是没有了李老太爷带路,那些英烈们的冤魂便寻不到通往阳间的路,更不要说找我们讨债了!”

 这瞎婆子的一套小嗑整的挺溜啊,听的我这当事人都觉得应该牺牲小我,保全大家伙儿。为了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您老真是煞费苦心啊,竟如此毒害我这祖国未来的花朵,莫不知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小花朵抄起了灶台旁倚着的烧火棍,思考着是不是该趁着今晚夜黑风高出去散散心,顺便打碎这恶婆子的一嘴牙,斗不过我太爷爷的魂魄便来搞我,小爷今天便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