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二、真的有鬼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1375  |  更新时间:2019-04-09 17:25:14 全文阅读

视频到这里便戛然而止,可带给我的震惊却远没有结束,我不得不解开领口处的扣子,竟还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余光望去兄弟三人也是一样,眉头紧锁,我有些后悔把他们也牵连了进来,不,要是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我宁愿从未接到过那个电话。

  电话?我父母?我心头一颤。

  “我父母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我一把揪起西服男子急促问道。

“娃子,你父母很好,你放心,俺安排他们去县里寻个好裁缝给俺那苦命的娃做身合身的衣裳,皮子都没了,衣裳便更不能缺了他。”老村长红着眼说到。

  “你那苦命的娃?你不是姓赵吗?”柱哥瞬间便抓住老村长话中的漏洞反问。

  “郝友厚是我大哥,是爹的长子,与我是亲兄弟。”西服男子见状解释道。

  “那为什么不随你姓赵,偏偏要姓郝?”我也满心疑惑。

  “哎!山岗惨案发生后,你们老李家还好些,你二太爷和你爷爷都还在,还能为你家这一脉续上香火,可怜十一位烈士不是还未婚娶便就是被鬼子查出了身份而屠了满门,俺爷爷与当时各家的领头人心中有愧,不忍让英雄没了性命不说又断了香火,便相聚一堂定下了一条规矩,从俺老赵家开始,每一家都承了十一位烈士中一人的姓氏,每一代人中第一个出生的男娃都要继承烈士的姓氏为其延续香火,俺家便承了郝队长这一脉,而郝友厚便是俺的大儿子。友厚,有后!俺是想让烈士们安心啊!”

  “这些,这些我父母知道吗?”

  “哪个敢叫他们知道啊,俺们心中有愧啊!”村长老泪众横。

  “有愧,有愧,你除了有愧还有什么?要不是自家孩子出了事怕还想不起来这么多吧!还准备瞒着我李家一辈子吧!”我一手攥住老村长衣领,怒不可遏。

  最后一根弦终于绷断。

  “放开我爹!”西服男子眼看村长吃了亏竟立时扑了过来。

“去你*的!”信人一记飞踹便将飞身上前的西服男子蹬了个跟头,秋燃随即跟上就是好一顿拳打脚踢,看来他们二人心中着着实实憋了好大一口恶气。

  “别打了!”柱哥一声大吼算是为西服男子解了围,“博哥,你也撒手!”柱哥回身拍了拍我肩膀。

  “哼!”我冷哼一声松开了手,就算是给兄弟个面子。

  “老村长,你口口声声说是烈士们冤魂化作的厉鬼回来杀了你儿子,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呢?这视频就不能是有人故意合成用来混淆视听的吗?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你儿子真是被什么诡异之物害了性命,那你怎么就能那么肯定是烈士们的复仇?”柱哥一脸正色。

  对啊!之前我是被愤怒和恐惧打乱了思绪从未认真梳理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如今柱哥的一番话让我脑中瞬间清明起来。

  信人,秋燃也对柱哥的一番推理上了心,火爆脾气也消了一半,哥四个齐刷刷的盯着老村长,等着他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真的是他们,是他们回来了!不会错的,”老村长嘴唇发抖,“那双腿就是郝队长的腿,就是他!他带着烈士们的冤魂回来找俺们问罪了!”老村长已经歇斯底里。

  “你怎么就能确定那是郝队长的腿?”我又问。

  “那腿上穿的皮靴是一场伏击战后俺从一个鬼子官脚上扒下来的,就是俺送给的郝队长!”

“谁能保证这段视频的真实性?就不会是有人故意合成?”秋燃问。

  “那这个怎么解释?”黑衣男子从地上颤颤巍巍的爬起,一手抓着一张纸条。

  我夺过一看,整个人如坠冰窟。

  冷,彻骨的冷,陡然炸开的恐惧压断了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通知

  经县委领导班子讨论,为优先保障稻头村村民基本生活用电,故决定在16日晚间开始对稻头村附近的几家民办工厂暂停电力供应,电力恢复时间另行通知,望周知。

   16日,郝叔惨死的那天夜里。

  停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