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五.梦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831  |  更新时间:2019-04-07 22:05:41 全文阅读

这一梦便梦到了小时候,郝叔带我去打野兔的日子,这次运气不错,很快便捉到了一只硕大的肥兔,我们将兔子带到村后的大柳树下,这里是我和郝叔约定好的秘密营地,柳树边还有一条小河便于剥洗。

照例我去生火,郝叔去剥皮清洗,不多时我便生起火来,柴火烧的噼里啪啦响的喜人,我握了握手中郝叔送我的一块盐巴,万事俱备,就等架上最爱的兔子肉了,我等了又等,还是没等到郝叔回来,耐不住肚里馋虫以死相逼,只好起身去河边找他。

  刚走了一小会我便闻到了一股子血腥气,不同于野物血液的腥燥气,是一种类似于人血的甜腥气味,我心中一惊加快了脚步赶到了大柳树下。

  柳树下一汪鲜红的血迹赫然映入我眼中,血迹中央有个带些毛发的球形物体,霎时间我便脚下发软,身体竟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去,真是倒霉不能怪家谱,点背不能赖社会,这一扑正好将这一颗形似人头的家什扑在了怀中。

  咦?

  这触感,这是?

  我大睁着眼睛细一端详,这不就是那只被郝叔叔剥皮剥了一半的兔子嘛!于是放下心来,又开始大声唤起了郝叔。

  突然一滴粘稠的液体从天而降打在我的左脸上,竟还有些发烫,我顺势抬头一看,登时吓得我是三魂出窍,七魄升天,一根被折断的尖利树杈上竟然......竟然插着一个“人”!

  这人活像个血葫芦,浑身上下血淋淋的,好像是整个从皮子里挤出来的一样,这场景怎么这么像地上那只被剥了皮串在干树枝上的兔子!

  这,这是郝叔!

我不禁双腿发软,瘫倒在地,一个激灵竟醒了过来。

  我大口的喘息着,仿佛重新活了过来,还未来得及换下的风衣竟被冷汗全部打透,穿在身上凉的刺骨,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竟做了这样一个怪梦,回忆起梦中的场景竟有些真实的可怕。

  我伸手去掏上衣口袋中的纸巾,却没有摸到纸巾应有的柔软手感,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略有些棱角的石头,我不禁一愣,缓缓掏出。

  什,什么?

  我如遭雷击。

  这是一块老式盐巴,是梦中郝叔给我的那块!

  如海浪一般的恐惧瞬间包围吞噬了我,让我难以呼吸,我不得不强迫自己去思考整件事的合理性,看着手中的这块盐巴,我已然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霎时间头痛欲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