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半面浮屠 > 正文
三.应了轰婆子
作者:风起南国  |  字数:2667  |  更新时间:2019-04-06 11:37:50 全文阅读

在众人的簇拥下我们向村子中心走去,可我清楚的记得郝叔家是在村后的密林边,这,是要去哪儿?我心中疑惑。

  可看着村民们一张张热情洋溢的脸,我又放宽了心,村里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远亲,在钢铁森林中适用的警惕在这里真是多余了,我不禁自嘲一笑。

  “老村长,老村长,您看看谁回来了?”还没走到门口便有村民大声叫嚷起来,霎时间三个舍友对我投来的目光中饱含敬仰。

  “博哥有派头啊,你这分明是领导下乡检查工作啊!”秋燃凑过来玩笑到。

  本来我就有些飘了,再被这几位舍友一捧更仿佛腾云驾雾了一般,对老村长,乡亲们的话有问必答,对举起的酒杯来者不拒,觥筹交错间人们笑着,跳着,叫嚷着,许诺着,小媳妇大姑娘的花袄子红艳的刺眼,酒杯的碰撞声仿佛激昂的鼓点怂恿着人们加入这场盛大的晚宴。

宾主尽欢。

  可我隐隐间觉得哪里不对,碍着阵阵醉意,一时间也摸不清头绪。

  “那今天就这么定了,娃子你就为你郝叔站最后一班岗吧,”村长磕了磕烟袋,一锤定音。

  “嗯?您说什么?”我喝的舌头发胀,可这句话倒是听了个清楚,不禁一愣。

  “别说话了,你再说两句都能给自己卖了,”柱哥还算清醒,用肘怼了怼我小声提醒。

  “你自己说的当轰寡子这事谁都别和你争,再争你就翻脸,”信人红着脸,不住吐着酒气。

  “你还说你这个人从小脾气就不好,谁再和你争别怪你动手,到时候没七八个汉子拉不住你,都是街坊邻居的给谁送进了医院脸上都不好看,”秋燃又补一刀。

  “我擦,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啊,这街坊邻居的都这么实惠吗?没人出来拦着我吗?”

  酒一瞬间便醒了一半。

  “没有啊,你一手抄着白酒瓶,一脚踩着啤酒箱,脖子差点抻到村长脸上,谁敢拦你!”柱哥又道。

  我刚想说些什么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这个局面,我并不是不敢去,不过能多几个人陪着终归是好事,不过村长的一句话还是让我认了命。

“李家小娃啊,好一对龙生虎胆,前途不可限量,这也快到时间了,那俺们就送你过去吧,来,大家伙儿搭把手,把黄纸香烛都拿上,”老村长一手端着旱烟袋,一边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事已至此,我也不是那胆怯的人,想来郝叔对我的千般好,今日终于有机会回报于他,倒也痛快,便在一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村后的道观。

  村里人家有了白事一般都是停棺在此。

  说是道观,其实不过是一间尚有房瓦遮顶的破落院子罢了,正中一间小房,供着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天尊的法像,也就是三尊泥胎像,真人大小,可能是岁月久了,金漆油彩也剥落了个七七八八,大堂两边各立六座泥塑道童,四五岁孩子大小的身躯,头却有成年男子大小,这怪诞的比例配以粗劣的泥瓦匠手艺在夜晚冷不丁望去竟有些瘆人。

  别看这道观又破又小,可你还真别因此小觑了它,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小观里仙和龙我估计是没有了,不过你在这附近打听打听,方圆几十里的人还真没有不知道这座小观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一个字--硬!

  有人可能会问了,对一个道观来讲,重要的不应该是灵不灵吗?来拜的人不都是图个逢凶化吉,祛病消灾的吗?那你要是抱着这个念头来的,你可是来错了地方,拜错了庙门,也不知是不是附近太过于贫瘠,香火太少,惹了祖师爷不高兴,来这里请愿的没听说几个灵的,不过因为请愿不灵而来此撒野的却没听说过谁有好果子吃的,那些你来我往的过家家琐事便不提了,要说咱们就说点大的。

1944年末,小鬼子早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可各路打着绿林旗号的土匪却从各地冒出了头,他们各占一处地势,各管一处山头,同样的也各自都有一个响亮的绰号,今天我要说的便是我老家附近山头上的一伙土匪。

  这伙土匪匪首绰号胡大佛爷,号称宝库中藏佛百尊,独佑其身,刀枪不入是水火不侵。土匪嘛,也没得什么文化,绰号一个个喊得震天响,其实啊也就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嘴炮罢了。

  话说这胡大佛爷信的什么佛?

  可不是那慈悲为怀的如来佛,而是从西域传来的一尊邪佛,应该说是邪魔更为恰当,此魔物挂号粗布日乃拉,生的一张骷髅面孔,尤喜食人心肺,以折磨众生为乐。不知是不是这点上两者对了脾气,这胡大佛爷也是个凶狠残暴令小儿闻之止哭的角色。

  胡大佛爷如此嚣张自然也有他的本钱,座下四梁八柱,300余人枪,在这片不甚富裕的地界真可算是货真价实的土皇帝了,此人不仅自己信奉邪魔,还逼着他的势力范围内所有人都得按时供奉,不从者或是偷着信奉些别的什么那可不要怪他胡大当家的翻脸不认人了,轻则鞭抽杖打,重则屠门灭户。

  话说就在这么一天,山下负责放笼的兄弟发现了村子里的这座道观,这还得了?便马上报了自家的大当家,胡大佛爷当时便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点齐了人马便径直杀将而来,马头刚至就命人将村长与各位村中管事绑了压到观内大堂,二话不说先一顿棍棒直打了个血肉模糊,随后点出几个喽啰将这破观彻底打砸一番。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不好了,外面来了大队官军把咱们围了,弟兄们的枪也给缴了!”一个喽啰上气不接下气。

  “缴了咱们的枪?不要慌,省城的赵司令和俺是拜了把子的。”胡大佛爷虽满心不解却又不想在自家手下前栽了面子,故作镇静道。

  咣当!大门被人从外一脚踹开,胡大佛爷也被这一下惊出了冷汗。

  来人星眉剑目,气宇轩昂,活脱脱一现世赵子龙。

  “在下胡有义,绿林的兄弟们给面子送个绰号胡大佛爷,这位官长是?”

  来者却并不搭话,一双豹眼紧紧盯着刚刚被打翻在地的道童泥像,泥像尸首分离,头颅还在地上滴溜溜的打着转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好你个胡大佛爷!”此人霎时间双目血红,一声大啸,“听闻你有佛光护体,刀枪不入,今日我没羽镖便前来领教领教你这金刚不坏身。”

  话音未落,袖中寒光一现,便看胡大佛爷口中炸开了一团血花,暗镖余劲不减生生将这厮钉死在了三清像旁的柱子上,脑中红白之物飞溅,死状凄惨。

  “二把头,您看外面这拨匪人如何处理,”一位副官模样的人上前轻问,“赵司令说您做主。”

  “都杀了!”这位被唤作二把头的人头也不抬。

  副官一声令下,这剩下的百十来个抖如筛糠的土匪便被用马刀戮了个干净。

  不多时,两个当兵的抬来一位伤势较轻的村里长辈放到这位二把头面前,二把头抽出一镖放入老者手中:“若以后还有人敢来此观滋事,你便派人持此镖来省城寻我,整个绿林堂口见镖如见人。”话音刚落便转身出观,翻身上马,一扯马头绝尘而去。

  副官又取了一袋银钱放入老者怀中,道:“二把头吩咐了,让你们择个吉日把这观重新修葺一番,所有打破的东西都要修好,银钱不够便来普城西大营找我。”

  老者一手抓着镖,一手抓着银钱袋子,竟在担架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像个不经事的孩子。

  自此之后,无论是绿林好汉还是山头挂匪对此无名小观纷纷是敬而远之,时间久了,竟有人为此观起了个阎王殿的浑号。

  有道是:有命踏的阎王殿,无命躲得追魂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