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仙修道路 > 第一卷 王屋宗修行路
第一章 凡间事,凡间了
作者:呜喵王怒风  |  字数:4843  |  更新时间:2019-04-20 23:44:03 全文阅读

春分才过,人间却变得炎热无比。

挑夫们抱怨着该死的天气,搭上一条湿毛巾,在领头人的指挥下用力将大船拖至修理处。

茶馆老板乐呵呵地坐在二楼台阶,看着来往行人不时进入店中,想着今晚得多备些凉茶,生意太好也是烦恼哟!

茶楼所在,大街的尽头,一扇破有年头的大门立在那,大门背后则是李家大宅,永川城历史悠久的四大望族之一。

李家大宅内。

知了声不断传出外,唯有老人读书声。

李家人都知道,这个时间是老祖教导孩子读书的时间,不得打搅老祖教学,却可以趁着闷热的午后多休息一番。

书房内,门窗敞开,期待一缕清风吹散屋内热气。

书桌前,老人和孩童对坐着。老人摇头晃脑,手持一本儒家入门书籍,一板一眼教导孩童词句的含义。

孩童乖乖坐在桌前,尽量展开手中书,不停挥动着。

汗水仍止不住,孩童只好尽可能地加快速度,埋怨夏日不讲规矩提前到来。

老人未曾去计较孩童失礼之事,读书读书,以书养性,变通也是读书的一环。

光是一味严格要求,教不出好苗子反而会出一个书呆子罢了。

老人站起身,放下手中书,接下来也用不着书上的道理。

见老人起身,孩童拍着额头,得嘞又要开始了。

老人瞪着眼,孩童只好坐直身体,停下扇书的动作。

老人曾说过,听史要端正,要从史书里严明己身,孩童只当心静自然凉。

这天可真热哩,汗止不住地流,真希望老祖能快些讲完,好让自己去要块冰凉爽一下。

将略微浸湿的衣袖缓缓挽起,老人踱步而行,带着微风,给炎热的屋内带来一丝清风。

“永川城曾只是一个小村落,直到王屋宗于王屋山上开宗,这才人口兴盛起。咱们李家,也是那时举家迁入,为当年的王屋宗提供不少修仙苗子。千年后,咱们李家与张、王、欧阳三家并称永川城四大望族,直至今日。”

老人歇了口气,有些感叹自己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真希望能撑到李家再出一位仙人,这样他也有脸面去见李家仙人们。

端着白玉杯,轻抿一口,老人看着面前不似正形的孩童,想到孩童未出生时,听他讲史之人还是孩童的父亲,没想到如今自己已无那份心气。

“直到五百年前,永川城四大望族势力不相伯仲,家族人口、拜入仙宗人数几近无差。那一年,咱们李家接连四名孩童被测出有上好修炼资质后,打破了这个平衡。一时间,另外三大望族可谓是胆战心惊,害怕咱们李家干净杀绝······”

“老祖,您确定咱家五百年前,如此···如此强势吗?”

兴许是见老祖因炎炎夏日感到不适,孩童打断心脏彩超讲述历史的老祖。

这样一段话,他每月可都要听上一次,耳朵都起茧子了。

半高孩童坐在椅子上悬空着双腿,一手摸向水灵灵的瓜果,咬上一口凉爽了许多,心静自然凉却不是他如今能掌握的境界,不如一瓣甜瓜来得顺畅。

见自家孙儿用一副你在哄小孩的眼神,望着自己,老人倍感羞耻,祖先之事岂能儿戏与之。

孩童却心想,如若李家像老祖描述那般强大,为何如今刚能排在永川城第四呢?

“老祖还能欺骗你这不谙世事的孩子?”老人瞪大眼睛,挤着没肉,长须也被气得抖动着,“你说说看,老祖何时口出妄语?”

孩童从椅子上跳下,做了个鬼脸便朝门外跑去,喊道:“您老就是欺负小孩子,要是咱们家那样强势,为何那三家还在呢?”

不服气,老人挽起袖口,准备让孩童见识见识自己的无双辩数,却不料孩童早已跑远。

老人坐下,叹了口气,:“一言之语,世事难料罢······”

————————————————

“大哥?!”

才刚跑出书房,李修缘便撞上自己的大哥——李修孺。

李修孺拦下这个不省心的弟弟,见他跑得一身大汗,就明白这小子又惹老祖生气了。

稍作严厉训斥孩童一番,见修缘不停地保证下一次不会再犯,只好放他离去。

叹了口气,李修孺拿着账本朝书房去了,感慨今年的日子又难熬了。

他却不知,那个早就跑开的孩童,尾随他偷偷返回。

当李修孺交待完毕,准备退下时。

一阵风,一个身影从门口跑了进来。

老人眼睛一亮,大笑一声,一把捞住那道身影。

那道身影正是李修缘,虽然不知为何去而复返,这也给了老人一个辩驳一二的机会。

李修孺淡然一笑,悄悄退去,不去打扰祖孙二人的相处。担忧着十日后鉴仙台一事,不知将整个家的重担交于修缘之手,是否过早了。

孩童咯咯咯笑着,“老祖,您就当成那是儿戏之语,不要与咱计较罢。”

老人却不松手,亮着招子对孩童说道:“你如今也到入鉴仙台的年纪,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咱们李家也该出上一尊仙人了。”

孩童脸顿时耷拉下来,对此事极为抗拒,嘟着嘴,不悦道:“咱可不想当仙人哩!仙人有啥好的呀!”

“那我问问你,不成仙人,日后你当作甚?”老人放下孩童,炎热的气候让他感到十分不适,蹲下身说道:“如有人间有人犯事、伤害无辜,你该如何自处?”

孩童思索片刻,“依律罚之!”

“如若有人杀人呢?”

“依法斩之!”

“那,山上仙人杀人呢?”

孩童陷入了沉思,老人静静地等待孩童的答案。

不成仙,终究无法褪去那个凡字。于世道里,始终低上一等,老人希望孩童能像明白此间道理。

孩童见老人闭着眼假寐,静悄悄地,移步至书桌旁。

拿起东西,匆忙朝门外跑去。

直到门口才朝老人喊道:“咱呢!既不想去当个处理山上、山下事务的县官,而且呐······”

孩童挥着手上的毛笔,“您老总说,不听话的孩子会被妖精抓走,咱倒想见识见识妖精长啥样哩!”

“你这臭小子,到底想干嘛?”老人跑向门边,怒吼道:“十日后的鉴仙台,你必须给我去!”

“知道啦!咱可是李修缘呐!”

孩童转身,搞搞举起手中笔,如常胜将军般,带着战利品高歌回朝。

“读好书,好读书,读完书后中状元,金榜题名娶娇妻,八房美妻同入门。美滴很哩!”

“哎······”

见孩童如风般跑远,等了多时也没见回来。

老人回到屋中,才发现那支最爱的貂尾笔被自个儿孙子拿走了,拍着把手,喃喃自语道:“读书好,好啊!学于帝王家,安稳一辈子,好滴很呐!”

跑远后,孩童心想,仙人杀人为何需要凡间为之负责,仙凡既然两隔,仙家事仙家处之。若真要凡间去烦恼仙家之事,那么仙家是否需要遵守凡间规则,如若不从······

李修缘握住书中笔,那么他就让山上之人服从。

————————————————

十年一次鉴仙台。

王屋宗建宗以来,建立了鉴仙台,以此检测那些凡人是否有入道修仙的资质。

直到王屋宗落魄已成定局,鉴仙台亦成为各大宗门联合王屋宗一同维护、一同选才的重要地点。

烈火宗宗主高坐主位,接下来则是势力不一的仙家门派,而排在末尾的正是那叱咤多年的王屋宗。

这一代,王屋宗宗主为一女子,本就走在落寞路的王屋宗,将一女子选为宗主,更是掀起轩然大波。

这也让大大小小的宗门认定,王屋宗已自暴自弃再回不到荣光的时代,这事也成为仙家饭后闲谈的笑料。

鉴仙开始······

随着烈火宗宗主一声令下,无数适龄孩童站上鉴仙台。

一笔不小数目的灵石加入鉴仙台,灵气弥漫,竟形成肉眼可见的雾气。

值呀!

烈火宗宗主兴奋地看着这一幕,他们烈火宗终于占据一半鉴仙台,再也不必看王屋宗的脸色行事了。

挑衅地望着末位的王屋宗宗主,心底有说不出的愉悦。

只要再逼上一把,王屋宗也该改名为烈火宗了,这水嫩的小娘子不也成为自己的玩物么。

想到这,烈火宗宗主的心情更是好上一分,看着台上的孩童们,至少有一半会拜入自家门下。

宗门大势已成,这北部一洲之地,也该有烈火宗的名头了。

灵气充满了整个鉴仙台,无数孩童拼着命想要吸纳更多的灵气。

见不少孩童附近,灵气如旋涡般,有长虹倒灌之势,各派宗主喜不自胜,当是一年大丰收。

各宗门门徒围在鉴仙台外,记录着情况。顺带将那些不自量力吸纳过多灵气的孩童拖出鉴仙台,七孔流血,已无再救可能。

旁人羡慕的看着走入鉴仙台的修士,眼巴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灵气,却不敢偷取一分,眼神中充满了羡慕与嫉妒。

李修缘见那些流着血,仍贪婪吐纳灵气的孩子,不由感到世间无常奈何多苦。

拍了拍同为李家出身的孩童,让他们不要蛮力地吸取灵力,不该取的放弃就是了。

垂头丧气的李家孩童,不得已,只好离开鉴仙台。

李修缘说不行,那么他们就真的不能接着逞强,留得一命,子孙还能有机会。

见自家人只剩自个在台上,李修缘叹了口气,只能上咯。

触碰那如水流般的灵气,李修缘皱着眉将旋涡的雏形集散,左顾右盼,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松了口气。

他感觉灵气有些腻歪人,这样做岂不是让自己进入仙门一事板上钉钉?

见隔壁王家孩童,吸纳灵气,旋涡可谓是“声势浩大”。

李修缘靠了过去,让旋涡变得更加壮大。

这突然而来的变化可让小王喜形于色,倒也不介意过来蹭灵气的李修缘,以往各大家族为了面子,都会耍这样的小聪明。

抱着歉意的笑容,李修缘感觉有些坑了邻家小王。

不多时,灵气渐渐散去。

甲等:五人。小王正在其列,得意洋洋地接受他人的奉承。甲等资质,可直入内门,可谓是一步登天,褪凡为仙。

乙等:五十人。多以四大家族为主,李家却无一人入。不少孩童叹息自己努力不够,未能争取到登天的一步,只得成为外门弟子。

丙:五百人。比贩夫走卒好不多少的资质,倒也提供一个进入仙门为杂物的机会,对不少小家族来说,不亚于一场盛世。

丁:一人。李家二公子,李修缘,史无前例地占据这一档。

烈火宗将甲等挑去三人,乙、丙二挡各挑一半,这一日的烈火宗可算体会到当年王屋宗赚得盆满钵满的感觉。

剩下的,按照宗门排位,一一挑选。

轮到最后的王屋宗时,只剩下一个莫名其妙得了丁等的李修缘。

女宗主咬牙切齿,咒骂着那群恶心之人。

李修缘可不敢此刻靠上去,老祖可说了,生气的女人如老虎,惹不起、摸不得。

只好静静地等待女宗主发完脾气,到时候自己打声招呼,也好回家罢。

“名字,出身?”

李修缘躬身道:“李修缘,来自永川城李家。”

“丁等资质?”

“是的。”

“家里尚有何人?”

“老祖和大哥在,还有更多家族子弟在。”

“为何李家独有你一人站到最后?”

“族里孩童天资匮乏,我也只有丁等。”

“哦~喜读书?”

“是的。”

“儒书?”

“已修大半。”

“酸才···”

······

李修缘有些忍不了这王屋宗女宗主了,莫非女子当了宗主会因话痨,所以才会成为仙家一耻?

不断地回答女子提出的各种问题,到最后他只需回复好与没错即可,烦不胜烦。

“不想拜入王屋宗?虽然王屋宗落魄已久,但底蕴仍在?”

“没错,还望宗主放我回去,丁等资质也修不了仙。”

女子有些无奈,小小孩童怎地油盐不进,只好出狠招了。

“行,回去吧!”

李修缘见女子仿佛相同了一般,松了口气,总算能够回去了,倒是考个状元为李家开枝散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拱手拜别女子,此刻鉴仙台已空无一人。

叹了口气,莫非自家人还真以为自己能拜入仙门吗?望着长长的山路,李修缘歉意的说:“山路难走,日头渐晚,能否劳烦宗主将我送至山脚,修缘在此谢过宗主了。”

“好呀!”

本以为女子会推脱一番,却没想到答应的如此干脆。

这让李修缘对她有了一丝改观,好说话的修仙人,难得一见。

“多谢宗主了!”

只见女子口中飞出一把小剑,围绕着指头,变成一尺青锋。

女子站立于剑身,一把捞起李修缘,不顾他再说些什么,加速朝山头飞去。

“宗主,错了,山下在那边!”

李修缘急忙劝道,这莫非是因自己拒绝,导致女子恼羞成怒?可谓是心机颇深。

“没错啊!”女子头也不会,飞剑速度却加快三分,“既然天色已晚,不如去宗门坐坐,也算我尽地主之谊。”

“宗主,您就直说,是不是我家老祖让您带我入宗门?”

“你猜到了?”

我就知道,李修缘很无奈,难怪自家人未等着自己,就早已离开了,原来早就与王屋宗做好了约定。

“修缘只得拜见宗主,还望宗主飞慢一些,修缘稍有不适。”

“好说好说。”

女子红着脸,降至陆地上,带着李修缘前往王屋山。

一路上将修炼一些必要事项一一说与李修缘,叮嘱他,适应灵气后就得开始修行,莫浪费光阴。

当得知自己有一处单独的小院时,李修缘稍有舒心,这算是今日唯一好的事情罢。

登上山,女子匆匆地将李修缘送往小院,又匆匆地离去,院内只剩下一个满口黄牙的人在布置饭菜。

那人见李修缘过来,笑了笑,说他叫老黄,负责内门弟子的饮食,示意李修缘先用饭,到时候他会来收拾的。

桌上除了饭菜还多了个酒葫芦,李修缘拔开塞口闻了闻,淡淡的酒味传了出来。

偷偷抿了一口,却无想象中的那般腥辣,味道是极好。

喝着酒,吃着菜,望着空旷的院子,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一拍额头,原来如此,如若有片满塘花色的荷塘,很是不错。

喝完最后一口酒,匍匐在桌上,花开花落几春风,缘起缘灭几人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