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猎杀乾隆盛世 > 乾隆年的台海风云
第二章 大王不仅穷,还是个傀儡
作者:澜柏  |  字数:4985  |  更新时间:2019-06-01 23:50:28 全文阅读

“大...大王,二当家那边,咱们要不还是先过去吧。小武可吃罪不起....” 小武看陆炎想出了神,便提醒道。语气中还是充满了恐惧。

陆炎回过神来,看到小武的状态,有些不解:“你是我手下的杂役,这么怕二当家干嘛?”

“平日里,要是大王行事让二当家不满,二当家也不说啥,但一定说是小武在背后嚼舌头,带坏了大王,每次都要拿我出气.....”

看到小武一边说,一边露出为难又恐惧的表情,陆炎心中涌起一股怒火。

自己现在是个傀儡大王也就算了,看小武这状态,估计是替自己受了不少二当家的委屈。

这就是在打自己的脸!这老王八蛋!

陆炎想到此处,恨地咬牙切齿,拳头紧攥。

小武看到陆炎的这幅模样,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便又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陆炎看到他动不动就跪下求饶的模样,心中是又怜又恨。

“小武,你起来。” 陆炎和气的对他说道。

小武站了起来,觉得陆炎又变得不一样的和善了,心中奇怪。

陆炎没空理睬他的疑虑,问道:“你恨二当家吗?”

小武手笼在下面,低头含胸,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

“那二当家这么对大王我,你觉得好受吗?”

小武摇摇头。

“那你想在山寨里堂堂正正、挺起胸膛的做人吗?”

小武点点头。

“三个月后,我能让二当家跪在你面前求饶,你信吗?”

听到陆炎后面这句话,小武忽然头一抬,睁大了眼睛,面露疑色,没有任何表态。

陆炎忽然想起,定是自己跟之前的这具身躯的主人性情大不相同,小武才会露出疑虑的表情。

这大王原来做了五年傀儡,忍了二当家五年欺压。要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三个月都忍不了。

自己才不做这种怂包!

陆炎想到此处,为了打消小武的疑虑,便骗他到:“小武,你是不是觉得大王今天忽然变了?告诉你,是因为昨天晚上佛....妈祖娘娘托梦给我了,说你大王我啊,将来会接掌山寨、大富大贵!接下来,你就照我说的做!”

陆炎本来想说佛祖托梦,但忽然想起,这里遍地是福建来的移民,信仰妈祖的,便改口说了出来。

小武听了陆炎的话,有些将信将疑的:“原来是妈祖娘娘显灵啊....”

陆炎见他还是有些迟疑,觉得此刻解释太多,也没必要,便准备起身,回二当家处。

在刚听到小武诉说自己的处境时,陆炎甚至有跑出去另起炉灶的想法。

可是,连一个坏得很的糟老头子,我都要绕着走,那自己还配谈什么驱除鞑虏?

陆炎走出门口,想起什么,转头对小武又说道:“小武,如果你想在寨子里,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做人,那我先要求你一件事!”

小武瞪大了眼睛,等着陆炎的指示。

“从今天开始,不准再对我下跪!等我扳倒了二当家,拿回山寨大权,也不要再对任何人卑躬屈膝!”

陆炎想起小武下跪的样子,便又生出一股恨恨的情绪。如今这世道,最不缺的就是奴才相。堂堂中华风骨哪里去了?

我陆炎,就先从小武开始改造。

小武听到这句话,似乎是没太理解大王的意思,眨了眨眼睛,然后迟疑地点了点头。

“好。咱们走,再会会这个二当家!”

陆炎一路带着小武,又回到了二当家的屋里。

二当家还在吃饭。

陆炎对二当家行了个礼,客气地说道:“二叔,小侄给你请安了。”

刚才陆炎不辞而别,现在又去而复返,二当家虽然满腹疑惑,却并未多在意。他太了解这个侄子了。在山寨里,就是游手好闲的怂包一个,也就只敢对身边的杂役小武颐指气使。

二当家眼睛也不抬,左手拿筷子,夹了几块咸菜到面前一个精致的瓷碗,然后右手端起瓷碗,吸溜吸溜地将碗中的米粥都喝完。

放下碗筷,二当家擦了擦嘴,才抬起眼睛看着陆炎,慢条斯理地说道:“贤侄啊,你今年就成年了,我本该把山寨的大权都交还给你了。可眼下咱们周边不太平啊,天天不是这个要拉我们造反,就是那个拉我们去械斗,二叔也是怕你一下扛不住啊。”

陆炎笑笑,对二当家说道:“二叔的苦心,小侄当然知道。小侄我啊,现在也乐得清闲。”

说着,还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心里想的是,呵呵,这穷逼山寨有什么大权啊!要想扳倒他,现在还不是逞强的时候。先继续麻痹他吧。

二当家也没仔细听陆炎在讲什么,在一旁让四个丫鬟伺候着漱了漱口,便准备带陆炎去见天地会的林爽文了。

陆炎和二当家,在小武和四个丫鬟的簇拥下,来到了山寨的前堂。

只见前堂内只有一人,斜靠在椅子上慢慢地品茶。

这人皮肤黝黑,肌肉健硕,一身农夫的打扮。然而目光如炬,炯炯有神,与一般的种田汉又颇有不同。看来就是天地会的林爽文了。

  陆炎稍稍观察了下,觉得此人在历史上虽是个造反扑街,但能统领数十万的义军,肯定也不是等闲之辈,不可先存了轻视的想法,先观察观察再说。

  说不定等会聊得能颇为投缘呢。

林爽文一见到众人,便站起来,走到二当家面前,拿起他的小胖手握着:“哎呀林勇大哥,可让我好等啊!”

陆炎听着犯起了嘀咕:“二当家也姓林?两人莫不是亲戚?”

转念又想起来,不一定。在这台湾,林姓本就是大姓。

永嘉之乱,衣冠南渡,中原八姓入闽,林姓乃其中之一。

台湾汉民,大多源于福建移民,姓林的多也不奇怪。

嗯,想起来,台湾好多姓林的美女:青霞...心如...依晨...熙蕾...志玲....可惜,这里现在没有志玲姐姐可以活捉...

陆炎差点走神,听到两人开始高谈阔论,便看了看林爽文,想跟他打个招呼。

然而林爽文完全不鸟他,只顾得上和二当家林勇攀谈,只是还在相互寒暄叙旧,并未提到如何造反的事情。

陆炎此刻心中颇有点不爽了。自己本来还想和他好好攀谈一番,说不定这起义的事情,自己还能出谋划策。然而对方明显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啊。

  算了,先听听这仆街准备怎么造反吧。尤其自己还知道林爽文历史上起义的下场,陆炎更有兴趣听听他会怎么说。

林勇和林爽文说到正高兴,忽然手一抬,示意其他闲杂人等都退下。

看来,要进入正题了。

小武和四个丫鬟都退下后,林爽文又转头看了看陆炎,上下打量一番,神情里好像充满了鄙夷。他又看向二当家,不说话,眨了眨眼睛。

这意思就是,把陆炎也支走吧?

陆炎见状,心里一句卧槽!这些人对自己的怠慢,他再怎么假装不在意,可这个举动也太过分了吧?

  你也太不拿我这个大王当山寨干部了吧?!

  陆炎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另外两人。二当家穿着一件细细缝制的新衣。此时正是刚开春,这身行头显然是为新年准备的。而林爽文虽是一副农夫打扮,身上的衣服也是粗布所制,可显然也是新的。

  而自己身上穿的呢?跟床上的被褥一样,破旧不堪,满是补丁。

  你们也太欺负大王我了吧?!你林爽文远来是客,居然一上来就想给我下马威?

陆炎还在想怎么回击林爽文的怠慢,却听二当家发话了:“没事没事,我这个侄子念过几天书,让他听听,出出主意也好。我俩都是粗人,造反这件事,毕竟还是要小心点。”

林爽文不屑地说道:“哼,他一个废物懂得什么?还有啊林勇大哥,你在小心什么?!我天地会手上,可有几万人,振臂一呼,两天就能打下彰化县城。”

只见林勇小眼珠一转,撇了他一眼,说:“既然这样,你来找我们干什么?我这也就两百号兄弟,爽文兄弟你未必看得上吧?”

“嗨,还不是看中了当年陆大哥留下的一百多把鸟枪?只要你.....”

“我们要是入伙,有什么好处啊?” 林勇突然打断他,问道。

“等我们拿下全台,给林勇大哥一个县...到时候我们就一起坐天下了哈哈哈...”

“那你们大概准备何时起事?”

“还在准备,一个月后差不多就可以了,到时候我派人来取那一百把鸟枪。林勇大哥你就在家里等着吧。”

林勇听了林爽文的话,不置可否,捻了捻胡须,端坐着思考。只要出了一百把鸟枪的原始股,就能拿到一个县,这买卖感觉稳赚不赔啊?

陆炎听到林爽文刚才的话,心里骂了一句王八蛋!

原来这些人,就是想割据台湾,当分裂祖国的罪人啊?可这小小海岛,你能割据多久?

看来想的没错。让这些人造反,迟早扑街。

他们起事的时间还一个月,我还不一定扳得倒这二当家呢!到时候一片混乱,自己可没什么把握替他们收拾残局。得先想个缓兵之计!

想到此处,陆炎便打断道:“我..我觉得一个月,太仓促了吧?”

他装着迟疑的口吻说着。

二林的谈话被打断,都把头转向陆炎。林爽文开始不那么爽了,高声骂道:“干林凉!你懂个屁哦!你除了在山寨里混吃混喝,还能干嘛?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王了?告诉你,我们天地会只要....”

还没等他说完,林勇赶紧伸手拦住了他,示意他先小点声,又转头问陆炎:“贤侄有什么高见啊?”

陆炎琢磨着,要想说服他俩暂时先别起事,林爽文估计是不会听自己的。得先说服自己这个“二叔”才行。

这老家伙贼精贼精的,只肯出枪,人却一个不出,而且听完林爽文的条件,一言不发。

   显然是对林爽文的计划存有疑虑的。

想到此处,陆炎便盯着林勇说道:“清廷对台岛历来不重视,驻军甚少。若是见机起事,未必不能成功。”

  林爽文听到此话,又叫了起来:“那你刚才说的是废话哦?”

  这林爽文出生在福建漳州,所讲闽南语甚是软糯,即使是争执,语气却显得不那么强硬。

  陆炎虽被打断,却也不恼,笑笑说:“爽文大哥,你别急啊。咱们一两个月拿下周边县厅,倒也不再话下,可台湾府的旁边,是当年荷兰人建造的城堡,又有郑氏家族几十年的经营,城高墙厚,不易攻取。再则,清廷出动福建水师,该如何应对?清廷内地的援兵呢?”

  林爽文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气鼓鼓地说道:“我跟鞑子的官兵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整天窝在山寨里,懂什么哦?”

  二当家林勇此时仍不表态,还在看着他们俩争执。这林爽文给他开出的价码不小,他虽觉起义之事不甚妥当,但又心有不甘,似乎还是有些犹豫。

  陆炎见状,又甩出一句话:“别的不说,二叔,你觉得咱们自比延平王如何啊?打得下来,可守不住,又有何用啊?”

林勇听完陆炎这句话,脸色一变朝椅背上重重一靠,缓缓捻着花白的胡须,低头不语。

郑成功打败荷兰人、割据台湾,他的儿子郑经也想一直割据下去。然而却被康熙派施琅攻灭,收复台湾。

  而此时的台湾府,就是今天的台南市。从荷兰人到郑成功及其子孙,在这里经营了上百年,的确不是普通的农民义军能够轻易攻下的。

而陆炎这“咱们如何自比延平王”的话一出,二当家林勇更加迟疑了。

虽然当下这台湾小小的一府四县三厅,民少且穷,到处是生番,清廷觉得没什么价值,并不重视。

可当年康熙也是派兵收复了的。如今这乾隆皇帝,也不像是会任由台湾重新分裂的样子。

“我这贤侄说的有理。爽文兄弟啊,可不能一时意气用事。咱们先深思熟虑下吧。” 林勇沉吟了半晌,开口说话了。

林爽文听到林勇这句话,一下子怒了,“干林凉!草鸡麦!” 用闽南语的脏话对着陆炎喷道。他还想争辩两句,却被林勇劝住。

“哎哎,爽文兄弟,这毕竟是押上身家性命的事情,谨慎点好,谨慎点好哇!”

林勇看来已经拿定主意,先不着急跟着林爽文起事了。他让林爽文先回屋休息,等会准备一起午饭。

“不吃了!” 林爽文恨恨地转身便走,回头还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陆炎,意思是:你给我等着!接着高声叫道:“林勇大哥,你不来没事,最多再准备三个月,我就自己干了!”

陆炎站在一边,用一种无奈又不失礼貌的笑容目视林爽文离开:“爽文大哥走好哇!”

造反这种事情,你们这些仆街可以不用喊得这么大声吗?反正缓兵之计已成...林爽文,让你刚才拿我当空气,呵呵....拜拜吧仆街。咱们三个月后再打交道吧。

送走林爽文,林勇带着陆炎又回到了后堂,拉着他坐下,一副慈祥的样子说道:“贤侄啊,看不出来你平常好吃懒做,不管正事的样子,没想到今天却一针见血,二叔我差点就误了全寨弟兄的前途啊!”

陆炎正要客气两句,却见林勇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似乎想要看到他心里去似的。

他忽然意识到,现在还不能太出挑。这老王八蛋本来就不想跟着林爽文造反,可却搬出自己来,让自己当了这个恶人。而自己一句话,就说中了要害,让二当家顺水推舟,婉拒了林爽文。

自己的表现,是不是引起了这老王八蛋的注意?

听小武讲,自己原来就是无所事事、好吃懒做的纨绔子弟的人设。今天这一针见血的把林爽文怼了回去,可不像一个游手好闲的少爷模样。

现在,可还不能引起他的警觉!

三个月,只需要三个月,拿回这里的大权,到时候手上有人、有钱、有粮。

对了,还有枪!

陆炎回想起来林爽文说的,这里有一百把鸟枪。这山寨还真藏着好东西啊。

这可比赤手空拳,拿着镰刀锄头的农民造反的开局,可大大不同了!

陆炎沉吟了一会,便又装作纨绔子弟的吊儿郎当的样子,对林勇说:“嗨!我就知道他对咱们山寨没安什么好心,就想杀杀他的威风。妈的...还骂人...哎,二叔,没误了你大事吧?”

林勇捻了捻胡子,笑眯眯地说道:“没事没事。贤侄啊,这林爽文也不会善罢甘休,咱们明天啊,召集下堡里的四梁八栋,好好商议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炎心中暗道:“这‘四梁八栋’是谁?看来是这寨子里的核心成员啊,正好认识认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