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起沧海 > 卷二·三山有道
第一章 明珠之比
作者:书山行远  |  字数:4273  |  更新时间:2019-04-09 11:25:37 全文阅读

乱波岛,明珠大比。

万人空巷,熙攘人群簇拥在岛上的练武场边,看着岛上的年轻后生们角逐武力,各显神通。

场上正有两道身影,矫健地撕打在一起,劲气四射,尘土飞扬。拳脚迅猛,招式开合间已显出精深的功力。令场下不少壮年的岛民汗颜。

场边一侧的校阅台上,岛主高浪正襟危坐,一双虎目凝视着场上二人。神色中流露一丝专注,比斗之人中,身影略高的一人,叫做高乘,正是他的儿子。从小跟随其身后修行,天资聪颖,勤学苦练。而今显露的武学造诣也颇令高浪满意。

而另一位则是岛上的一匹黑马,大比之前默默无闻,大比之时异军突起,出手尤其刁钻,最擅无理手,接连打败了数位岛上有名的少年天才,几日来风头正盛。

高浪曾问过岛上执事,也只知道其名为刘恨水,只是一个普通渔家少年,甚至幼年丧父,全靠寡母拉扯到大,年纪轻轻就出海捕鱼。武学出路不详。

他虽有过疑惑,但一来身为岛主俗事缠身,无心它顾,二来想着,到底是乱波岛出身的俊杰,实力越强,有利无弊。也乐得清闲,最后不曾细究。不曾想,今日竟然会和自己的儿子碰到了一块。

高浪为人粗豪,正儿八经的狂放男儿,虽然武学修为高深,做了乱波岛主,但不屑于去暗中运作。依他看来,自家儿子就该堂堂正正的在大比上打出自己的地位。因此,也没能事先得知,刘恨水竟然对上了高乘。

场上,刘恨水的拳风狠辣,踢打动作之间不少是杀力极大的架势,拳脚无眼,万一一个好歹,岛上说不定就得折损一个未来的好手,高浪看的暗自皱眉,不过,知道自家儿子底细的他,却也不太担心儿子的安危。

与此同时,场上的战况也在发生着变化。

刘恨水拳脚分外凌厉,一动手就若雷霆万钧,转眼将高乘压在下风,不过高乘打小习武,根基深厚,甚至平日里还有身为岛主的父亲亲自喂招。刘恨水虽说武功不俗,但也仅是相对而言,跟高浪这等能以一己之力守护一岛的真正高手相比,自然天差地别。

两人久战不下,高乘逐渐适应战势,开始转守为攻,稳扎稳打,以长击短。反观刘恨水,却渐渐焦躁,拳势更凶,但也暴露出后劲不足的短处。高乘心中暗算,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暗中运气,先是抽身一记鞭腿扫向刘恨水,将其逼退,而后身影一转,内气下沉至脚心,一招高浪亲传的踏浪蹬舟,直直踢向刘恨水的胸口。这是乱波岛主的招牌功夫,若高浪亲自施展,能够踏水而起,轻轻一脚踢得千斤的舟船横飞数丈。

高乘没有他父亲那般高深的修为,但己身后天三重的修为,全力施展之下也不可小觑,刘恨水虽然勉强架起双臂遮挡,只听“咔”的一声沉闷响动,登时手臂骨折,势大力沉的一脚还是结结实实落在胸膛上,整个人一下子倒飞出去,摔在地上,挣扎着起不来身。

紧接着,有两位老者,身轻如燕的跃上比武场,这是乱波岛中的两位宿老,负责明珠大比的医药兼顾裁判之责,拳脚之争,有时能纠缠许久,但是胜负之分不过一瞬,跌打劳损,在所难免。

其中一位老者身穿白色麻衣,先是看了一眼最终险胜的高乘,后者那年轻的面庞上大汗淋漓,但也掩饰不住苦战得胜之后兴高采烈的神情,或许是被年轻人所影响,白衣老者苍老的面庞上也出现一丝老怀大慰般的笑意,不过转瞬即逝。这位老者转过身,蹲下为仍倒在地上,忍着剧痛,咬牙死撑的刘恨水治理起伤情。

另一位老者身穿黑色的甲衣,身形精干。黝黑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大小不一的兽牙。皮衣是以南海独有的巨鳍鲨鱼的皮制成的,普通的渔民以一己之力根本无法猎取数丈长的巨鳍鲨鱼,能够穿上这么一身的鲨鱼皮甲,本就是一种地位与实力的象征。

甲衣老者,面容严肃中带着阴沉,如刀斧刻就的脸上,双眼微眯,眼缝中流露出的目光如同鱼鹰般精光四射,丝毫不见老态。他不留痕迹的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刘恨水,鄙夷的轻哼一声,接着手一伸,一下子扣住高乘的手腕,将之举了起来。沙哑的嗓音在全场响起:“本场较量,高乘为胜,四晋二”,其声低沉却又清晰,展现出深厚的武学底蕴。

因高乘取胜进而心情大好的高浪,看到跳入场中的甲衣老者,心中泛起一丝不悦。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乱波岛在方圆千里的十二个岛中,也算是个大岛。岛上住户几近十万,派系林立,甲衣老者身为岛上寥寥无几的宿老之一,却和高浪很不对付。然而毕竟是德高望重的宿老,于岛中的声望民心,半点不比高浪差。往日里两个派系,暗中争斗多次,奈何高浪武功虽高深,冠绝一岛,但到底是莽夫一个,下海搏鲨擅长,可在繁琐杂事上如何斗得过人老成精的甲衣老者。一来二去,反而吃了数次暗亏。以至于,身为岛主的高浪在多次私底下暗骂,这老家伙咋还不死去喂鱼呢。当然,明面上两支派系仍相安无事。

高浪瞅见甲衣老者上场,露脸扬威,心中不悦,索性气沉丹田,而后对着全场朗声道:“今日比试到此为止,明日再继。”声势之隆,如雷霆炸响,尽展后天八重的强者雄威,一下子盖过甲衣老者的声音。

甲衣老者闻之,亦面露不悦。眉头一皱,不再言语,转身就跳下练武场。

依照规矩,明珠大比最后的前三甲之争,当另择黄道吉日,单独举行。随着今日的大比暂休,岛民四散,高乘等人也自行打道回府了。

岛主府位于乱波岛北端崖顶,可以坐看一岛风光,刚好半百之龄的高浪成为岛主已然十六年,那一年,高乘也正好降生。因而,高乘的童年,就是在岛主府中成长的。

高乘回到岛主府,径直来到后院,府邸立于高崖之上,后院出去便是大海,院中有一座孤亭矗立,亭子的来历不俗,据说是乱波岛中过往岛主中,唯一一位跻身后天十重的强横岛主所建。

“后天十重啊”高乘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道。强如其父,不过后天八重,如此修为就已经是方圆千里范围中的顶尖武力。而且高乘也曾听高浪私下提过,武道修行攀至高境,虽说内力雄浑,有延年益寿之效,但是毕竟人体已过了壮年,若无机缘,此生当无法攀升再至更高层次,只能止步后天八重,甚至随着年纪渐长,身体衰老,乃至于窍穴崩缩,修为倒退。

不过,高浪在说完这番话后,话锋一转,顺手轻戳了一下尚且年幼的高乘的额头,粗狂的声音里饱含期待,言道兴许自己的武道只能到此为止,而继续攀登高境的夙愿,就寄托在未来的高乘身上了。

对于父亲的期望,高乘一直铭记在心,往日里勤练不缀。终于在今年的明珠大比上真正崭露头角,向外人去证明虎父无犬子。

清爽的海风,带着丝丝的咸腥味。高乘站在后院,凝神而立,沉心静气,身随意动,一套被从小练习,已经打了不知道几遍的海浪拳法,再一次在海崖上出现。他沉浸于熟悉而空旷的院落,耳边是不远处传进来的澎湃大潮击石之声。拳出如风,整个人就像海中浪花起伏,浑然一体。

一个身影悄然走进庭院,站在一旁看着他练拳。高乘投入而专注,仿佛并未发觉,然而正当他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换气之时。那道身形陡然一个箭步踏出,冲着高乘的面门,一拳击来。

高乘脚步向后一撤,上身向后微仰,躲过当面的一拳,同时大腿猛然间发力,猛地的一脚狠狠踢向前方来人。不过这筹谋已久的一脚并未建功,来人轻笑一声,抬起手掌往下随意一拍。高乘只觉得脚仿佛踢在坚实的崖壁上,脚掌顿时疼的厉害。

不过来人的动作并未停止,那手骤然握紧,向上横锤,打向高乘的胸膛,动作似慢实快,高乘根本措手不及,无力招架。

无奈之下,他只得以剩下那条支撑腿向后连跳,慌忙躲过那一拳,双手在身前连连摆动,龇牙咧嘴的说道:“不打了,不打了。爹爹这修为,我怎么打得过,拳头比海里的海渊石还硬。踢得我自己脚疼,不打了。”

来人正是高乘的父亲,乱波岛本代岛主高浪。

看着捂着脚,疼的满地蹦跶的儿子,高浪憨憨一笑,一步上前,手一探,轻而易举捞起高乘的脚踝,一下子将高乘倒提起来,而后如寻常人家晾衣服一般,将高乘当做衣服,凌空一振,只听高乘体内传出一阵琐碎的关节响动。紧接着雄浑的内气瞬间从高浪的掌心奔涌而出,从皮肤处渗入高乘体内,自脚踝起直冲天灵,刚猛的内气此时分外温和,令被抖的天旋地转,整个人七荤八素的高乘,只感觉自己的脏腑气血激涌,整个人都是温热的。

这般体魄经络被内气温养的感受,高乘万般熟悉。从小到大,高浪一直以雄浑的内气温养高乘体内经络,固本培元,扎实根基。

只是如今,到底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了,高乘习武多年,体格强劲,身长七尺有余,就这么被自家老爹倒过来拎着,难免脸上无光,分外尴尬,也幸亏是城主府的后院,别无外人,不然高乘怕是羞得要找个洞钻进去。

崖边的一对父子,尚且沉浸于武道筑基之时。

乱波岛上一幢略显华贵的屋舍里,先前裁判明珠大比的甲衣老者正坐在太师椅上,一向阴沉严肃的脸上,如鱼鹰般的尖锐眼神,盯着堂下跪着的一个人影。

甲衣老者久视人影,一言不发。直到许久之后,下跪之人竟然不支,摇摇欲坠。老者方才开口:“废物,枉我对你多次提点,竟然还赢不了高家那小子,你还有脸到我这里来,给我滚。”言罢,脚在地上一跺,一股强横的气劲传过坚实的地面,扫在跪着那人的膝盖上,那人一下子不支倒地,却依旧咬牙,挣扎着用肩膀蹭着地面,重新起身。那人抬起头来,却是先前与高乘比斗,遗憾败北的刘恨水。

刘恨水咬着牙挺直上身,胸膛和手臂皆剧痛。黝黑的脸庞上青筋暴露,却也体现出一种同龄人中少见的坚韧性情。他低着头,咬牙死撑着,没有丝毫的言语。

甲衣老者看到少年的韧性,阴沉的神情终于有所舒展,但是依旧恼火的说道:“你可知,你这一输,失去的是什么?”刘恨水跪在地上,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弟子不知。”

“弟子?嘿嘿,我可没你这个弟子,我早就说过,明珠大比,你若是赢了,我就光明正大把你收入门下,若是自己不成器,输了。那便滚回你那四面漏风的破茅草屋里,和你那病榻上的老母一起等死吧。”老者越说越气,甚至怒极而笑,故意揶揄道:“你可知乱波岛上,有一口天然的矿物药泉,药性功效不俗,能够淬体。只是药量太过稀少。积攒一年,也就只勉强够三个人用一回的。这就是明珠大比前三甲的真正奖励,只不过为了保密,一直没有对外宣布罢了。后天三重和后天四重之间的窍穴壁垒,颇为关键,没有药泉辅助,单靠苦修突破,费时费事。这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你还想着当岛主,不知人家高乘早就走在你前面了。”

刘恨水在忍痛中骤然听到这一番话,身体仍然不由一震,他急切的抬起头,面露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遍布血丝的双眼看着甲衣老者,咬牙切齿的说:“我还没有输,只要我打赢另外一个,我就还是前三甲。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赢的。”

甲衣老者,闻言就是一声冷哼,不过却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半晌,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副续骨膏药,“啪嗒”一下甩在刘恨水身上,最后开口言道:“我曹正波说话算话,只要能打进明珠大比前三,我就收你做弟子。如果不能,那就休要再来见我。”言罢,就转身离去。身后,刘恨水再一次跪倒在地,涨红的脸上,泪如雨下,一个劲的对着曹正波离去的方向,连连磕头。

正于此时,乱波岛外,一艘快船正在接近,

船头有一孤叟,身披蓑衣,傲然而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