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98.请你一定要陪在她身边
作者:伊三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0-08-07 23:56:08 全文阅读

赵百倚大有鄙夷之意,“不是她容易得手,是你没本事吧。”

欲色鬼一个深呼吸,显然是在压抑住自己的怒气,但是他看向赵百倚的眼神里又似乎带着点玩味,又看了眼莫侵。

“你这么护着她,你也喜欢她?”

赵百倚当即否认:“当然不是!”

欲色鬼这才稍稍放心了下,却问:“那你是喜欢她咯?”

欲色鬼看向莫侵,把赵百倚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莫侵倒是看不出情绪,反倒是赵百倚急了眼,“关你什么事!”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欲色鬼笑道:“反正人鬼殊途,你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

赵百倚耳朵尖一红,赶紧撇开话题,“既然你也知道人鬼殊途,那你还纠缠她,纠缠她也就罢了,你还想害人?”

欲色鬼努努嘴,“我没想害人,我只是想看看这男的是个什么货色而已。”

“你刚才想掐他脖子。”

“那我不是还没掐到吗?”

欲色鬼笑开,却忽地飞近过来,几乎快要贴近赵百倚的脸,但是莫侵却不为所动。

“莫侵!”赵百倚被欲色鬼的突然靠近吓了一大跳。

但是欲色鬼却饶有兴趣地夸赞,“我觉得你不错。”

赵百倚赶紧自助闪到莫侵身后,“你你你你不会是喜欢……”

“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女性的。”

“比较……”

“我是她哥哥。”

轰!

“什么?什么哥哥?谁的哥哥?”

“纷纷。”

“她?”赵百倚扭过头去看熟睡的何纷纷,再三确认:“她是你妹妹?”

“嗯。”欲色鬼点头。

“你恋妹?”赵百倚瞳孔震惊。

“……”欲色鬼解释说:“我只是担心她被男人骗,我也是男人,男人对女人的心思,我门儿清。”

赵百倚懵圈地看看莫侵,莫侵说道:“他身上确实没有戾气。”

“所以你……”

“我白天也见过你。”欲色鬼说道:“你替我我妹妹出头。”

赵百倚隐约从欲色鬼的眼睛里看出来他有点看上这个“妹夫”的意思了,受宠若惊,“那也不算是‘出头’吧?”

“我挺中意你的。”

“……”赵百倚感觉掉进深渊,“我那个,我的舍友米……”

“我妹妹也挺中意你的。”

赵百倚瞬间面无表情,极其严肃,“这得是双向的。”

欲色鬼看着默契,也很认同,“嗯,当然得是双向的。”

赵百倚察觉到欲色鬼的眼神,自己的余光也瞄了一眼冷漠的莫侵,心里不爽,“我感觉你在内涵我。”

“哈哈哈哈。”欲色鬼笑笑,笑完之后却有些沉默了,飘到何纷纷身旁,看着自家妹妹可爱的睡脸,不禁叹气。

“我一直在外地工作,已经很久没有跟纷纷联系了。一个星期前,我因为放假去登山,意外摔下山崖死掉了,但是家里人还不知道。”

赵百倚没料到他直接讲起了自己的事情,但是也从他的话里感到一丝诧异,“所以何师妹她……”

“她还不知道我死了,我的工作原因,有时候也会跟家里失联,所以他们都习以为常了。其实我死了,倒也不觉得多伤心,只是有些担心我这个妹妹。”

欲色鬼给何纷纷盖紧被子,“她被保护得太好,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在身边保护她,但是没想到意外抢到了计划前头。”

“我也深感遗憾。”

“那就拜托你了。”

???

“拜托什么?”赵百倚懵圈。

“我妹妹就托付给你了。”

“我刚刚就只是客套地表示一下遗憾,你死了你妹妹还有家人朋友,不至于要托付给我吧?”

“我觉得你很好。”

“你这是强买强卖。”赵百倚拒绝,“我没答应。”

“没关系。”欲色鬼倒也不介意他的拒绝,这本来就是他一时兴起的。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黑色西装的鬼差,戴着酷帅的墨镜,但是冷峻的目光还是直直地注视着欲色鬼。

欲色鬼倒不害怕,只是很奇怪,“不是白衣服的吗,今天怎么换了个黑衣服的?”

赵百倚再细看,黑衣鬼差身后还牵着一个穿着病人服的小女孩,赵百倚估计是这个鬼差主要是来带那个小女孩的,但是中途发现了这里的动静,所以就……

紧接着,从黑衣鬼差身后闪过一抹白色,白衣鬼差姗姗来迟。

欲色鬼这才说:“恩,就是它。”

白衣鬼差刚踏进门口,黑衣鬼差牵着小女孩的手转身就要走,被白衣鬼差一把拉回来,黑衣鬼差沉稳地一点头,就等在了一旁,小女孩昂起头来看黑衣鬼差,可爱满分。

赵百倚心想,怎么这鬼差也跟七爷八爷似的非要黏在一起吗?

白衣鬼差懒洋洋地越过莫侵和赵百倚,倒是往莫侵身上多看了几眼,被赵百倚一个侧身给挡住了。

白衣鬼差察觉到赵百倚的敌意,赶紧溜到欲色鬼身边,亮出自己的哭丧棒。

欲色鬼也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只是说:“我最后再跟他说几句话好吗?”

他指着赵百倚。

白衣鬼差看了看赵百倚,再看看门口等自己的黑衣鬼差,只见黑衣鬼差稍一点头,白衣鬼差也就点头同意了,小女孩又昂起头来看黑衣鬼差,可爱趣致。

欲色鬼和赵百倚走到角落里说话,白衣鬼差原本是看着莫侵的,然而莫侵气场强大,被看得久了,稍一摆过头来,白衣鬼差就立刻移开目光,专心地看着欲色鬼和赵百倚。

其实也不难怪白衣鬼差一直在意莫侵,毕竟莫侵是鬼将,虽说上了级别但在人间流连也是不合规矩的,再者,白衣鬼差的头头,也就是七爷谢必安,因为对白这个颜色,情有独钟,所以对白鬼也颇感兴趣,而在七爷手底下的鬼差,对莫侵这样的白鬼自然也多上心几分。

话说远了,说回欲色鬼和赵百倚这边。

欲色鬼说道:“自我死后,那鬼差已经追捕我多日了,我放心不下纷纷,才一直没有去投胎,现在我看到纷纷身边有你,我就放心了。”

赵百倚越听越是眉头紧缩,“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没说替你照顾她,我跟你不熟,我跟她也不熟!”

“你是一个好人,我看得出来。”欲色鬼说道:“如果她有危险,你一定会帮她的,对不对?”

“她会有什么危险?”赵百倚起疑。

“女孩子总会有危险的。”欲色鬼如此说道,甚至以身说法,“比如像我这样的人。”

不得不说,这个例子非常形象生动。

赵百倚却很想问:“你说你是意外坠崖死亡,但是你死后是……欲色鬼?”

欲色鬼笑而不语,“我的私事,和纷纷的事,是两码事。”

赵百倚私以为,至少欲色鬼这份疼爱妹妹的心意是值得珍重的,他最后还是不要多去打听欲色鬼的其他事,免得破坏了这份心意。

有时候,一叶障目也很不错。

白衣鬼差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向赵百倚示意。

赵百倚接受信号,问说:“还有什么事,或者什么话要我转告她吗?”

“没什么要转告的,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知道我的死讯了,到时候,希望你能照看一下她。”

“我跟她是师兄妹,虽然交集不多,但是如果有需要,我会安慰一下她的。”

欲色鬼点点头,“嗯,但是如果……”

欲色鬼欲言又止,赵百倚问道:“如果什么……”

“没什么,我死在荒山野岭,一开始还蛮怕自己的尸首不会被人发现,但是想了想,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去爬山,如果失踪太久,他们应该会察觉的吧。”

赵百倚上下打量了一下欲色鬼,他穿着蓝色的防风衣,穿戴的也是黑色的登山裤、登山鞋,但是裤脚边缘沾着泥土,确实是像登山人士。

“你是在那里坠崖的?”

“我工作附近的一座荒山。”

“那你工作的地点是在?”

“抱歉,我不能透露。”

赵百倚稍稍一个歪头,“但是如果你的尸首……让我再跟他多说几句,鬼差大哥。”

赵百倚想要多问几句,但是白衣鬼差已经等了很久了,拉住欲色鬼,想要带走他,把赵百倚的请求给忽视掉了。

欲色鬼被白衣鬼差拉走,赵百倚觉得有一丝不妥,欲色鬼有些可疑,但是刚走到门口,黑衣鬼差就一个侧身把赵百倚挡住了,白衣鬼差拎着欲色鬼从黑衣鬼差身边溜出去。

“不用护得这么好吧?”赵百倚吐槽道。

黑衣鬼差十分冷酷,对赵百倚不屑一顾,一个转身就牵上小女孩,跟着白衣鬼差走了。

但是赵百倚紧紧跟了上去,欲色鬼走了几步,也转身回来,眼神灼灼地对赵百倚说:“但是如果可以,请你一定要陪在她身边。”

这是一个难得的“请”字。

赵百倚有些犹疑,虽然对欲色鬼存疑,但是想想何纷纷,赵百倚也是于心不忍,也是硬着头皮地答应下来,“好。”

“谢谢。”欲色鬼诚心诚意地道谢,转身离开。

赵百倚目送他们离开,转身回来病房,却看到飞铙蹲在病床,饶有兴趣地看着熟睡着的何纷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